邵氏弃儿

All

Latest

邵氏“弃儿”家长离奇“嫖娼”,诱使者李洪富查无此人

邵氏“弃儿”维权家长“嫖娼”被拘一案中,请两位家长去“消遣”的李洪富后来下落不明;他提供的自称女儿也曾被抢走的材料被发现均系伪造    【财新网】(记者 赵何娟) 正当邵氏“弃儿”的家长们准备寻求法律维权途径时,寻找女儿最为坚决的两位家长——高平镇凤形村8组村民杨理兵、高平镇黄信村8组村民周英和,被邵阳警察控制。   6月22日,警方以杨、周二人嫖娼为由,决定将两人拘留十五日。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六条中,对嫖娼行为最重的处罚(详见财新网报道: 寻子无门“嫖娼”获罪 邵氏“弃儿”家长被拘15天 )。   据财新记者多方调查核实,事件远非那么简单。   具体细节是:6月21日,十余名邵氏“弃儿”家长相聚于邵阳市,商讨如何进一步寻找亲生骨肉,以及如何运用法律手段维护权益等事宜。 (【专题】“邵氏”弃儿)   当晚,在其他家长准备离开邵阳市返回隆回高平镇时,一个自称自己的孩子也被抢走的“家长”,找到了杨理兵,要他俩留下谈事情。   近两个月,在财新传媒报道邵氏“弃儿”之后,坚持维权的杨理兵成为当地“名人”,类似事件受害人都愿意通过杨理兵,来联系媒体或者共同参与维权。   来人自称李洪富,是湖南省隆回县周旺镇斜岭村二组农民。他对杨理兵说,自己的一个孩子也被计生部门强行抱走。同时,他出示了盖有村委会、镇政府公章的证明材料。   这些材料显示:李洪富,隆回县周旺镇斜岭村三组村民,出生于1965年5月2日;其妻文树花,隆回县高天乡(雨山镇)文仙村二组,出生于1964年8月。二人于1993年生下一男孩名叫李德荣,1999年生二胎名叫李德华,当时罚款8000元。2003年4月28日收养一女孩,同年8月被抢走。   这些材料显得完整、真实,杨理兵等人深信不疑。当晚,杨理兵和周英和留在了邵阳。李洪富说,要请他们二人在邵阳市玩玩,放松一下。   6月22日上午,李洪富邀请二人,到邵阳市的一家洗浴中心包间内消遣。   10时许,三人进入包房后不久,即遭到邵阳市警方特警二队突袭检查。杨理兵与周英和被捕,二人最终因嫖娼被判拘留十五日。   同在一个包间内的李洪富,后来自称“跑掉了”。   财新记者获悉的邵阳警方出警记录显示:6月22日,邵阳市刑特警支队出动,在邵阳市一家洗浴中心的包厢内,将杨理兵、周英和二人抓走。   6月28日,杨理兵胞弟杨理海及另一位当地村民,去周旺镇斜岭村寻找李洪富。   他们找了多个村组,均查无“李洪富”此人。杨理海等人到村委会询问。村委书记表示根本无此人,也没有人因为丢孩子的事来盖证明公章。这位村书记已在该村任职九年。   6月28日下午,财新记者拨通了“李洪富”的手机。接电话者先称他确实是丢了孩子,后又说自己来自滩头镇,但已经去了广州。他说,杨理兵嫖娼的事他不清楚,随即匆匆挂了电话。   后来,“李洪富”再也联系不上,原先的手机号码停机。 为了获取邵氏“弃儿”维权家长的信任,自称“李洪富”的人,编造了女儿被抢的虚假材料。 经警方人士核实,“李洪富”的身份证,是盗用了别人的信息。     经财新记者核实,自称“李洪富”的人,其身份信息全系伪造。他原先向杨理兵提供的公民身份证(复印件),经警方人士向记者核实,该身份号码所显示的公民个人信息,与“李洪富”不符。   目前,“李洪富”下落不明。杨理海等人还在多方寻找他。■        http://policy.caing.com/2011-06-29/100274254.html

十年砍柴:我们都是故土的“弃儿”

这是我昨天看完《新世纪》的长篇报道《邵氏“弃儿”》,在msn的签名。 地方政府将“超生儿”抢走,勒索“社会抚养费”未能如愿,则将“超生儿”当作父母不明的孤儿,皆以“邵”为姓,假福利院之手让外国人收养,每名收取3000美元不等。——这种翻遍二十四史找不到的官府恶行,竟然发生在处处高歌盛世成就的当下,发生在我的故乡湖南邵阳。这些年来,见闻这块土地太多超越想象的丑恶而内心已近麻木的我,对于故乡这种突破人伦底线的恶行,依然感受到巨大的恐怖与愤怒。 大约七、八年前,天涯网站“关天茶舍”还红火的时候,刊载了王怡的一篇文章《每个人的家乡都在沦陷》,旋即引发了同题作文的高潮,包括我在内大约有几十人都撰文述说自己业已“沦陷”的家乡。也有人认为这是读书人的矫情,无强敌入侵,谈何“沦陷”呢? 可当我们回头看看自己的故土:公权力驱使的推土机将老百姓一幢幢房屋推倒,草民即使自焚也阻挡不住;草民怀着找青天老爷做主的梦去上访,就可以被“安鼎信”这样的公司抓捕交给当地政府带回去修理;昔日的明山秀水被污染年轻一代重金属中毒却投诉无门。。。。。而今,连自己生养的亲骨肉都被抢走卖给外国人。我们细数前朝往事,蒙元的达鲁花赤统治汉民,满清在中原大行“圈地”,日本人横行中国,其罪恶恐怕也不过如此吧?,   这样的家乡,难道不算“沦陷”么? 而“沦陷”的,仅仅是我的家乡么? 地方政府假“国策”之名推行计划生育,几乎可说集中了公权力作恶的一切的手段,创造了公权力作恶所有的记录。以几十年计划生育政策在中国的推行做切入点,最能准确地考察中国普通人真实的权利状态。 在记忆中,我读小学和初中时,老家的官府推行计划生育手段最为严酷,想必全国也是如此。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计划生育是真正悬在地方官员头上的一把剑,“一票否决权”也绝不含糊,既然成了衡量政绩最重要的指标,为了仕途,官府的负责人为推行这项政策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强制堕胎、牵牛扒房、株连亲属。。。。。。等等屡见不鲜,不要说触犯计划生育这一“国策”的农民,其财产和尊严得不到保障,即使最基本的生命权,在执政者眼里,也是草芥一样,若挡其路亦可锄之。“要上吊,给你绳;要服毒,给你瓶。”这首歌谣流传甚广,乃计生干部“雷霆手段”的形象写照。我二婶的儿子、一位堂哥,在80年代中期是我们村有名的“超生游击队”,有三个女儿犹不甘心,仍想生儿子,带领妻女逃到贵州。家徒四壁,只有两间土砖屋,即使扒掉也无甚用处,于是计生干部将我的二婶和其他几个早已分家的儿子的猪、牛牵走。 计划生育推行早期,虽然残酷,但官民的冲突不如今天这么大,而作为“国策”其受到质疑亦不如今天广泛。究其原因,尽管当时农村老人认为生儿育女由自己说了算乃从古至今的“天条”,对和“天条”对着干的“国策”虽有怨言,但由于传统中国人的“权利”意识被打压,不如今天有所觉醒,特别是二十余年的“人民公社”体制,一个个人从属于公权力全面掌控的“公社”,犹如一个大家庭中孩子的人身权、财产权被家长全面掌控,农民对官府控制一切资源包括自己的人身自由和财产权,视为常态。还有一个原因是,当时的计划生育比较“刚性”,而非完全异化为地方官府敛财的手段。也就是说,当时的地方政府和计生干部虽然手法残忍,但还有一种“体制性忠诚”,且不说用行政权力强行控制人口增长和现代文明社会的价值观是否冲突,底下办事的人可真是为了完成“控制人口增长”的政治任务。当时的计生部门是卖力不讨好的部门,负责人基本上是由卫生局等重要机构的副职调过去解决正职待遇。计生干部要承担相当的道德压力,而没什么太多的实惠。 大概是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这一状况变了。计划生育政策在推行中有了越来越大的“弹性”,计生政策异化为地方官府除卖地外另一条重要的敛财渠道,计生部门的负责人是个肥差。地方官府推行计划生育主要目的已不是为了“控制人口”,而是“要钱”,有钱交罚款,几乎任你生育,没钱交罚款,则雷霆万钧地执行“国策”。这对普通人来说,伤害更大。因为前期计划生育对穷人富人都一样,干部违反政策被开除公职的也不少见,老百姓对这种“公平的残酷”还能承受。 当“国策”异化生一种敛财的渠道,成了一门生意,它的“合法性”可以说荡然无存了。而某种行政举措,一旦取得了“国策”“压倒一切”之类的尚方宝剑,则地方官府敢公然违背道德和法治的底线,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依然“政治上正确”。如此,一旦被异化成敛财之道,则有了难以被追究、被监督的保护伞。这也是一旦事涉“计划生育国策”和“稳定压倒一切”,媒体监督起来就特别艰难的原因。有了这样的尚方宝剑和保护伞,食髓知味的地方官府和官员,一次次突破底线,干出让人瞠目结舌的罪恶是必然的,这是不受制约的公权力的必然逻辑。 邵阳隆回县计生部门抢走“超生儿”,当成“孤儿”卖给外国的收养者,就是遵循这种权力的逻辑。在地方官员的眼里,既然其辖区的一切资源他可以用来生财,那么卖地和卖人有什么区别?强拆和抢人又有什么区别?计生部门这种勾当,和古代土匪绑架大户人家的少爷要赎金本质上是一样的,甚至可以说是升级版。因为古代土匪在道义上没有任何合法性,基本上是主流社会所抛弃的,无法进入正常社会。于是当人家不付赎金时,手中的小孩就成了负资产——因为山寨把其抚养大不合算,而卖给其他人家也很难,又没有稳定的交易渠道,不得已“撕票”。而隆回县的计生部门就不需要传统的“撕票”方式,被抢的小孩在他们手中成不了“负资产”,因为凭借公权力,可以将绑架来的孩子“洗白”,身份变更为“孤儿”,卖给有钱的洋人。——这样的买卖真是一本万利,比古代绑票的土匪要承担的风险小得多,何乐而不为呢?这种处理“肉票”的方式可以名之为“洗票”“兑票”“卖票”否? 当地方官府沦落为比人贩子还可恶的绑票者时,生长在那块土地的人,还能觉得故乡是自己的么?哪怕祖祖辈辈在这块土地上生活与劳作,祖屋、祖坟可以随便被官府推平,连生出来的孩子,也会被官府拿走变卖成现钱。这样的故乡就是他乡,这样的国家是他的国。不论统治者来自异族还是产自本地,不能保护自己正当权利的人都是被奴役的。因此说,每一个人的家乡都在沦陷毫不夸张,而多数人如我一样,是故土的“弃儿”。  

刘洪波:邵氏弃儿——生命处境的残酷寓言_

把婴儿从亲人身边抢走,制造成“弃婴”,并进入国际收养渠道,——《新世纪》周刊对湖南隆回县的“邵氏弃儿”的报道,与其说是揭露,不如说是控诉。   计划生育、“问题婴儿”、社会抚养费、国际收养……这是围绕“邵氏弃儿”的一些关键词。计划生育政策的严格执行,产生了“问题婴儿”的说法。问题婴儿必须交纳社会抚养费,多少由计生人员确定。而一些人在孩子被抢后即使交费也见不着孩子,孩子已经作为弃婴交给了福利院,他们改姓“邵”,有些被外国家庭收养。   收养被遗弃或失去亲人的孩子,本是慈善的行为,人道的事业,而“邵氏弃儿”使这样的事业变成了人伦的哀伤、社会的罪恶。那些孩子被从父母的怀抱中抢走,作为逼交社会抚养费的人质,而后竟然如同撕票一般,父母再也见不到他们,他们被送到福利机构(在此全部改为姓邵),然后又飘洋过海。这样的“收养”,已经堕落成贩卖,而整个过程,竟是由官方机构与政府人员完成。   计划生育作为一项基本国策,一度被称为“天下第一难”,因为那是与社会的生育意愿与国民的传统对抗。现在,我们知道,这里面还埋藏着巨大的利益。发放生育许可、征收“问题婴儿”罚款(后改为社会抚养费),以及“一票否决”所牵涉的官员前途,都是利益所在。抢婴有利于经济收益,将婴儿变身“邵氏弃儿”送往国外,大概有利于生育统计。总而言之,抢夺婴儿对计生人员就是一件合算的事情。   伤天害理,天打雷劈,这种人伦的诅咒,算得了什么呢,“一票否决”才厉害。而做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就能既避免被官场否决,又能产生经济收益,这是官员们愿意做的。但这样说,可能对相关的官员过于苛刻。抢夺婴儿的事情,固然不是很多,但“天下第一难”的工作,在各地都曾出现大量阴风惨惨的标语,也出现家破人亡的实际惨剧,难道能够归结为做这一工作的人有着特殊的坏德行?应该有制度性的因素,使这些具体工作的人,以及面临“一票否决”的整个官员队伍,走向了一条伤天害理的道路。   人生而平等,生而自由。哪怕生育行为有违政策,那也不是婴儿的过错,为何婴儿会成为“问题婴儿”,并使之不仅不能得到政府的抚育,甚至剥夺了享受父母之爱的权利?何况隆回县抢夺婴儿的行为也并不管婴儿是否有问题,他们只要“问题婴儿”这个概念能够给抢夺婴儿提供开解就好,他们不是有问题才抢,而是抢谁就是谁有问题。   在被抢婴儿的身后,是父母撕心裂肺的疼痛,是亲人流泪泣血的悲伤,但同时,还是抢婴者笑对“一票否决”的轻松,是收到几千上万元社会抚养费的舒心,如果婴儿进入了国际收养程序,据报可收取的手续费便是3000美元。抢夺婴儿的行为,不会受到任何惩罚,不会受到法律的追究,法律会追究对抢夺婴儿进行反抗的人。可以说抢婴行为完全是在法律纵容、政府鼓励的情况下产生并且不断发生的。   某种程度上,我们这个社会对人的认识,一度进入了“人是负担,人是包袱”的陷井。在这个人人都像是人口学家的社会,控诉人多已经成了一种政治正确,对人的厌弃几乎成了一种信仰。这种社会认知背景下,生命不再宝贵,而生命能够赚钱才宝贵;“中国就是人太多,死一些不要紧”,成为一些人的习惯语。正是在这种社会语境下,计划生育无论采取何种办法,几乎都可以得到理解甚至鼓励。   事情已经发生几年了。当这样的事情发生时,政府抢夺婴儿的事情不会被人所知,那些被抢婴儿的父母只能独自饮泣。现在,仅仅是因为计生问题不再像当初那么敏感,即使如此,仍然需要媒体基于天良的勇敢,这样的事情才会报道出来。   当权力正在实施灭绝人伦的行为时,它所得到的不是抗议,而是平安无事。这样的事情,不自抢夺婴儿始,不至抢夺婴儿终。而那些被抢夺的婴儿,连天然而有的血缘和父母之爱都被割去,这就是说,没有什么是与生而来、不可剥夺的,这实际上是这个社会人的处境的一个寓言般的写照。                                   2011-5-9

英媒体报道“邵氏弃儿”出口黑幕

英国媒体星期二引述中国杂志的深入调查,叙述中国婴儿被计生办抱走,其后竟然成为福利院的孤儿,并“贩卖”海外,让付出一个孩子两千英镑的美国、荷兰家庭收养。 英国《每日电讯报》星期二的报道表示,这则由财新《新世纪》周刊所调查揭发的没收婴儿出口黑幕报道指出,在湖南省邵阳隆回县就至少有20名小孩是被计生部门的官员强行带走,然后卖给荷兰以及美国想要领养的家庭。据指出,这些孩子被计生办带走而且被出售是为了牟利,一些婴儿甚至不是超生而是第一个孩子,付不起社会抚养费的情况下,被计生办抱走的孩子就被送往福利院,之后身份竟然成为孤儿,再卖给海外要收养的家庭。据报道,福利院从希望抚养的海外家庭收取一个孩子2千英镑(3千美元),计生官员可获得每个孩子1000人民币(100英镑,约154美元)的报酬。 《每日电讯报》表示,在中国知名的网易网站,这则消息立即引起超过3万3千个网民评论,并且成为当日最热门的消息,但是很快就在可能是网路审查的关照下被网站撤下。不过星期二在网上仍是有许多讨论,财新网也播出报道视频,一名隆回县杨姓村民的女儿2005年被计生官员强行抱走,多年后知道女儿被美国家庭收养。此外,财新新世纪的周刊也报道,这些为收取社会抚养费而被计生办强行抱走的幼孩,都被送往邵阳福利院,后来统一改为邵姓,全成了“邵氏弃儿”。 《路透社》在星期二也报道这则中国计生官员制造的人伦悲剧,报道说邵阳政府已经开始调查这个案子。有关的报道指出,中国地方官员为了有效阻止人们违背《一胎化》政策生育太多小孩,已经多次被批评使用暴力手段强制实施政策。最著名的例子,就是中国人权律师陈光诚在故乡山东,揭发地方计生官员使用强迫暴力手段实施一胎化政策而为世人所知,但也因此受到莫须有罪名入狱,据报道陈光诚律师虽然去年9月出狱,但是还是遭到地方保安的非法监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张安安发自英国伦敦的报道。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路透社 湖南对“邵氏弃儿”事件展开调查

湖南省开始调查一则关于当地官员强行将十余名“非法”婴儿送入福利院,随後又将其卖到海外以供领养的报导。 财新《新世纪周刊》报导称,自2005年以来,因家长被指责违反计划生育政策或非法收养儿童,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的一些孩子被当地计生部门的官员强行抱走。 报导称,当地计生部门随後将这些孩子送入福利院,每送一名婴幼儿到福利院,计生干部可得到1,000元(154美元)甚至更多的回报。 报导称,某些被抱走的孩子并非超生,这些孩子的父母常常在外打工。 据悉,至少有一名农民工表示,她发现自己的女儿已被收养在海外,目前生活在美国。海外家庭每收养一个中国孤儿(弃婴),收养人需支付3,000美元。 报导援引村民袁朝仁的说法称:“在1997年以前,对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处罚是‘打烂房子’,2000年以後,不砸房子了,‘没收’小孩。” 《环球时报》周二报导称,邵阳市政府目前正调查此案,不过报导中一名官员否认当地计生部门参与贩卖儿童。(完) 编译:靳怡雯 发稿:程芳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 here )开通此服务。 待续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If At First You Don't Succeed - Four Decades Of US-UK Attempts To Topple Gadafi .

金融时报 深圳民工与邵氏“弃儿”

对中国共产党诞生90周年纪念宣传活动来说,昨天是个重要节点。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这中央三大报,到省市级党报中的《北京日报》、《解放日报》、《文汇报》,同步将相关报道升级至更高规格。 这篇新华社从上海发出的《“开天辟地的大事变”——记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是一个名为“伟大历程”的栏目的开山之作(甚至还获得了《新民晚报》头版头条位置)。昨晚《新闻联播》同于头条诵读的《开篇词》写道:“沧海桑田,天翻地覆,充分证明了一个真理:只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中国共产党90年的光辉历程告诉我们,中国共产党人有信心、有能力带领人民披荆斩棘、勇往直前,谱写中华民族最壮丽的篇章。” 同期,新华社还推出另一专栏《红旗飘飘》,第一稿赞颂焦裕禄。属下《新华每日电讯》昨日更是重装上阵,加推套红整版《领航中国》。 二 “建党伟业”90年还有50天,汶川地震的三周年祭日倒计时则仅余两天。同样是在周一,《人民日报》亦将“恢复重建取得全面胜利”的宣告升级至整版特刊;都市报的浓墨重彩以大幅图片为主,《新快报》昨日推出16个整版的汶川地震三周年特刊《新家园》,《京华时报》讲解“五个人的震后三年”;东方卫视则宣布将在今晚播出震灾三周年晚会。 事实上,对“5•12”三周年来变化翻天覆地的称赞,中国媒体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已经陆续上路。央视《新闻联播》继《亲历•重生》栏目后,又于上周六以头条位置推出《奇迹5•12》。在四川,畅销的《成都商报》、《天府早报》等在省委机关报的示范下,宣传官员指示,报道灾民感受,描述游客体会,向“全面胜利”的主旋律贡献了一个多月的头版报道。共襄盛举,早在一个多月前的4月6日,《四川日报》旗下《华西都市报》改版首日,即以“航拍崭新家园,鸟瞰美好四川”为题刊出通版图片。昨天,同样题材梅开二度,该报宣布自家记者“历时一月飞遍灾区,拍回万张图片”,在“从悲壮走向豪迈”的口号下,头版刊出评论“重建的智慧,铭刻超越灾难的标本意义”。 今晨,正是在《豪迈走上振兴路》的头版头条标题下,中共中央机关报刊出温家宝的讲话内容,新华社电稿中,这位再赴灾区的国家总理强调“灾区经济社会发展和群众基本生产生活条件明显超过了灾前水平,实现了一个大的跨越……要认真总结宝贵经验,再接再厉,奋发图强,努力开创灾区发展振兴新局面。” 三 或许会有深圳基层官员叹息,大运会终究比不得奥运、世博,甚至比不得一城之隔的亚运。 这个将在今天迎来火炬传递的特区城市,再次因社会管理措施而广遭诟病。最要命的是,诟病来自《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新闻1+1》,甚至,居然还有本地市委机关报《深圳特区报》。 4月27日,深圳市住建局发布通知,提出“严禁以任何理由拖欠农民工工资”。十天后的5月7日,《深圳商报》、《深圳晚报》、《晶报》同日摘录官方网站文件,在内版以“拖欠农民工工资建筑企业禁止承接工程”为典型标题加以报道。于是,议程设置权再一次落在《南方都市报》手里,该报在其深圳版头条展示通知中的第6条《大运期间严禁“非正常讨薪”》:“在严肃处理期内,严禁农民工通过群体性上访等非正常方式或手段讨要工资,凡是组织、参与集体上访事件的,一律按相关规定严肃处理,造成严重后果或恶劣影响的,追究其刑事责任。”深圳政协委员刘辉对建设行政主管部门的批评得到引述:“他们超越了这个行政权限。”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