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广昌

All

Latest

自由亚洲|红顶商人最怕站错队

最近,在中国民营企业家中,连续发生了几件大事。徐明在狱中不明不白地死去,郭广昌突然失联数日,返回企业后,说是配合官方“协助调查”去了,王石面临着宝能的恶意收购等等。这一系列大事件,再次警告那些被称为红顶商人的民营企业家们:在人身上、经济上、政治上,你们并不安全。红顶商人在这里泛指与政府高层关系良好而令企业受益甚至能够影响政策的企业界人士。红顶商人最原始的例子,当属100多年前的徽商胡雪岩。胡雪岩本是左宗棠捧起来的头戴二品红顶子的巨贾,但不幸在李鸿章和左宗棠的争斗中,站错了队。李为了遏制左的势力,扶持另一个红顶商人盛宣怀,以打击胡雪岩为开端,“排左必先除胡”。李鸿章的打击相当成功,最后,胡被慈禧太后下令革职抄家,抑郁而终。盛宣怀的最终命运也强不到哪去。他以洋务发家,和清廷高官往来密切,李鸿章在世时,盛几次被弹劾,都被李庇护,李去世后,无人保护他。盛后来因主张铁路国有,被内阁斥为“世人皆曰盛宣怀可杀”,最后被革职,“永不叙用”。这两个清代例子说明,红顶商人的地位何等脆弱。官家要捧他,易如反掌;官家要整他,更是易如反掌;他要是不幸站错了队,最后的下场,人财两空是常态。一百多年过去了,中国的政商关系,至今仍无什么进步。这些年来,中国红极一时的民营企业家,成于官家,毁于官家的例子,层出不穷。江泽民时代的黄光裕,因官商间走得过近而被指违法经营,贿赂官员,被判处14年徒刑。薄熙来走红时的徐明,曾经大红大紫过,前不久离奇死在牢房里。至于全国人大代表、复星老总郭广昌,他对自己和政府的关系曾经很自信。他在2014年发表过一篇文章称,“你要相信你这个企业只要自己没有犯错误,没有乱来,政府不会整你”,“很多人跟我说,企业做得再好,政府要整你,要你死是很容易。我当时就问他一句话,我做得好好的,政府为什么要让我死?这跟党的价值观不一致,跟改革开放的价值观不一致啊。”郭的这种自信,现在证明,相当幼稚。近日一篇叫“门口的野蛮人,背后的赵家人”在网上广泛流传,文章说,每一个野蛮人(指财阀)背后,都站着一个赵家人(大老板),真正决定胜败的,不在于站在门口的野蛮人,而在于野蛮人背后的赵家人。文章还称,郭广昌进去了,又出来了,说明他背后的那个老板,被其他的老板,再下一城。还说明,郭是被招安了,愿意择主而事。该文对这些企业家的政商关系,分析得相当剔透。不过对于这些“野蛮人”来说,没有政治靠山,要想做大,是不可能的任务。尽管胡雪岩下场悲惨,但现在的大生意人,无不顶礼膜拜胡雪岩,胡的官商两界通吃,善于经营政府关系,成为今天企业家的榜样。比如,王健林的生意中,就有多个现任和前任政治局委员、常委的家族参与。马云收购《南华早报》讨好官方的意图十分明显,而郭广昌的政治靠山,有说是江派的,有说是团派的,十分花哨。这些民营企业家们其实都知道,政治太危险,政府靠不住。王健林的“亲近政府,远离政治”,郭广昌的“亲近政治,远离政府”,王石的“这辈子不沾政治,下辈子也绝不沾”,冯仑的“离不开,靠不住”,马云的“中国商人要明白的,千万别在红道上混”,说明这些企业家们心里像明镜一样,跟政治和政府走得太近,是有巨大风险的。在诸多风险中,政治上站错队,可能是这些红顶商人最恐惧的噩梦。郭广昌的各种政商关系中,有一种传言称他和令计划、谷丽萍、李源潮走得很近,甚至参与了政变计划。这种非同小可的指控一旦属实,郭广昌绝对吃不了兜着走。总之,没有政治靠山,中国民企要想做大,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然而有了政治靠山,不等于就有了安全阀。这还要看他是否站错了队;站错队是红顶商人最大的梦魇。这种梦魇,在权力不受约束,产权不受保护的体制下,将永无终结之日。

至道书院|万科宝能之争:门口的野蛮人,背后的赵家人

每一个野蛮人背后,都站着一个赵家人。真正决定胜败输赢的,不在于站在门口的野蛮人,而在于野蛮人背后的赵家人。 大财阀复星系的郭广昌,进去了,又出来了。说明什么呢,说明他背后的那个老板,被其他的老板,再下一城。而郭广昌能出来,显然,他是被招安了,愿意择主而事。而徐翔没出来,说明背后的帐还没算清,也或者是,徐翔这个人不愿意背叛自己背后的赵家人。

东网|杨彼得:郭广昌与国家的狗肉账

几天前,上海富豪郭广昌「失联」或曰「进去了」,这一消息迅速成为中国媒体与社会议论的热点之一。为了突出此事的意义,媒体描述郭是「中国的巴菲特」,而且梳理他是如何集资2万元掘金400亿元的。但失联三天后,郭广昌又出来主持工作了。这是一个非常吊诡的事件。郭广昌没事了,还是警检欲擒故纵?网上有人放出风声说,郭被限制出境了,但复星集团官方声称,郭近期有可能出境。但投资界人士分析,复星集团方面至今并增对事件作出进一步澄清,在此情况下,复星系上市公司的警报并未完全解除,相关公司股价短期或依旧承压。 但的确存在一种可能,即郭广昌没有涉嫌犯罪,已经没事了。现在满世界的人都希望郭广昌被捉进来,期以印证他们关于官商勾结的想像与判断。对于炒股的人来说,焦点则在复星系股价的波动。媒体和公众唯一不曾关心的,是警检对郭广昌采取的措施是否合法、郭广昌的公民权利是否被侵犯,所谓「协助调查」算不算一桩罪恶。 郭广昌失联的官方说法是他「协助调查」去了,这是一个中性说法,但其本质却是法治社会的一个流脓的毒疮。「协助调查」不是规范的司法用语,而是警检、党的纪检监察机关在法外另搞的一套。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办案机关对犯罪嫌疑人或刑事被告人可采取的强制措施包括拘传、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拘留、逮捕等,不存在「协助调查」。但正是一个法无规范的「协助调查」措施,现在盛行于中国大地。更要命的是,因为它与反腐有点瓜葛,很多人只要听说某某人被「协助调查」,就高兴得不行,以为公理得到伸张。 有法律学者将「协助调查」与传讯、收审、关押、作证等司法概念联系起来。《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人,都有作证的义务。」《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五条规定:「人民警察询问被侵害人或者其他证人,可以到其所在单位或者住处进行;必要时,也可以通知其到公安机关提供证言。」这就是警检要求人们「协助调查」的法源性依据。但作证就作证,证人不可能被警检从机场带走,从此与公司、家人和朋友「失联」。 在中国的反腐实践中,「协助调查」显然是一种强制措施,其第一位的显著特征是「失联」,手机打不通或无人接听。其第二个显著特征,是客观上失去人身自由。这都涉及基本人权的被剥夺。一个人如果涉嫌犯罪,警检方面采取强制措施并展开刑事调查,这很正常。但「协助调查」这种说法本身就反映了警检并不掌握什么证据,但他们就要对别人的人身自由进行限制的事实。 一切规范的强制措施,都是有程序性规定以及时间方面要求的。比如拘留,必须送看守所羁押,而且不得超过24小时,且要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郭广昌未被宣布采取强制措施,但他却与外界「失联」3天,远远超过拘留的法定时限。「协助调查」既然不属于《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强制措施,它也就不受法律的规范,其本质就是一种不法行为。既然法律上并无明文规定,警检方面自然可以想要当事人「协助调查」多久就多久。 但郭广昌「协助调查」事件将「协助调查」充分地暴露出来了:复星集团控股5家公司6只股票,另有参股上市公司16家,总市值约4000亿元人民币。郭广昌「协助调查」3天,这些公司股票市值或多或少受到冲击,最高跌幅约为13%。这对于复星集团和股票投资者来说,都是不小的损失。问题在于郭广昌似乎并无作奸犯科的事,这就是失妄之灾。 中国人由于习惯了被政府与警检非法处置,一名公民被「协助调查」,人们是不以为非的。如果官员被协查,一定是举国欢呼。如果是福布斯富豪榜上人物被协查,人们也是「喜大普奔」。至于一名普通老百姓被协查,人们要么不置一词,要么自认倒霉。 但郭广昌协查事件凸显了「协助调查」对于法治、人权的毁灭性破坏。如果是普通老百姓被协查,你的损失自然没有郭广昌大,更不会损害投资者的利益。但普通人的权利被侵犯,此对于当事人也是一笔莫大损失,对于社会正义来说也是致命伤。 公民当然有义务为警检作证,但如果警检没有证据证明一个人违法犯罪又需要他配合调查,那你最多只能传唤此人。按照《刑事诉讼法》规定,警检可以上门求教,而不是把人带走,让他与外界「失联」。国外不是有被调查人拒绝警方传唤的情况么?如果警检不尊重人权,人民有什么义务去「协助调查」? 郭广昌无事出来,似乎属于无辜,鉴于「协助调查」给他和投资者造成巨大财富损失,他完全有理由提起诉讼,要求国家赔偿。但既然警检只是要他「协助调查」,并没有对他依法采取强制措施,郭广昌索赔即于法无据。这正是政府的滑头之处,也正政府无法无天的地方。这是人民和政府之间没法算清的一笔「狗肉账」。 来源:东网 /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转发此新闻:

德国之声|德语媒体:冬天里浦志强和郭广昌

浦志强的支持者12月14日来到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门前示威警察与其发生肢体冲突中国距离法治国家越来越远,这是部分德国媒体对浦志强案开审的评价。同时,另外一位非法治国家体制下的中国富商的命运,也依然是德国媒体关注的目标。德国《明镜在线》发表评论文章关注中国著名维权律师浦志强被控“寻衅滋事”和“煽动民族仇恨”一案,指出:“今年的中国陷得很深。针对浦律师的法律诉讼表明,公民权利和人权彻底变得不再重要。”作者呼吁:“柏林对此必须有所表态。”“越来越糟”这篇题为“公民权在中国:越来越糟”(Bürgerrecht in China:Es wird schlimmer)的文章在开头描述了本周一(12月14日)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前,各路赶来报道浦志强案庭审情况的记者以及美国外交使节和中国便衣警察发生肢体摩擦,有记者被推倒在地的情景。作者指出:“周一发生在法庭外的这一幕简单扼要地总结了,中国在这一年中深陷到何种地步。也让人能感受到,这个冬天会有多长,有多冷。这个人权和公民权的冬天。”作者随后从自身的角度介绍了浦志强案的背景:“周一法庭上的这个人是浦志强律师。他曾经为老百姓,为像艾未未这样的名人以及中国的少数民族辩护。而且他还不断地在互联网上对自己的工作加以评论。如今,正是因为这些评论,他需要面对法庭的审判。针对他的指控是‘寻衅滋事’以及‘煽动民族仇恨’。法庭将于一两周内作出判决,可能最多判处他八年徒刑。没有人认为他会被无罪释放。”文章随后写道:“仅今年一年就有超过300名维权律师被警察带走,面对审讯和刁难。他们当中的二十几个人仍被拘留。中国的司法机关在庭审开始之前,喜欢长时间地扣留在押人员。”作者指出:“中国的领导人从大约一年前开始表示这个国家正在向宪政和法治国家转变。国家主席习近平说,国家的权力必须被关入‘制度的笼子里’。如今的事实是,1989年镇压天安门示威以来,中国政府从来没有像2015年这样与维护法律及宪法距离遥远。今年夏天,党颁布了一部法律,让从管理互联网到非政府组织以及所有生活领域的活动都成为涉及'国家安全'的事物。而且就在一周前的国际宪法日,审查机关让一本勉强肯定中国正转变成宪政国家的作品从书架上消失。”“中国的司法在很多案件上违法了法治国家最基本的原则,这已经不是什么让人惊讶的事情了。但2015年的教训是:情况越来越糟……与北京展开‘法治对话’的德国政府应该考虑取消2016年的对话。如此一来,这会成为一种公开的表态,是中国在欧洲最强伙伴对打压律师和维权人士的批判--表明柏林也会为浦志强这样的人挺身而出。”浦志强的当事人包括艾未未“不仅仅是中国内政”周二出版的《南德意志报》则关注了非法治国家体系下,中国另外一位名人的命运。此人就是不久前“失联”,后又“协助司法机关调查”的中国富商郭广昌。作者认为:“无可厚非的是:有关这位复星集团总裁的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情早已不仅仅是中国内政。它们也让一大批欧洲企业揪心。因为复星集团几年来一直致力于在中国境外投资……在德国,郭广昌今年夏天宣布收购两家私人银行多数股权的消息引起了广泛关注。这两家银行分别是:BHF银行(BHF Bank)和Hauck &Aufhäuser私人银行。他的目标是,让中国的投资者更加了解德国的中型企业,反过来让德国的投资者更加接近中国的资本市场。”到现在为止,仍不知道郭广昌“协助”的“调查”,是针对他自己,还是针对其他人?作者随后介绍了复星集团在收购BHF银行时所遇到的困难。指出:“收购Hauck &Aufhäuser的情况要好得多。这家银行的70位家族股东已经承诺卖出手中的股份。中国人开出了2亿1千万欧元的价格。业内人士认为这是非常大方的开价。那些老股东们都很高兴终于有人愿意接受这家陷入危机数年的银行。但如今针对郭广昌的调查有可能让股权出售变得更加复杂,因为德国的银行监管机构还必须予以批准。对于一位想要在德国的银行市场立足的投资人来说,身陷腐败调查可没有什么正面的广告效应。”

美国之音|中国百万富翁百分之一因罪入狱

据路透社报道,中国胡润富豪榜刚刚发布新报告,称过去17年内,3000多名中国的百万富翁中,有百分之一曾因贿赂、挪用公款或其他经济犯罪而入狱、被起诉甚至判刑。报告指出。这三千多名曾位列胡润年度富豪榜的百万富翁中,有35位涉嫌犯法。其中11位是房地产巨头,9位是金融业高管。他们大多来自北京和上海,他们的平均入狱年龄在47岁,平均服刑年数为10年。路透社报道称,胡润报告创始人胡润表示,涉嫌违法的富豪人数低于因涉嫌贪污腐败而被监禁或调查的政府官员及国有企业高管。据悉,习近平上台后,已有数位富豪被捕入狱,包括薄熙来的“商业同盟”、大连实德集团前总裁徐明。多家媒体日前报道复星集团董事长、亿万富豪郭广昌一度失联,之后又协助相关司法机关调查,引起人们猜疑此事是否与腐败案有关。据悉,郭广昌已经复出,而且调查不涉及他本人。据悉,郭广昌在今年的胡润富豪榜上排名第17位。

平说|我心本向巴菲特,无奈命归胡雪岩

有评论说,去年搞21世纪,今年搞21世纪的老板,再补一句:明年可能搞21世纪的读者。 当年,这只是说笑,能让郭广昌这等人物失联的,显然不止一个条线出了故障,必然是蜘蛛网垮掉了一角。 刘汉死刑了,徐翔进去了,徐明猝死了,郭广昌失联了……这些商界大佬的崛起和结局昭示一点:权贵横行政商勾兑的国度,不可能产生独善于权贵的巴菲特、比尔盖茨这样的创新奇才。

花儿街参考|郭广昌倒下,政商关系崩塌?

他的分量,比之前落马的所有企业家加起来还重。 在上海企业家中,他一直是众星捧月的偶像,就像是《上海滩》里的许文强,或者,杜月笙。他和这两人一样,攀上过时代的巅峰,成为时代的弄潮儿,并且试图引领时代——至少在经济上。但结局一样是失败。 郭广昌“失联”的原因,目前不详。据财新网的报道,有可能是涉嫌行贿上海市友谊集团原总经理王宗南。2003年,郭广昌曾以208万余元的低价将两套别墅卖给王宗南父母,经估价,当时上述两套别墅的市场价与实际价格差额合计269万余元。另有媒体指出,郭广昌被带走或涉做空股市,和与前期落马的上海“首虎” 副市长艾宝俊、泽熙控制人徐翔都有莫大关系。

BBC|郭广昌“失联”后复星旗下股票“短暂停牌”

就在中国媒体报道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被调查”后,周五(12月11日),复星系名下复星国际(00656.HK)复星医药(02196.HK)相继发布公告称,公司因为有内幕消息未公告,将于周五早上九时起“短暂”停止买卖,等待公司刊载有内幕消息的公告。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