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建梅

All

Latest

花香-弥漫:前东家今日歇业,生命暂停在20岁,我是来安利的

这几天通过微博得知前东家歇业了,还被某些评论黑出了翔。有骂众泽是美帝走狗的;有说众泽是境外反动势力用来颠覆我国的;有黑众泽没有注册、没有备案、律师也没资格、反正就是各种不合法的;有说众泽啥事也没干,纯在浪费糟蹋国家钱的;有说众泽在北京,管的到农村妇女吗,就是个打着公益旗号的间谍机构……有些评论言辞之恶心,让我这个只呆了半年已离职几年的人都忍不住委屈落泪。希望通过这篇文章,能让不明因果的网友了解这家机构一些。...

【异闻观止】环球时报 | 西媒炒作众泽关闭是为看热闹

相关阅读:纽约时报 | 北京著名妇女法律援助中心被迫关闭 单仁平 西方媒体近日集中报道了北京众泽妇女法律咨询服务中心2月1日关闭的消息,并指责中国政府“打压民间团体”。美国总统参选人希拉里1月31日在推特上声援该中心创办人郭建梅,有分析认为希拉里欲用女权议题为她的民主党候选人初选造势。...

纽约时报 | 北京著名妇女法律援助中心被迫关闭

上周五,北京一家著名妇女法律援助中心的创办人表示,官方已命令该中心停止运营。这是当局继续打压民间团体的又一个迹象。 北京众泽妇女法律咨询服务中心遭关闭的消息传开后,很多女性权利倡导者都表示了震惊。该中心是在1995年联合国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期间诞生的,具有重大的象征意义。北京自从1989年军事镇压天安门民主示威之后,一直难以获得国际社会的接受,然后在那个时期,官方放松了对民间社会活动的管制。...

唯色 | 特别的颁奖,好看的反抗者们

3月8日国际妇女节这天,在华盛顿,美国国务院举行“国际妇女勇气奖”颁奖仪式,美国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和第一夫人米歇尔(Michelle Obama)主持颁奖。我有幸成为2003年“国际妇女勇气奖”9位获得者之一。但遗憾的是,由于被限制出境,由于被软禁,我不得不缺席颁奖仪式。  5月19日晚,在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公使王晓岷先生的私人聚会上,王晓岷公使代表国务卿克里先生向我颁发了由副国务卿亲自带到北京的“国际妇女勇气奖”奖座,并宣读了克里国务卿于4月12日专门写给我的一封信。受邀来参加的有我的先生王力雄、艺术家艾未未、维吾尔知识分子伊力哈木、人权活动人士胡佳、为我的护照打官司的律师丁喜奎,以及2011年“国际妇女勇气奖”获得者、中国律师郭建梅。  刚被全面封杀了四个微博的作家 慕容雪村 ,曾在推特上对艾未未说:“有多人反抗,可你的反抗最好看。”我很喜欢这句话,我也要做一个好看的反抗者。  推特上,流亡美国的学者何清涟对我说:“再次表示祝贺,很代唯色妹妹高兴,也代藏人高兴,因为这意味着对他们坚韧悲壮的持久反抗的一种肯定。希望有更多的人权人士与作家能够获得各种国际奖项并有亲身领奖的机会。” 很巧,住在德国的艺术家,我的好友孟煌,为祝贺我获奖,一个多月前从德国寄来一把空椅子,也恰好在今天上午送到。(他曾给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刘晓波寄过椅子,也曾给获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寄过椅子让他带给刘晓波,当然都“失踪”了。而寄给我的椅子,在中国海关也被放了许多天……) 在此,感谢王晓岷先生,感谢美国大使馆,感谢美国国务卿克里先生。 受邀参加颁奖的有我的先生王力雄、艺术家艾未未、维吾尔知识分子伊力哈木、人权活动人士胡佳、为我的护照打官司的律师丁喜奎,以及2011年“国际妇女勇气奖”获得者、中国律师郭建梅。 王晓岷公使代表国务卿克里先生向我颁发了由副国务卿亲自带到北京的“国际妇女勇气奖”奖座。(胡佳拍摄) 授予我的“国际妇女勇气奖”奖座。 克里国务卿于4月12日写给我的信。 有人对艾未未说:“有多人反抗,可你的反抗最好看。”我很喜欢这句话,我也要做一个好看的反抗者。  与2011年“国际妇女勇气奖”获得者、中国律师郭建梅合影。 与好友、维吾尔知识分子伊力哈木合影。 住在德国的艺术家,我的好友孟煌,为祝贺我获奖,一个多月前从德国寄来一把空椅子,恰好在今天上午送到。 推特上,推友 ‏@WilderMohn 用自己院子里种的Pfingstrose(五旬节玫瑰)向我表示了祝贺。 延伸阅读: 美国国务院公布2013“国际妇女勇气奖”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3/03/2013.html 2013年“国际妇女勇气奖”颁奖,我不得不缺席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3/03/2013_9.html 唯色:“我要把这个奖,献给自焚的族人们!”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3/03/blog-post_12.html

2010年度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政右经左)完整版

艾未未发起的“公民调查”向中央、四川省级、县市级以及基金会等100多家不同政府机构申请公开512完整的信息,包括灾情核查、捐款使用明细、坍塌校舍调查报告、遇难师生具体情况等近万条信息,但没有得到任何正面的回复。

大活人不能让力比多给憋死——我看赵连海一审

    “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获刑两年半,这是北京大兴法院今天的杰作,是现实中国司法公道的写照。     赵连海坐牢,不因为他有令人恼火的标签,比如“结石宝宝”,而是因为他狗胆包天,跑北京市公安局门前滋事。让他犯病的热点新闻是什么,寻的什么衅滋了哪门子事,报道里说是聚源宾馆徐建强奸了访民李蕊蕊。赵连海的倒霉,跟质监总局民政部卫生部中央电视台三鹿奶粉,跟蒙牛伊利和光明等掺了毒的大品牌乳品都无关。清贫如赵连海者,显然不曾领略天上人间的奢华,不知道就连这么个销魂所在,都被上任的新官给祭了旗,所以才猪油蒙了心。     徐建强奸李蕊蕊,那是关门捉鸡公然强奸,没藏着掖着,谁让蕊蕊落在他手里了呢?但聚源宾馆的大门是锁着的,他没在大马路上干坏事,徐建是维稳专班高手,代表国家强奸李蕊蕊的呢?所以,聚源宾馆的事轮不着你赵连海,轮不着你跑大街上说,何况是公安局门口。你不知道公益律师郭建梅和她的同事们,就为李姑娘的冤屈恨不得累吐血,不还是有人罩得住徐建让他只蹲八年赔两千多块吗?安元鼎照样在广州亚运会服务,反倒是郭建梅的妇女中心,被北大法学院给强拆。     赵连海这个反面教材足够分量,他启迪了广大人民,包括但不限于“结石宝宝”家庭:任何时候都必须依靠党和政府,留神脚下别站在它对立面,别再向党和政府寻衅,更别到公安局门口滋事。大兴法院告诉我们,代表革命的强奸犯罪,比反革命的寻衅滋事,社会危害性要小得多得多;活人不能让尿憋死,维稳壮汉如徐建之流,作为稳定大局的钢铁长城,是不穿橄榄绿的锦衣卫,得身心愉悦不能让力比多憋死;代表国家哪怕在马路上,徐建憋急了强奸谁都行。     我无话可说,只好反躬自省,顶多问问王胜俊,再告诉自己:这个共和国的旗帜上,既有处女访民李蕊蕊血染的风采,更涂满了维稳鹰犬强奸犯徐建污秽的精液。     浦志强 2010年11月10日

陕西富平两访民被游街示众

      一九七六年我刚满十一岁,在村里小学上五年级。农历二月初二,六十三岁老父亲被公社开会批斗,重新戴上富农分子的帽子,再次成为“四类分子”。那天的社员大会像是昨天开过的,历历在目。安各庄中学操场上,会场简陋但红旗招展气势逼人,总共一万多人参加,民兵把机枪扛了去,各村师生列队参加。领导讲话高屋建瓴,揭发者声泪俱下,指着鼻子怒斥老头子。每到抑扬顿挫处,台上猫着腰撅屁股的父亲,都要被民兵揪直了面对着看客,接着是有人振臂呼口号,上万只丛林般的手,随声附和七上八下。当时,我就在台下人丛中,在同学伙伴包围中。会后,老爷子到十里开外的三山院大队参加劳动——建公社的养猪场,他要像小伙子那样干重体力活,收工了也不能回家,而是睡在未“投产”的猪圈里。那时候每个周末,我都走路送去吃的,再取回换洗衣服。     这年七月,唐山发生了大地震,村庄夷为平地。但距离震中五十公里,房倒屋塌在傍晚,是以人员伤亡不大。秋后,母亲在生产队出工干活,收工时捡回不到两斤花生——贫下中农们捡的更多,进村路上“护秋”的把她逮着,公社决定要她在十五个大队游街示众。可怜的老太太,颠着解放脚走乡串户,拎小口袋“罪证”让民兵扛枪押着,走了整整一天。每进一个村子,她都得把锣敲响,好引来大人小孩儿围观,她还要讲清自己破坏农业生产、破坏农业学大寨的滔天“罪行”。游街的最后一站是我们村,早上出门儿傍晚才进村,我也过去看了。记得当天中午我的饭,是住本村东头儿的四姑打发小表弟悄悄送的。家里没有别人,本家没人理我。     此刻,我身在西安,正准备明天的开庭,这里距渭南咫尺之遥。但心思乱了,富平风乍起,吹皱了我这池春水。渭南是个好地方,可惜关中平原的富庶,早就不在了。渭南盛产丑闻,2003年渭河决堤,市委书记没顾上指挥,遂强令堤上官兵苦等十几个小时,就为他能在镁光灯下亲临现场,好让其指挥“合龙”的倩影永恒。前不久,渭南刚对谢朝平取保候审。对《新京报》富平的这则“游街”新闻,我似曾相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情绪难以自持。去年八月,张保证来京讲述赵满仓张中芳沁阳的游街遭遇,我跟今天就一个德行。     四十年过去了,朝廷换好几轮,臣子更是全都换了,没变的只有农民,啥时候都是农民倒霉。两位底层女子,跟我几乎同龄也曾长在红旗下,但依然在走我那八十六岁老母“游街”的路,正在把同样的屈辱留给儿女。莫非她们只能在屈辱中老去,就永远蝼蚁不如活该被践踏被侮辱吗?她们的女儿,命运会比她们,会比我的母亲好吗?有一点我知道,女人被游街她们知道屈辱,但欺负了她们的青天老爷,是不会知道羞耻的。     我愿意伙同周泽或郭建梅,帮帮这两位女人,想帮自己的母亲做点什么,就为别让我们的子女承受同样的屈辱。还要问问富平这帮无耻官僚,你们这帮是人不是东西的混账东西,真的是你娘养出来的吗?     浦志强 2010年11月8日 西安    ***       两名陕西渭南市富平县农民进京上访后,被县政府组织安排了一次公开处理大会,法院院长主持,由警察押着胳膊,在广场上接受“公开处理”。有近万人参观两名农民“被处理”。她们的生活从此被改变,变得自闭、自卑,唯一希望的事是“恢复名誉”。        富平县万人大会处理两上访女子,大会由县政府决定,法院院长主持;两女子此后陷自卑生活   ■ 核心提示   两名陕西渭南市富平县农民进京上访后,被县政府组织安排了一次公开处理大会,由警察押着胳膊,在广场上接受“公开处理”。   对于当时有多少人在广场参观两名农民“被处理”,记者没有查到统计数据,有现场目击者认为有近万人。   两名农民的生活从此被改变。她们变得自闭、自卑,唯一希望的事是“恢复名誉”。被影响的,还有他们的家人。   富平县官方称,这样的处理方式是县里“集体研究的结果”。   □本报记者 吴伟 陕西报道   11月7日,陕西富平县农民段定梅、乔转丽还在商量着,怎么“讨还公道”。段定梅说,尽管事情已过半年多,但她们还是无法“从噩梦中走出”。   事情发生在2010年3月5日。那天早晨,段定梅、乔转丽都被“接访车”带到了富平县公安局治安大队。   42岁的段定梅,高中文化程度,因征地补偿纠纷,曾将村组起诉至法院。她认为官司过程有问题,于是自己写材料,2010年2月18日到北京上访。   47岁的乔转丽,则是与富平县法院存在建筑采光权等纠纷,2008年时两次到北京上访。今年2月,是她第三次赴京。   在北京递交了上访材料后,两人于3月4日被北京警方移交渭南警方。4名工作人员连夜将她们用专车遣返回乡。   3月5日上午,在富平县公安局做完询问笔录,段定梅被“警告”,乔转丽则因重访被处行政拘留十日。   随后,她们被告知暂时不能回家,先在办公室等着。   近12时,警方通知,下午要开一个会,要求段定梅、乔转丽也要参加。“我以为是围在一起的学习班,领导批评教育一下我们,就让回家。”段定梅说。   而此刻,在县政府广场,已有一两百人等着看这个会。段定梅的丈夫李志民也站在其中。       【意外】     “不得申辩不许说话”   3月5日下午约1点,县政府广场开始布置会场,设了“主席台”,扯起了横幅:“富平县涉访违法行为公开处理大会”。   李志民碰到了两名村组干部,他问能否设法阻止大会,得到的回答是,这是县领导安排的。   据李志民讲,他在清早听公安局的朋友说,有两个上访女子被带回县里,他心头“咯噔”一下。赶到县治安大队,他确定有段定梅,但被告知下午在广场上要开个会。   近下午2时,段定梅、乔转丽被带上警车。民警提醒她俩“不得申辩、不准说话,否则会很难堪”。   乔转丽回忆,民警说下车会押着她们的胳膊,“他们说,县领导安排的,他们也没办法”。   车行至县政府广场,透过车窗,段定梅、乔转丽看到了黑压压的人群。   段定梅说,自己当时特别想跑,或“找个地洞钻进去”。   广场对面的小吃店老板回忆,当时警车从人群中穿过,开进会场。有许多人涌向车前,向车里张望。一名民警拉上了帘子。   段定梅觉得“那几分钟像过了一年,脑子一片空白。”   李志民透过车窗看到了妻子,他说自己甚至一瞬间有了“劫车”的念头。   车门打开,离主席台约100米,段、乔二人被押着走过这段路。   段定梅觉得当时“万箭穿心”,“眼前都是黑的”。   这时候,广场上聚满了人。广场附近理发店老板估计,当时围观者有近万人,多是路人。李志民则估计有1万四千人。   8月7日,一名富平县的村干部透露,3月5日当天县里通知了各乡镇、各村组的干部去开会。他说“明知县政府在瞎搞,但我们不敢说”。   8月7日,段定梅所在的东上官乡牛蹄新组,另一名上访者李长茂称,开会前一周,“段定梅回来要被拘留劳教的传闻,已经传遍了”。    【处理】     万人大会“被露脸”   3月5日下午2时,公开处理大会开始。   主席台上坐了副县长以及县政法委、县法院领导。台下是富平各单位、乡镇村组的干部们,外圈则都是围观群众。   段定梅、乔转丽被警察押着胳臂,站在主席台前,面向群众。   据李志民回忆,当天的大会,由县法院院长宣布开始,由政法委书记宣读两人“违法上访的案情”,公安局副局长宣读行政警告决定。   李志民说,大会持续了近40分钟。他没有心思听那些人读什么,而是扯着脖子在会场里数熟人,“天天见的就有30多个,人丢大了。”   官员们宣读完各种材料后,摄像机、照相机围住段定梅、乔转丽一顿猛拍。   “我脑袋昂得高高的,不过内心还是羞愧难当。当时我感觉我成了个罪犯。”段定梅说。   乔转丽回忆,她当时心里一直念叨:“这以后可咋活啊?”   公开处理大会结束,民警将二人押上车,到看守所门口,放了段定梅。乔转丽则被执行拘留。   李志民骑电动车到段定梅跟前,说了俩字:“走!回!”段定梅贴着丈夫的背,路上两人没说话。   从3月5日起,富平县电视台滚动播出处理大会的新闻。3月8日,段定梅在朋友提醒下看了电视,次日,她立即去了省信访办,要求停播。   看她哭个不停,接待人员打了电话,后来“新闻”停播。   8月4日,牛蹄新组两名村民说,他们是看电视后,“才知道段定梅受了这么大委屈”。   【官方】     大会乃“集体”决定   在富平法院网上,关于“涉访违法行为公开处理大会”目前仍有文章保存。   在一篇名为《富平县法院化解涉法涉诉信访案件的具体做法》的文章中,有如下段落:“针对个别上访户的违法上访和无理缠访,县法院及时向县委、人大、政府汇报,取得了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适时召开涉访违法行为处理大会……”   8月5日下午,富平县政法委副书记任继文说,“公开处理大会”以前没开过,3月开过那一次后也没再开过。   任继文称,公开处理大会是由富平县“社会突出问题联席会议办公室”集体研究后给出的处理方案。   他介绍,“联席会议办公室”由一名常务副县长挂帅,政法委书记任常务副组长,办公室设在县政法委。“这个公开处理大会还是由县政府决定的,政法委在其中担任组织协调的功能。”   在解释为何使用“公开处理”方式时,任继文称,中央政法委2009年曾发文要求对重大、恶劣违法上访事件进行处理,“但原文很笼统,没有给出具体处理办法”。   据段定梅、乔转丽两人讲,她们是逐级上访,也无扰乱社会秩序行为,   富平县法院信访办主任刘银学、纪检组组长高建峰称,富平是“上访重灾区”。在基层信访工作中,最困难的部分就是对上访行为进行法律界定,所以难免会使用一些“有中国特色的解决方案”。   高建峰说:“本来还想劳教她们呢。”   【改变】     带着“自卑”的生活   当地一名村组长认为,公开处理大会“把小事搞成了大事”。   目击大会的理发店老板评价:“现在又不是‘文革’,哪怕上访户违法了,这也严重侵害了人家名誉。”   据李志民介绍,公开处理大会改变了他们一家的生活。他说,开完大会那几天,段定梅夜里无法入睡,躺着时会突然浑身哆嗦。   三天三夜,段定梅除了发呆就是写材料。   3月9日,因为电视台的事,段定梅清晨6点多就出发去西安。“那时间人少,我选了条人少的路。”   段定梅、乔转丽都说,现在最不想见的是亲人,一看见,眼泪就在眼里打转。   段定梅称,至今她没主动到任何一个亲戚家、同学家、熟人家串门,“我感到自卑”。   村民李长茂说,没出事前,段定梅常去村口打麻将,但出事后,他只在村里见到段定梅一两次。   段定梅说,那件事后自己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必须出门则希望遇到越少的人越好。有次她听见两个女人嘀咕,“好像是给这个女的开的会”,眼泪一下就涌出。   “我根本无法面对孩子。”段定梅被公开处理后,15岁的儿子辍学。李志民要在县里帮他找个工作,他不答应,宁可天天奔波去渭南打工。   事过几个月后,8月初,段定梅跟儿子进行了一番长谈。儿子说,妈妈“上大会”是他辍学的直接理由,不过更早的时候,2008年底,段定梅在街上贩水果被城管逮住把水果踩得稀烂,他当时就想不上学去打工,“就不会让妈妈这么难过了”。   47岁的乔转丽称,自己“上大会”后,一家人整天唉声叹气,不大说话。她说,曾经陆续有人给大儿子介绍对象,大会后再没人上门了。在西安上学的小儿子劝她别再上访,说同学们听说处理大会的事后,都在问他,“你妈妈做了什么事情啊?”    【期待】     会否有“公开道歉会”?   段定梅和乔转丽一直希望能“恢复名誉”。   4月,她俩分别向富平县公安局提出了行政复议申请,希望撤销3月4日下达的行政处罚决定。5月底6月初,乔转丽、段定梅分别收到决定书,申请被驳回。   段定梅开始时不想打官司。5月20日,她曾赴京,咨询全国妇联法律帮助中心和中国政法大学,两家单位均回复,富平县这一处理方式涉嫌严重侵犯公民名誉权。   段定梅也曾在指定接访日找县委书记,但她没见到,“书记对面办公室的女职员对我说,开‘批斗会’是‘教育你们’。”   北京律师周泽听了段定梅、乔转丽的经历后提出,无论她们是否违法上访,富平县“公开处理大会”都已涉嫌损害公民人格尊严,当事人可起诉县政府侵犯名誉权。   9月14日,段定梅和乔转丽向渭南市公安局再次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至今无结果。“没有一个人向我们解释。”,段定梅说,“他们一点悔意都没有。”   11月7日,段定梅、乔转丽她们还在商量着怎么讨个说法。   乔转丽盼着,有一天,县里会给她俩专门开一个公开道歉会,也要有上万人参加,得在电视台连着播,“起码得10天”。           云南特产/牛干巴/牛肉干/牛肉丝/傣旺藏迪手撕牦牛肉五香56g 一口价 12.50元       云南特产/竹子的香味方便即食/傣旺竹筒饭445g 一口价 10.50元       云南特产/野生菌/零食/菇/食用菌/傣旺孔雀之乡鸡枞牛肉味65克 一口价 2.80元       云南特产/牛干巴/牛肉干/炭烧牛肉/傣旺牦牛肉干黑干巴48g 一口价 9.20元       云南特产/菌/野生菌/傣旺/零食/菇/食用菌/傣旺鸡枞菌麻辣味90克 一口价 12.20元       云南特产/菌/野生菌/零食/菇/食用菌/傣旺鸡枞菌香辣味50克 一口价 2.70元     云南特产/干巴/零食/牛肉干/牛肉丝/傣旺牛板筋麻辣味16g 一口价 1.20元     云南特产/干巴/零食/牛肉干/牛肉丝/傣旺孔雀之乡鸡枞火腿65克 一口价 2.80元   MSN空间完美搬家到新浪博客!

中国的非政府组织:采用其他手段的政治?

 发邮件到 [email protected] 为你的朋友订阅墙外博客:《 译者 》。We Are Together. 使用GREADER到 这里 在墙内订阅《译者》: http://is.gd/e1Mwd (用https打开) 译者精华杂志版下载大全 译者文库总索引:http://zxc9.com/2z0001 原文: Chinese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Politics by Other Means? 译文: 中国的非政府组织:采用其他手段的政治 ? 作者:Amy E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