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飞雄

All

Latest

自由亚洲|郭飞雄姐姐微信被屏蔽 为弟弟发声被指“炒作”

在广东,正在服刑的维权人士郭飞雄在狱中绝食抗议已超过87天,他的姐姐杨茂平日前向本台表示,她担心弟弟的身体状况,为他呼吁,却被当局指责是在“炒作”。她的微信朋友圈近日被屏蔽,家中的网络也会在每天12点准时被断网。 郭飞雄(本名杨茂东)两天前刚刚在狱中度过了自己50岁的生日,一直为他奔走呼吁的姐姐杨茂平近日发现,自己微信朋友圈遭到当局屏蔽,家中网络也无法正常使用。 杨茂平8月4日接受本台采访时告诉记者:...

东网|赵思乐:不死鸟

这篇文章刊出时,郭飞雄(身份证名杨茂东)已经绝食40天了,这意味着,因抗争被关押于广东阳春监狱的他,每天都经历着痛苦的强制灌食。据他的亲友说,郭飞雄的体重已下降三成,“形销骨立”。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6月14日到阳春要求探视郭飞雄,却遭狱方拒绝。她在露天静坐抗议8小时后,狱方终于同意转交一封短信,随后郭飞雄的回信透露,他至少打算绝食100天。杨茂平发出悲问:“郭飞雄会活着走出监狱吗?”如果,万一,不会。那么中国真的要出现第一个为抗争主动走向死亡的反对者了吗?这恐怕很难说。据德国之声报道,截至2016年3月4日,已有144名藏人为抗议中共统治而自焚,但我想他们不一定愿意被划归“中国人”;2016年5月20日,一名非京籍家长为抗议孩子入学问题得不到解决,在北京昌平区政府门前自焚,但很难说他对政权的整体看法如何,属不属于反对者。因各种执政当局造成的苦难,愤而选择自杀式暴力行动的人,早不止一二三四个,有杀警的杨佳、炸政府的钱明奇、刀捅三人的范华培,他们是受压迫者、复仇者还是政权的反抗者?1989年6月4日,死在长安街和天安门广场上的人,还有反右、文革中死去的林昭、张志新等人,他们算不算“主动”选择以死抗争?如果,万一,郭飞雄没有活着走出监狱。他可能不是第一个,更可能不是最后一个。但是不是并没有那么重要。最近有一个让我耿耿于怀的瞬间,一名海外留学的中国学生来访,临告别时他讲起一件事,他与一名台湾朋友聊天,问为什么中国到现在还没有发生民主转型,这名台湾朋友回答:因为中国人怕死,我们不怕。听到这里,当时的我立刻怒火冲上脑门,冷笑并愤恨地回应:“我现在随便就可以说出300个政治犯的名单,他们的刑期加起来超过3000年。”现在想来,那句话恐怕不能代表台湾人,尤其是对抗争有所了解的台湾人的想法,这位中国学生在转述过程中亦可能有偏差。但我的确很久很久都没有像那一刻那么伤心生气过。是的,中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像台湾为言论自由自焚的郑南榕那样悲怆的标志性反抗人物,但不代表中国抗争的悲壮程度低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那些历尽酷刑、一次一次主动走进监狱的人,胡石根、刘晓波、郭飞雄、高智晟、刘贤斌等等,我看不出他们的选择比起死容易在哪里。中国从来不缺曼德拉、甘地、昂山素季那样的人物,只是缺看到和支持他们的人们。这一个个名字是伟岸的,虽然这并不是说他们是神,也不是说他们就理所当然要成为抗争的领袖。他们和我们一样被苦难和对手扭曲,有各种局限和问题,并不因决绝而全知全能。根据各种知情人的描述,郭飞雄和高智晟都表现出极度乐观的判断,总认为当局的改革或崩溃就在旦夕之间,并以此鼓舞追随者;刘晓波去年在狱中度过60岁生日,他说妻子刘霞在与朋友通话时笑说“出来就是老头子啦”,他的朋友也说,刘晓波在狱中无法获得任何外界信息,估计出来时就像“傻子”,要很长时间才有可能恢复判断能力。但是,这些人,是属于这片苦难土地的“不死鸟”——他们的鸣叫提醒着我们,我们还没有死,这片土地上还有人没有死,抗争还没有死。于是,我们还没有理由和资格,陷入彻底的沉默和绝望。

思乐书 | 赵思乐:抗争中的“传统”有多少意义?

作者:赵思乐,首刊于东网大陆评论专栏 “今天我自愿绝食24小时,为郭飞雄争取人道对待,也为支持我的中大校友于世文先生的正义诉求。 我知道,一个人绝食24小时没什么大不了的,绝对饿不死;而没有人性的体制也并不会因此被撼动。但是,我们需要表达个人的政治态度,表达我们的是非原则,抗争需要透明度和公开性……” 5月4日,63岁的中国知名学者、纪录片导演艾晓明,在自己的朋友圈发出了这则“绝食声明”。...

BBC|郭飞雄妻子公开信呼吁重审郭案

张青在公开信中称,负责审理郭飞雄一案的法官郑昕滥用职权。她形容郑昕“随意使用法律为工具”,是“对中国政府提倡要建立法治社会、依法治国的政策一种挑衅”,“严重地毁损中国的司法形象”。 这封公开信的收信人包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及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 张青信中指,司法机构秘密拘捕郭飞雄、阻止律师与郭飞雄见面、在证据不足情况下起诉郭飞雄、检控一方提交非法证据。另外,张青指控该案法官郑昕多次阻挠郭飞雄代表律师复制关键证据、剥夺郭飞雄代表律师的辩护权。

BBC|中国维权人士郭飞雄上诉要求改判无罪

在一审被判处六年有期徒刑后,中国维权人士郭飞雄周四(3日)在一份上诉状中要求重审此案,改判自己无罪。 本名杨茂东的中国维权人士郭飞雄在名为《宪政民主政体革命为什么必须》的上诉状中写到:“我在此提出上诉,要求依法重审此案,改判我无罪。”并列出多项理由。 郭飞雄上周五(11月27日)被广州天河区人民法院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 、“寻衅滋事” 两项罪名判处六年有期徒刑。 郭飞雄在上诉状中提到“声援南方周末事件”,他表示判决书中对于他“导致现场秩序严重混乱”、“抗拒阻碍警察依法执行职务”、“(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活动被迫取消”等指控“有违事实”,他在上诉书中还原当时情形,驳斥判决书中的说法。并称有些让他被定罪的证言是证人遭到刑求逼供而得来。

博讯|郭飞雄:判决庭上的最后答复

这个判决是反正义、反法律的,是中国反民主的黑暗势力对我和孙德胜所作的卑劣的政治迫害。我们是完全无罪的。 法律深处流淌的是主体、尊严的声音。“那律法上更重要的事,就是公义、怜悯、信实。”然而,你们的这一判决却践踏公义、违反人性、破坏基本的程序正义。你们对堂堂正正履行公民政治权利的我们所制造的这一政治冤案,乃是将本当用于匡扶正义、保障人权的司法机构,颠倒用于构陷无辜的公民,用于碾压人权,用于践踏中华民族的核心利益——宪政民主事业。你们的行为犯罪意图十分明显,情节特别严重,实属恶中之恶。 你们的行为已经严重触犯了刑律。未来民主法治时代的法庭,将用公正的方式审判你们的罪行,将用人道的光芒照耀你们那久已被野性、贪欲、恐惧和仇恨所淹没的人性。没有正义和赎罪,就没有有尊严的仁慈与宽恕。 中国土地上所有的暴君、所有的压迫者以及所有的反民主黑恶分子们,我要用一位屡遭政治构罪和饱受酷刑折磨的不屈的理想主义者愤怒的预言,惩罚你们那被极权主义思想所毒化、至今仍不思悔改的灵魂。在经历了极权主义酿成的惨绝人寰的历史悲剧后,你们依然持守其衣钵倒行逆施,不择一切手段的维护权力私有和全面专政。我相信,万古千秋的人类都会用悠悠之口谴责你们的冥顽不化和天良沦丧、谴责你们不以为耻且自我美化的丛林野性和政治兽性。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