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永信

新京报 | 这事 释永信积极表态

8月27日早晨,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中国嵩山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发了一则微博。 释永信在微博中写道:“爱国,是佛教一贯的历史传统。每天我们所念颂的回向偈时时在提醒着四众:国土恩与父母恩、众生恩、三宝恩同等重要。爱国、报国土之恩是佛弟子的职责,也是我们为庄严国土应尽的义务。” 在释永信发微博前,少林寺举行了升国旗仪式。...

阅读更多

动向|全中国的和尚们,你们为什么不生气?

近日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法师被举报,网上广泛流传释永信通奸、有情人和私生子,有巨额存款及房产等消息。释永信是一个有名气的和尚,多年前就以寺庙办产业引起争议,也有过对他私生活行为的类似指责,但是最后都有惊无险安全过关,反而顺利地进入了体制。他是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南省佛教协会会长,第九、十、十一、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青联委员,被誉为少林CEO,颇有青年成功楷模的范儿。不过,这一次举报,恰在习近平军内打虎的风口浪尖,连军队内部都腐败成那个样子,佛教界出个腐败丑闻,有什么奇怪?虽然真相如何仍然是虚虚实实,但民间舆论基本上相信少林寺一些僧侣的腐败是事实。最近一些年,中国佛教呈现出香火旺盛佛法没落的诡异景象。一方面是信教民众日增,各地寺庙人潮汹涌,另一方面是佛教寺庙清静之地成为“经济唱戏”的舞台,香火中弥漫着金钱的气息。人们或是亲身经历,或是听闻传说,庙里的和尚不像和尚的样子,用最为恶劣的方式诱骗胁迫香客掏钱烧香,甚至拜佛也要付钱。更为不堪的传说是,寺庙虽是真的,和尚却是假的,既不守戒,也不修行,只是剃了发,和尚沦为用佛祖的名号向民众敛财的一份工作。中国内地的佛教寺庙卖门票收钱,在千年佛教史上是从来没有的,当代佛教僧团的腐败,也是佛教史上罕见的。中国佛教的名声很不好,这是不争的事实,释永信是个典型,却只是冰山露出水面的一角。当代中国的佛难追根溯源,佛教是来自印度的外来宗教。佛教在中土能持续千年,因为佛教带来了印度文明对世界和人类自身本质的追寻和思考成果,带来了佛祖和古印度历代高僧的教诲,这是中土文化所缺乏,而民众精神上亟需的。但是中土文化并没有完全改变其世俗、实用、唯利唯物的特质。历史上,中国佛教经常需要朝廷的特别倡导才能维持香火,而佛教讲究内在修行的一面,只是在精英阶层中流传,普通百姓去寺庙,不是求子、就是求财求福。到十九世纪末,中国佛教由于连年战乱,已经呈现相当衰败的景象。佛教界的一些精英认识到这种落败的根本原因,决心联合起来,重振佛教。民国初年,太虚法师发起“人间佛教”运动,杨仁山居士在南京创办金陵刻经处,开始艰难地进行汉传佛教的复兴和改革。后来,印顺法师、虚云法师等一代大师也鼎力合作,佛教的复兴渐成气象。可惜,不久中共建政,佛教的生存遇到了千年未有之变局。中共建政之初,就对一代宗师虚云法师进行残酷迫害,毒打折磨,酿成震惊中外的“云门事变”。中共是有自己的意识形态要求的政党,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论,宗教是人类蒙昧的产物,随着社会的进步,宗教将逐渐消亡。二○一三年,中共统战部常务副部长、全国政协民族宗教委员会主任朱维群在媒体明示“中共党员不能信教”。这是符合党的理论和原则的。中共不信教,但共产党革命的内容之一,是促使宗教的消亡。马克思主义者是天然反宗教的。在中共执政之后的前三十年,他们扫荡了中国这块土地上所有的宗教。佛教寺庙全部被毁,僧团全部解散。这是当代史上一次空前的佛难。大陆佛教的堕落当代中国大陆佛教僧团的堕落,和现今中国佛教体制是分不开的。改革开放后,中共允许佛教缓慢地恢复。这种宽松政策并不是因为中共改变了唯物主义的意识形态,而是出于中共统一战线工作的需要。所以,中国对于宗教的政策和规定,是在中共中央统战部的领导下作出的。佛教也罢,基督教也罢,政策松也罢,紧也罢,都是统战部的决定。对于统战部来说,宗教是完成党的政治任务、达到党的政治目标的一个阶段性工具。所谓爱国宗教,只是政治宗教的代名词。宗教作为人民精神需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的意义,党是不会考虑的,统战部是不会考虑的。党不信教,但是对于作为统战工具的宗教,党要牢牢抓在手里。为此,在行政体制内,国务院专门成立了宗教事务局,一群不信教的党干们掌管着这个国家所有宗教事务的生杀大权。佛教讲究传承,僧侣要拜师学佛,方丈是寺庙的领导。但是中国大陆佛教在全国范围内却不是一个统一的、有组织的宗教,其组织性程度远远比不上天主教和基督教其他派别。历史上,佛教僧团内部自清门户需要依赖于德高望重的高僧大德。另一方面,共产党却是一个组织极其严密的政党,它是要掌控一切的。它什么都要管,管到哪里,哪里就一片狼藉。中国佛教在后三十年的恢复期,成立了全国佛教协会和各省各地的佛协,名义上这是佛教内部的组织,实质上则是党和国家用来掌控佛教的一种工具性架构。这就是中国大陆佛教的处境,全国所有寺庙所有和尚,都在统战部和宗教事务局的领导下,党和国家是和尚们最大的也是唯一的施主和恩客,和尚们连生存都必须依赖于这个施主的恩惠。而民间的信徒和香客们,只是和尚们要设法让他们掏钱的消费者。高僧大德们难清门户然后,“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口号出来了,在地方政府党干们的眼中,寺庙的全部价值就是它能建成地方上的一个旅游景点,可以发展旅游产业。如此寺庙,佛法衰微是必然的。释永信是经济唱戏的样板和尚,于是统战部给了他一系列的官衔。释永信起到了示范的作用,各地政府纷纷有样学样,搭台唱戏,寺庙和政府拆账分成,不亦乐乎。这样的寺庙和僧团,岂有不腐败不堕落之理?释永信披着袈裟却骄奢淫逸的派头其实早已在老百姓口中盛传,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佛教界的高僧大德们知道吗?佛教僧团的腐败,寺庙与和尚声名狼藉,危害了佛教僧侣的名声,这是中国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没有的。全国的和尚们,你们中有释永信这样的败类,你们知道吗?你们为什么不自清门户,你们为什么不生气?因为你们根本就没有资格生气,没有权利生气,你们自己都只是中共统战部和国家宗教局支配下的“宗教奴工”,佛教协会只是你们聊以自慰的傀儡,哪有什么能力自清门户。出了一个释永信,你们只能庆幸没有出在自己的庙里,然后静静地等待党和国家的处理。《动向》2015年8月号

阅读更多

东网|乔木:少林寺方丈涉嫌淫乱的背后

在对郭伯雄的查处通报中,毫不意外地提到他收受巨额贿赂、卖官、纵容家属违法经营等,但是意外地少了贪腐官员的一项标准配置:通奸。什么原因,不得而知。其实军人贪财怕死不光彩,从人性的角度,英雄难过美人关,也能理解。释永信作为中国佛教协会的副会长,却爆出性丑闻,严重打击佛教声誉佛门清净地,性丑闻却发生在最不应该的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身上。在网上曝出的释永信的丑闻和涉嫌犯罪中,最火爆的就是他利用职务之便和一女子多次发生性关系、和别人生孩子等指控。随着事件的进展,警方对该女子的询问笔录被公布,该女子还网曝了关键的证据内裤,而且释永信一方从最初的否认反击,到后来被暂停出访接受宗教部门的调查。面对释永信的丑闻和一直以来少林寺的混乱问题,有网友调侃王岐山应该派中纪委进驻,在少林寺设立党委领导。表面上,由于党不直接卷入宗教和寺庙事务,缺乏监管,出现了问题。但在中国的国情下,却是由于党无孔不入的领导任命,放任、掩盖了宗教界的问题。要不是由于此次曝出佛家大忌性丑闻而让世人关注,还会一味隐瞒淡化。中国的寺庙和宗教人士,都是有行政级别和政治待遇的,中共又有统战、宗教、民族、旅游、公安等众多部门领导监管。像释永信这样的方丈,一方面是和尚,另一方面还是官员,或享受官员的待遇。他是登封市的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副主席、河南佛协主席、连任几届的全国人大代表。他在少林寺的领导地位,要组织同意认可。他在外边的职务,更是组织的包办奖赏。正是由于组织深深卷入宗教事务,干扰了佛门内部的吐故纳新、自我净化。寺庙内部的反对不满,外部社会的质疑监督,往往不起作用。宗教领导只要政治上合作、平时和组织搞好关系,取得信任,从社会影响和维护稳定的角度,其他事往往掩盖、淡化、不予深究。类似的,一个官员只要政治上不犯错,经济上不贪腐,单纯的通奸性乱,一般不会追究查处。像释永信这样的政治红人、经营能手、社会名流,如果不是此次舆论哗然,当局还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过且过。当教育不正、司法不公、军队腐败,整个社会制度性的沦丧时,官僚化的宗教寺院,又岂能保持一方净土?本来僧俗平等,普度众生,六根清净,全世界的教堂寺庙,都没有行政级别和政治待遇,更少见高价卖票强制收费的,可是在中国,就是有级别,要收费。政治经济的干预和混乱,难免滋生宗教的腐败和丑闻。在一切为了稳定,宗教又是敏感的中国,不管多么乱像频生,类似释永信的淫乱丑闻,只能理解为个案。即使是个案,能给公众一个阶段性的交代也就不错了。千万别拔出萝卜带出泥,一僧带坏一寺,一寺搅乱整个宗教界。来源:东网 / 乔木 北京传媒学者转发此新闻: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