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夫

土家野夫|平生无负是书商 ——悼沈公昌文先生

平生无负是书商 ——悼沈公昌文先生 文 | 野夫 一 1996年正月的北京,在记忆中特别寒冷。那个元宵节按西历算已是三月,但地面上到处都是残雪。我初来北漂,借居在朝内大街南拐棒胡同某大杂院的偏房里。抬头见瓦的老房子,没有暖气和炭火,自然可以想见其中的彻骨之寒。...

阅读更多

【404文库】野夫:没有死亡,只是消失

没有死亡,只是消失…… ——2020年断想 作者:野夫 一. 去年此际,眼看也是要换西历新岁之时,我已风闻了故土省会那边的“谣言”。 那是在江南的某个小镇,淡云薄霾夹着阴冷,天地一片寒灰。我在散步的湖畔,对易先生说:我得离开了,也许凶年在即。您也多备一点食材吧,这一回,不知何日是终。 尽管我一向耽信“民谣”,对报章上的辟谣往往报以冷笑。但这一次,还是低估了病毒的祸害之烈之漫长。实在没想到那一别,转眼就是一年。...

阅读更多

苍山夜语一粒铜豌豆 ——野夫印象

我是一个一生都渴望摆脱心中那个像猪一样活着的耻辱感的男人。 今天,野夫先生获得了与他的才华、良知、勇气相匹配的社会声望和物质回报。作为一个1980年代末大学毕业的人,我敬佩他当年激于义愤走出体制并走到体制对立面的义举,也庆幸天地尚仁,未把万物当刍狗,让野哥熬到互联网时代,光照我等。今有闲,回望发现野哥、神交野哥再到被野哥称为“成都来的兄弟伙”这个历程,居然一晃走过了七八年。   1...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2020 年终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