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心家

All

Latest

东方日报 | 柳扶风:中共政坛的阴谋家野心家

转发此新闻: 最近官媒刊登习近平今年在中纪委全会上的讲话,基调和用词都非常严厉,认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有的仍心存侥幸,搞迂回战术,卖官帽、批土地、抢项目、收红包,变着花样收钱敛财,动辄几百万、几千万甚至数以亿计;有的欺瞒组织、对抗组织、藏匿赃款赃物,与相关人员订立攻守同盟故意制造一些噪音杂音,企图混淆视听,自己好从中脱身」。这种猖狂表现,当第五代三年多来的打老虎、反贪腐完全不放在眼里,当朝廷已拿下周永康等五只大老虎、一百六十多名省部级高官、几十名军中贪虎,也不放在眼里,第五代能不有雷霆之怒乎?是那位阴谋家、野心家令习近平雷霆大怒?形势如此,面对揭露出来的大量惊心动魄的事实,第五代已将政治问题摆在经济问题之前,认为危害更大、更严重。习近平说:「决不能回避政治问题,对政治隐患就要从政治高度认识。党内存在野心家、阴谋家,从内部侵蚀党的执政基础,我们不能投鼠忌器,顾左右而言他,采取鸵鸟政策,这个必须说清楚。全党必须讲政治,把政治纪律摆在首位,消弭隐患,杜绝后患」。经济问题再大,涉贪金额再多,也没资格成为野心家、阴谋家,能成这「两家」的,一定是有严重的篡政夺权的政治图谋。习近平说他们「往往集政治蜕变、经济贪婪、生活腐化、作风专横于一身搞结党营私、拉帮结派、团团伙伙,一门心思钻营权力;有的明知在换届中组织没有安排他,仍派亲信到处游说拉票,搞非组织活动;有的政治野心不小,扬言『活着要进中南海,死了要入八宝山』」。毛皇帝时代打倒了最多的野心家、阴谋家,改革开放后党内政治斗争中也倒下一些人,但都未冠以野心家、阴谋家。然这不代表再无「两家」,古往今来,官场政坛就是某些人实现野心、充满阴谋的地方。来源:东方日报 / 柳扶风转发此新闻:

东方日报 | 清理党内野心家 难拆官场纸牌屋

转发此新闻: 内地日前全文发表了习近平年初在中纪委六次全会上的内部讲话,当中承认中共党内存在「野心家阴谋家」,从内部侵蚀「党的执政基础,我们不能投鼠忌器,顾左右而言他,采取鸵鸟政策,这个必须说清楚。」再次说明中共反腐败背后实际上也离不开权力较量。习近平中纪委讲话杀机十足野心家阴谋家这个政治性很强的词汇,是毛泽东时代的专用词语,高岗、饶漱石、彭德怀、刘少奇、林彪等,都曾被冠以「野心家阴谋家」的帽子,这些人的罪名多数是「分裂党和国家」,阴谋「篡党夺权」,说到底都是政治斗争。改革开放后,虽然也曾经历胡耀邦、赵紫阳两场权力斗争,「野心家阴谋家」一词却已绝迹。如今中共当局再次祭起这个政治术语,颇耐人寻味。事实上,有关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徐才厚等进行政变的传闻一直甚嚣尘上。中共十八大会期一改再改,习近平突然有十多天销声匿迹,当时更一度传出遭到暗杀,现在看来或许不是空穴来风,可能是「野心家阴谋家」们暗中谋划,意图改变十八大人事布局。公示财产 反腐铁律这一轮反腐「以人为线」的痕迹清晰可见,周永康的亲信全部被清理,与令计划关系密切的团派也纷纷被调查,特别是「令计划名单」中的人员更悉数落网,中央办公厅处以上官员九成以上被换掉,如果不是政治斗争,何至于如此大动干戈?然而与此同时,一些腐败的高官家族至今未被调查。例如温家宝家族的贪腐传闻,美国媒体指名道姓大事报道,当局迄今置若罔闻,既不辟谣也不调查,这种放纵的态度,如何让人相信反腐面前人人平等?又例如美国司法部调查国际投行违规聘用中共太子党的问题,有名有姓有事实,世界各大媒体竞相报道,唯独中国悄无声息,彷佛事不关己,这不是很奇怪吗?说到底,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管过去担任甚么职务,也不论有多少贡献,只要涉及贪腐就该接受党纪国法调查。西方媒体的调查报道,即使背后有其他目的,但只要证据确凿,性质就等同反腐败举报信,中纪委应一查到底,给国人交代,还反腐以正名。当然,反腐败要摆脱权力斗争的阴影,必须在制度上有所突破,特别是实行官员财产公示制,让官员接受老百姓的监督。讽刺的是,这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反腐制度,偏偏在中国的「特殊国情」下屡被束之高阁,多年来毫无寸进。制度不完善,谁能保证腐败不会春风吹又生呢?外界一直关注王岐山之后谁担任中纪委书记,这种期盼「青天大老爷」的心态,其实也反映外界对中国成为法治国家缺乏信心。来源:东方日报转发此新闻:

博谈网 | 麦燕庭:习近平指斗争须除恶务尽 评论预期有新斗争

2016年3月1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大会堂出席政协会议闭幕式。路透社/Jason Lee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年初在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全会发表讲话,指党内存在野心家、阴谋家、两面人,至今仍然有人拉帮结派,这是关系党和国家政治安全的大问题,必须除恶务尽,以免死灰复燃。中国时事评论员程翔认为,有关言论用词甚重,反映习势力未稳,自觉党内仍然有人觑觎他的位置,须清除党内剩余势力,不排除会有新一轮斗争。有关讲话本月3日在《人民日报》全文刊发,当中并无点名谁在拉帮结派,但挺习派的前中国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4日接受希望之声访问时明言,是前总书记江泽民和时任副手曾庆红为首的集团在发动二十一个省市拒绝向习核心看齐,若不解决江泽民,体制将“改不动”。这份一万四千字的《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开始便盘点2012年底第十八次党代表大会以来的廉政建设和反腐斗争成效,点名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和苏荣六件大案。但三年来,有关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腐败分子对党员须严守政治规矩的指示置若罔闻,拉帮结派,有的明知在换届中没有安排他,仍派员到处拉票,搞非组织活动;有的则扬言“活着要进中南海,死了要入八宝山”;有的在地方建“独立王国”,对党中央决策部署阳奉阴违。习近平明言,“这些问题是关系党和国家政治安全的大问题”,“如果不除恶务尽,一有风吹草动就会死灰复燃、卷土重来”,所以他要立下“军令状”,说到做到。习近平告诫八千多万党员,“莫用三爷(公子爷,姑爷,舅爷),废职亡家”,莫把多年积累的官场人脉为子女及亲属牟取非法利益,并要管好他们;而官二代亦要遵纪守法,“不要以为是干部子弟就谁都奈何不了了”,否则会从严处理。他续称,党内存在“野心家、阴谋家”,侵蚀党的执政基础,中央不能投鼠忌器,必须将党国安全这政治放在首位,“消弭隐患、杜绝后患”。对于口是心非的“两面人”,危害很大,须把他们“清除出去”。野心家等形容词是在已故领导人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时的用语,并曾以此指骂时任国家副主席林彪。中国时事评论员程翔对本台指出,讲话反映习近平在党内未能服众,拉薄熙来下马后仍有人觑觎他的位置,令他觉得地位受到严重威胁,须要清除剩余势力。他估计,习没有说出口要处理的对象是江泽民和曾庆红,难保没有下一轮腥风血雨。他续称,习上台后一直致力巩固势力,但从讲话看来,势力并不稳固,连政治局委员张春贤也拒绝公开支持习核心,“难保常政治局常委会内也有人不服他。”

【网络民议】最大的阴谋不叫阴谋,叫我说你在搞阴谋

据中国网报道,中组部副部长齐玉在发布会上表示,在长期实践中,党内政治生活状况总体是好的,但是一个时期以来,也出现了一些突出矛盾和问题。特别是高级干部中极少数人政治野心膨胀、权欲熏心,搞阳奉阴违、结党营私、拉帮结派、谋取权位等政治阴谋活动,严重破坏了党的团结和集中统一,严重损害了党内政治生态和党的形象,给党和人民事业造成了巨大损失,教训十分深刻。

学习中国|习近平:把“两面人”清除出去

“口言善,身行恶,国妖也。”“国妖”指的是“两面人”,这样的人亵渎组织威信,伤害群众感情,污染政治生态,不仅危害当下,而且祸及长远。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指出:“口是心非的‘两面人’,对党和人民事业危害很大,必须及时把他们辨别出来、清除出去。” 一、“两面人”有十六幅像...

精读党报|习近平:党内存在野心家、阴谋家,这个必须说清楚

今天的人民日报,在第二版整版刊登了习近平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全文。十八大后,中央纪委每次全会,习近平都会到场讲话,但讲话全文,是第一次发布。 事实上,近期,官方媒体发布了多篇习近平讲话全文。 4月26日,人民日报头版发布了习近平4月19日在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全文。 5月1日,求是杂志发布了习近平2015年12月11日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全文。...

明鏡新聞網 | 解放軍報披露軍內有狡猾野心家,矛頭指向誰?

《明鏡月刊》特約記者 摩爾 中國軍隊“八一”建軍節這天,中共中央軍委屬下《解放軍報》第3版發表記者毛俊撰寫的“永遠的軍魂永久的忠誠——黨的十六大以來國防和軍隊建設成就述評”一文。文章在強調“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軍魂永不改變!人民軍隊忠誠於黨的信念永不改變”的同時,更罕見地披露“無論野心家多麼狡詐,從來沒人能夠利用軍隊實現個人陰謀。”   強調中共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即黨指揮槍本身算不上什麼新聞,中共什麼時候都沒有放棄過黨指揮槍這個最高權力法則,今年3月12日,胡錦濤在出席人大解放軍代表團會議時即強調過“毫不動搖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但中共領導與中共媒體什麼時候出來強調黨指揮槍則是值得關注的新聞,而強調誰代表黨指揮槍則更具新聞價值。   一位中國政治分析家對明鏡新聞網說,上世紀八十年代討論中國政治改革時,“軍隊國家化”的政策建議與輿論不絕於耳,人們至今記憶猶新。1989年後,中共發表的所有反對軍隊國家化的文章都與批判“資產階級自由化”、“西化”有關,這個時候提反對軍隊國家化具有官方和民間對峙的強烈味道。但自“薄熙來事件”之後,中共高調黨指揮槍議題,則與民間和官方的對峙沒有任何關係。它自始至終來自統治集團內部爭鬥,也就是說它是中南海胡錦濤們與政敵們爭取更大權力蛋糕鬥爭的一部分。   8月1日,在香港的中國政治和軍事問題專家林和立接受BBC中文網採訪時即指出,中共現在這個時候說反對軍隊國家化“與中共黨內和軍隊裡的派性鬥爭是有關係的。”確實,在“薄熙來事件”後,黨指揮槍的官方話語象北京“7·21“罕見暴雨一樣強大且連綿,挑頭的就是《解放軍報》今年3月19日頭版刊發的評論員文章《始終把思想政治建設擺在各項建設首位》。文章說“把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作為最高政治原則來把握,作為最高政治要求來落實,作為最高政治紀律來遵守,才能確保黨從思想上政治上組織上牢牢掌握部隊,確保部隊一切行動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和胡主席指揮。”   對中共宣傳機器稍有知識的人都知道,《解放軍報》是中央軍委喉舌,而有資格署解放軍報評論員大名的文章天底下沒有兩個人。接著,4月19日,經中央軍委批准,總政治部編輯印發《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關於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重要論述摘編》,總政通知要求全軍和武警部隊各級領導、機關幹部和廣大黨員認真學習。自覺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與黨中央、中央軍委保持高度一致,堅決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和胡主席指揮。5月15日《解放軍報》又發表《領導幹部要做講政治顧大局守紀律的表率》一文,指“軍隊非黨化、非政治化、軍隊國家化”是陰謀;4月12日,海軍政委劉曉江在《人民日報》上發表文章《統一思想堅定信仰》一文,表示,軍隊是黨絕對領導下的人民軍隊,是執行黨的政治任務的武裝集團;堅決維護黨中央的權威,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胡錦濤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周圍。 ”   中國政治分析家對明鏡新聞網說,這輪號召黨指揮槍,批軍隊國家化的宣傳戰役中出籠的文章和通知,都無一例外地透出來的一個重大信息是,如果不強調軍隊受胡主席指揮,那麼這場捍衛黨指揮槍的宣傳攻勢便毫無意義。因此,這場黨指揮槍的輿論攻勢顯然是胡錦濤捍衛自己控制軍隊的努力。在中共體制下,誰能指揮槍,就能指揮黨,這是共產黨權力運作的真諦。   從首先發起這輪黨指揮槍宣傳攻勢的3月19日《解放軍報》評論員文章披露的清楚信息看,這場宣傳攻勢完全由胡錦濤主宰。這位評論員的文章清楚的邏輯關係顯示,批判抵制“軍隊非黨化、非政治化、和軍隊國家化”的目的是為了“確保黨從思想上政治上組織上牢牢掌握部隊,確保部隊一切行動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和胡主席指揮。”《解放軍報》3月27日的《高度自覺地講政治顧大局守紀律》一文則幾乎是用大白話說出了這場黨指揮槍宣傳攻勢是要說明“在世情、國情、黨情發生深刻變化的新形勢下,確保部隊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堅決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和胡主席指揮。”這說明,胡錦濤發動的只是一場名義上的黨指揮槍戰役,而真實的目的則是胡錦濤為爭取軍隊控制權與政敵們廝殺,而政敵們與胡錦濤廝殺時可能打出了軍隊國家化的大旗。    胡錦濤掌軍是否真有權威一直受到質疑。   據林和立分析,最近在中國軍隊內部,不論是在年輕的軍官,還是在高級將領中間,確實出現紀律問題。例如在薄熙來事件當中確實有幾位高級將領與薄熙來的關係很密切。如果說,胡錦濤發起的這場捍衛名義上的黨指揮槍的宣傳戰役與被“雙規”的薄熙及其軍隊高級將領之間的關係有關的話,為什麼在薄熙來早已經淪為階下囚的時候胡錦濤的喉舌們還要得寸進寸,更說“無論野心家多麼狡詐,從來沒人能夠利用軍隊實現個人陰謀”呢?難道胡錦濤有必要在死老虎薄熙來身上再來一腳嗎?而且,眾所周知的事實是,在中共十八大臨近召開的節骨眼上,《解放軍報》的這篇文章把軍隊非國家化和反對野心家利用軍隊兩個問題聯繫起來說事,這裡有什麼更多的幕後博弈呢?   其實,從其它已披露的信息看,防止軍隊被人利用搞陰謀一直胡錦濤們揮之不去的一個影子。今年6月5日,廣州軍區政委張陽在《人民日報》發表《始終不渝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文章就透露了軍隊有陰謀家的信息,只是沒有點名“陰謀家”這三個字而已。這篇文章說,解放軍在執行非戰爭軍事行動任務時,要一切行動聽黨中央、中央軍委指揮,防止被別有用心的人利用,防止盲目行動而授人以柄、激化矛盾。中國門戶網網易等似乎早已讀出其中玄妙,紛紛以新標題《黨報:防止解放軍非戰爭任務被別有用心的人利用》轉載該文。而8月1日的《解放軍報》再不拐彎抹角直說軍隊有狡猾的“野心家”,這顯示中共軍隊鐵板上的縫隙越來越大。   到底誰有比死老虎薄熙來有更大的能耐而讓胡錦濤們不安呢?推特網友“解放軍@qcdd123”說:“今天的解放軍報評論是:從來沒有野心家能用軍隊實現個人陰謀,明顯指的是江澤民。”   “解放軍@qcdd123”在此說江澤民“不斷的利用各種機會講話,以顯示江的存在”是指新聞報導中披露的江澤民“親自致電“揚州慰問揚州地震一事。7月20日晚8時11分59秒,高郵、寶應交界處發生4.9級地震,這是20年來江蘇陸地發生的最大的一次地震。隨後,有報導說“江澤民同志專門打來電話,對地震表示關切,對揚州的干部、群眾表示慰問,對地震未造成重大損失表示欣慰,也對揚州應對處置工作表示肯定,希望揚州在省委、省政府直接領導之下,進一步做好後續工作。”   自“7·21“北京暴雨災害之後,胡錦濤至今沒有對北京人民做任何慰問表示,這與江澤民對揚州地震“親自電話慰問”比起來不是只差一點點。7月31日,胡錦濤嫡系北京市委書記郭金龍在北京市上半年經濟形勢分析會強調,北京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但不盲目追求過高的增長速度,不去計較首都GDP增長的排序。北京是全國的政治文化和國際交往中心,是中央黨政軍首腦機關所在地,北京的穩定對全國有重要影響,是全國維穩工作的重中之重;穩定是硬任務,是第一責任。以北京維穩之如此重要地位,胡錦濤至今沒有對北京“7·21”暴雨災害發表任何講話,顯然與常理不通。而解釋原因,無非就是身體不好和工作忙。看到胡錦濤在7月23日高座中央黨校講台的光輝形象,就可以知道胡錦濤身體好得好。剩下的唯一解釋就是北京災再大,也大不過軍隊有狡猾陰謀家要讓胡錦濤分心對付這事。(《明鏡月刊》30期) 《明鏡》月刊 第32期 http://www.pubu.com.tw/periodical/15000?apKey=fedd22f528

解放军报:从来没有野心家能用军队实现个人阴谋

在我军历史上,不管形势多么险恶,从来没有一支成建制的部队投敌叛变;无论野心家多么狡诈,从来没人能够利用军队实现个人阴谋。 传奇背后的奥秘就是“党指挥枪”。令人欣喜的是,我军这一根本原则,已然穿越岁月的烽烟,积淀为这支新型人民军队最鲜明的品格。 历史将永远铭记这个时刻。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发生里氏8.0级特大地震。面对突如其来的天灾,14.6万名官兵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胡主席号令,昼夜兼程挺进灾区。 陆路强突、水上开进、高空伞降,明知无路也要往前闯,明知危险也要往下跳,党指向哪里,子弟兵就冲向哪里。赶赴震中的官兵,把党的号令化作最坚定的决心:“就是倒下,头也要朝着汶川的方向!” 什么是听党指挥?这就是听党指挥。 2010年8月7日,经过4个月艰苦奋战,当兰州军区某旅最后一批参加玉树抗震救灾的官兵返回营区时,已是子夜时分。次日凌晨,官兵酣睡正香,作战值班室电话骤然响起:“舟曲发生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命令你部火速救援!”千余官兵立即打起背包、发动车辆,以强行军方式向舟曲进发,当晚即赶到指定地域展开搜救。 征尘未洗鼓又催,而今只是寻常事。新世纪新阶段,我军使命任务不断拓展,既要应对传统安全威胁,又要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既要维护国家安全利益,又要维护国家发展利益。在祖国和人民需要的时候,只要党一声令下,人民军队不仅勇于担当,而且无愧担当。 人们不会忘记,非典肆虐时刻,军队医护人员奉命出征,决战小汤山;奥运世博安保,数万官兵全力支援,守护盛会成功;亚丁湾护航,海军将士劈波斩浪,用忠诚写下道道航迹;西部大开发,子弟兵奔赴最需要的地方,承担最重要的任务,发挥最关键的作用…… 《六韬》有言:“凡兵之道莫过乎一,一者能独往独来”。而今,在党的领导下,凭借统一的信仰和意志,人民军队真正达到了古往今来军事家们梦寐以求的“一”的境界。 从这个意义上说,党指挥枪不单是我军的建军之本、成长之基,更是强军之路、力量之源。 价值观念日趋多元,信党爱党的情怀从未改变 济南军区某集团军军史馆里,存放着一张特殊的收据。那是战士张亮亮生前唯一的党费交纳记录。 在和骨癌顽强抗争的最后日子里,张亮亮最大的心愿就是入党。高位截肢后,他吃力地写下第2份入党申请:“我要入党,独腿也要做党的人!”连队党支部在病床前为他举行了入党宣誓仪式,6天后,张亮亮含笑离开人世…… 还是这支部队,在一次重大军事演习现场,10名战士面向党旗宣誓,火线入党。受邀观摩演习的外国武官分外好奇:“你们入了党有什么特别待遇?”战士们回答:“待遇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随时准备为党牺牲一切!” “铁心向党,至死不渝”,这句话历经战火硝烟流传至今,依然是三军将士最响亮的誓言、最坚定的选择。 这样的选择看似简单,却殊为不易——即便实行的是封闭式管理,官兵也不可能在世界日益变“平”的时代,免受多元价值观和文化碰撞的冲击。是什么让他们不约而同地把对党忠诚看得比生命还重要? “信党先知党,知党更爱党。”三湾、古田、西柏坡……在遍布大江南北的红色教育基地,从将军到列兵,一队队绿色身影常常在此寻根溯源;读书、演讲、听报告……在长城内外的座座军营,军魂教育始终如火如荼。 “我们天天说要听党的话,从根本上说,党的创新理论就是党的话。”沈阳军区某部“红九连”官兵说得好,听党话跟党走,首先要自觉用党的创新理论武装头脑。 这种历史的熏陶、理论的滋养、长期的培塑,最终内化为官兵信党爱党的情怀,并由此催生履行使命的强大动力。 这情怀,绝非空洞的口号,而是方永刚立足三尺讲坛传播创新理论的执着,是李中华挑战极限驾机试飞的从容,是何祥美爱军精武矢志打赢的动力,是高铁成三入火场排险救人的果敢。 这情怀,绝非浮泛的表态,而是戍边 卫士 警惕的双眸,是守岛官兵黝黑的肤色,是“神舟”遨游太空,“北斗”组网运行,“天河”领跑世界,“歼-20”一飞冲天! 斗转星移,军魂永驻。 党的领导,确保了我们这支队伍不断创造辉煌的历史。党的领导,同样能确保我们这支队伍创造辉煌的未来!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2_08/01/16459074_0.shtml 谁能说说这个网站的真实含义是什么?

中国选举与治理 | 无名氏:话说政治家与野心家的区别

无名氏:话说政治家与野心家的区别 作者:无名氏 来源:来函照登 来源日期:2012-3-28 本站发布时间:2012-3-28 22:11:22 阅读量:925次    最近在网上经常看到一个久违的称谓--野心家。在我的记忆中,这个词出现频率最高的时期当属文革期间,当时中国政界除了少数发动文革的,几乎所有高层政治人物全是被打倒的“野心家”,其中也包括后来被公认的政治家邓小平。因此一听到这个词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文革,并且自然地联想到,能被称为“野心家”的,在今日中国如此复杂的局面下,恐怕应该先得是一个政治家。   后来又一想,政治家这个词在中国也是很多年没听到了,这件事让我有点纳闷…..再后来一想,是啊,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都提倡集体领导,而政治家这个词又不得不想到是指一个个人,所以,中国这么多年没有政治家也很正常了。   但是,政治家和野心家肯定还不是一回事,于是我就想搞清楚,政治家和野心家到底有什么区别。   孙中山、毛泽东、邓小平可能是全球公认的中国现代政治家了(虽然政治家也有可能犯错或堕落),之所以称其为政治家,是因为他们拿出了解决当时社会问题的全面纲领,有实现政治纲领的执行力,并对当时的社会进步起了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   而野心家则相反,他们可能有也可以没有政治抱负,也不一定需要拿得出手的解决当时重大社会问题的全面纲领,但必须善于不择手段(包括利用民意)不断攫取更大的权力(如果已经握有最高权力,自然也就不会被称为野心家了)。当然,野心家作为一个贬义词,其定义还可以进一步引申,就是一旦上台,人民往往在被愚弄之后,最终发现其根本利益受到了重大损害。   就政界称谓而言,在政治家和野心家之外还有君王。君王即可以没有政治家的雄才大略和政治抱负,也可以不需要野心家的利用民心和攫取权力,并且其基本注意力首先是维持统治权而不被改朝换代。换句话说,如果有君王在不断挖空心思地使用各种手段清除野心家,其最终目的其实还是为了维护自己既得权力或利益。   当然,还有一类政治人物既不是政治家也不是野心家也不是君王,而是职业政客。职业政客也没有贬义,因为其职业就是为各种社会阶层的利益服务,只要其被代表的社会阶层的利益追求基本合理,至少不至于置其它社会阶层于水深火热,那么,社会运转将照常进行,职业政客也在其中获得了自己的人生价值,或者得到了自己的相应报酬。其中,重人生价值者可能更关心自己是否流芳千古,而重报酬者则更关心自己的钱财与待遇,全看这个政客的追求的是名还是利了。   问题的关键在于,对于一个国家的政治生活而言,如果在一个相对平稳也就是说不需要进行重大政治变革社会就可以正常运转的环境下,有职业政客已经足已。但如果到了除非进行重大政治变革社会无法前进或者社会各阶层利益无法摆平的时候,仅有职业政客就远远不够了。这时候就有了产生政治家或者野心家的土壤,于是人民或者说社会各阶层就会忐忑不安并高度警惕,既盼望有能力的政治家出来解决问题,又害怕野心家把人民领向深渊。于是,辨别野心家和政治家就成了这一时刻人民大众的当务之急。   但是对于老实巴交的人民而言,由于政治家和野心家都可以打着大多数人民利益的旗帜,这个判断就变得尤为棘手,即使明知已经到了需要政治家的时候,但一听到有可能野心家篡权把自己领向进一步深渊就很可能心中打鼓,心想,按照政客们的指定路线走下去即使不会更好,也不至于更糟…..虽然心里也明白,这只是下策罢了。   问题还在于,在这个时候的政客们,很有可能既不喜欢野心家,也不喜欢政治家,因为无论哪个“家”得势,他们本来坐得舒舒服服的位置都有可能难以保全。于是,出于既得利益,也不排除有部分政客是出于追求社会和平改良的良苦用心,政客们有可能会把野心家篡权的可能性尽可能夸大,同时也把政治家产生的机会尽可能缩小。或者,干脆就把自己打扮成政治家了…..这个方法既不会在当时引起大的社会动荡(即使将来会洪水滔天),还可以尽可能保全政客和政客所代表的利益集团的既得利益。当然,重大社会问题仍然不会得到应有的解决,人民还是得在下策中被继续煎熬……   那么,有没有办法在事前就能辨别出谁是野心家,谁是政治家呢?以个人之见,可以简单支招如下:   首先,政治家和野心家都得是“家”,也就是说他们通常是指某个具体的个人,因此从逻辑上讲,当属政治家最有机会被怀疑为野心家。如果是一个团队性的政治组织,从语言学的角度讲,就不可能成为野心家,那得是个阴谋集团。如果是个阴谋集团,那么肯定不在顶层掌权,这个道理前面已经说过,一旦掌握最高权力,干什么不得人心的事都不会再被定义为阴谋了,换句话说,无论岀现多大的失误和过错,掌握最高权力的只要是一个团队,就既没有个人需要承担政治责任,人民也很难将其拿下……。这个团队中即使本来有政治家,也很可能会在各种利益集团代言人的集体表决之中付之东流,这就是只有集体领导而没有政治家产生合法机制的弊病和悲哀。   其次,政治家得有解决当前社会重大问题的施政方略,并且相对于进一步位高权重,政治家更关心能为百姓谋得利益,或者说解决问题。即使遭遇风险,也往往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比如南非的曼德拉,誓将牢底座穿也不放弃黑人白人应该享有平等地位的政治抱负和信念。   第三,最好不要被政治家或者野心家的争论所蒙蔽,因为还有一个更大的阵营-政客集团可以左右局势的发展。当然,政客也并不是注定永远就是政客,也许他只是还没有等到时机,一旦时事需要,时机成熟,他可以选择成为政治家阵营的一员,也可以选择成为野心家的副手,但是从政客演变过来的政治家一般不会舍身取义成仁…..   当然,还有一类政客会决心做永远不倒的政客,并且其数量可以相当庞大。他们的行为宗旨是只要能保住乌纱不掉,就高高兴兴游走于各种官场之上和各种政治立场之间。这类人如果大量身居高位,至少是对国家层面政治资源的一种巨大浪费,并且将毫无疑问地会削弱国家的政治治理能力。其实,这类政客连政客这一称号都名不副实,因为他们并不想代表任何阶层的利益。这类人除了自己的乌纱,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就是一个占着茅坑不拉屎的符号而已…..   最后这句话不够文明,但也想不出更文明一些的符号了。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