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心家

解放军报:从来没有野心家能用军队实现个人阴谋

在我军历史上,不管形势多么险恶,从来没有一支成建制的部队投敌叛变;无论野心家多么狡诈,从来没人能够利用军队实现个人阴谋。 传奇背后的奥秘就是“党指挥枪”。令人欣喜的是,我军这一根本原则,已然穿越岁月的烽烟,积淀为这支新型人民军队最鲜明的品格。 历史将永远铭记这个时刻。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发生里氏8.0级特大地震。面对突如其来的天灾,14.6万名官兵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胡主席号令,昼夜兼程挺进灾区。 陆路强突、水上开进、高空伞降,明知无路也要往前闯,明知危险也要往下跳,党指向哪里,子弟兵就冲向哪里。赶赴震中的官兵,把党的号令化作最坚定的决心:“就是倒下,头也要朝着汶川的方向!” 什么是听党指挥?这就是听党指挥。 2010年8月7日,经过4个月艰苦奋战,当兰州军区某旅最后一批参加玉树抗震救灾的官兵返回营区时,已是子夜时分。次日凌晨,官兵酣睡正香,作战值班室电话骤然响起:“舟曲发生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命令你部火速救援!”千余官兵立即打起背包、发动车辆,以强行军方式向舟曲进发,当晚即赶到指定地域展开搜救。 征尘未洗鼓又催,而今只是寻常事。新世纪新阶段,我军使命任务不断拓展,既要应对传统安全威胁,又要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既要维护国家安全利益,又要维护国家发展利益。在祖国和人民需要的时候,只要党一声令下,人民军队不仅勇于担当,而且无愧担当。 人们不会忘记,非典肆虐时刻,军队医护人员奉命出征,决战小汤山;奥运世博安保,数万官兵全力支援,守护盛会成功;亚丁湾护航,海军将士劈波斩浪,用忠诚写下道道航迹;西部大开发,子弟兵奔赴最需要的地方,承担最重要的任务,发挥最关键的作用…… 《六韬》有言:“凡兵之道莫过乎一,一者能独往独来”。而今,在党的领导下,凭借统一的信仰和意志,人民军队真正达到了古往今来军事家们梦寐以求的“一”的境界。 从这个意义上说,党指挥枪不单是我军的建军之本、成长之基,更是强军之路、力量之源。 价值观念日趋多元,信党爱党的情怀从未改变 济南军区某集团军军史馆里,存放着一张特殊的收据。那是战士张亮亮生前唯一的党费交纳记录。 在和骨癌顽强抗争的最后日子里,张亮亮最大的心愿就是入党。高位截肢后,他吃力地写下第2份入党申请:“我要入党,独腿也要做党的人!”连队党支部在病床前为他举行了入党宣誓仪式,6天后,张亮亮含笑离开人世…… 还是这支部队,在一次重大军事演习现场,10名战士面向党旗宣誓,火线入党。受邀观摩演习的外国武官分外好奇:“你们入了党有什么特别待遇?”战士们回答:“待遇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随时准备为党牺牲一切!” “铁心向党,至死不渝”,这句话历经战火硝烟流传至今,依然是三军将士最响亮的誓言、最坚定的选择。 这样的选择看似简单,却殊为不易——即便实行的是封闭式管理,官兵也不可能在世界日益变“平”的时代,免受多元价值观和文化碰撞的冲击。是什么让他们不约而同地把对党忠诚看得比生命还重要? “信党先知党,知党更爱党。”三湾、古田、西柏坡……在遍布大江南北的红色教育基地,从将军到列兵,一队队绿色身影常常在此寻根溯源;读书、演讲、听报告……在长城内外的座座军营,军魂教育始终如火如荼。 “我们天天说要听党的话,从根本上说,党的创新理论就是党的话。”沈阳军区某部“红九连”官兵说得好,听党话跟党走,首先要自觉用党的创新理论武装头脑。 这种历史的熏陶、理论的滋养、长期的培塑,最终内化为官兵信党爱党的情怀,并由此催生履行使命的强大动力。 这情怀,绝非空洞的口号,而是方永刚立足三尺讲坛传播创新理论的执着,是李中华挑战极限驾机试飞的从容,是何祥美爱军精武矢志打赢的动力,是高铁成三入火场排险救人的果敢。 这情怀,绝非浮泛的表态,而是戍边 卫士 警惕的双眸,是守岛官兵黝黑的肤色,是“神舟”遨游太空,“北斗”组网运行,“天河”领跑世界,“歼-20”一飞冲天! 斗转星移,军魂永驻。 党的领导,确保了我们这支队伍不断创造辉煌的历史。党的领导,同样能确保我们这支队伍创造辉煌的未来!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2_08/01/16459074_0.shtml 谁能说说这个网站的真实含义是什么?

阅读更多

中国选举与治理 | 无名氏:话说政治家与野心家的区别

无名氏:话说政治家与野心家的区别 作者:无名氏 来源:来函照登 来源日期:2012-3-28 本站发布时间:2012-3-28 22:11:22 阅读量:925次    最近在网上经常看到一个久违的称谓–野心家。在我的记忆中,这个词出现频率最高的时期当属文革期间,当时中国政界除了少数发动文革的,几乎所有高层政治人物全是被打倒的“野心家”,其中也包括后来被公认的政治家邓小平。因此一听到这个词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文革,并且自然地联想到,能被称为“野心家”的,在今日中国如此复杂的局面下,恐怕应该先得是一个政治家。   后来又一想,政治家这个词在中国也是很多年没听到了,这件事让我有点纳闷…..再后来一想,是啊,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都提倡集体领导,而政治家这个词又不得不想到是指一个个人,所以,中国这么多年没有政治家也很正常了。   但是,政治家和野心家肯定还不是一回事,于是我就想搞清楚,政治家和野心家到底有什么区别。   孙中山、毛泽东、邓小平可能是全球公认的中国现代政治家了(虽然政治家也有可能犯错或堕落),之所以称其为政治家,是因为他们拿出了解决当时社会问题的全面纲领,有实现政治纲领的执行力,并对当时的社会进步起了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   而野心家则相反,他们可能有也可以没有政治抱负,也不一定需要拿得出手的解决当时重大社会问题的全面纲领,但必须善于不择手段(包括利用民意)不断攫取更大的权力(如果已经握有最高权力,自然也就不会被称为野心家了)。当然,野心家作为一个贬义词,其定义还可以进一步引申,就是一旦上台,人民往往在被愚弄之后,最终发现其根本利益受到了重大损害。   就政界称谓而言,在政治家和野心家之外还有君王。君王即可以没有政治家的雄才大略和政治抱负,也可以不需要野心家的利用民心和攫取权力,并且其基本注意力首先是维持统治权而不被改朝换代。换句话说,如果有君王在不断挖空心思地使用各种手段清除野心家,其最终目的其实还是为了维护自己既得权力或利益。   当然,还有一类政治人物既不是政治家也不是野心家也不是君王,而是职业政客。职业政客也没有贬义,因为其职业就是为各种社会阶层的利益服务,只要其被代表的社会阶层的利益追求基本合理,至少不至于置其它社会阶层于水深火热,那么,社会运转将照常进行,职业政客也在其中获得了自己的人生价值,或者得到了自己的相应报酬。其中,重人生价值者可能更关心自己是否流芳千古,而重报酬者则更关心自己的钱财与待遇,全看这个政客的追求的是名还是利了。   问题的关键在于,对于一个国家的政治生活而言,如果在一个相对平稳也就是说不需要进行重大政治变革社会就可以正常运转的环境下,有职业政客已经足已。但如果到了除非进行重大政治变革社会无法前进或者社会各阶层利益无法摆平的时候,仅有职业政客就远远不够了。这时候就有了产生政治家或者野心家的土壤,于是人民或者说社会各阶层就会忐忑不安并高度警惕,既盼望有能力的政治家出来解决问题,又害怕野心家把人民领向深渊。于是,辨别野心家和政治家就成了这一时刻人民大众的当务之急。   但是对于老实巴交的人民而言,由于政治家和野心家都可以打着大多数人民利益的旗帜,这个判断就变得尤为棘手,即使明知已经到了需要政治家的时候,但一听到有可能野心家篡权把自己领向进一步深渊就很可能心中打鼓,心想,按照政客们的指定路线走下去即使不会更好,也不至于更糟…..虽然心里也明白,这只是下策罢了。   问题还在于,在这个时候的政客们,很有可能既不喜欢野心家,也不喜欢政治家,因为无论哪个“家”得势,他们本来坐得舒舒服服的位置都有可能难以保全。于是,出于既得利益,也不排除有部分政客是出于追求社会和平改良的良苦用心,政客们有可能会把野心家篡权的可能性尽可能夸大,同时也把政治家产生的机会尽可能缩小。或者,干脆就把自己打扮成政治家了…..这个方法既不会在当时引起大的社会动荡(即使将来会洪水滔天),还可以尽可能保全政客和政客所代表的利益集团的既得利益。当然,重大社会问题仍然不会得到应有的解决,人民还是得在下策中被继续煎熬……   那么,有没有办法在事前就能辨别出谁是野心家,谁是政治家呢?以个人之见,可以简单支招如下:   首先,政治家和野心家都得是“家”,也就是说他们通常是指某个具体的个人,因此从逻辑上讲,当属政治家最有机会被怀疑为野心家。如果是一个团队性的政治组织,从语言学的角度讲,就不可能成为野心家,那得是个阴谋集团。如果是个阴谋集团,那么肯定不在顶层掌权,这个道理前面已经说过,一旦掌握最高权力,干什么不得人心的事都不会再被定义为阴谋了,换句话说,无论岀现多大的失误和过错,掌握最高权力的只要是一个团队,就既没有个人需要承担政治责任,人民也很难将其拿下……。这个团队中即使本来有政治家,也很可能会在各种利益集团代言人的集体表决之中付之东流,这就是只有集体领导而没有政治家产生合法机制的弊病和悲哀。   其次,政治家得有解决当前社会重大问题的施政方略,并且相对于进一步位高权重,政治家更关心能为百姓谋得利益,或者说解决问题。即使遭遇风险,也往往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比如南非的曼德拉,誓将牢底座穿也不放弃黑人白人应该享有平等地位的政治抱负和信念。   第三,最好不要被政治家或者野心家的争论所蒙蔽,因为还有一个更大的阵营-政客集团可以左右局势的发展。当然,政客也并不是注定永远就是政客,也许他只是还没有等到时机,一旦时事需要,时机成熟,他可以选择成为政治家阵营的一员,也可以选择成为野心家的副手,但是从政客演变过来的政治家一般不会舍身取义成仁…..   当然,还有一类政客会决心做永远不倒的政客,并且其数量可以相当庞大。他们的行为宗旨是只要能保住乌纱不掉,就高高兴兴游走于各种官场之上和各种政治立场之间。这类人如果大量身居高位,至少是对国家层面政治资源的一种巨大浪费,并且将毫无疑问地会削弱国家的政治治理能力。其实,这类政客连政客这一称号都名不副实,因为他们并不想代表任何阶层的利益。这类人除了自己的乌纱,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就是一个占着茅坑不拉屎的符号而已…..   最后这句话不够文明,但也想不出更文明一些的符号了。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阅读更多

张鹤慈:“唱红歌是党内野心家和中国民粹结合的一次政治赌博”

邓小平的废除终身制,使得中央越来越弱,今天诸侯挑战中央屡见不鲜,薄熙来就是一个典型的挑战者。 薄熙来在中央不乏支持者,如吴邦国等中国道路特殊派,这是今天中共的主流,是反对政治改革的主要势力,他们的主张一是中国不需要改,北京模式强与华盛顿模式,二是中国不能改,退一步就会是多米诺骨牌的坍塌。 薄熙来不乏社会支持,今天对中国现实不满的人都可能是薄熙来的社会基础;腐败,社会不公,贫富高度不均等中国问题是红歌的基础,中国人的杀富济贫,均天下等被毛泽东加入了马列主义,以阶级斗争的新包装曾经在49年主导了中国,今天再一次主导了中国左派舆论舞台。 搞民主的可以和必须谴责腐败,社会不公,贫富高度不均,但不能和民粹同流合污。 自由主义和民粹的基本分歧是富则变还是穷则变。是先变社会还是先变政权。如果这个赌博,发展到了国际事务上,薄熙来不只是利用民粹中的杀富济贫,而是利用了中国现在病态的民族主义,中国就真的处于危险的境地。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米兔在中国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