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浩茶油

王学进:“采访审批制”是个什么东西

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采访审批制”都不是个东西,它不仅有违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的 宪法 法律,也不符合《信息公开条例》规定的政府应该满足公众 知情权 的要求,也违背了 王学进:“采访审批制”是个什么东西9月1 ..... 在 声明的最后,他再次引1993年确定的“世界 新闻自由 日”,其目的是信息公开条例》规定的政府应该满足公众 知情权 的要求,也违背了2007年10月31日新闻出版总署发布的《关于保障新闻采编人员合法采访权利的通知》精神,通知明确提出:新闻采编人员合法的新闻采访 ...

Read More

金浩毒茶油里有多少乌纱帽

金浩茶油苯并芘超标事件,在公众眼里是事关百姓生命安全的严重事件,在湖南省质监局局长蒋新祺眼里却是一个乌纱帽的问题。 蒋新祺在接受 时代周报 记者采访时表示,我是 9 月 1 日出差回来,就吵得沸沸扬扬。我只能沉默。公布出去,我违法,这边网民不高兴,那头国家要惩治你。我公布了,可能乌纱帽不保,还可能追究刑事责任,造成社会问题。我只能沉默啊。 可怕的沉默,沉默与乌纱帽有关。蒋新祺如此关心自己的乌纱帽,事出有因。据报道,蒋新祺是去年 6 月才上任湖南省质监局局长的,刚刚过了一年试用期,而金浩茶油最早发现致癌物是在 2 月份,仍在其试用期内。如果不是事件瞒报半年,蒋新祺能否通过试用期还是个疑问。 蒋新祺的担心,足以让公众惊心。围绕金浩茶油苯并芘超标事件,究竟还有多少乌纱帽问题,是公众不得不关注的问题。 据金浩副总裁周逸平说,金浩在 2 月便被查出部分产品苯并芘超标。金浩 9 月 1 日发表的《致广大消费者致歉信》,首次公开承认该公司 9 个批次纯茶油产品存在苯并芘超标问题。   其实早在 8 月,已有媒体接到匿名信件。报料人向记者透露金浩茶油苯并芘超标一事。可是,不知何故,报道最终未能见报。 8 月 19 日晚上,在国外某微博出现这样一条信息:湖南金浩茶油有限公司出品的金浩茶油被查出含有致癌物质超标 6 倍。第二天,国内众多论坛和微博开始疯传相关信息。 对于这样一条“进口”消息,金浩持完全否认态度。就在同一天,金浩在其网站上发出声明,称茶油质量安全可靠, “ 本次网络不实谣传,不排除竞争对手恶意炒作嫌疑。 ” 声明中还称 “ 已主动与监管职能部门积极沟通 ” ,将会发布权威信息。 8 月 21 日,金浩又转发了湖南质监局在《湖南日报》刊发的质量检验公告。公告为 2010 年 14 号, 23 家企业 33 款茶油产品抽检结果均为合格,其中就包括金浩公司的 4 款茶油产品。奇怪的是,这份质量检验公告最终见诸《湖南日报》的时间是 8 月 23 日。而金浩公司的转发比这份湖南省委机关报足足提前两天时间。 9 月之前,金浩仍然辩解不断,是 8 月 30 日刊发的一篇名为《湖南金浩等茶油致癌物超标 政府与企业秘密召回》的报道才彻底让金浩乱了阵脚。 由此可见,从被查出问题到首次公开承认的将近半年时间里,金浩毒茶油里确实有不少事关乌纱帽的故事,蒋新祺的乌纱帽只不过其中的一顶。乌纱帽里有个人的一己私欲私利,也有触目惊心的地方保护主义,唯独没有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更没有对百姓生命安全的一丝尊重和珍惜。 这就是蒋新祺们爱不释手的乌纱帽存在的意义,对百姓来说,其毒性比金浩茶油里苯并芘更大、更持久。   2010 年 9 月 9 日      

Read More

“稳定”到令人作呕

湖北维稳厅官的妻子被维护人员围殴,如果说是“维护稳定”的一次出乖露丑;湖南金浩毒油事件,终于把“稳定”推到了令人呕吐的水平。   9月1日金浩茶油发布“致广大消费者的致歉信”,承认生产了高致癌性的不合格食品。   但此前10天,金浩茶油公开指责“被查出致癌物超标6倍”是谣传,并表示正在追查。   湖南省政府的质监部门,随即在中共湖南省委机关报《湖南日报》发布新闻:“茶籽油生产加工企业专项监督抽查结果”,全部合格。   金浩卖毒油的故事,过去已太久。金浩毒油2月被江苏查出,湖南随后查出9个批次有毒。江苏没有通告,湖南更不会通告,金浩于是“秘密召回”,从3 月召到今天,仍有近9吨毒油不知去向。   湖南省质监局不公开金浩毒油,是为了“维护稳定”。毒油在生产和销售,湖南省质监部门心情稳定;金浩公司秘密召回,形象稳定;老百姓食用毒油,情绪稳定。稳定,稳定,致命的生活,铁打的稳定。     金浩追查其茶油有毒的“谣言”,省质监局奉上茶油全部合格报告,深情厚谊,何可言表。金浩5月采用新工艺后油品合格,是在“省质监局的帮助下”,联合攻关,不知是否也要联合发财。茶油企业与质监局“联合攻关”实现新工艺,是不是特别有益于检验合格呢?省质监局7月举办茶油技术分析,金浩拿出来的就是《食用植物油中苯并(a)芘超标原因分析及解决措施研究》,看这标题,分明就是一篇经验交流会的论文。   金浩获得的权力支持,岂只是质监局一家而已。再看这些意味深长的环节:8月初,有媒体获得了可证明金浩茶油含毒的原始文件,前往采访。8月19日,某媒体的报道未能刊出。随后网上出现“谣言”,接着又是媒体的沉默,直到8月30日《新世纪周刊》作出报道。   为什么“某媒体的报道未能刊出”,为什么媒体出现了集体的沉默?这是媒体自律的结果,还是企业对权力公关,而权力又向媒体的主管者公关,才造成了这“管他有毒没有毒”的状况呢?自然,这可能又是为了“维护稳定”的。不管谁弄出了坏事,权力都要为之遮盖,这就是“维护稳定”。     当你知道食用“最健康”的油,不过是食用更多的致癌物质,你会反胃。但金浩毒油令人作呕,不只是这种生理心理反应,更是一种社会反应。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一个制造了毒油的企业,事发之际不仅不会慌张,反而会“追查谣言”;权力在完全了解真相的时候,不仅坐视民众健康遭受的威胁,而且直接走上前台,告诉你“没有危险,一切正常”。在金浩公司的一壶油面前,党政权力的信用随着“维护稳定”而倒塌。   也许,用倒塌一词来形容,是言过其实的。权力的信用,难道还有多少存货可供支取吗,在一些地方难道不是早已是一笔负资产吗?信用早已耗尽,仅仅是因为手上还有一些铁器,从而使得徒手百姓无可奈何而已。     在一些地方,所谓“稳定”,正在演变成社会的溃败之相。死人发火是可以的,豪夺巧取是可以的,欺蒙愚弄是可以的,只要“情绪稳定”就好。换言之,不管怎么弄都行,只要老百姓能够承受就好,没有发作就好。让你吃有毒的油,让你喝有毒的奶,这有什么呢,重要的是不要让你知道,你稳定了,这就行了,就可以说“经济发展,社会和谐,政治文明,文化进步”,嗯,现在还要加一句“环境友好”,很时尚的对不对。   当然,你可能并不稳定,那就需要有“精神病院”、“学习班”、“万人公判会”、“劳动教养”,“直至追究刑事责任”。这样,你或者承受力增强了,或者还不能增强于是弄得没有人能够看到你了,于是那整套的好句子又能用得上了,满眼顺民的社会,岂不又是“经济发展,社会和谐……环境友好”?     人是有正常反应的,欢笑、悲伤、啸叫、惊诧、气愤等等,该有则有。但在“稳定”的尺子下,只有麻木和欢笑才被许可。除此之外,都是“不稳定”,这不仅是心理问题、社会问题,而且是政治问题。“不稳定”,就像张作霖眼中的“过激”,是非斩草除根不可的。“维护稳定”,就是你不再拥有遭受不平时的啸叫权、面临危险时的惊恐权、遇见罪恶时的气愤权……你有权保持麻木,或者最好配合我们笑一笑,这就是“稳定”的情态要求。   如果你不能在要求之内,你的“稳定”就需要“维护”,如同一辆汽车需要大修,修理的手段自然是各种各样,湖北厅级妻官被打和被指为神经病是一种,那些写了些字就坐牢的人是另一种,相比之下,像“金浩无毒”这样的欺骗算是最温柔的形式,毕竟,如果一直让你吃下去,你就会“纵得癌,也幸福”,稳定到底。                                  2010.9.4     

Read More

以维稳名义,请严惩“金浩油”责任官员

以维稳名义,请严惩“金浩油”责任官员文/魏英杰9月1日,刻意隐瞒产品质量问题的金浩公司终于低下了傲慢的头颅,向消费者公开致歉,并开始召回问题产品。但这件事情并未因此了结,随着金浩公司联手湖南省质监部门“辟谣”等事实逐渐水落石出,这起事件背后的种种暗箱操作也呈现在公众面前,而这些问题显然也应该给公众一个明白的交代。据报道,今年2月份金浩茶油就被查出致癌物苯并芘超标,但是消息一直没有公之于众。8月份,有媒体接到匿名举报,前往长沙采访,相关报道原本应于8月19日刊出,但在当时因种种原因未能发表。究竟什么力量只手遮天,阻扰了媒体的正常采访和报道?报道称,记者了解到“其中有金浩公司的作用”。光是一家公司 …… ……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