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锣湾书店员工失联

All

Latest

美国之音|铜锣湾书店桂民海据报“获释”但家人毫无消息

瑞典外交部星期二称,中国方面告知已经释放瑞典籍香港书商桂敏海。但是桂敏海的女儿表示,家人和亲友至今仍没有桂民海任何消息,很可能又被失踪。香港铜锣湾书店的主要股东、瑞典籍的作家桂民海被绑架回中国大陆已经两年多。 据法新社报道,瑞典外交部星期二表示,得到中国外交部的通知,53岁的桂民海已获释。不过,桂民海的女儿安杰拉(Angela...

黄之锋:泰国官员称“你知道这里是泰国,情况是跟中国一样”

继中国大陆丶澳门和马来西亚后,我又有多一个国家不能踏足,其实直至这一刻我也完全不能理解,为何一个从来没有就着泰国政局发表任何评论,只是获邀到当地大学分享雨伞运动经历的青年人,居对会在抵达曼谷机场后,遭到完全违反人权和法律的对待,被泰国海关警察非法禁锢,断绝我与外界联络和没收护照后,立即把我单独扣留在机场收押所接近12小时。

端传媒|林荣基1.5万字亲述书店事件:人不是生来被打败的

姓史的在韶关跟我说,将来回港后,仍在书店工作,他还会跟我联络,向他报告这里的情况,通过文字或照相,他们要了解香港,特别是来买政论书的人,以后要做他的耳目。 他打开电脑,副手拿出一份文件要我看。那是控告我《违法经营书籍销售》的认罪书。抬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下项列了些年月日。我抬起头,副手要我签名,就像被囚禁宁波当日,被要求签放弃条款。我想,既然上次签了,这次不能不签。尽管我知道这也是违法办案。

自由亚洲|中国大陆警方近来严查网购境外“禁书”

香港媒体报道说,中国大陆警方近来严查网购境外“禁书”,很多买家被警方约谈,所购书籍也被要求上缴。有评论指,中共收缴“禁书”是为扼杀不同声音,反映出中共对不同声音的恐惧。 据香港《苹果日报》7月7日报道,中国大陆警方最近严查网购境外出版书籍,深圳网上书店“壹仁网”所出售的香港铜锣湾书店供应的书籍成为盘查重点。壹仁网今年4月被查封,住深圳南山区的女性负责人被拘捕。淘宝网也有不少卖港台书籍的店主被查。大陆警方根据网上购买资料对分布在中国大陆的买家进行大追查,包括拘捕卖家,约谈买家,并上门收缴书籍,甚至连无关政治的文化书籍也不能幸免。一些海内外知名作家,如董桥、夏济安、高华、章诒和等的作品首当其冲被查。

纽约时报 | 中国警方要求林荣基返回大陆 否则将严惩

中国警方要求林荣基返回大陆,否则将严惩 王霜舟 2016年7月6日 北京——香港新闻媒体周二报道,中国大陆警方称,一名公开谈论自己数月拘押经历的香港书商必须返回宁波市,否则将因违反假释规定面临惩罚。这名书商叫林荣基,曾于去年和其他四名男子同时失踪,五人都和香港的一家书店和出版社有关系,他们的失踪引起人们的关注,担心香港的法治可能遭到破坏。他们被关押在大陆,后来出现在认罪视频中,罪行包括销售充斥道听途说的中国时政书籍。相关文章香港书商因担忧安全缺席七一游行 香港书商自述遭大陆拘押全过程 失踪香港书商现身央视供认有罪 书商失踪事件令香港人人自危 禁书:香港书商的摇钱树与惹祸根 这种书在中国大陆是禁书,但在香港可以出版,香港对媒体自由提供了广泛保护。这块前英国殖民地于1997年回归中国,但根据中英之间的协议,香港在“一国两制”的原则下,保持它自己的法律和经济结构50年不变。 与巨流传媒有关的其他三名书商今年被释放后,对自己被拘押的事缄口不言,但林荣基详细讲述了自己在香港与大陆边境被扣押,然后被单独监禁数月的经历。他还在新闻发布会上告诉媒体,大陆当局曾试图迫使他提供书店顾客的名单。香港律政司司长袁国强和保安局局长黎栋国本周二在北京与公安部部长郭声琨见面,讨论书商一案以及本港居民在大陆被拘押的通报机制。香港电台(RTHK)报道,北京当局表示,林荣基已承认自己和他人将禁书销售给中国大陆的客户,从中赚取逾40万元人民币,而且他没有返回那里,已经违反了假释条件。大陆当局说,如果他再不返回,就可能面临更严厉的惩罚。香港电台还报道说,大陆当局发布了林荣基的认罪视频。香港与大陆没有引渡协议。林荣基在自己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他并不打算回那里去。 自上个月林荣基曝光这件事后,香港亲民主阵营称赞他勇于对抗大陆当局施加的压力。但他也遭受了前同事的攻击,一些亲北京新闻媒体对他说的话也表示了质疑。 他原本打算在7月1日率领港人进行一年一度的民运游行,但在游行开始的数小时之前,他以安全担忧为由,取消了这个计划。王霜舟(Austin Ramzy)是《纽约时报》记者。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作者王霜舟@austinramzy。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打印 转发 寄信给编辑

德国之声|独家专访:林荣基讲述被跟踪过程

在内地被拘禁近8月的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 原定出席七一游行中并担任领头角色, 却于当天早上透过帮助他的民主党议员涂谨申向外宣布, 基于个人安全受到威胁而取消游行及媒体的访问。林荣基于7月2日接受德国之声独家访问, 是自他取消游行后至今唯一一次接受媒体访问。访问中他讲述被跟踪的过程经过, 以及对将来的初步意向及计划。

苹果日报|蔡咏梅:林荣基是勇者也是智者

铜锣湾书店4人回港销案,是大陆那边导演的一出戏,心怀恐惧被威胁当演员的李波等完成任务后,都乖乖地奉命再回大陆受审查。我原以为林荣基也会如此,想不到他敢于抗命,拒绝返回大陆,并且随即召开记者会,戳破李波绑架案中共践踏法治和人权的黑幕。李波绑架事件发生后,很多人因恐惧,一些书店不敢卖敏感书籍,出版、印刷、发行也自我审查。制造恐惧是所有极权专制政权的一种手段。强权杀鸡儆猴,就是要在我们心中制造寒蝉效应,让我们人人心生恐惧,让我们主动服从,强权因此更加强大。反抗强权,首先要战胜强权加于我们心中的恐惧。但战胜恐惧并非易事,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软弱不应指摘,只能同情。但林荣基挺身而出,他做到了,是位勇者。林荣基也是位智者,智慧给予了他反抗的勇气。因为恐惧而对强权委曲求全,其实并不能软化强权,反而使得强权更肆无忌惮。比如有受害者家属,在亲人被中共投入大牢后因为恐惧,低调应对,或私下找人沟通,但如此并未能救出亲人,而更惨的是,因为家属低调,未能引起国际舆论的注意,中共没有舆论压力,反而判得更重。香港书商姚文田的案子就是一例。姚文田因欲出版中国流亡作家余杰《中国教父习近平》一书,2013年被中共当局设陷阱在深圳诱捕,2015年74岁高龄的姚文田被当局以走私普通货物罪,判重刑10年,令人扼腕。可想而知,李波被绑架后,若香港人也低调反应,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今后大陆那一边越境香港绑架的事件只会越来越多。林荣基抗命拒回大陆后主动召开记者会,实际是一个高招。有人以为他更危险,其实更安全。或许有人不明白中共做任何坏事都需要付出代价的,我们越恐惧,越低声下气,他们付出的代价就越少,反之他们付出的代价就会越大。李波事件在香港以及国际社会引起的轩然大波,使中共国际形象一败涂地,否则当局也不会煞费苦心演出相当拙劣的放人回港销案的闹剧。林荣基公开诉诸舆论后,中共当局要对付他,付出的代价将相当大,等于再搞一宗李波绑架事件,甚至代价可能比李波绑架案更大,今后林荣基发生任何事故,人们都会把账算在中共的阴谋上,找中共算账,而中共将会百口莫辩。说不定自此之后中共还要暗暗祷告林荣基不要发生任何意外才好。向勇者、智者林荣基致敬!

德国之声|林荣基记者会亲历记

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失踪近八个月后,突然宣布召开记者会,并披露过去半年经历,除了受压被迫撒谎,他亦形容自己为“孤立无援”。本网记者从新闻发布会现场发回报道。6月16号晚,失踪近八个月、两天前终于回香港的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德突然宣布开记者会。消息一出,传媒马上从四方八面冲至立法会,忐忐忑忑的等待他出现。记者会房间极小,长型的房间挤满了人,台前放满了麦克风。除了当地记者,还有多名外国记者采访。开始之前,没有记者知道他会透露甚么,到底记者会会有多“真诚”。林荣基在香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陪同下,傍晚开始讲述失踪详情。身穿浅蓝色上衣的他,看起来非常凝重。他非常详细地交代自己“被失踪”过程:先是在过境到内地探望女友时被便衣人员带走,及后带到深圳派出所。其间,对方完全没有提及他所因何事被拘留,到翌日再被带到宁波后才指他不能寄出及运送禁书往内地。他于五个月后被转至韶关,并一直待至回香港前。他承认这次是有条件才回香港,此行本应要把载有顾客资料的硬盘提供给北京官方作为证据。他指自己本来在回内地途中,但后来回心转意,并决定不再踏足内地。原因,是给此前六千名上街的香港人所感动,“如果现在不发声,香港就没救了。”他说。“这件事不止是书店的事,而是触及了香港人的底线。”他又指,自己是五个人中负担最少,他也不出声的话,“香港就没救”。而且事实上,林榮基回香港后的发言和李波等人回香港后也确实相差甚远。“希望香港人向强权说不。”林荣基如是说。林在新闻发布会上继续提起种种细节,如提到曾和其他书店成员被请饮茶,被迫签认罪文件、在密封环境下被困多月。后来,他披露的内容越来越多,例如收押所内防自杀措施充足,墙身、书柜、水龙头都有软胶包裹,以防被困人士自残。“怕什么?怕困到你自杀,很明显,以前有人做过。”说到这里,在场记者虽然冷静,但场内也出现了一点惊讶的声音。后来,他甚至直认凤凰卫视播出的报道原来是造假,“别人的不知道,我自己的都有台词,要念”,马上引来传媒追问。林荣基多次被问及人身安全时表示强调,在香港寄书是合法,而香港是法治社会,对安全有保障。被问及特区政府有没有保护他时,他却只斩钉截铁地说了一个字-“无”。记者会中大部分时间保持沉默的何俊仁此时发言指,从前不会听到有人因害怕人身安全而移民,但铜锣湾书店事件后很多人说不移民也不行。甚有人会叫亲人不要再搞政治,因为“大陆政府说过的不会算数,视法律为无物,强权可以压倒一切。”记者会完毕,大家跟着林和何二人冲出小房间。之后,大家在一片热烈的讨论声中渐渐散去。一名女记者表示,听到林荣基说起家具包了软胶的时候,她差点哭了。“这一切让我想起程翔,当年写他写下被禁的事,也是如此”。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