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All

Latest

纽约时报 | 中国二季度GDP数据背后的多重信息

上周五,中国通报了二季度的经济增长数据。由于中国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它们是全世界最受关注的数据之一。但众所周知,中国公布的数据比较可疑。以下是读者应该从周五公布的数据背后看到的信息。...

新京报 | 湖南娄底一老板自杀引爆百亿借贷挤兑潮

  2014年,娄底市数十家企业先后停付本息,导致民间借贷市场“崩盘”。  春节前夕,在这个湖南中部的地级市里,每天都传出有借款人以跳楼、喝药等极端方式讨债。  娄底市金融办介绍,全市民间借贷资金规模400亿左右,其中约有118亿资金出现问题,涉及73家企业。  一些实体企业因经营不善,走进借新债还旧债的漩涡,最终遭挤兑风潮倒闭关门。  70岁的下岗职工肖旺富右半身偏瘫,他以2分月息把5万元养老金贷给鸿冠集团,“这是棺材本,拿不出来了。”  47岁的村民胡伍红和老公都是建筑小工。夫妻俩把拆迁征地补偿款70多万元贷给鑫美格公司,月息2.5分。如今钱讨不回来,他们住在窝棚里,无法重建家园。  公务员杨华(化名)2005年参与民间放贷,他吸收亲戚朋友的资金投入高利贷,总共1千多万资金被卷走,留下他整日被人追债。  但这一切都与清洁工文朝霞无关了。文瞒着丈夫将家中积蓄17万元投入九龙集团和宇森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去年4月开始,文朝霞屡次讨不回钱,也不敢给丈夫说,3个月瘦了十斤,同年10月,她选择投河自尽。  九龙集团为娄底市的龙头企业,该公司去年4月宣布暂停付息后,引发娄底民间借贷挤兑风潮。鸿冠集团、鑫美格公司、宇森公司等73家向民间借款的企业卷入其中,整个娄底市的民间借贷陷入“崩盘”,绝大多数投资人本息讨不回来。  “全民”借贷  左邻右舍碰面,都在讨论钱投哪家企业利息高。据统计,娄底民间借贷资金达400亿元  马明回忆起2013年春节前,他去九龙集团办理借贷业务的场景。“100多平方米的大厅,乌泱泱一片挤得到处都是人,排队排到走廊外,人声鼎沸,像过年时的菜市场。”  营业大厅有6个柜台,大家都挤在放贷的柜台,而取钱的柜台人很少。当时,马明用皮包装了30万现金去九龙公司存钱,上午11点钟到,到下午4点多才轮上他办理手续。  马明是九龙债权委员会代表,据他透露,债权委员会登记的九龙负债达24.8亿,涉及近1万个账户。  记者调查发现,九龙集团作为娄底市一个大型房地产企业,给出1.8分的月息。但还有企业为了吸收资金,给出2分至4分不等的高息竞争。  娄底一知名企业的老板刘平(化名)说,这几年,娄底的实体企业有一个怪现象,最繁忙的不是生产、销售部门,而是放贷部门。“多家实体企业成为融资平台,比银行还热衷于借贷。”  杨林(化名)是鸿冠集团一名中层管理干部,他告诉记者,除了日常生产任务外,老板鼓动员工到外面拉贷款,并按拉来贷款的1%提成。  而在民间,2014年4月25日之前,娄底也出现几乎全民放贷的热闹场景。教育单位工作人员李明说,身边的人几乎全都参加放贷,办公室里、左邻右舍碰面,都在讨论放在哪家利息高,放在哪家稳妥。  2013年,娄底市民间借贷规模达到高峰,据中国人民银行微博娄底市中心支行公布的数据,截至2013年底,娄底市民间借贷资金规模在400亿左右。  挤兑风潮  73家参与借贷的公司出现问题,从事实体的企业占90%  危机在2013年年底就露出苗头。  2013年12月13日,娄底市同星米业老板肖仲望跳楼身亡。据了解内情的人士称,肖仲望自杀与他欠下的上亿民间借贷有关。  同星米业在娄底只算一家小规模企业,尚不足以震动整个娄底经济。但巧合的是,同星米业老板肖仲望和九龙集团老板肖正滔是同乡还同姓。此后,娄底人开始传言九龙老板肖正滔资金链断裂,跳楼自杀。  这种传言引发九龙集团被债权人围堵住门挤兑。  “即使是银行也架不住这样的疯狂挤兑。”九龙集团总裁肖正滔2月11日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2013年,九龙集团4个房地产项目同时开工,资金紧张,又遇上挤兑风潮,苦撑数月后,他宣布于2014年4月25日暂停付息。  九龙集团这一宣布无疑如一枚重磅炸弹在娄底炸开了锅。意识到危险的民众开始纷纷回收资金,各个借贷的企业均遭波及。  娄底市金融办向新京报透露,整个娄底市共有73家企业和个人陷入到这场借贷危机中,出问题的资金达118亿。  娄底市金融办主任左志锋介绍,出问题的企业中,从事实体的企业占90%。  “借新债还旧债,利息越借越高,当企业利润支撑不起高额利息时,必然会出现资金链断裂。但民营企业家缺少风险意识,借贷收不住手。”左志锋说,企业吸收的民间资金30%用于投入生产,70%被高额利息吞噬。  刘平算了一笔账,实体企业利润最高在10%左右,当民间借贷利息超过2分,盈利空间就没有了。超过3分的,这家企业的借贷就有问题。  “真心做实业的企业家不会不懂这个浅显的道理。出问题的企业有相当一部分是借着做实业的幌子,大量吸收民间资金再转投来钱快的领域。”刘平分析。  实体企业借贷入楼市  3年前,楼市利润能支撑起高息,导致多数实体企业借贷涌入房地产市场  2月9日,娄底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内,已几乎听不到机器的轰鸣声,大部分企业已经停工,少数厂房内长满杂草。  这是一个国家级经济开发区,产值1000万规模以上的企业有80家,已明确陷入借贷危机的企业有10家。  沿着开发区一条东西向马路,吴哥世家、同星米业、文诚地产、红太阳(18.55, 0.22, 1.20%)集团、鑫美格公司、鸿冠集团等出问题的公司依次排开,多数厂区内大门紧闭,只剩守门人。  记者调查,娄底的吴哥世家实则是一个空壳公司,市场占有率几乎为零。娄底市经济开发区金融办主任李景春证实,吴哥世家老板吴笃明涉嫌非法集资已被刑拘。据透露,吴笃明个人生活很奢侈,花费上千万元买悍马、奔驰等豪车、还不惜重金购买书法字画。  吴哥世家代表一少部分民间借贷的现象,而多数企业则是将钱投入房地产市场。  娄底是湖南有名的“煤都”,煤炭、铁矿、锑矿等资源丰富。2011年随着煤炭行情下跌,民间资本开始大量涌向房地产。  娄底一房地产老板牛先生说,高峰时期,房地产利润达到50%,高利润能支撑起高利息,导致越来越多的实体企业都开始投入房地产市场。但从2013年开始,娄底房地产市场趋于饱和,高利息难以为继,最终出现大规模的借贷危机。  帮扶和打击  政府拿出帮扶、处置、打击三种办法化解危机,政府人士称风险总体可控  娄底市委副秘书长兼金融办主任左志锋这一年一直在处理民间借贷危机,刚过40岁的他指着一小撮白发说,“头发都急白了。”  “对于非法集资的企业和个人,政府是坚决打击的。”左志锋透露,娄底市政府分三种情况处理相关企业:帮扶、处置、打击。娄底有8家企业在政府帮扶下已经恢复生产;有25家企业进入依法处置程序,其中有10家企业被公安列为专案侦查。  左志锋认为,通过政府帮扶有前景的企业和打击非法集资,民间融资风险总体可控。  九龙集团老板肖正滔告诉记者,在政府的大力扶持下,九龙集团目前已经从银行贷款2个多亿,用于偿还部分利息和盘活项目发展。  如今,公务员杨华仍需应对络绎不绝的讨债人。  “听到电话铃响,手就发抖,有一次端碗吃饭,电话响,碗打碎在地。”有一次一位朋友到他家要债,他给不出,让朋友打他一顿,两个大男人抱头痛哭。  跑路、投案自首、一死了之,三种选项时常在杨华的脑海中徘徊。这位政府公务员说,他2005年投身借贷,到2014年惨淡收场,恰好是“十年一梦”,一无所有。他不知道噩梦般的日子什么时候会结束。  娄底民间集资崩盘时间表  ● 2013年10月  娄底同星米业老板肖仲望跳楼身亡,揭开娄底民间借贷“崩盘”的序幕。  ● 2014年年初  娄底经济开发区内,鑫美格公司、创高铝业等一批企业支付困难,引起挤兑现象。  ● 2014年4月  娄底市龙头民营企业九龙集团遭遇挤兑潮,宣布停止付息。众多债权人上街游行维权。  ● 2014年5月开始  娄底红太阳公司,牧羊人集团,骏和集团,百雄堂等七十多家民营企业身陷挤兑风暴。  ● 2014年12月  娄底市委市政府确定一批帮扶及打击处置企业。九龙集团,百雄堂,骏和集团等五家是政府帮扶企业。  ● 2015年元月  娄底市人大罢免红太阳公司老板周红阳人大代表资格,周红阳夫妇被刑拘。  □新京报记者 萧辉 湖南娄底报道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德国之声 | 盐城银行传倒闭 存户爆挤兑潮

盐城市有银行爆出倒闭谣言,引发存户挤兑。银行为安抚民众情绪,在柜台摆出大量现金,尝试平息事件。 (德国之声中文网)位于射阳县特庸镇的江苏射阳农村商业银行,3月24日(周一)传出倒闭谣言,引发存户挤兑。事发已到第三天,仍然有大量存户排队取款。银行为证实其”财力”,在柜台上摆出大量现金。...

德国之声 | 反腐败和高房价下的“钱荒”

德语媒体于年底前关注中国两个行业的“钱荒”,一个是受政府反腐运动影响的礼品制造业,另一个是受房地产泡沫威胁的金融业。这两种“钱荒”虽然起因不同,但都威胁着中国的经济发展。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法兰克福汇报在线"(www.faz.net)日前在社会版发表了题为"在中国行贿 红色危险"(Bestechung in China Die rote Gefahr)的文章,指出:"在中国,一个红色的信封总是象征着里面有贵重的内容。生意伙伴之间用它来表达情感。现在红包被禁了:因为国家领导人从中嗅到了腐败的味道。" 作者在文章开头写道:"圣诞老人和圣婴耶稣都不会来到这里,但对于中国来说,新年到来之际也是赠送礼物的时候。按照老传统,人们会用'年终礼'培养和生意伙伴的关系、表达对上司的敬意和对朋友的感谢。人们在买礼物的时候也很大方,因为不用自己花钱。工作单位和政府机关会为这些礼物买单。但现在这种做法行不通了。自从党主席习近平一年前开始了反腐运动后,出台了一个接一个的禁令。首先是针对公职机关在宴请和出差时的浪费行为。现在,公家出钱为过节购买的礼物也成为被禁的目标。" 小礼物在中国早就“弱爆了”,会员卡、现金、代金券才是“王道” 文章写道:"对于政府机关,特别是国有企业来说,这些'小礼物'意味着一笔巨额支出。现在早就不流行传统意义上的茶、小吃、和烟酒作为礼物。人们在阳历新年以及随后的中国春节期间赠送的礼物变得越来越贵,越来越奢侈。这也催生了一个完全以生产包装考究的贵重礼品为主的工业。当许多政府机关和企业还在赠送茶杯和钢笔的时候。许多中国大型国有企业花起公家的钱时更加舍得。中国媒体报道称,这些企业在年底时会购买大量昂贵礼物,这些单件价值数百欧元的礼物包括皮包、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iPad。" "官职越高,礼物越贵" 作者随后在 的小标题下关注中国腐败的另一种形式:各种专业会议。其中写道:"另外值得一提的就是许多年底举行会议的邀请。这些会议召开的地方大多都是旅游胜地,议程也安排的并不紧张。对于许多与会者来说,刚开始的签到非常重要。因为他们在此领取的'会议材料'袋中会装着礼物。官职越高的人,礼物也就越贵重。" 作者观察到:"中国媒体对私人向官员奉送的巨额礼物报道甚少。因为很难证实,但其中确实涉及巨额资金。对于高层干部来说,他们更喜欢高尔夫球俱乐部,SPA的会员卡以及超市和网购的代金券。装有现金和代金券的'红包',已经取代了名贵手表……手表行业最新公布的信息显示, 今年豪华名表的进口额下降了三分之一。 而且,中国生产小礼物的企业也怨声载道。就连日历以及贺年卡的销量也有所下降。不少观察家们讽刺说,中国今年的低经济增长率是由于政府发起反腐运动所致。" 文章最后写道:"今年,中国政府机关以及国有企业的领导干部们识时务,做法有所收敛。安徽的一些干部甚至公开美言自己不收'红包'的做法。四川省更是以安全起见,向党员干部的手机上发送短信,提醒他们注意新的节俭风气。" 银行"钱荒"依旧 不仅仅是中国各种礼品生厂商因政府取消购买礼品而"钱紧",中国的金融系统也正在继续面临"钱荒"的考验。"法兰克福汇报在线"本周一以"钱荒--中国面临银行破产威胁"(Geldmangel In China droht ein Bankencrash)为题,关注中国各大商业银行面临新一轮资金紧张的局面。文章指出:" 虽然中国央行出手数千亿, 但市场利率仍然继续上升。人们对金融系统崩溃的担心情绪日益增加。" 中国央行要端平高房价和银行“钱荒”这碗水 作者认为:"如果中国的银行陷入困境,就有可能在本国引发金融危机。届时中国企业也会感到资金紧张。这不仅仅会让全球股市走低,也会让实体经济,特别是大量向中国出口的德国企业陷入低谷。" 文章随后分析称:"中国央行正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一方面,它不愿意让银行破产,但另一方面也希望限制现金流量,因为太多的资金会让中国的房地产价格继续上升。目前,许多人都担心出现房地产泡沫。所以,央行在12月份的前两周里收回了银行的部分资金。" 文章最后援引一位中国金融界人士写道:"'它们(央行)了解目前的情况,但希望迫使银行在房地产价格高涨的情况下减少负债。' 《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曾报道称,中国政府机关已经勒令媒体温和报道,避免使用'钱荒'这样的字眼。" 摘编:任琛 责编:苗子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纽约时报 | 拆借利率飙升 中国央行注入流动性

上海——本周四,中国货币市场利率飙升,拉高了短期借贷成本,并且带来了重现今年6月重创市场的钱荒的风险。 为了缓解忧虑,中国的央行将周四的银行间市场交易时间延长了30分钟。 闭市后,央行在其官方微博上发表声明称,近期已向市场适度注入流动性。 利率飙升之时,正值中央政府努力推行改革之际。这些改革将迫使金融机构提高效率和更市场化。 多年来,中国政府人为地将利率保持在超乎寻常的低水平,助长了投资热。一些经济学家警告,这种投资热导致了通胀,并且使得地产和基础设施等行业出现过度投资。 现在,通过推高利率,政府正努力要让投机者不去依赖低息贷款。 有迹象表明这一点正在发生,那就是今年的银行同业拆借利率猛增。 央行间或出手干预,以维持市场的平稳运行,不过它今年已发出信号,市场将起到更为重要的作用。 苏格兰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Scotland)驻香港的经济师高路易(Louis Kuijs)称,中国政府希望用偏紧的货币政策及较高的利率来限制信贷增长和银行杠杆化。不过,他也表示,央行往紧张不安的市场中注入流动性是必要之举。 “这应该会有助于纾缓紧张并安抚市场,”他说。 翻译:黄铮 纽约时报中文网

BBC | 中国央行禁止银行交易和支付比特币

虚拟货币比特币在中国受挫。中国央行周四(12月5日)表示,禁止中国的银行和支付系统开展比特币业务。 中国人民银行表示,比特币在法律上没有货币的地位,但仍然允许私人交易比特币,但风险自负。 比特币的诞生、流通和鉴别都和任何银行和政府没有关系。比特币的相对匿名属性在网络匿名支付方面有巨大潜力。 但周四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指出,比特币不是货币,不能而且也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奇闻录 | 态度大变

7月18日,安庆市民何先生在该市人民路一家银行的ATM机取款,不料银行卡被吞了。何先生拨打银行客服电话,对方表示已下班,要求其次日来银行处理。担心发生意外,何先生又报警求助,但警察也无计可施。最后,在周围群众的指点下,何先生再次拨打了银行客服电话,谎称ATM机多“吐”了一万元钱,不曾想,银行态度大变,行长亲自带着两名工作人员10分钟就赶到现场。 机器吞钱 银行不急 7月18日晚7点多,安庆市民何先生持自己的银行卡,来到该市人民路上的一家银行ATM机取款。何先生将银行卡插入机器,可是输入要取的金额2000元后,听到ATM机“刷刷”的数钱声,钞票并未“吐”出。何先生很纳闷,遂将卡取出,又到隔壁一台柜员机进行操作,结果机器依然吐不出现金,经过查询,何先生发现银行卡已经扣了款,而就在何先生手足无措时,卡又被机器吞了。担心蒙受损失,何先生当即拨打该行客服电话。电话里,工作人员告知何先生,工作人员已经下班,让其次日工作时间到银行前台处理此事。 机器吐钱 银行急了 何先生被吞的银行卡里还有10000多元,担心机器被骗子做了手脚,何先生不敢离开,报警求助,然而民警到达后也无计可施。用什么办法才能让银行方面尽快赶到现场,见证并排查机器是否出了问题?这时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大家纷纷出谋划策,其中一名围观者的提议,让何先生茅塞顿开。何先生再次拨打了银行客服电话,这次何先生改了口,在电话中谎称自己在ATM机取钱,机器突然出故障,多“吐”了一万元钱,不知如何处理。不曾想,这次客服态度大变,让何先生呆在ATM机前不要走开,工作人员十分钟内前来处理此事。何先生挂断电话后与出警民警面面相觑、哭笑不得。果不其然,十分钟后,行长亲自带着工作人员急冲冲地赶到现场处理。昨天记者获悉,按照相关程序,这起事件已经处理完毕。 ATM吞吐凭啥有别? 无独有偶,去年9月,南京的丁先生去一银行自助区存款,因操作失误,一万元被机器吞了,当即联系银行工作人员,被告之要等两个工作日才能处理好。可他心里不踏实,报警求助也无果,便想出一招,换个电话致电客服,假称机器多吐三千,5分钟后客服便赶到了。对于此事,银行解释是,吞了客户的钱,这钱在机器里还是安全的,但机器多吐了钱,就会影响现金安全,况且客户保管多吐出来的且不属于自己的钱也是“很不方便的”。 来源:中安在线 猜你喜欢 只准看脑残片 升级?呵呵 不败市委书记 一国两制 让文物局管地沟油?

李佐军 | 2013年七八月中国将爆发经济危机

李佐军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被多个地方政府聘为顾问或首席经济学家。师从经济学家吴敬琏。以下是他2011年9月27日应华中科技大学校友会邀请,在一场内部报告会所作的《2013年中国将爆发经济危机》的报告内容。 第一个大问题的第一点——形势; 第一大问题的第二点——社会危机; 关于社会问题的第二个视角; 第一个大问题的第三点——国际经济危机还要持续; 第二个大问题——国际经济的展望。...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