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

All

Latest

【麻辣总局】为啥要学好英语

为啥要学好英语?所以说任何时候在兲朝生存首先要掌握的就是外语,如果LIU博士不会外语,昨天在医院翻译会字正腔圆的告诉外国专家:“病人说了,他现在最想尝试的就是中医的针灸与艾灸”。 作者:浦飞...

自由亚洲 | 陈光诚:遗害无穷的中国暴力计生

中共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宣布将终止“一胎化”政策,实行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后,国内外各大媒体都纷纷报道此事。社交媒体也很关注这一话题。说明这一问题的重要性。35年的暴力计划生育问题给中国人们带来了百害而无一利的严重问题。通过多年来国内外朋友们的努力, 才有了今天的将要废除一胎化的说法。这与我们要求尊重我们的生育权,党不要再继续控制我们的人体,完全废除计划生育的目标还很远。中国的计划生育从一开始就是靠暴力强迫推行的,这一点深受其害的民众应该体会很深。从“一胎化”政策到“二胎化”政策只是稍微放宽幅度而已。但很多人突然觉得好像中国一下子解决了计划生育这一问题。其实不然,党控制人口的暴力,野蛮的手段依然存在,并未改变。作为公职人员,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与职位,很多人不得不屈从这一恶政。因为中共规定违反“一胎化”政策者将被开除,失去公职和原有的社会地位,丢掉工作成为庶民甚至会加入无业游民行列。相对民众来说,公务员的优厚待遇,是多数人不愿放弃的。因而, 大多数公务员只好放弃自己再次生儿育女的权利。而对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普通民众而言,连自古以来“二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农民理想都成为遥不可及的奢望,那是封建王朝之下民众才有的权利和生活状态。在中共治下,土地是“国家”的,孩子要几个由党计划,一般民众除了作劳动力,或许拥有一头牛,有老婆,未被强拆者还有个热炕头之外,其它属于自己的就实在太有限了。 因此,他们的命脉也不像公职人员那样直接被当权者控制着。故中共选择靠暴力强迫这一大部分人遵守他的“一胎化“反人性的政策。于是,相应的有了:“当扎不扎,拆房揭瓦。当流不流,扒房牵牛”、“宁可血流成河,不可超生一个”、“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的口号。在党委直接领导下,组成从十几人到几十人的小分队,不分昼夜到处抓人。敲门撬锁,半夜翻墙入室,展开了一波又一波运动。只要找到当事人,不容分说,强行拉到“计生服务站”做强制堕胎。抓不到当事人就株连抓捕他们的家人,亲戚甚至邻居。把他们关在黑监狱进行殴打酷刑,逼他们说出当事人的下落。美其名曰“法律学习班”还逼他们每天缴纳所谓的“学习费”。为了躲避抓捕,民众晚上不得不躲在田间睡觉。更有甚者,山东冠县1991年,竟然实行了“百日无孩”的计划。为了达标,不管是否是“超生者”,一律强制堕胎,百日内不准一个孩子出生。几十年暴力计生的危害是无穷的,当然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这些债都要由这个社会来买单。首先,暴力计生颠覆了传统天理观念。使得社会不再那么尊重生命,当权者甚至视生命为草芥。权力、暴力取代了天理、人伦。自私与利益代替了责任与良知。其次,离间亲人的感情,利用、煽动民众间的仇恨。中共计生部门通过奖励举报者的形式,让民众相互监督,互相举报,被举报者除缴纳罚款外,还要承担举报者的奖金。计生委坐收渔翁之利。这使得社会信任危机,谁也不相信谁,谁也不敢相信谁。甚至直接照搬了监狱的“连组连号”管理犯人的做法,让邻里间互相作保。还有,造成社会生育率严重低于正常社会的自然更替水平。即使现在中国所有育龄妇女全部生育二胎,出生率也依然低于正常的自然更替水平,即每个妇女不少于2.1个孩子的标准。可见,即使放开二胎,社会老龄化也仍在继续加剧。即使彻底取消计划生育,恐怕也要几十年才能回复到正常平衡的状态。还有男女性别比例失调问题、孩子在独生子女的环境中成长,形成的心理、人格上的问题;诸多的家庭问题;妇女身心被伤害问题等等,都埋下了太多隐患。总之,现在我们听到的还只是中共喉舌的一个说法,并未进入实施阶段,也就是说,不要听他说什么,还要看他做什么。即使将来法律从“一胎化”改到“二胎化”,也会依然要求育龄夫妇每三个月进站,检查是否怀孕,超出者依然会被做强制堕胎手术。庞大的计生利益系统仍然存在。公民的生育权依然被中共当权者控制着。只要你超越了中共事先设定的界限,一切加之于人身心、践踏人天赋权利的罪恶就会依然肆虐如故。我们仍须继续努力,直至彻底废除中国反人性的暴力计划生育。(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端传媒 | 覆巢:中国权利NGO生死劫

文| 赵思乐 首发于端传媒theinitium.com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本文在端传媒分三天连载,原文链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50915-mainland-NGO1/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50915-mainland-NGO2/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50917-mainland-NGO3/...

纽约客|欧逸文:政治异见者

曾经被关停的《经济学周报》副总编高瑜再次锒铛入狱,对于中国新闻界来说,她是一个无法言说的传奇。我们无法推测断言,对于一个70岁高龄的老太,是什么思想和意气驱使她将党的机密文件送往国外。但我们能看到的是,在风平浪静、风和日丽的中国,政治异见者比比皆是,多元且冲突背离的政治思潮仍风起云涌。 本文选自《野心时代》,原文在《纽约客》2011年曾进行刊载。 ——北京客.京妞儿 文︱欧逸文 译︱潘勋...

【河蟹档案】一直骂梦鸽的我,今天总觉得她也冤枉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元芳视角:【一直骂梦鸽的我,今天总觉得她也冤枉】她未成年的儿子轮奸了成年酒吧女,判了十年。就在今天,云南大关官员强奸4岁幼女案宣判, 郭玉驰改判为有期徒刑8年。死有余辜的官员竟然判了8年??真怀疑法律的天平是山寨的,竟有如此误差!|相关新闻:《云南遭官员强奸幼女母亲:判决偏轻或申请抗诉》 2013年12月07日...

BBC | 陈光诚长兄及母亲获美签证将前往纽约探访

陈光诚大哥陈光福说到美国探望陈光诚将圆了母亲的愿望 在美国的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长兄及母亲已经拿到美国的签证,不久将会前往纽约看望陈光诚。 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周六(26日)向外界透露,他和母亲在周四获得了签证,将很快前往美国纽约。 陈光诚的母亲已是80岁高龄。陈光福说,母亲一直想见到陈光诚,但知道就目前来说,陈光诚不可能返回家乡。因此去美国将使母亲的愿望得以实现。 陈光诚去年4月逃离软禁进入北京的美国使馆躲避,随后经过美中两国谈判,他和妻子及两个孩子一起去了美国。 自那时起,陈光诚和家人一直住在纽约。 陈光诚的大哥和母亲在陈光诚于2012年5月抵达美国后曾多次申请护照,但山东地方当局一直以各种理由,拒绝他们的申请;直至今年6月才获得当局发放的护照。 陈光诚到美国后经过一年在美国纽约大学进行法律学习和研究,已于最近宣布加盟美国威瑟斯庞研究所、美国天主教大学与蓝托斯人权与正义基金会三个机构,担任研究学者。 编译/责编:李莉

【河蟹档案】那些高喊“敌对势力”的人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记者联合调查:高喊[敌对势力]的人,原来自己才是国家和人民的[敌对势力],高喊道德的人,原来自己最缺德,一个大贪,却可以坚守着国家法治大门,你们所谓的底线又在哪里? 2013-08-16...

纽约时报 | 陈光诚卷入美国党派政治漩涡

失明的法律倡导者陈光诚挑战了中国政府严酷的计划生育政策,他无疑是具有政治智慧且善于生存的。他智斗软禁他的看守,然后想方设法逃到了美国大使馆,由此引发一场外交危机。只有在国务卿希拉里·罗德姆·克林顿(Hillary Rodham Clinton)插手干预,就陈光诚的自由问题进行交涉后,这场危机才得以化解。 然而,在美国这片复杂而党派斗争激烈的政治版图上,他的政治智慧却未能得以发挥。2012年5月,甚至在这位勇于挑战中国共产党的维权人士调整好时差之前,他就被人权活动人士、反堕胎人士,以及两党中一大批渴望利用他知名度的政治人物所包围。 陈光诚在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的赞助人奉劝他,远离他所不了解的、危机四伏的党派纷争。陈光诚的密友、法学教授孔杰荣(Jerome A.

自曲新闻 | 陈光诚台湾立法会演讲受到欢迎

台湾——6月25日上午,受邀访问台湾的中国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在立法会发表演讲,现场爆满,观众在陈光诚的演讲中途给予多次热烈掌声。陈光诚在演讲中讲述了中国当局维稳举措,也讲述了人权民主的基本概念。 6月25日上午十时,受邀访台、表示要体验台湾民主的陈光诚在台湾立法院发表“人权是两岸和平的基础”的30分钟演讲,并回答观众的提问,现场如同早先的记者会一样爆满。 陈光诚阐述了他对人权、民主的观点,她说,“价值主义的时代已经来临,不应再追求共产,而应追求共享。例如人权无国界,这就是共享,就是价值。” 陈光诚,也谈到了大陆民众的维权抗争和当局的大力度维稳。他表示,大陆社会在暴力维稳指导下,法治状况几乎回到文革时期。政府暴力强拆、截访、暴力抢占耕地,抗议民众被精神病、被劳教,中共还封锁国际网络、封锁记者采访导致“公权力黑社会化”,导致全国各地民怨沸腾。他说中国大陆现今对付人民的维稳开支已经超越了军费开支。他认为,人民追求的是道义上的合法性,而不仅仅是法规、条文上的合法性。民众的目的,是要建立起一个宪政法治、民主自由、尊重人权、免于恐惧的多元公民社会。 陈光诚指出,大陆各地都开始风起云涌的维权运动,民众已慢慢开始觉醒,台湾的民主制度对正处在转型期的大陆来说非常重要,但大陆的民主仍要靠大陆民众自发争取、自觉维护。 他也提到了自离开中国后,留在山东老家的家人遭到了当局的打压,他分析认为没有后台指使不可能发生。陈光诚提到中国还有很多人受到各种形式的打压,也提到近日还有呼吁官员公开财产刘萍遭“被失踪”、拍摄纪录片撰述而被捕的杜斌等人。 演讲的最后他鼓励大家,“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不以当权者意志为转移。”“希望让人权民主布满全球。”由于25日立法院再次上演“全武行”,蓝绿立委们大打出手。有观众询问陈光诚的看法,她说,自由世界抗议表达是正常的公民权利。 “台湾立法院的斗争当初我也听过很多讽刺性的说法,但宁可在立法院推搡,也不要让坦克开到大街广场上乱闯。”这句话受到了不少人的认可。观众提问环节,陈光诚还回应称他是“美国汉奸”的批评,“不管是哪个国家、哪个政府,当然也包括美国,如果他做出了侵犯公民权益的事情,我们必须堂堂正正的指责和批评,就包括最近的斯诺登事件,如果是他没有经过司法程序来控制民众的言论自由、或者说窃听民众的隐私,那我们照样提出谴责。” 他表示,此行希望了解台湾的民主制度、法治状况、社会自由结社、媒体新闻自由,甚至风土人情诸多方面,此外也想知道中华传统文化菁华如何在台湾与现代文明融会结合。 陈光诚的演讲显然也刺痛了一些人,《环球时报》竟撰文批评陈光诚的身体缺陷称其是“戴着盲人眼镜的玩偶”,称他“他学着网上话语和西方的说教,做了一番小孩搭积木水平的’民主畅想’。”对于《环球时报》的言论,任志强称“个人疯是自己的事。媒体疯是群体的事。环球疯是代表其背后的指挥系统疯了。”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的马勇批评道“《环球时报》如此粗鲁骂同胞,不也是甘愿堕落为某种’海内力量’的’政治玩偶’吗,不也是为了换取一些可怜的’表演费’吗,是一种有尊严的活法吗?”FMN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