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

华夏文摘 | 陈奎德:六四:穿越代际 穿越左右 定义中国

“六四翻页共识”的神话       北京的山寨版喉舌《环球日报》面对年轻留学生传薪六四精神的公开信,情急之下,慌不择言,曾經发明了一个八九一代学生已经“大多改变了观点”而达成了“把六四这一页翻过去”的所谓“共识”。 “妙论”既出,举世惊诧,嘲骂蜂起,里外不是人。随后不得不尴尬地把它悄悄删去,终致贻笑天下。 看来,他们缺乏一种基本能力,即:区分“梦想”与“现实”的能力。...

阅读更多

法广 | 特约专栏: 收拾我民族破碎的精神河山——“刘宾雁良知奖”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新闻史上,我们还找不到另一只如刘宾雁那样的大雁,能够如此英勇如此热情如此痛苦地在风暴中飞翔。它的每一次俯冲,每一声号叫,每一滴泪水,每一片被折断的羽毛,都在人民的大海上激发出雷鸣电闪和掀天的巨浪。”从“刘宾雁良知奖”设立和首届评选活动启动开始,刘宾雁这只大雁,已重返中国的天空,为着收拾我民族破碎而骨血犹存的精神河山,翱翔、号叫!

阅读更多

法广 | 要闻解说: 陈奎德:对中共深化改革的宣传 不要期待过高

法广: 陈奎德先生,你好 陈奎德先生: 你好 法广: 下个月,中共中央就要召开18届三中全会,中国官方新华社日前宣称,这次全会将制定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蓝图。周六,中共领导人俞正声也强调说:这次全会将要研究全面深化改革问题。您怎么看中国官方和媒体的宣传? 陈奎德先生: 我想这是比较惯例的宣传。就是每次到了全会之前,它有一个对全会的放风,这是中国共产党的传统,以便让人有一个思想准备。 但是我的观察是:凡是真正起到重大变革作用的全会,一般来说,反而是没有预先宣传过的,宣传的雷声大、很响的那种会议,恐怕民众的期望就要落空了,就必须把期望值降低了,这是从历史的经验中得来的一些教训。我们就以最近的上海自贸区作为例子,上海自贸区宣传地很凶,说是要作为中国新的自由港等等…等等…,但是最后大家知道,所有的期待都落空,重要的没有一条得以实行。所以(对全会)我们拭目以待吧。我要说的一点是还不知道这次三中全会究竟会开成什么样子。 法广: 中国新领导人习近平上台后宣称要“依法治国”,引起中国自由民主派的期待,呼吁中国当局能回归“宪政”,但事实上,不管是媒体还是宪政学者的呼吁,都遭到了打压,这让外界怀疑习近平的诚意。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陈奎德先生: 现在,习的方针大家都看得很清楚了,他是摆过去、摆过来。刚开始执政的时候,说了很多很好听的话, “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宪法的生命就在于实施”等等,这些是很好的话,但是最近调子越来越多地变了,甚至用了很多毛泽东式的,毛泽东时代文革时的语言,来表示自己执政的风格和执政的方向,所以说给很多人泼了一瓢冷水。我倒是觉得:也并不是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定见,他(习近平)就是这个样子,但是就是说明他还是在摸索阶段。而且中国的老话说,叫做“为政不在多言。”他现在说得太多,就难免要照顾各方的力量,他的根基又不是太深,他是一个不定的,他执政的方针具有某种不确定性。虽然上台已经一年了,但是他的方向并没有非常明确。 这次开会说要深化改革,但是从他(习近平)政治方向来看,就是前一段时间,这几个月的方向来看,好像和他说的深化改革这两者恰恰相反的方向在走,所以我们都要观察。中国的老话还有一句是非常的对,共产党也经常说,但是他自己能不能执行不是十分重要。那就是要“听其言、观其行”,重要的是还要看你怎样行动。你怎样在执政的方向上,拿出具体的、实际的、让人能够真正感受到,真正的改革、真正和国际接轨的这样一些行动,而不是咄咄空言、讲很多大话;一会儿讲左边的话、一会儿讲右边的话,好像是想走中间道路,实际上两边都不讨好,他(习近平)现在是把左、中、右,起码是在知识界,三派都得罪了。这在中共执政历史上,一开始就把几派人的义气都给挫伤了、得罪了,这种情况还不多见。 法广: 刚才说到有关中国的深化改革,我看到一篇文章是韩国媒体的《每日经济》,它认为:中国改革将把焦点关注在三个主体上,主要是司法、经济以及地方政府。尤其是司法改革应是很重要。您怎么看韩国的这一分析? 陈奎德先生: 司法改革当然非常重要,而且确实在他(习近平)开始的时候,刚刚执政的时候,也谈到了关于遵守宪法的问题,要实施宪法的问题。讲司法改革和一年来发生的薄熙来案有很大的关系。他们(习、李政权)是看到薄熙来案对上层政治上震动很大,带有某种颠覆性的、或是某种非常大的、挑战性的行动出现了。 不过,问题在于,这样一个因为根据政治时事的涨落,而起的一些司法上的开明措施,能不能够真正地凝固下来,维持在历史上,能够成为一种法治传统,能够成为一种司法独立的传统,这才是非常重要的。

阅读更多

法广 | 中国六四: 王丹等筹划“天下围城”行动纪念明年六四25周年

文告并同时列出天下围城的发起人名单,当中有「海外八九学生」的王丹、张伯笠、王超华、项小吉以及李进进等;「海外八九参与者」的王军涛、胡平、万润南、郑义、陈奎德、吕京花、陈破空等;「海外香港社团代表」的杨锦霞、关卓中、谢中之、关树越和周盛康。 王丹在文告中表示,1989年民主运动的理想是全中国人民的共同理想,然而“中共党魁邓小平以装备着坦克机枪的精锐现代军队镇压了这场全民爱国民主运动,扼杀了中国人民共同拥有的建立正义与安全家园的伟大理想”。 文告又指出,曾有人以为,邓小平镇压是为了保证中国更好地发展。也有人认为,当年运动的参与者如能更通情达理些,邓小平就不会镇压。但王丹说:“将近25年来的中共维稳统治的现实证明,六四镇压是为建立腐败铺平道路;现在,六四屠夫的子女通过暴力统治劫掠和压迫大众,成为极少数暴富权贵,垄断着发展的果实和机会以及所有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权力。而广大民众则在暴政下承担发展带来的代价和苦果,公民没有尊严、人权和合法权益,甚至连食品、人身、环境与产权的安全都没有保障。” 他说,今天大家比1989年时更加清醒地认识到,中国应当建立宪政民主;建立宪政民主必须结束共产党的腐败专制的统治方式 。中国的问题,就是重建政治秩序的问题,而重建政治秩序,就应当从解决六四开始。 王丹说,很多国人都在讨论明年的纪念活动。为此,“我们这些当年的参与者,本着抛砖引玉的精神,向全世界的华人和关心中国发展进步的国际人士提出我们建议的第一号行动计划,我们名之为‘天下围城’行动”。在明年六四那一天,有组织地或者自发地到各地中共驻外机构门前(尤其是使领馆),用全球接力的方式,达到天下围城的规模,以对中共造成最大程度的国际压力和心理震撼,以对海内外推动中国宪政民主的力量达到凝聚和动员的作用,以催生宪政民主的新中国。 王丹说,他们将在今年10月1日中共建政65周年之际公布进一步的行动方案,并将在2014年六四25周年之初的元旦,公告行动的纲领、组织和具体项目计划。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