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明

All

Latest

法广 | 王军涛:我与子明相濡以沫荣辱与共

后来我们就办了“民主墙”和“北京之春”杂志。由于我和一些杂志主编副主编当时都在读书,都很忙,最多是在精神上和物质上支持,实际上是陈子明先生和李盛平先生做的更多。他们经常争论一些问题,我更倾向于子明的观点,他是对时政时事进行评论的编辑,他讲的东西和我的观点比较一致。另外,他的风格比较犀利坦率,也比较符合我的气质和性格。第三是子明先生做事非常投入,我们都不喜欢拖泥带水世故圆滑的处事方式。我们在《北京之春》阶段走的很近,当然还有其他不少人。

自由亚洲 | 北京三百人出席陈子明追悼会警方如临大敌

曾被中国政府称为六四“幕后黑手”著名异议人士陈子明追悼会,星期天(10月25日)在北京昌平殡仪馆举行。包括参加过“四五运动”及“六四”的近三百名自由作家、学者前往送行。当局出动一百多名警力在通往殡仪馆途中设卡,逐一登记出席者身份资料,但没有阻拦。也有十多人被控制在家中。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向陈子明敬献花圈,并对当局限制人们出息追悼会表示愤怒。

东网|吴祚来:他只能在天国里等待真相与正义

因为当局需要把这场浩大的民众自发的民主运动阴谋化,一定要制造出大量的幕后黑手,一定要制造出大量的有份量的敌人,然后打击这些黑手与敌人,以达到震慑作用,制造敌人,是他们后期的需要,也是他们打击八九民运的秋后成果。

法广 | 特立独行―“六四黑手”陈子明告别人间

陈子明在几十年不自由和疾病缠身的岁月中,从没有放弃过思想的探索。作家许知远写道:“在翻看他私自印刷的12卷文集时,我深深为他的学习能力、他的崇高感到震惊,倘若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他本应是布鲁金斯学会或兰德公司的这样的智库的创建者,游走在知识与权力之间,不断为一个社会提供建设性的意见。在缺乏中间地带的中国社会,他只能变成‘异端’与‘黑手’”。

美国之音 | 民运‘三朝元老’陈子明的一生

华盛顿—中国著名政治学者、民运活动人士陈子明10月21日因胰腺癌在北京病逝,终年62岁。这位参加了中国历次民主运动的政治学者虽然多年遭到囚禁和软禁,但仍然不该初衷,坚持与集权暴力体制作斗争。陈子明1952年1月生于上海,在北京长大,上山下乡期间被下放到蒙古插队,后来以工农兵学员的身份在北京化工学院就读,1980年毕业。1984年毕业于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民运‘三朝元老’*目前旅居美国的著名民运人士、《北京之春》杂志的名誉主编胡平在1979年西单民主墙时期与陈子明相识。他们当时作为民间刊物的负责人一起参加了《中国青年》杂志社组织的一个座谈会。胡平说:“陈子明的个人经历,简直就是中国当代民运一部缩写的历史。30多年来,每一次运动,他都积极参与而且都在其中发挥了相当主要的作用。”陈子明早在1976年就参与了反对“四人帮”的“四五运动”,成为这场运动的英雄。在这场运动平反后的1978年底,在团中央组织的四五运动报告团在各地巡回演讲时,当时也被视为四五运动英雄的王军涛因为一场争论而与陈子明相识并相交。王军涛说:“陈子明先生在四五运动中是六个谈判代表之一,也是几个有名的‘小平头’之一。但当时他在75年的时候因为通信中间反对江青而被打成反革命,刚刚解除审查,就是让他回家收拾行李准备去到劳改农场的时候赶上四五运动,他就参加。所以最后呢,四五运动另外的五个代表都抓了,就他漏网了,就是别人没想到去劳改农场去找他。”1979年,陈子明参加了西单民主墙的活动,在80年代积极张罗、组织北京高校竞选运动。王军涛说:“他的所有理解都是为了给中国的实际和实践找到一个方向,不是追求一种知识性的完美,或者一种美感。除了做到理性的清晰、逻辑的一致之外,更重要的还是想做到可以影响现实的,或者是在现实中提炼出来的一种知识。”陈子明和王军涛当时一起创办了民间刊物“北京之春”和民间智库“北京社会经济科学研究所”,研究所旗下设有中国行政函授大学和北方财贸金融函授学院两所民办大学。在89年学运前夕,他们把这个研究所变成北京社会与经济研究基金会,同时筹备延安发展基金会,设有社会学部、经济学部、政治学部和心理学部,并在延安、山东兖州和蛇口设有三个实验基地,进行社会实践和培训。王军涛说:“我开过玩笑。我说,我和子明做的事情,是全世界的反对运动,除了打游击和武装革命没干过之外,我们全干了。我们读了学位,我们办了学校,我们打了选战,我打的是北大的选战,他是中国科学院当选(代表)的。我们办了刊物,我们办了研究所,我们办了民间智库。就是你能想到的,我们全都做过。”89年六四事件爆发后,北京社会经济科学研究所被当局关闭,陈子明被当局指控为“幕后黑手”。胡平说:“因为当时他和王军涛他们主持的社会经济研究所被认为是给运动不仅提供了很多重要的领导人才,而且也提供了资金各方面的帮助。”王军涛表示,他们被视为幕后黑手还与他们的个人经历和认罪态度有关。他说:“我和子明76年就开始干这些事情,共产党当时要抓黑手对天下做交代嘛,就找到了我们。第二个原因就是,我们俩不认罪。在一审、二审都不认罪的就是我们俩。”1991年,陈子明和王军涛以“反革命煽动、阴谋颠覆政府罪”被判13年徒刑,是当时被判刑的著名知识分子中刑期最长的,其间陈子明因为查出患有前列腺癌而两次获得保外就医,后来又被收监,直到2002年获释。*传奇人生*香港《开放》杂志的编辑蔡詠梅在“陈子明的传奇人生”一文中写道,“我们问陈子明(王之虹)夫妇,这十三年监禁和软禁的生活是如何过来的?在他们两娓娓叙述中,我们听到了一个矢志不移追求真理的理想主义者,在严酷的黑狱及与世隔离的孤绝中,排除万难,埋首苦读,研究国情,著述不辍的动人故事。”陈子明1991年被判刑之前被关押在秦城监狱。在这五百天期间,陈子明撰写了20多万字的《反思十年改革》,并翻译了近30万字的英文《中国文明史》。蔡詠梅说,在判刑后,陈子明对来探监的父亲说,可以将他的服刑视为出国读书深造,待他从监狱中出来后,一定会带着学习和研究的丰硕成果来见父母。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王军涛也认为,陈子明的一生就是一个传奇的故事。他禀赋很高,读书一目十行,而且过目不忘。胡平说,陈子明不光是善于思考、研究与写作,而且长于组织和活动。他说:“当时我们在北京的时候,很多事情就是他在那张罗,跑来跑去,骑个自行车。有时候晚了,路过我们家,那时候我在北京的时候,有什么逮着什么就几口扒下去,算吃个饭,然后匆匆忙忙又走了,总是忙忙碌碌的,总是关心这些大的问题。”王军涛还通过一个例子来说明陈子明做事的专注。他说:“子明打电话的时候,我们都知道必须要把他手里的东西拿开,因为他一打电话,你会发现他非常专注在电话上,他会把他身前的所有东西都撕坏,要是笔的话他会给弄断,纸和书他会给撕成碎片。他非常专注的在做这种争论和讨论。”王军涛说,一般非常投入的人往往做人做事会很偏执,而难得可贵的是,陈子明却是非常宽容。他说:“在思想上,他有很鲜明的原则性。另一方面,他又非常包容。他有穿透历史、看到历史发展脉络和方向的能力。另一方面,他能够非常冷静的、非常同情的去阐述跟他完全相反的意见。当你听起来的时候,就好象他为那个观点辩护似的。”胡平也谈到,在生活中,陈子明也是这样一个人。他说:“他待人非常谦和,而且永远是不紧不慢,不温不火,但是有非常强的这种毅力、这种坚持和韧性。”陈子明因为长期推动中国的民主运动而获得多项海外的奖项,包括“国际保护记者协会”颁发的“新闻自由奖”和美国兰托斯人权与正义基金会的终身成就奖等。北京之春在2012年也授予他“自由先锋奖”。今年1月18号,陈子明在被诊断患为胰腺癌晚期后获准到美国就医。他在抵达波士顿的时候获得各界的欢迎,包括多年的老朋友王军涛和胡平。陈子明当时表示:“我过去的几十年可以说是一直在坚持奋斗,今后我也会,只要生命不息,就战斗不止,要跟疾病作斗争,要跟世界上一切不公正的,这些极权暴力的体制作斗争。为中国的民主化,为世界的民主化,为中国的繁荣和发展,继续做出我唯一能够做的微薄贡献。”王军涛说,中国一些顶级学者都认为,陈子明的去世是中国现代政治发展不可替代的一个损失。陈子明的这两位朋友都感到遗憾的是,在他今年1月获准到美国就医后,由于身体状况的问题,他们未能就中国的政治发展等问题交换意见。陈子明的遗体告别会10月25日上午在北京昌平殡仪馆举行。王军涛说,他们将在纽约同时给陈子明举行追思会。陈子明的很多好友也纷纷在网上发表悼词,缅怀这位知行合一的民主斗士。fullrss.net

自由亚洲 | “纪念六四研讨会”北京召开 学者难属吁还六四真相

上周六,民间“纪念六四研讨会”在北京召开,参与者有大学教授、人权律师、天安门母亲等。学者们在会上呼吁当局调查六四事件真相,还原历史本来面目。参加会议的张先玲告诉本台,如果国家想实现转型,让人民过上正常的生活,公布六四真相势在必行。 “六四”25周年即将来临之际,一些公共知识分子、人权律师、遇难者家属等上周六在北京召开了“纪念六四研讨会”。...

法广 | 特约专栏: 收拾我民族破碎的精神河山——“刘宾雁良知奖”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新闻史上,我们还找不到另一只如刘宾雁那样的大雁,能够如此英勇如此热情如此痛苦地在风暴中飞翔。它的每一次俯冲,每一声号叫,每一滴泪水,每一片被折断的羽毛,都在人民的大海上激发出雷鸣电闪和掀天的巨浪。”从“刘宾雁良知奖”设立和首届评选活动启动开始,刘宾雁这只大雁,已重返中国的天空,为着收拾我民族破碎而骨血犹存的精神河山,翱翔、号叫!

自由亚洲 | 爱尔兰人权组织 表彰陈子明贡献

据海外的民主团体“公民力量”发布的消息,爱尔兰人权组织“前线人权卫士”在年前发表公开信,表彰陈子明40年来对中国民主运动的贡献。公开信表示,那个政府试图阻止陈子明做合法的事情,通过监禁消磨陈子明的意志,通过软禁和监控阻挠陈子明的行动。但是,他们没能得逞。公开信指出,陈子明对于民主和思想言论自由是全中国人民应该享有的权利的坚定信念,终将会让陈子明名留史册。公民力量受前线人权卫士委托向陈子明转交这封表彰信。公民力量表示,陈子明是中国民主运动的主要代表人物,他的贡献和磨难是中国民主运动的缩影,应该向世人讲述陈子明的事迹。

自由亚洲 | 陈子明罹胰脏癌传病危入院 吴仁华忆民运旧事遥祝平安

被中国当局指为“八九民运幕后黑手”的陈子明,日前因晚期胰脏癌送医急救,令流亡美国的民运老友深感忧虑。前六四学生领袖吴仁华在网上发表推文遥寄祝福,也为陈子明不畏强权压迫,坚守民主岗位表示敬佩。 陈子明因晚期胰脏癌紧急送医的消息,牵动流亡海外八九一代人的心。吴仁华为此彻夜难眠,隔海通过推文对六四一别二十四年,至今不能相逢的弟兄遥寄祝福。 吴仁华说:“做为了解陈子明背景的朋友,我为他的病情感到伤心,他现年六十一,这年纪毕竟还算年轻,他为中国民主事业做了这么大的贡献,年轻一代人对他却毫无所知。” 吴仁华从洛杉矶接受本台访问,细数陈子明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起投身民主事业,1989年六四血腥镇压后,被当局定性为“民运幕后黑手”判以十三年徒刑,在坐牢期间身患癌症,仍坚持为中国民主事业发声。 吴仁华表示:“陈子明和王军涛二人被当局视为‘老民运’,是官方眼中所谓‘民运四朝元老’,第一朝指的是他们参加过1976年天安门运动,也就是四五运动,当时还是高中生的王军涛为此被抓捕坐牢。第二朝指的是1979年北京民主墙运动,陈子明和王军涛都是'北京之春'成员;第三朝指的是1980年全国大学里的自由竞选运动,在校大学生不顾当局禁令,参加人民代表自由竞选;第四朝则是1989年民主运动。由此回看,陈子明的民运经历非常完整,在中国反对运动和异见阵营之中,都是经历最完整的参与者之一。” 陈子明近况跟随病情传到海外,吴仁华祝愿他能安渡难关,也回想陈子明和王军涛当年在北京,携手为民运事业留下不可磨灭的足迹。 吴仁华说:“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之前,陈子明在北京和中国各地一定范围之内,最广受赞誉的是他提出‘以商养运’理念,意即以商业支持民运活动,他是最早成功的实践者。当时,他们对外是‘北京社会经济科学研究所’,其下包括两所函授大学,另有城市菁英社和出版机构,这些机构拥有充分资金,以此支持北京大学等知名高校青年研究人员,邀请青年学者担任该研究所兼职研究员。如今回头再看,陈子明‘以商养运’之路走得非常成功。” 尽管陈子明身患重病,仍持续通过媒体和上网宣讲民主理念,唯个人博客和微博已多次被当局全线封锁。 吴仁华语带感慨地说:“当局在网上封杀陈子明,导致年轻一代不了解他的作为。试想,在微博上稍有知名度的大学教师或作家,动辄吸引几十万、几百万粉丝,电影明星粉丝人数更是无须多言,他们个人经历绝对不像陈子明的丰富动人,可是,陈子明这么积极上网推介西方新版丛书,也算是网络活跃人士,粉丝人数只有三万多人。不论他是否因病入院,我们身为八十年代民主运动经历者,有必要向外界介绍陈子明多年来为中国民主事业做出的贡献,对他表示由衷敬佩。”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在洛杉矶报道。

【河蟹档案】薄是人民的大救星?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小魏说事:【薄熙来案昭示这是一个法治国家吗?】;薄熙来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只要人治集权体制不改,无论是村夫野老的穷后代还是根正苗红的官二代,不管是拼命挣扎掌握一官半职还是上辈荫庇身居高位,都会肆无忌惮,作奸犯科,与党性无关,与人品不搭,只因权力的天性就是扩张和滥用,不受限制的权力必然腐化。 2013-07-27...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