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明

自由亚洲 | 上海“法官招妓”案的曝光方法对吗?

上海“法官招妓”案中的五名涉案司法官员已经受到不同程度的查处,案情正在向纵深发展。此案的爆料人 “老陈”揭露此案的做法一时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讨论话题。 中国“西部网”星期四刊登采访上海“法官招妓”一案爆料人“老陈”的长文。文章说,老陈因为官司蒙冤, 反复申诉无果,最终在被逼无奈成为访民的境况下,于今年8月初将五名上海法官招妓买春的视频上传到网上,完成了一场“基督山式的复仇”。 有人说,老陈是中国的反腐英雄,也有人说老陈的复仇方法侵犯他人隐私,行事下作。对此, 上海访民俞忠欢星期四对自由亚洲电台集记者表示: “说老陈不对的人可能是政府雇佣的五毛党, 真正的访民都拍手称快。 假如中国的政府和公检法等部门哪怕有一点作为, 老陈的做法确实不对。 现在的问题是, 中国的纪委和各个相关部门不作为, 官官相护,逼良为娼。 在时下中国社会不正常的情况下,反腐只能用这种办法”。 中国“西部网”刊登的长文介绍,老陈原本是有钱的老板,六年前因一桩生意纠纷与人对簿公堂。 虽然老陈认为自己有理有据, 应该胜诉,但上海法院最终裁判老陈要赔偿对方数百万人民币。在上海和北京几经上访无果,老陈明白了自己的上访之路不通,于是转为明察暗访,侦查审理他生意纠纷案件法官的私生活。老陈发现上海“法官招妓”案中的法官赵明华与自己有生意纠纷的一方是亲戚关系。经过大半年的努力,公众在网上看到了上海五名法官的淫乱视频。 北京律师刘晓原表示,老陈的反腐做法不易复制,打击腐败最终还是取决于制度: “老陈动用将近一年的时间,成本太高, 确实不易复制和效仿, 除非有人经济条件比较好。至于法官腐败问题,虽然民众监督必要, 但体制上正常的监督才是正道。防止和监督法官腐败, 那本应是检察院、反贪局和党内纪检等部门的事,让一个生意纠纷案中的当事人花近一年时间跟踪涉案法官才将腐败真相公诸于世是荒谬的”。 “西部网”的文章说,半年以来, 老陈如同一个幽灵, 向侦探一样跟随着上海法官出入各大酒楼、歌厅以及豪华会所,记录下一段段法官们灯红酒绿的隐秘生活;为了达到复仇的目的,老陈使用了一个专业侦探使用的工具,采用了一个专业侦探使用的方法, 不仅耗时,耗力, 而且花费不菲。《西部网》的文章说,将法官腐败材料报告纪委之后,老陈又通过微博爆料,发布视频, 并让朋友转发。访民俞忠欢表示,老陈反腐也好, 复仇也好, 他将腐败法官拉下马的方法确实无法让广大访民效仿, 因为那不仅涉及到资金和个人能力的问题, 而且被揭露的腐败法官只是少数: “法官和其他官员的腐败在上海, 乃至全国都是很普遍的, 真正被曝光和查处的极少极少。 百姓状告当官的, 特别是处级以上的厅局级干部, 百姓机会没机会获胜。 这次老陈之所以能成功也是因为他将视频传到网上, 政府没办法了”。 中国新闻不自由,网络在中国催生可众多揭露真相、守望社会的公民记者。上海“法官招妓”一案似乎显示,网络反腐将来可能使中国出现像老陈那样为数不少的“公民神探”。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Read More

法广 | 今日亚洲: 台湾三读修正通过军事审判法部分条文

中央社报道,根据三读修正通过条文,现役军人非战时犯罪回归一般司法机关侦审,修法施行后,陆军下士洪仲丘死亡案适用。法务部政务次长陈明堂表示,会尽全力,在人力、物力短促下,全力配合修法,以达成无缝接轨。 陈明堂说,原则上将成立军事专股或军事专组,司法官学院与法务部检察司会针对军人案件,对检察官进行在职或职前训练。 法务部矫正署、检察司、保护司昨天密集与国防部法律事务司开连繫会议,定调军法侦查中、执行、假释中付保护管束案件如何移转给一般地检署。 陈明堂表示,军法侦查中案件以犯罪地為管辖地,在法律施行当天,军方看守所会将在押人犯连人带卷,送交管辖的地检署,若检察官认為有羈押必要,将再向法院声押。 至於军法执行案件,以受刑人户籍地為移监原则,施行前国防部会将受刑人名单造册送交法务部,检察官据此发指挥书,执行检察官并与军监密切联繫;在施行当天由国防部依指挥书解送受刑人。顾及受刑人解送地可能造成军事机关解送困难,必要时由矫正署规划。 至於军法缓刑或交付保护管束案件,陈明堂表示,如需回役军方服役,将嘱託军方执行保护管束。 台湾修法后,有法官乐观其成,但也有检察官说必须「硬著头皮干」。 一名法官对修法表示乐观其成,他说,相较於封闭的军事法院,普通法院的办案品质更细緻化,对於被告的权益也更有保障。 不过他认為,对法官来说,案件量是一项负担,因為普通法院比起军事法院更加公开,可能会造成「滥讼增加」,许多过去在军中不敢发声的案件,或许会因修法而浮出檯面,因此案件量恐不减反增。 不过,这名法官也指出,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任何案件的重点都必须「回归专业」,提升法官素质及办案品质,否则案件给谁办都一样,只要不符民眾期待,就会被骂「恐龙法官」。 一名资深检察官表示,军院案件未来移送普通法院后,公诉检察官届时蒞庭,必须「硬著头皮干」。 但是军院案件移到地院,当初起诉的单位是军检,不是地检,公诉检察官得努力补强双方(军检、地检)就心证门槛(构罪要件)认知的差距,而且军检检察官也不得执行职务(蒞庭),换句话说,假设军检就证据能力认定有70%即起诉,但地检认定要90%起诉,公诉检察官就必须将差距的20%补起来。 公民1985行动联盟日前才号召超过10万人上凯道送洪仲丘最后一程,并提3大诉求,包括立即啟动军、司法共同组特侦小组、对歷年冤案重啟调查,甚至要求军法全面回归司法。 公民1985行动联盟发言人陈先生说,感谢各界帮忙,他呼吁下一步就是加快脚步成立军事冤案申诉委员会,让过去军中冤案可以重啟调查。 陈先生表示,军审法能这麼快通过修法,代表朝野立委都听到民意的声音,他对军审法修法通过后的影响持乐观态度。

Read More

BBC | 菲公布渔船案调查结果 台湾愿解除制裁

台湾“广大兴28号”渔船5月9日在台菲争议海域作业时,遭到菲律宾海巡队开枪攻击,导致船员洪石成中弹丧生。 针对菲律宾政府公布台湾渔船“广大兴28号”遭枪击事件调查报告,建议以杀人罪起诉涉案8名菲国海巡署人员,并承诺会尽速完成起诉动作,台湾外交部周三(7日)召开记者会对此表示肯定,并愿尽快解除11项制裁,希望双方关系能够恢复正常。 外交部次长石定表示,菲律宾政府正面响应台湾针对广大兴一案所提的四项要求,菲方已与“广大兴28号”罹难船员洪石成家属就赔偿达成协议,“马尼拉经济文化办事处”(MECO)理事主席裴瑞兹将代表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来台对罹难者家属表达道歉。石定说,台湾乐见“广大兴28号”事件和平解决,修补台菲关系。石定强调,台湾愿与菲国在传统友好基础下,进一步强化双边经贸、科技、文化等领域的合作关系。他并透露,台菲渔业谈判在6月14日召开会议,双方对彼此的意见都有相互了解与共识。 台吁从重处断 法务部次长陈明堂呼吁菲律宾司法机关,要能依据证据事实,对这些嫌犯从重处断,以彰显公平正义。他指出,由于菲律宾已废除死刑,因此根据菲律宾刑法第249条,杀人罪可判处12年以上、20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台湾“广大兴28号”渔船5月9日在台菲争议海域作业时,遭到菲律宾海巡队开枪攻击,导致船员洪石成中弹丧生。枪击事件发生后,台湾政府对菲律宾实施包括召回大使、限制菲劳来台等11项制裁,要求菲方惩凶、道歉、赔偿和进行渔业谈判四项要求。 马英九总统以国民党主席身份主持国民党中常会时表示,台湾爱好和平,从不用武力解决问题,但如果遭遇武力压迫或攻击时,海巡与海军当然一定全力护渔。他指出,在“广大兴28号”事件中,政府倾举国之力,为一名渔民制裁菲律宾,“务必要争回公道”。 家属安慰 “广大兴28号”罹难船员洪石成的女儿洪慈綪表示,8日下午三点,菲律宾将派总统特使裴瑞兹前往屏东琉球乡公所,向家属正式道歉,双方也将共同发表声明书。洪慈綪透露,声明中一定会有“道歉”两字。 针对菲律宾司法部公布的调查结果,洪慈綪表示,她不太同意菲方“出于正当防卫开枪”的说法,因为“我们的船又没攻击他们”。但如果这是菲方找台阶下的说法,她也无可奈何,她只希望菲方一定要以杀人罪起诉、判决。洪慈綪说,虽然等了很久,但“对结果是安慰的。” “广大兴28号”渔船已修复完毕,并于5日出海前往兰屿附近海域从事捕鱼作业。这是“广大兴28号”爆发海上喋血案以来首度出航。 (责编:路西)

Read More

美国之音 | 国际透明组织:有关台湾的贪腐民调将重做

台北 — 在国际透明组织2013年贪腐调查报告中有关台湾的部分引发争议后,该组织已经同意在台湾重新进行民意调查。台湾外交部和法务部对此表示欢迎。 总部设在柏林的非政府组织“国际透明组织”在7月9日公布的“2013年全球腐败舆情表”(Global Corruption Barometer)调查报告中说,台湾35%的受访者表示过去一年曾向有关部门行贿。台湾媒体和外交部引述的数据是36%。这个数据一公布就受到台湾当局的质疑与抗议。 针对这项调查所引发的争议,国际透明组织在台湾的分支机构台湾透明组织说,国际透明组织已经同意将会在台湾重做民调并会召开记者会公布民调结果。 *台法务部和外交部乐观其成* 对于这个最新发展,法务部政务次长陈明堂表示,法务部“乐观其成”,并且会等最新民调结果出炉后,再针对结果进行检讨和分析。 台湾外交部发言人高安女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外交部对国际透明组织要在台湾重新做民调一事表示欢迎。她还表示,外交部希望国际透明组织在重做民调时要以更严谨的方式执行。 在国际透明组织最初的结果出炉之际,台湾法务部长曾勇夫认为,这个调查报告“跟事实明显不符”。法务部曾经由廉政署发函给台湾透明组织,表达台湾的立场和质疑。法务部过去委托学者专家所做的调查结果为3%。 *外交部:报告的数据明显错误* 台湾外交部也几次就调查结果发布新闻稿,认为这个数据明显错误。外交部指出,该组织今年的“全球贪腐舆情表”说,“有71%受访者认为过去2年台湾贪腐情形有所改善”,但是又出现36%异常高的数据,显见报告内容前后自相矛盾,也不符合该组织历年所作的年度“清廉印象指数”(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CPI)与“全球贪腐舆情表”中台湾清廉度持续呈现稳定高标准的状态。该组织2010/2011所作调查显示,台湾的清廉印象指数为7%。 *民调机构的专业能力与公信力受质疑* 台湾外交部还质疑国际透明组织委托进行民调的机构是否具有专业能力与公信力。 国际透明组织的全球贪腐舆情调查是委托加拿大盖洛普民调公司进行的。 至于承办台湾部分的民调机构,国际透明组织最先表示,有关台湾的部分是由盖洛普再委托其在中国大陆的合作伙伴“上海慧思市场研究机构”(WisdomAsia)进行调查。不过,该机构后来说,有关的调查是由盖洛普委托在中国大陆合作民调机构“北京世研”(CASS Research Center, CRC)办理的,而“北京世研”公司又将调查工作再转包大陆“聚思信息咨询有限公司”集思吧(Jisibar)市调网站以网路民调方式进行。 *解读有误?* 针对这次调查结果所引发的争议,国际透明组织一开始一直为它的调查报告进行辩护,认为台湾媒体对报告解读有误。不过该机构后来对有关台湾部分的执行调查机构的说法有误表示歉意,并说日后将尽量避免由中国大陆公司在台湾进行类似的民调。 国际透明组织网站上公布的有关台湾的腐败调查显示,在回答你或家人是否在过去12个月向有关部门行贿的问题时,35%的人回答说有对司法部门行贿。而高达74%的人认为政党腐败或是极为腐败,75%的人认为台湾的立法机构腐败或是极为腐败。 *史上最大规模民调不包括中国* 《2013年全球腐败舆情表》是一项在全世界107个国家对11万4千个受访者所作的公众舆情调查分析。调查显示,腐败仍然在全球肆虐,在过去12个月里,每四个人中就有多过一人曾经行贿。不过,尽管国际透明组织称这份报告是“有关腐败的史上最大规模民意调查”,但是报告中却完全没有提及中国。国际透明组织说,他们接触了多家中国当地的研究公司,不过这些公司觉得不太可能在中国开展这一类调查,除非将许多问题略过不问。 fullrss.net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