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永苗

墙外楼 | 陈永苗:谁们下令要洗脑香港?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正如金正日说要征服统一安排全球,极权主义是具有全球帝国征服的冲动。 注定要让香港染红。“97”回归对于香港人来说,是一个慢性自杀般的魔咒,香港慢慢并入了大陆沦陷区。所谓邓小平“五十年不变”,还没二十年,翻脸像翻书一样,就开始软硬兼施,无产阶级专政这鬼把戏移植到香港去,侵占改造香港。 2003年香港二十一条立法风波记忆犹新,当下又要在香港搞红色洗脑。大陆洗脑政治课摇身一变,成了国民教育课,引来香港学生绝食抗议。 下令要香港洗脑的会是谁,不清楚。但是肯定是一种人:文革中下过乡,改革中留过洋,觉得改革很牛逼,形成独一无二的中国模式,具有帝国主义冲动,征服可以征服和要征服的一切,把中国的一切当做他们的战利品,恢复了毛泽东统治全球欲望的那一些改革派红二代官僚,他们在45岁到65岁之间,厅局级以上。 作为国内殖民殖民者他们即使下过乡,不会打破国内殖民,只会将国际商业殖民体系嫁接进来。中国是他们战利品,会不断越界,今有香港洗脑,明就会有台湾洗脑。一种对内折腾不对外的官僚种族帝国主义,法西斯买办。买办要在西方主流面前获得承认,就要对内加强征服扩大塑造,命名为中国模式,就像土特产。中国模式在西方的低位高低,在他们看来取决于他们在国内殖民的实力,控制异端如香港的实力。 在西方人面前提出中国模式,就像把乡下土特产送给城里人,说你们城里人没有这个中国特色得向我们学习,如此求得西方主流社会一席立足之地。叔本华在这种小资产阶级的自我辩护里面,看到征服全世界的渴望。中国模式此时更多是用来出口转内销,糊住中国人,但也会阿Q一下,以此心里暗暗压倒压倒西方人。 驻英大使刘晓明接受bbc采访,说现在中国不是共产党国,而是共产党执政的国家。执政,多“民主”的词,大使这一代人经历文革上山下乡受挫折,后改革与世界接轨结界上升,代表“先富起来”,觉得自己靠近了西方文明,又不同,不要真民主。 我认为,刘晓明的回答代表了现在中国社会一批经历过文革、有机会接触海外、又是体制内受益者的看法。他们的主流意识形态里面,可能不会再相信共产主义,也不相信毛泽东。他现在只相信的是掌握权力、掌握财富。这个就是他唯一的宗教。当他们掌握权力、掌握财富、觉得很爽的时候,他认为现在国家经过改革开放,已经产生质的变化啦。那么这个已经不再是共产党国家了,而是一个共产党执政的国家了,他就找到一个新的解释。 所谓中国模式就是这一代人的“自觉”。 共产党人理解的自由,确实是欲望与特权,应该叫做解放的自由。偶然地行使,被特许的行使,就被当做自由存在。对于共产党人来说,这种自由观是自足的,极权主义运动内部有着自成乾坤的自足。 战利品意识:从幽暗到彰显 从红色一代的打江山坐江山思维来看,他们有着把中国当做他们战利品的幽暗意识。在政治中,有着永恒的主奴伦理,作为自然状态,法律上的平等总会遭到不平等黑暗的力量的侵蚀,有特权有权力的人,总是倾向于把差异和等级强化持久化。这是一种需要遏制的自然倾向。然而战利品意识会放大不平等,于是到了红二代红三代,发扬光大了。毫无疑问,也就是说华人,就是中共的战利品。“战利品”这种潜在的攫取和征服欲望,在红二代红三代身上特别明显。 红色二代的特权意识比一代更甚,更加邪恶,红色一代还要有所敬畏。没有特权意识,就会自动充满着对生命的敬畏,红色一代从没有特权变为有特权,总是有所敬畏。红色二代三代认为自己拥有的一切是天经地义的。这些二代没有他们父辈的生存意识,却享受了无穷的红利。红二代红三代,与父亲一比较,切断了社会的联系,觉得自己所得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没有原罪和对别人的伤害作为前提。也就是自认无辜和善良。 认为自己继承政治权力有天然的合法性,对权力的过度膜拜,有权就是能抵达真理。但这个群体当中的理想主义者也依然相信,“只有把权力集中在手里,才有可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有着一种魔幻现实主义。陈元说,只要是我们党领导,搞什么都是社会主义。非常符合海德格尔的教导:当你拿起一把锤子,看什么都是钉子。枪杆子里面出“真理”:当你握住了枪杆子,干什么都是先进的。 在香港洗脑事件中我深刻体验到“战利品”的深刻含义。他们觉得他们必然征服香港台湾,把自己等同于中华的化身。他们必然等同中华。红色特权者,他们要得不仅是权力,金钱美女,而且要的是历史中美誉与永恒,且成禁脔。听他们说话,他们好像是神灵,中国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家的摆设。我们在他们眼里,都是蝼蚁,远远地都外在于历史,远远地外在于政治,远远地外在于留名青史和卓越的可能,顶多可以是暂时幸福的猪。

阅读更多

网友回应胡锡进之“邪教”论

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 今日在其新浪微博的认证账号内称,在中国若将党、政府、国家分开即是“邪教”,并称网上的几句“闲话”是无法改变“历史的塑造力”。此言论又一次引来了网友的不满。以下为部分网友对胡锡进的回复: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江苏亿元村长江村给村民发金条银条

中国大部分农村地区都是相当贫困,但是江南一带有些村子却十分富裕,相信很多人都早有耳闻。最近,江苏江阴市长江村向村民发放黄金和白银的消息引起舆论的注意。 江苏江阴市长江村现有八百多户人家。去年年底,长江村党委书记李良宝曾许诺,到2012年长江村企业发展40周年的时候,会给每个村民发100克黄金和100克白银,作为回报。这以前,该村企业曾多次给村民现金分红。最近,长江村兑现了发金条银条的承诺,在舆论界引起震动。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星期五接通了长江村一个村民家里的电话,这位村民证实,当地的村民都已经领到了这样的金条银条。 记者:“长江村的生活是不是像报纸上说的那么好,说发了黄金和白银是吧?” 村民:“是的,对的。” 记者:“你也领了是吗?” 农民:“对。” 记者:“每家都可以领到吗?” 农民:“每家都有,人人有的。” 记者:“为什么要发这个呢?” 农民:“关爱百姓,就是有钱嘛,发发黄金,就是村里面富裕。” 记者:“是福利吧?” 农民:“不是福利,就是富裕才发的,就是有钱嘛。” 记者:“就是富裕就发了?就是利润分红是吧?” 农民:“对。” 记者:“你们村有八百一十八户村民,每家都是村里给盖的别墅啊?” 农民:“是呀。” 记者:“真的这样呀?那为什么你们村发展得那么好呢?” 农村:“我们村是全国第三村。” 记者:“全国第三村,是吧?那你们村的经济收入是从哪里来的?” 农民:“我们都是搞企业的,有港口,都是一些很大的企业,我们是股份制企业。” 记者:“那没有一些侵占土地、失地农民的事情,像全国其它地方发生的哪些事儿是吧?” 农村:“没有,我们老百姓很幸福的,像我们这个村在全国应该不是太多的。” 记者:“你家住多大的别墅呢?” 农民:“我们住300平方米的别墅。” 长江村本来是江苏省长江边上一个普通的小村子。从1972年当时担任村委会会计的李良宝带领大家办砖厂以后,村里经济情况逐渐发生变化。目前长江村村级经济实体名字是新长江集团,业务涉及港口物流、钢铁制造等8个行业,2009年经济总量达300亿元人民币。长江村近3000位村民在当地企业就业,收入除了工资外,还有股份分红和各种福利。2005年时,该村所有村民都住上了村里给盖的别墅,免费用水用电,号称“家家住别墅,人人有股份,户户有存款”,长江村也因此和附近的华西村等村子一起步入“亿元村”的行列。这种官方媒体描述出来的富裕景象与其它地方农村非法征地、农民受欺压的情况显然是天壤之别。北京研究农村问题的陈永苗先生说,他以前到华西村参观时,曾看到过长江村的牌子: “它的村民为什么会获得这么多的福利,它取决于那些农民从事的是工业制造,而不是农业。中国凡是所谓富裕起来的农村,比如说原来著名的大邱庄,还有华西村,要成为中国最富裕的村庄,它完全是因为开始搞工业生产,并不是股份制一跃使他们获得的财物。” 1987年,天津的大邱庄成为中国第一个GDP超过亿元的村子。据中国媒体报道,现在中国GDP超过亿元的村庄有8千多个,多分布在北京、上海、江苏和浙江一带。很多人对长江村发金条银条表示羡慕,希望中国这样的村子多一些。但是,在陈永苗先生看来,长江村的模式很难被复制,像李良宝这样允许村民共同富裕的企业家并不多见: “这依赖于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一个村长,一个很有魅力的村长,这种因素是非常非常稀少的,很难有推广价值的。实际上他们这些村庄的富裕是建立在别的的村庄贫穷基础上,它是通过间接复杂的工农业剪刀差或者是其他的方式把别的村庄的财富掠夺到这边来,一个富人的出现伴随着五百个穷人的出现。” 以上是本台记者安培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孔庆东含泪力挺薄熙来

(德国之声中文网)3月15日薄熙来被撤职消息公开后,北大教授孔庆东参加了"第一视频"节目并公开为薄熙来鸣不平, 呼吁支持者声援重庆。他借"3.15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指"重庆打黑"为最大的打假:"那么在3·15日子里让打黑英雄、打假英雄受委屈了,等于是公开地发动反革命政变。" 他语气激动的质问薄熙来的支持者:"你为薄熙来做了什么?",并呼吁公众以实际行动进行声援,"大家都起来和黑暗作斗争。" 但孔庆东也称自己相信党中央大多数的领导人,这些领导人多次肯定重庆道路和重庆所取得的成就。网友评价其以这种方式挟持早前曾公开支持薄熙来的贺国强、周永康等人,也为自己的言论寻找安全保障。 孔庆东现为北大中文系教授,2011年11月27日,孔庆东在拒绝《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爆粗口,又被称为"三妈"教授"。孔庆东年轻时曾参加"八九民运"并为高自联成员。其后思想变得左倾激进,常在中国拥毛网站"乌有之乡"发表文章。 "孔庆东支持的不是薄熙来个人" 中国宪政学者、九鼎研究所的负责人陈永苗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孔庆东这番言论也是在利益权衡和对比之下作出的,不表示他对薄熙来个人的支持:"他其实不是支持薄熙来本身,而是支持薄熙来提出的一些'共同富裕'的政策。可以看到,孔庆东或重庆市民,是支持薄熙来背后的一些政策,这些政策对中国未来的走向是有一定意义的,比如说他提出的'共同富裕',可以说薄熙来的作法很象文革,或超越法律,从程序正义来说薄熙来很不对,但作为普通百姓不会这么复杂的考虑事情。如果是给重庆市民带来好处,重庆市民就会说好。" 但陈永苗也分析,目前中共当局所担忧的支持薄熙来者会不会走上街头抗议,他认为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我觉得重庆不会上街,这几十年来,维权的事情都是右派来完成的,左派知识分子的胆识不够,很难发动底层民众上街。 " 中共启动"去毛""反左"? 台湾《联合报》3月16日,以"去薄熙来 胡温确立反左路线"进行报道,指近年中国大陆左派形成一股势力。主要表现在藉中国大陆社会的贫富分化、中共党内的贪污腐败,发出反改革开放、为文革翻案的声音。3月15日,极左派之一的张宏良,公开宣告薄熙来是当今的岳飞,是"被美国以及反华势力仇恨",呼吁"如果再不站出来与薄熙来站在一起,共产党看真是命悬一线了"。 中国资深记者高瑜在德国之声《北京观察》中撰文,认为薄熙来事件使中共高层从派系之争重回路线之争。多位评论人士指,薄熙来事件也表明目前右派力量战胜了左派力量。 另据多位中国网友发布信息和海外"多维网"等报道,薄熙来事件发生后, "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民声网"和"红色中国"等左派网站,目前都遭关闭或禁止评论。 在重庆本地论坛发出"万人涕泪别书记"的内容并被强令删除后,北京方面除下令增派武警进驻重庆,而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加强了警力,广东网友爆料,连日来深圳市民中心、宝安中心广场等地,出现大批配备防暴装备的特警在巡逻,气氛紧张。 作者:吴雨 责编:谢菲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自焚事件升级 千余干部进藏维稳

针对中国藏区三月份以来发生第三起藏人自焚事件,中国四川政府日前宣布,将继续调派千余名干部援藏维稳。近期中国西藏、新疆等地局势动荡,少数民族问题的政策走向再引关注。 3月10日,是被中国官方称作“西藏平叛”而海外藏人组织指为“抗暴失败”的53周年纪念日。本台藏语部和总部设在英国伦敦的“自由西藏”组织发布消息证实,当天一名四川藏区阿坝州格尔登寺的18岁喇嘛自焚抗议中国西藏政策,不治身亡。这已是今年3月份前10天中,发生的第3起自焚事件。而自2009年2月至今,中国西南藏区至少已有27名藏人自焚。 本台记者周二致电阿坝州政府及格尔登寺,但是电话无人接听。而阿坝县公安局的工作人员在听到有关藏人自焚的询问后,迅速挂断了电话: “这个我不清楚。” 上周三,在北京的藏族作家唯色公开呼吁藏人停止自焚。她在呼吁书中指出,自焚虽然表达了藏人的意志,但牺牲生命难以使这种意志化为现实。 中国境内藏人自焚趋势不断升级,虽然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强调不鼓励自焚,但中国官方多次指责西藏的动荡局势与海外民族分裂势力有关。 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立法委员格桑坚参表示,西藏民众不惜付出生命自焚抗议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国治藏政策的残暴: “藏区连续发生自焚事件,我们首先要弄清楚为什么有这么多人自焚?但问题出在这些自焚者个人身上还是出在一个社会的问题上?各种各样的一些合法的诉求都得不到回应。中共用这种高压严厉打压的政策对待藏人,在这样的一个形势下藏区自焚行动会不断发生。中共的这种暴政,中共对藏区的这种严厉残酷的暴政,我们应该要求它改变这种政策。残酷的暴政消失了,藏区的这种自焚才会消停。根源在于中共当局,不在于自焚者个人。” “藏人行政中央”总理洛桑僧格就最新发生的自焚事件于上周六表示,当今的西藏已无法举行绝食、游行或和平集会:“”等任何传统形式的抗议活动,中国政府对西藏采取的强硬政策直接激化了藏人不断的自焚行动。 在北京的宪政学者陈永苗指出,西藏地区民族问题的背后凸显中国普遍存在现实问题,即官民矛盾: “现在我觉得西藏的民族矛盾、宗教矛盾或者是维族的或者是蒙古族的本质上是一个官民矛盾。而且所谓的这些民族区域自治或者一定程度的地方独立,搞联邦制,这是一个很好的出路,但是为什么这些很好的出路会被拒绝?因为最主要的问题是在于他们是官民矛盾。要是官民矛盾在的话,那么宗教冲突、民族冲突会大规模地像熊熊烈火一样起来。它没有采取一个联邦制和一个民主的体制,它以一种强有力的中央集权机制加上民族分化的一个政策下去的话,它在一时间看来是很有效的,但是所付出的历史代价、社会代价或者是政治代价都非常惨重。” 中国官方新华网星期一报道说,为了促进藏区和谐稳定,四川今年将继续选派1千余名干部进入藏区,为西藏的长治久安提供人员保障。陈永苗认为,在中国缺乏民主机制和宪政法律的保障下,试图以“促经济发展保稳定”的保守思路解决民族问题,无法得到长久的效果: “从根本上解决少数民族跟汉族的矛盾肯定要采取联邦制,要地方选举,然后在一个宪法的框架下,如果一旦制约了一个官的侵略、掠夺性的话,所有的民族矛盾就变成一个很好解决的,很好调节的。一旦有官的因素,官民因素加进去,它所有的一切都要激化,你所做的化解的工作,给它很多钱呀,促进它交流,好像似乎都无助于解决。” 另据“四川新闻网”星期二报道,3月10日的藏人自焚事件发生后,当地阿坝县安检局、工商局及公安局等已组织联合检查组,针对全县商业场所私自储存汽油、柴油等易燃易爆物品,予以查处、没收。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报道。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