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杂谈

All

Latest

姚小远 | 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为什么没有谣言_

刚看了一个有关中共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的消息,久违的江也出现在会场。这是令人尴尬的事情,因为香港某电视台已经宣布过其死讯,民间大量有关其在医院的版本似乎也在佐证香港媒体的不是空穴来风。 老实说,我对江没有好感,也不认为一个已经退休的老人应该出现在这样的场合,这种名不正言不顺虽然符合中国特色,是中共自己的事情,却让其冠冕堂皇的言论情何以堪?但是,我同样反对的,还是不择手段的谣言和谎言,用谣言和谎言即使能够得到正义和公平,这种正义和公平也会在谣言和谎言里更加张牙舞爪,祸国殃民,历史的经验教训我们不能忘记,更不应该好了伤疤忘了疼。 美国一群极少数民众发起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正在扩大,似乎有成为占领华盛顿运动的可能。这场举世关注的运动里,我们可以看到各种分析、判断和解读,但是,我们却听不到一点谣言的风声。当然,某些国家和利益集团的选择性失明和肆意扩大又当别论。这是民主的魅力,也是令专制国家望尘莫及的地方。 当我们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的时候,一个不能忽视的事实是:辛亥革命从某种程度上起于谣言。正是这种谣言才让中国这100年跌跌撞撞,吃尽苦头。所以,即使谣言和谎言真能够给中国带来民主、自由和富强,我也不要,因为这种来自于谣言和谎言的革命和改变,必将会令中国再次受伤!   小远2011年10月9日星期日 11:21晴  上海理道之理道文化兔,我只是一只有文化的兔子

姚小远 | 民族复兴是一场大忽悠!

辛亥革命100周年,民族复兴的陈词又开始滥调重弹,官方喉舌人民日报还煞有其事地作文“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共同奋斗”,忽悠谁呢? 说到民族复兴,我们首先要明白,复兴什么?是复兴到秦汉,还是复兴到汉唐,若复兴到这些所谓中华民族最好的时代,也无非就是天朝大国,四方来朝,过过装逼做老大的瘾,中华民族回复到这样的时代做什么?而且,历史的潮流不可逆转,时代早已经不是那个时代,若非要实现中华民族的这种复兴,不过是开历史倒车的痴人说梦。 中华民族复兴一说的源头,是因为1840年的鸦片战争将天朝的威仪给打掉了。在我看来,中华民族是应该感谢鸦片战争的,鸦片战争一排炮响,给中国带来了近现代文明,也让中国人民从此走上站起来的道路,虽然经历很多艰难曲折甚至倒退,但是若没有鸦片战争,老大的中华帝国还不知道要在黑暗里龌龊多久呢! 对于发生在近现代的侵略战争,我的看法是要分好的侵略战争和不好的侵略战争两种,鸦片战争在我看来就是好的侵略战争,它让中国看到了世界,也让中国开始青涩而蹒跚地进入世界,没有鸦片战争轰开中华帝国紧闭的大门,中国将还是世界上一块专制的腐朽角落。 世界上因为实现民族复兴而带来更多民族耻辱的国家是德国。希特勒领导下的德国以德意志民族复兴为旗号,曾经创造出很辉煌的业绩,结果却招致更大的屈辱和衰败。历史的教训不论是谁,都要吸取。 其实,对于中华民族的每一个来说,真正的民族复兴就是要每个中国人都过上好日子并且有尊严地活着,若不然,民族复兴就是民族暴力。而民族暴力不论如何义正词严,都会令这个民族沦陷和万劫不复!   小远2011年10月10日星期一 16:42多云  上海理道之理道文化兔,我只是一只有文化的兔子

姚小远 | 苹果已经落下

打开网页,看到苹果前任首席官乔布斯死去的消息。这个阳光灿烂、光阴似水的日子,苹果已经落下。世界离我们很远,地球就在脚下。 苹果董事会的声明说: “我们沉痛宣布,史蒂夫·乔布斯今天去世。 史蒂夫的才华、激情和精力是无尽创新的来源,丰富和改善了我们的生活。世界因他无限美好。 他对妻子劳伦和家庭付出了极大的爱。我们向他的家人,以及所有被他的杰出天才而触动的人表达哀悼之情。” 这个世界每天都有苹果落下,从牛顿的那只苹果开始,这是第二只落下来的苹果。这只落下来的苹果给我们的启示是:不需要残酷革命、激烈斗争、凶悍暴力,激情、才华、精力、专业的执着和对于世界无穷无尽的爱,就可以改变世界。 “世界因他无限美好。”谢谢乔布斯!   小远2011年10月6日星期四 8:27晴  上海理道之理道文化兔,我只是一只有文化的兔子

姚小远 | 我是一个有偏见的人

我承认,我是一个对艺术和艺术家有偏见的人,比如说昨天在北京著名的艺术集中营798,我就对小东说过一句禽兽不如的话:艺术是一个婊子。待价而沽,谁有钱都可以上。 其实,不光是对艺术和艺术家,对于淑女、英雄、劳动模范和共产党员,我都有这样的偏见。我唯一没有偏见的,就是流氓和妓女。   很多年前,走过一家酒店,正好遇见一对儿结婚的。我冲着新郎和蔼微笑,新郎也回我以微笑,我口占一绝,灭了新郎的微笑。 “听到鞭炮声,知道有人结婚。心里非常难过,新郎不是我。” 在心里,我祝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当然,我也不能闲着。即使多么不合时宜,我的心中,都有单纯、善良的泉水汩汩流淌。   我的一位朋友说:一个人只要坚持说真话,拒绝生活在谎言中,就能够对极权统治形成。这种言论太严肃。我用自己的方式挑战极权统治,把极权统治看做一个喜欢装逼的淑女,能糟蹋它的时候可劲儿糟蹋,能调戏的时候使劲儿调戏。 我的另一位朋友温馨提示:千万不要去惹每个月流一次血、而不死的动物。。。我想起那个关于把魔鬼放在地狱里的十日谈故事,乘着还能够折腾的时候,我们一定要不停地雄起!   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我成了流氓,请不要忘记告诉大家,我也曾经单纯过。现在,我要说的是:如果有一天我成了好人,请不要忘记告诉那些上当受骗的人,我这人骨子里其实挺流氓的。   小远2011年10月4日星期二 7:22晴 北平

姚小远 | 姜昆的心理挺阴暗的

姜昆和郭德纲打嘴仗,跟我一毛钱关系没有。看两个婊子打架,可以目睹春光外泄;看两位肥头大耳、满嘴跑火车的戏子吵架,最多也就是看到一嘴鸟毛,还不如看狗咬狗一嘴毛来的酣畅淋漓。姜昆不是道德模范,郭德纲也不是废物点心,两个人半斤八两,是中国相声的孤臣孽子和乱臣贼子,都装出一幅正统和高人的淫邪面目,实际上却庸俗的令人闻到一种东北人吃了泡菜打饱嗝放屁磨牙的酸腐味道。 我不能接受和容忍的是姜昆对于时代荒谬而可耻的描述。姜昆说:“如果我们生活在没有权威、没有偶像、没有榜样的时代,这个时代是悲哀的。”不论姜昆和郭德纲怎样掐架,都只是他们相声界的那档子事儿。可是,非要用相声界的那些家务事儿来绑架一个时代,将我们这个被SM已经好几十年的国家刚刚松动的绑绳重新束紧,这就是姜昆的不对了。姜昆所描述的那个有权威、有偶像、有榜样的时代,其实是一个政治而残酷的毛时代。姜昆言论的背后是自我的失落与膨胀,言外之意很明白,是要将自己这尊相声界的“大神”权威化、偶像化和榜样化,这也太不要脸了吧。可惜的是,这样的时代已经永远结束,只有傻逼和二逼才会喋喋不休,无限留恋。 老而不死是为贼,姜昆还没有老,称呼其为“老贼”他还不够格。昨晚跟几位朋友在北京郊外一座庄园宵夜夜话,说到李敖,我的观点是:李敖的年代其实早已经结束,赖着不走却又非常喜欢装主流,是李敖最令人讨厌的地方和最大的悲哀。其实,对于姜昆这只相声俗物,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对于任何希图复辟或者倒退的人,我都要发自肺腑地说一声:去死吧!   小远2011年10月3日星期一 10:32晴 北平

姚小远 | 情何以堪

昨天跟某位来自台湾的老大哥一起午餐,说到在大会堂参加国宴的遭遇,一肚子感慨。 老大哥说,领导核心的桌子在一个特定的位置,跟成百上千桌客人隔开。这些受邀来的港澳同胞和某些党派是不能上前敬酒的,超过一个线会被警卫粗暴阻拦。领导人也不会下来挨桌敬酒。而过去,跟领导人合影什么的都可以。我们是你们请来的客人啊,经过了安检,怕什么啊,这样做让我们情何以堪呢? 老大哥还说,过去党的三大法宝是群众路线、统一战线和武装斗争,现在,前两个都丢掉了。我插嘴说,武装斗争还留着呢。 老大哥还讲了一个故事。他的朋友最近出了一本书,他的这位朋友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就“弃暗投明”回到大陆,却在90年代重回美国。书里说,他写了入党申请书要求入党,党委书记用两个理由拒绝了他。第一,留在党外作用更大;第二,我们党内斗争太残酷了,你受不了。 历史是可以触摸的,触摸历史的脉络不需要高深的学问、严格的职业训练、多大的视野和触角,触摸历史,很多时候,只需要关注那些细节就成了。在老大哥叙述的现世情节里,我看不到伟大光荣正确!   小远2011年10月3日星期一晴 北平

姚小远 | 祝改朝换代快乐!

对祝我国庆快乐的朋友说,请祝我假日快乐。认真地说,国庆快乐是不恰当的,恰当的应该是假日快乐。不过,又一个问题出来了,这个假日来源于这个叫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纪念日,不从源头厘清,这就始终是个问题 。 所谓新中国成立之前,是旧中国。新中国之前的旧中国是中华民国,中华民国也有国庆,中华民国的国庆是10月10日,辛亥革命纪念日是中华民国的双十节。中华民国终结了满清王朝,后来中华民国被抹黑为蒋家王朝,这种抹黑说出了一个真相,辛亥革命的实质是一种王朝更迭。悲剧的是,后来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一脉相承,都是用党来代表国家,这样的国家其实准确地说是党国,跟民众关系不大。这种一脉相承,不言而喻地泄露着这国那国都是换汤不换药的朝代更迭的底裤! 所谓新中国的缔造者毛曾说过一句特别具有土匪、流氓和浪人气质的话“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句话也泄露出这个国家早已经颠鸾倒凤,将政权乱伦为国家的底细。退一万步,即使所谓新中国曾经不同与所谓旧中国,到了现在,这个曾经新过的新中国也已经老朽成旧中国。旧中国曾经有的罪过和罪孽,它也一个都不少,而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之了!   小远2011年10月1日星期六 10:37晴 北平

姚小远 | 日本黑帮与中国黑社会

昨天看104期网易《看客》日本黑帮私生活,讲日本闻名全球的黑社会山口组的,其中一段这样写道:“日本第一大黑帮山口组离警局不过100米,门口有一个醒目的标志牌,上面写着:我们不允许使用童工,不卖毒品,也不乱扔烟头。” 下面的描述,也让我们对黑社会充满好奇和颠覆性认识: “旅中日籍作家加藤嘉一说:黑社会的谋生方式是在法制和人制之间找到了第三条路,他们在整个社会中扮演一种协调人的角色,虽然其存在方式相当敏感,但却必不可少。日本也是世界上犯罪率最低的国家之一,黑帮甚至多次充当了救灾先锋的角色。” “日本黑帮都声称自己是继承了“武士道精神”的侠义组织,他们也很讲“江湖规矩”。日本社会所推崇的一些品质对其有重要意义,包括“义理”,即要求报仇的道义责任;或者“人情”,即富于同情心以及保护普通老百姓的能力。” 日本黑帮有着深厚的纹身传统,纹身已经成为日本黑帮的标志,而骇人的通体纹身也是黑帮地位的象征。有意思的是,某位现存不多的纹身大师,即使黑帮老大,也要按照他的规矩来。严格按照他制定的日程安排,无权决定纹身的内容。 日本人喜欢泡澡泡温泉,但游泳池、温泉,健身俱乐等门口总是挂着一块警示牌,用日文和英文同时写着:“纹身者不得入内”。这等于间接拒绝了黑帮,而黑帮成员竟也温顺地遵从这种规矩,只能包场洗浴。他们会先在小隔间里把自己擦洗干净,然后才去中间的水池中泡温泉。 这样的描述,让我们觉得日本黑帮并不非常嚣张跋扈,他们遵循着社会约定俗成的规矩和规则,甚至有些低调和忍气吞声。 日本黑帮成员年平均收入为500万至600万日元(约合40万到50万人民币),跟工薪阶层没有太大差别。由于是暴力团体,他们不纳税。 而这期《看客》后面,有人这样说:“曾经有人问一个日本人:“中国黑帮和日本黑帮有什么不同?”那日本人说:“日本黑帮更遵守法律。”那人又问:“如果日本黑帮碰到中国黑帮会怎么样?”日本人想了一下说:“日本黑帮会报警!”” 关于中国的黑社会,可以说的话题太多。非黑即白是一种幼稚,唱红打黑是一种弱智,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小远2011年10月1日星期六 13:00晴 北平

姚小远 | 像蒋介石一样写博文

酒泉到银川的路上,给两位哥哥念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其中一段引用到蒋先生的日记。龙应台先生感慨,蒋先生日记写了57年。57年的时间,不论是戎马倥偬还是失意岁月,蒋先生都没有一天中断过日记写作。 最早读蒋先生日记片段是通过杨天石等人的文章,感慨蒋先生日记的详实和事无巨细,甚至,连内心里曾经泛起的好色、淫念蒋先生也会如实记载。这跟其对手某党的那些大人物们的肆意伪装形成鲜明对比。 蒋先生日记已经由其家属捐赠于美国胡佛图书馆,已经向公众开放。 所谓博客,就是网络日记。我不记日记已经20多年,我写博客也已经很多年。虽然在写博客的芸芸众生里,我写博客算是很勤奋的,但是,跟蒋先生比起来,差得太远。 伟大的人所以成为伟大的人,自然有其过人之处,蒋先生坚持57年写日记,可以说,也是一种过人之处。从今天起,学习蒋介石好榜样,将博客写作进行到底。   小远2011年9月28日星期三 2:50雨 宁夏锦湖饭店

姚小远 | 国家是什么东西?

国家是东西还是不是个东西,其实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怎么说都是正确,也怎么说都不准确。你说国家是个东西,那么国家是什么东西呢?你说国家不是个东西,那么不是东西的国家是什么玩意儿呢? 国家即使如何庞大,都是由一个个标签化了的生命个体构成的。国家是为了这些个体存在的还是这些个体是为国家而存在,在我看来,他们互为存在。如果一个个个体受到轻视和伤害,国家就是一种罪恶存在,也就失去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沿着这个逻辑下去得出的结论是:我不是为了这个国家而存在,有没有这个国家,跟我有什么关系呢?相反,如果没有一个个像我这样的个体,这个国家是个球。国家最大的价值,就是为我服务,不然,我要国家这个东西做什么呢?如果这个国家对我不好,我有遗弃和鄙视它的权力。 将一个重大刑事案件当做国家机密的洛阳式做法,早已经成为一种被利益集团养肥的中国特色。领导干部的财产、性伴侣、非婚生子是国家机密;矿难死亡人数、火灾死亡人数、地震死亡人数、各种非正常甚至正常死亡人数是国家机密;现在,连性奴案这样的重大刑事案都成为国家机密!在这样的国家里,国家机密就像妓女的处女膜,即使如何光鲜,遮盖的都是腐臭的逼。 任何人和利益集团都不能绑架国家,也不能以国家的名义绑架每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连重大刑事案都能够光天化日成为国家机密的国家,不是一个正常的国家,国家和个体都被绑架了。如果再不对这些被绑架进行解救,千百年后的中国人怕是只能读到“洛阳亲友如相问,一干性奴在洞中。”这样残酷而败兴的诗句了!   小远2011年9月24日星期六 5:49 晴 迪化

姚小远 | 另一种变态

29岁的市长引起热议,29岁的代县长简历成为机密引起热议,这种热议是有毒的,比如倒脏水连孩子也一起泼出去。 一方面,公众用热议来质疑这种所谓破格提拔的暗箱操作;一方面,公众的质疑也是对29岁可以做市长、县长的一种否认。我不想靠引经据典来证明自己的正确,我想说的是,29岁不是孩子,他们为什么就不能做县长、市长呢?一个没有29岁的县长、市长甚至更高层干部的国家,即使不是一个变态国家,也是一个不正常的国家。用熬年龄这种论资排辈选拔、任用领导的方式,不但不能证明这个体制的正确,相反,到实证着这个体制的腐朽和早已经失去竞争力与活力。一个社会如果只能靠老朽们的所谓经验和威信进行统治和管理,那么这个社会离完蛋,绝对不会是很远的事情。谁能保证,一个29岁的县长、市长,就一定要比49岁、59岁的干部做的要差?年龄是个问题,但是,如果仅仅是年龄的问题,就是一个大问题了。 我们应该警惕权力的暗箱操作和大胆妄为,我们更应该警惕我们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为旧体制的维护者和辩护人。有更多29岁的年轻人担任县长、市长甚至省长、部长,即使其中有暗箱操作、近亲繁殖和肆意妄为,对我们这个社会来说也是利大于弊,不是坏事情!   小远2011年9月24日星期六 6:32晴 迪化

姚小远 | <新闻联播>改版是一种矫情

9月21日,中央电视台举行了2012年节目资源推介会,透露了部分明年的节目安排及调整。明年《新闻联播》将以迁入新台址为契机,在节目片头、演播室等主要包装形态上作调整,节目形态与语态也将发生显著变化。 春晚改版的消息后面,随手摘几篇跟评,都可以看出来公众的立场和态度。 “新闻联播,你说的话我连标点符号都不信。” “你改,或不改,我都不看。 你播,或不播,我都转台。 我就在那里,冷眼看你,把谎话说到几时。” “确实,帮人洗了这么久的脑袋不换花样,真说不过去。” “不管怎么改,也改不了你那丑恶的嘴脸。” “牛头换马面,还是小鬼样。” “新闻联播是什么我不知道,反正以后我儿子要看,我一定踢死他!跟抵制毒品一样!” 确实,如果不从根本上改造《新闻联播》,如果没有妓女从良的态度和决绝改变《新闻联播》假话、大话、空话和谎言满篇的传统和新闻态度,《新闻联播》无论怎样该,都是换汤不换药。这样的改革,没有找死的诚意,只好继续等死,相信大结局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小远2011年9月22日星期四 5:34 晴 古安西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