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可:“单位”,这个“中国模式”的怪物

我们都是“单位”的一分子,这是我们的基 本身份,我们从这个身份中获得了幸福或,这些都是我们的历史经验。这样一个档案文献展,呈现出这么精密的记忆,这点是非常有意思的,因为我们大部分人都不 会把这些东西留下来。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