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部精选

白衬衫 | 铁道部大佬与中石油大佬的对话

铁道部与中石油偶遇,闲谈,设樽俎:盘置青梅,一樽煮酒,国窖1573,开怀畅饮。酒至半酣,忽阴云漠漠,聚雨将至。风已满楼,远处一国旗随风挣扎,铁道部与中石油凭栏观之。   铁道部曰:“兄台知国企之奥妙否?”   中石油曰:“未知其详。”   铁道部曰:“国企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覆盖天下,小则隐介衙门;赚则福利与自己,赔则伸手与国家。方今人傻,国企乘时变化,携无息之贷款,分红与国外。兄台久垄断一方,必知当世国企之英雄。请试指言之。”   中石油曰:“吾辈肉眼安识英雄?”   铁道部曰:“休得过谦。”   中石油曰:“吾叨恩庇,得益于发改委。天下英雄,实有未知。”   铁道部曰:“既不识其面,亦闻其名。”   中石油曰:“老大电业,独霸能源,国之脊梁,可为英雄?”   铁道部笑曰:“冢中枯骨,受制于煤炭,掌舵者氏家族,才疏学浅,草包一个,吾早晚必兼之!”   中石油曰:“龙王水衙门,民之命门,国之命脉;今虎踞各地,部下能事者极多,可为英雄“   铁道部笑曰:“水衙门长期亏损,好谋无断;奈何不了小民,涨小钱而听证:非英雄也。   中石油曰:“有一企业名称电信,威镇九州,流量乃别国三分之一,收费乃别国三倍,可为英雄?”   铁道部曰:“电信虚名无实,市场三分,竞争激烈,发小财而已。”   中石油曰:“有一人血气方刚,独霸空中,民航乃英雄也?”   铁道部曰:“吾之高铁足可对付之,看别人脸色,非英雄也。”   中石油曰:“高速公路,席卷全国,可为英雄乎?”铁道部曰:“高速虽系交通,然后劲不足,路多车少,坐吃山空,何足为英雄!”   中石油曰:“如钢厂、市政、电器等辈皆何如?”   铁道部抚掌大笑曰:“此等碌碌小人,何足挂齿!”   中石油曰:“舍此之外,实不知。”   铁道部曰:“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负债2万亿而不乱,事故死几十人而不惊,公检法自备。垄断与市场,涨价时给国际接轨,降价时搞中国特色。一本之万利,宰人与无形。”   中石油曰:“谁能当之?”   铁道部以手指中石油,后自指,曰:“还在装,今天下英雄,惟兄台与偶耳! 本文来源《网络》 —–白衬衫

阅读更多

21世纪经济报道 | 成败刘志军

梦中国(No5) by 新浪微博 @漫士-SIMON 古人云:诛奸谀于既死,发潜德之辉光。 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虽然还没死,但政治生涯已经终结,与铁路事业也已基本告别,故而其人虽然还没盖棺,提前做个论定大概还是可以的。 当然,这里的论定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如何判决,这是法官、检察官和和律师们的事,笔者既无这方面的知识,也无职权和能力去妄下法律上的结论。 不过,说说刘志军的一些犯罪事实总是可以的。...

阅读更多

纽约时报 | 铁道部谢幕 谁是受益者?

北京——人们说中国庞大的铁道部是个“独立王国”。脱胎于在1949年取得政权的共产党军队,铁道部曾与军队紧密相连,职工有自己的文化和生活方式,到2013年。铁道部职工已超过200万人。 然而,在本月短短一周的时间里,铁道部消失了,摇身一变成了中国铁路总公司,一位分析人士把这一变动比喻成“把猪带到市场”。 这位反腐败问题的中国研究员称,“铁道部是一头大肥猪,现在是分割它的最佳时期。”因为政治敏感性,他要求不具名评论。 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中国新闻媒体发布了很多照片,记录了人们在铁道部北京总部外哭泣,或是站在白底黑字的“铁道部”老牌子旁边合影的情形。 为了理解铁道部在政治和经济上的重要性,让我带你们走进1990年春天的北京吧。 当时我想买一张西伯利亚大铁路(Trans-Siberian Railway)的火车票去欧洲,但这被证明是件很困难的事。我用了中国最典型的办法办事,我的一个朋友的朋友认识铁道部一位高官。我们在北京的国际饭店会面,我的朋友和这个人都拒绝告诉我他的名字。 这一切都有些怪诞,但是我抓住机会与一个一定了解很多的人聊聊政治,我问他怎么看待当时的总理李鹏,李鹏因为宣布戒严令,为1989年6月军队镇压由学生领导的民主运动铺路,而遭到很多中国民众的唾骂。 他的回答接近指责。他一边举起双臂模仿在绳上晾衣服的动作一边说,“他是我们挂出去的衣服。”他的意思是,连李鹏都不是权力的真正掌控者,左右权力的是背后的一些力量,铁道部就是其一。 1949年后,铁道部的第一任部长是人民解放军将领滕代远,几十年来,铁道部一直将部队,武器和供给物资运输到全国各地。“铁道兵”参加了朝鲜战争,他们还为“新中国”修建了很多重要公路和铁路,包括通往西藏和新疆这些敏感地区的公路和铁路,让这些地区被共产党政府紧紧地固定在自己的控制范围以内。很多人为此牺牲。这些路的旁边立了很多墓碑。铁道部还有自己的警察、监察人员和法院、幼儿园、学校和医院。 铁道部不只是个部委,还是权力,就像那个人在北京国际饭店里说的一样。现在,它已不复存在,而很多人对于它消失的方式充满怀疑。 《21世纪经济报道》称,官方称铁道部的资产约为4.3万亿人民币。但是该报纸及上述反腐研究员都怀疑该数据。他说,铁道部每年运送数以亿计的乘客,“肯定有约20万亿资产。” 他与许多人一样,担心是有人故意低估铁道部资产,以帮助权贵家族窃取国家资产。 铁道部消失的速度也快得惊人。3月10日,铁道部改组报告递交全国人大。3月17日,铁道部已然挂上了中国铁路总公司的新牌子。这家国企负责商务运营,而管理职能则被交给了交通部。 此次改组寓意何在?这么庞大的权力机构又是如何被推倒的呢? “这就是问题。谁会受益?”这位反腐研究员说道。他提到了几个人,都是共产党高官或其子女。 他与北京许多人一样,认为党内的权贵家族基本上瓜分了铁道部。但也有人持更加乐观的态度,认为铁道部重组是改革的一部分,而且铁道系统的管理会有所改善。 上海交通大学公共政策专家陈尧告诉彭博社(Bloomberg News)说,“铁道部作为中国最后一个主要垄断机构,从来不乏腐败、官僚作风及管理不善问题。” 陈尧的评论说明了铁道部的改组为何能够实现:大规模的腐败。两年前,铁道部长刘志军因腐败及乱搞男女关系去职。 故事就是在此处变得阴暗浑浊的。根据新闻报道,刘志军的弟弟因为腐败,及在有关倒卖火车票的活动中雇凶杀人,已然入狱。报道称,刘志军有18个情妇。经济杂志《财新》报道说,有家公司的女领导为刘志军介绍情妇。通过“不法行为”,该公司赚了几十亿人民币。 报道称,有一亿元人民币的“顾问费”。 该研究员称,“刘志军的案子太大了,这提供了动手的机会。”多年伺机分割铁路业务的市场派力量(至少是支持国家控制的市场)抓住了机会。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学教授赵建告诉彭博社说,“作为改革的前奏,改组铁道部是关键的一步。”刘志军的继任者盛光祖担任新公司的总经理。盛光祖说,这一改变将有助于铁路产业更好地满足市场需求。 分析人士称,这也使得铁路系统与国营经济的其他部分相一致,包括航空、能源及远程通讯。 去年11月,刘志军被开除党籍。四个月后,他那有着64年历史的铁道部从此不复存在。

阅读更多

FT中文网 | 别了 铁道部

一、大部制改革 异口同声的“别了,铁道部”、“再见,铁老大”——尽管正式宣布铁路政企分开是在昨天,但迫不及待的标题周六就已经在门户网站首页上出现,从新浪搜狐腾讯网易凤凰到新华网,再到微博热门话题标签;风潮一直延续到今晨各地都市报的封面大字上,从南方都市报、生活新报到重庆时报、现代快报、晶报……最应景的图片自然就是人们昨日上午在铁道部尚未拆下的招牌前留影,当天午后出版的合肥晚报已经第一时间将这幅场景搬上头版。...

阅读更多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