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常死亡

新闻哥 | 十年后 向“范跑跑”道歉

其实我想说的是,向范美忠道歉。 很抱歉,斟酌再三,还是决定在标题里用“范跑跑”,因为这是个全国人民都知道的称呼。而范美忠,大家听到可能会想不起来是谁。这大概就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吧。...

Read More

民生茶馆 | 人民请慢一点 等一等你的公仆

先讲两个故事。 二十多年前,刀爷读初中的时候,有一天,班里一群人围着一个女生安慰、叹息。那个女生是公安局局长的女儿Z。原来,Z早晨起床发现,一群农民把自己家单元门口给围了,形势很紧张,后来来了好几车公安才把人都给抓走。 起因很简单,一个偷东西的小伙子,审讯期间从公安局5楼掉下来死了。家属去认尸发现浑身是伤,要求给个说法,公安局说他自己突然跳楼自杀。家属找不到说理的地儿了,便打听出了局长的住处,把局长单元口给围了。...

Read More

纽约时报 | 文革50年后 他仍在等待父亲死亡的真相

陈书祥的父亲50年前被打死了,至今他仍想知道父亲血迹斑斑的尸体哪里去了。他保留着一张边缘已经磨损的纸条,这张当年的纸条让他在文化大革命的混乱之中,找到了那些打死他父亲的狂热学生,给了他们钱,让他们把父亲的遗体送去火化。 他从未找到父亲的遗体。从那时起,他一直希望能有答案,等待着曾经打死自己父亲的学生站出来。他们变老了,对当初很懊悔,并表示他们感到歉疚。但没有人出现。 陈书祥仍在等待着对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的遗留问题的一个坦诚评判,中国也在等待着。...

Read More

自由亚洲|律师被约谈酒店被骚扰 北海反酷刑研讨会流产

约30名来自各地的律师原定12月12日、13日两天在广西北海东方夏威夷酒店召开反酷刑及非正常死亡研讨会,不过,研讨会尚未召开,计划参加会议的律师就相继遭到警方约谈。 广西律师覃臣寿12月11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当局认为有关会议“太敏感”,禁止律师参与,研讨会已于前一天被迫流产。 覃臣寿:“这边的公安局、公安分局跟派出所认为举行了这个会议太过敏感,时间点太过敏感,地点也不合适。具体怎么敏感、怎么不合适,然后这个议题他们认为是有政治性,但是他们也没有说出具体的所以然来。他现在是不给在那边开会。议题一个是反酷刑公约跟反酷刑委员会对中国报告的审议,第二个议题主要是在押人员死亡的情况下家属的权利和义务。主要是这两个问题,关于在押人员(死亡)我们主要想讨论的案例就是张六毛的这个案子。他们认为现在做这个讨论会比较敏 感。”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