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

华夏文摘|曹立群:崔健,还是那么棒!

平时老伴看湖南台的“我是歌手”,我跟着瞄一眼。2015年3月27日的决赛上,听说谭维维请来了崔健,我从头看到尾。崔健被王震封杀三十多年,居然穿着30年如一日的服装、发式、帽子,仍然那么清纯、那么桀骜、那么有创意,真的不容易。 崔健在成名前就已经在音乐界“内部”成为一个有争议的人。1986年春节,我结婚旅行到北京,一个在文化部工作的亲戚,把他的故事说给我听,还有一张他的照片。我当时并没有十分在意。因为说实话,我不喜欢穿军装、戴军帽的人。...

Read More

香港独立媒体|致我們殞落逝去的歌手

姚貝娜,內地歌手。在香港能夠叫得出她名字的人,寥寥可數。我很記得,陳僖儀離開人世的那一天。那個中午,午飯時間,照常的從微波爐拿出翻熱過的飯盒,和幾個同事走進會議室吃飯。電視在播着無線24小時新聞。吃着,剎然一小撮報道在畫面底部略過,「香港歌手陳僖儀於凌晨發生車禍,經搶救後傷重不治」。我感到震愕,我很喜愛這個歌手,雖則不是她的 super fan,但我電話裏的 playlist 還是放了不少她的歌……《忘川》、《記念悲》、《蜚蜚》、《讓風箏飛》…… 我最喜歡的,其實是她的國語歌曲《愛的劇本》。我有一種奇異的感覺,昨天,《忘川》的「回望如暮色般遙遠 河畔那鐘聲卻又很近」還在耳邊響起,今天她卻永遠離開。同一闕歌詞,今天昨天,不同感受。後來,我在二手店買回了她的《Crazy Love》和《Let Me Find Love》兩只專輯,《All The Best》 紀念集推出時,我也有買。我們回想,那麼多年,有多少曾經伴隨着我們的歌手離去。家駒,Beyond的靈魂,香港搖滾音樂的殿堂人物,《海闊天空》、《光輝歲月》,傳誦至今; 鄧麗君,有「十億個掌聲」的美譽,她離開的時候我還很小,但我一直都很愛她的《我只在乎你》; 梅豔芳,芳華絕代,桃李滿門; 羅文,一首《獅子山下》,寫下香江名句,永垂不朽; 張國榮,天之驕子,英年早逝; 還有阿桑這個台灣歌手,我很遺撼待她逝去了,我才能夠認識到這把純潔的聲音。「葉子 是不會飛翔的翅膀 翅膀 是落在天上的葉子」……這歌詞來自她唱的《葉子》,而這首歌,也是其中一首我最鍾愛的歌曲。當電影《畫皮2》在2012年上畫時,張靚穎把她的《畫心》改頭換面,少去了高亢,增加了深情委婉,以另一個版本上場,成為《畫皮2》的片尾曲。但其實,戲中還有另一首主題曲,哀怨難離。那首歌叫《畫情》,主唱的,是一位一直在內地樂壇苦苦奮鬥的歌手。她叫姚貝娜,其中一位我最愛的歌手。我第一次接觸這把聲音,是聽她在《中國好聲音2》裏,唱孫楠的《也許在》。也是在這一個舞台,令到她真正的為人所熟悉。我喜愛她唱張惠妹《也許明天》的洶湧澎湃,她唱順子《Dear Friend》的滄海無常,她唱王淨亮的《時間都去哪兒了》,那種對父母的真摯之情; 她唱紀曉君的《流浪記》,那種浪子的久歷風霜。對,她本身就是一個不斷和命運在搏鬥的人。她罹患乳癌,曾經毅然割掉一邊乳房。她是防止乳癌運動「粉紅絲帶」的代言人。她的人生路,和她的音樂路途一樣,波折難行。姚貝娜,從未為香港人熟識,本地的CD店亦不會引入她的唱片。因此,當2013年尾,她的新專輯《1/2的我》推出時,我只有托朋友在淘寶網上搜購了一隻。《1/2 的我》,代表着那一個只剩一邊乳房的她,克服身心傷痛,繼續前進。2014年是姚貝娜的豐收年,她演唱了迪士尼《冰雪奇緣》那首膾炙人口的主題曲《Let It Go》的內地版本,歌名叫《隨它吧》,深受歡迎。2014年,是她的事業巔峰年。我常常覺得,當一位你熟悉的歌手突然離開人世,那種感覺真的很奇怪。你深深的知道,他/她永遠再不會有新的專輯推出,永遠永遠,再不能演譯新的歌曲。而那一首首耳熟能詳的歌曲,十年後、二十年後,一模一樣的,在你耳邊輕輕哼着。這一把歌聲,緊緊的,牢牢的,把你鎖在他/她逝去時的那一個時間空間,不收不散。陳僖儀離去的時候,我有這種感覺。今天,這感覺又出現。姚貝娜(1981年9月26日 - 2015年1月16日),卒於乳癌復發,享年33歲。「留住你一面 畫在我心間 誰也拿不走 初見的畫面」- 《畫情》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