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醉精选

编程随想 | 每周转载:关于三中全会(网文5篇,评论若干)

  前天发了一篇博文《 三中全会解读:名为改革,实为集权,天朝重回个人独裁 》。考虑到这次三中全会的 负面 影响必定深远,今天继续转载各方的分析和评论。 ★网文若干 ◇ 笑蜀:从《公报》看中国政治格局走向 (摘录如下)   他们可以重造高度集权的首脑机构,但是,他们的基本盘在哪?   反宪政得罪了知识阶层;杀曾成杰抓王功权得罪了企业家阶层;镇压新公民运动得罪了中产阶层;杀夏俊峰得罪了底层;反腐败和节制官权得罪了官僚集团;经济改革更得罪了几乎整个的毛派。   他们四面出击,几乎得罪了所有的人。没有基本盘可言,单靠首脑机构就可以包打天下突围闯关?历史上从来没有这样的奇迹。 ◇ 张千帆:集权式改革的风险 (摘录如下)   集权式改革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公民社会能够积极参与并主导改革方向。如果中央权力不够集中,那么改革方案往往难以形成,即便形成也缺乏执行力;如果公民社会力量不足,则改革在落实过程中很容易遭到扭曲并发生方向性偏差。因为改革关系到社会利益的重新分配,如果社会大众本身不能参与,那么既得利益者必然“近水楼台先得月”,以“改革”之名为自己捞取更大的利益,满清改制生成的“亲贵内阁”即为一例。 ......   事实上,集权改革是中国历代法家矢志不渝的法宝,却迄今没有成功的先例。不少改革的出发点即是削弱地方豪强,有的是为了加强皇室权威,有的则是为了构建一个在法律面前更为平等的社会。后者的初衷不能说不好,却无一例外归于失败。究其原因,无非是不能满足集权改革获得成功的以上两个条件。如果一项改革确实是为了社会多数人的利益,却又不允许他们自由参与,那么改革首先就失去了最根本的动力和最强大的支持者。 ◇ 何清涟:十八届三中全会——集体领导至个人专断的转折 (摘录如下)   为了给人以仁慈的印象,多年来颇受诟病的劳教制度被废除。问题是,有前苏联的KGB这一“国家恐怖主义”机构的前车之鉴,中国人只要脑子不糊涂,都明白国 家安全委员会就是苏联KGB组织在中国的再现。有了这张天罗地网罩着,收起“劳教制度”这只装人的口袋,并不意味着国人进监狱的机率变小,“警察治国”的恐怖统治之下,各种名目的抓捕失踪随时都可能发生。   按中共的政治逻辑,党即国家,国即是党,所谓“国家安全”就是“红色政权的安全”。成立国家安全会的目的,外交部发言人秦刚11月13日在答记者问时说得很清楚:“毫无疑问,中国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恐怖分子紧张了,分裂分子紧张了,极端分子紧张了。总之,那些企图威胁和破坏中国国家安全的势力紧张了。”   熟悉中共政治话语的人都明白,所谓“恐怖分子”,特指新疆维吾尔族的政治反对者;“分裂分子”则特指西藏的政治反对者;所谓“极端分子”涵盖面最广,凡属批评中共政府及高官及讥评时政者,都可被视为“极端分子”。今年8月出台的互联网“七条底线”中就包括社会主义制度底线、国家利益底线、社会公共秩序底线和信息真实性底线等,这几条底线涵盖范围极宽,加上解释权完全掌握在政府手中,大大提高了中国人言说的政治风险。 ◇ 陈子明:《决定》姓毛还是姓邓 (摘录如下)   以专政与宪政、左与右为两个维度,可以划分四个政治派别:专政左派、专政右派、宪政左派、宪政右派。   毛时代是专政左派掌权,邓时代是专政右派掌权。不论“毛左”还是宪政左右派,都希望习近平能够开辟新时代,“毛左”希望回归毛时代,宪政派希望走向宪政民主转型时代。   但是《决定》表明,习近平并没有走出邓时代的政治意志,当局仍然在继续坚持“专政右派”的那一套:一手是确保中共的专政地位,捍卫统治集团的政治垄断利益;另一手是在保证国有(即党有)企业经济主体地位的前提下推行“改革开放”。 ◇ 习近平提出的改革计划雷声大雨点小 (摘录如下)   即使对于许多观察人士希望公报能够对关键改革内容作出高级别承诺这一较为温和的期望,公报也未能完全予以满足。   比如,公告中没有提及户籍制度改革,许多经济学家认为,这一改革可推动中国转型至由生产和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改革也没有提及让农民获得更多土地权利——包括出售土地的权利,这被认为是他们移居城市的前提条件。公报中也没有任何有关利率市场化或资本帐户开放等金融业改革措施的细节,而这是将经济增长引擎由效率较低的国有企业转向创新型私营企业的计划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最引人注目的是,公报中对政治改革只是一笔带过——吴敬琏等中国自由派经济学家认为经济改革必须以政治改革为起点。这是因为真正的经济改革意味着将对中国共产党的既得利益造成冲击;中国经济对投资的专注创造了大量实现个人富裕的机会,令这些既得利益集团受益。   公报指出有必要加强司法独立,与政治改革齐头并进。但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相关表述。 ★网友评论 ◇关于"改革" @许小年 :我们现在陷入的是改革的悖论,这个悖论是什么呢?我们依靠政府去推动改革,但是政府没有改革的激励,因为所有的改革将伤害政府的利益,这就是改革的悖论。能不能从这个悖论中走出来我本人信心不足,这也是我不愿意谈三中全会的一个原因。诸位晚安! @张雪忠:即使曾多次失望,每当新领导上台,总有不少人(包括一些睿智学者)期盼甚至臆测他们会重启所谓的改革。我理解这些人的想法,因为人人都有沉溺于虚幻希望的倾向。 我个人一直认为:十三亿中国人眼巴巴地等着七个品性和才智都十分可疑的人,来决定自己该享有多少权利和自由,这本身就极其荒唐。 @刀尔登:粗读了一遍《决定》,大致印象是,这是最后一次改革。 在保障集团的领导地位及核心利益的前提下,是一次总的社会安抚,不少措施和倾向值得欢迎;它再次回避政治自由方面的问题,但其实施必定不能掩盖而是激发政治诉求。 而此次之后,“改革”的余地不剩什么了,数年后如何,数年后自知。 @于建嵘:全会公报的关键词是"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是好的,但不能没有重点突破。 现在中国社会最重要的是:经济放权(进一步市场化,破国企垄断之权,为民企松绑),政治限权(完善人民代表制度,让人民用选票限制党权和公权),司法护权(改变司法地方化,确立司法权 威以维护民权)。 如果这三者不齐进,难成大器。 到处在谈这个决议,还有一些平民百姓跟着莫名兴奋。跟你们有啥关系啊?好像真能给小百姓带来好处似的。 几十年了也不长点记性。哪次不都是说得挺好的,到底啥落到实处了?房价低了?物价降了?教育公平了?医疗有保障了? 不信就走着瞧!啥也不会变!每次的所谓改革政策,官员利益集团都成功滴将它转化成了自己的利益。 每一轮所谓改革就会诞生一批新贵!百姓照样被盘剥。 所以最好别改了,别再增加新的盘剥就算大功德了! 没有体制改革的支撑,那有经济改革的环境 就象前三十年后三十年不能否定的逻辑互悖 己经堕入特权思维与改革呼声相互颠覆的死结 在僵死的意识形态绑缚下,经济改革注定要走死胡同, 从公报充满假大空的忽悠,没有实质具体的措施, 就说明他们所谓改革,一开始就在无形中夭折 @Likebook:有一天,悟空問佛祖:什麼是改革? 佛祖說:改革就是把你從五行山下放出來。 悟空又問佛祖:什麼是深化改革? 佛祖說:深化改革就是給你戴上金箍。 真是改革春风吹大地,可惜人民越来越穷,官员越来越多越来越富! 继续做伟大的春秋大梦吧。 ◇关于"权贵" 只有坚持党的领导,也就是党的特权, 才能保住官员的特权,才能保住官员的财产。 这一点,一万年不动摇。 @lzaiting:梁山上下鸦雀无声,聚义分赃厅外戒备森严,众头领厅内议事。 几番商全决定:分了财产,各自行动,自寻乐土秘密安家。待到打尽水域鱼类,挖尽山上矿藏,榨干士兵心血时,分道扬镳! 林冲一脸疑惑的问:我们以后不再替天行道了吗? 宋江大笑道:兄弟真风趣,说得好像以前是替天行道似的。 @xiucai1911:一群强盗开会,一些小民引颈期盼、窃窃私语:“他们会不会谈论把抢来的钱还给我们?他们会不会研究减少抢劫范围?他们会不会决定从此金盆洗手?” 几天后,强盗们开会结束,做出决定:“成立山寨安全委员会!”窃窃私语的全傻眼了! 不过这些人不长记性,过了几年,强盗们又开会了,他们又充满期待了! @弹弓子E:瘸子和瞎子想过河,瘸子说:你背着我,我指路。瞎子同意了。 一下河,瘸子忽然发现水底闪闪发光,知道遇见金子了,便对瞎子说:你把脚下的石头捡起来给我,省得绊着别人。 过了一会儿,瞎子问:怎么石头摸得越多你越重呢?是不是捡着宝了?何时能过河? 瘸子:过河时别说话,前面就是深水区了,小心呛着。 *周克成V:所谓三中全会,就是全国最有权势的370多人聚在一起,讨论怎么瓜分和保障他们的利益。 在民众日益觉得他们伸手太长捞钱太多的情况下,他们得考虑怎么互相制约,改变捞钱办法和分配方式,以便他们继续心安理得坐在高位,好更多更久地捞钱。 否则若突然变了天,大家连汤都喝不着。不知道我这样理解对不对? @alicedreamss:听说狼在开大会,羊们充满期待地对狼乞求道:求求你变革一哈,改吃草吧! @qiumazha:看完《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一个抢劫犯对受害者说:过去对你是暴力了些。再说你也没有什么值得我动粗了,从今天开始,我改......改偷——这样你会好受些。 社会主义民主体制下,不知道怎么产生出来的:一小撮人坐在屋子里秘密决定中国人该怎么活。如果光说不做甚至反着做,中国人还一点办法都没有。 ◇关于"《公报》和《决定》" 还有人在拿着文件,数算着不该缺了这个,不该缺了那个...... 麻烦您看清楚,人家这是《决定》,不是向你征求意见。 这是一场不需要民众参与的改革,因为改革的目标就是你。 分肉的都决定完了,猪还在纳闷:“怎么不找我商量呢?” @萧瀚:决议的性质: 第一,量改而非质改,好比以前每天抢1000块,现在改为每天抢900块,强盗还是强盗; 第二,即使限于经济方面,缩手也很有限,不必急于高兴; 第三,政治上加强中央集权,以警察化军国化对付自由化。托克维尔引用过一个旧法国官僚的话说,过度集权会得政治脑溢血死。 @pufei:即将发布的公告无非就三种可能:革命宣言、移民广告、骗子新招,想其他的同学,该去吃药了。 @CaoniBird:从权力的运动方向看,三中全会公报花大篇幅虚头巴脑简政放权,然后在三个关键节点上,把权力收得拢拢的: 1、强化党的领导;2、推出两个收束权力的机构——国安会、改革小组;3、反腐败,改善工作作风。 翻译过来即是经济放权,政治收权,加强皇权,抑制官权,打压民权,中央集权政府板载!妥妥的。 @肖鋒:三中全会解读:不明觉厉。听众:地命海心。市场:累觉不爱。中央:十动然拒。机构:说闹觉余。公知:细思恐极。 @小V:我才不看那些三中全会公报的分析呢,因为都是瞎分析,最终解释权在党手里,想怎么解释怎么解释,不会有什么改变的。 @李继锋:媒体人在翘首等待着驴粪蛋。 据说这次,光滑份量足散发着热气还伴有芳草的清香。 他们期待在里面找到更多的麦粒儿豌豆玉米和青稞。 两大亮点:一、改革领导小组,这点和过去一样很精,创造财富不能靠毛傻,要改 二、国安委,保证创造的现有的财、权制度能长久、安全。 想的就两件事,1、如何来钱,改革领导小组。2、如何保钱和权,国安委。 A、国安委---------KGB以前做过什么,看看就知道功能了!分值:负负负负负负 B、深化小组-------看看名称,就知道是套在线绳上的木偶。分值:零 A+B=?小学生都知道啊! @remonwangxt:“苍老师这部新片提到yamete159次、提到kimochiii137次、提到itai32次、提到iku28次、提到soko dame23次、提到hanashite22次。” “厉害!你解读出什么啦?” “从统计数据来看,苍老师确实很享受工作的乐趣啊!” ◇关于"国家安全委员会" 刘晓原律师:国家其实是安全的,不安全的可能是国民。 推特战记:每届执政都设立新机构,其深层语言是旧有该项功能不给力所以重设新机构强化此功能。 发改委强化了家族利益集团攫取国家资源的权力能力。政法委强化了镇压民众的权力能力。 眼下的国安委,把镇压功能提升到极权最高阶,也就是向世界承认天朝命至关头,其他万事让路 。 现在,习近平集大权于一身,成了邓小平以来,甚至比邓小平还要强的强势领导人。邓小平当时还有陈云的制约。 但是,习又能做什么呢?习只想保江山,但能保住吗?中国人至少再也不想过去那样容易愚弄了,他们大概知道外面在发生什么事情。 有些人在幻想,习会改革的,一旦稳住后。现在看来,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小了。 习没有这种必要的政治思想和文化基础,他还缺乏他父亲那种逆境中生成的人性和人格的力量。 习到底能做什么,有些人说,习是这个制度的奴隶。可能是吧,但可能是一个会造成很大破坏的奴隶。 @hu_jia:中共的“政法委”变身国家安全委员会。这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唯一和民主法治相对应的消息,一个很坏的消息! @弹弓子:东德有位年轻人了解到东西德差异巨大,问父亲:您能肯定党说的是对的吗? 老人:别急我们还是社会主义起点阶段。 不久抗议四起。老人:别急我们还没用社会主义新思维。 再后抗议声更大了。老人:我们还没用国安局管控。 最后特务遍布。老人:好了,社会主义终点阶段到了。 胡佳:国安委是中共建政之后设立的最超级机构。谁知道这个国家安全委员会是党里的机构,还是会成为国务院法院检察院之后的另一个国家级的机构? 如果是前者,是不是首次有党内的机构冠以“国家”字样名称?如是后者,是否需要通过修宪来架设这个系统? @na_sheishei:【外交部回应设立国安委】 秦刚:毫无疑问,中国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恐怖分子紧张了,分裂分子紧张了,极端宗教分子紧张了。总之那些想威胁和破坏中国国家安全的势力紧张了。 网友:是朝廷紧张了吧? @tengbiao:美欧印,朝日韩,南海,台湾,占中,民运,法轮功,大藏区,东土,南蒙,维权律师,政治犯,上访,地下教会,意见领袖,弱势群体,ngo,这么多敌人,不弄个国安委能行吗? 能制造出这么多敌人,不正说明党国的强大吗? 國家安全委員會將港澳辦納入委員會內,不少泛民成員感驚訝,質疑北京以維護國家安全為名,全面插手香港內部事務,將反對聲音全部定性為勾結外國勢力,甚至用最極端手法加以肅清,令人擔心真普選無法落實外,連「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亦不保。 @hnjhj:国家安全委员会和改革领导小组的搭配相当狡猾。一个制造幻觉,一个给予威慑,以确保你永远畅游在中国梦里。 @hnjhj:由于新华社故意混淆视听,很多人并没有搞清楚,说「中国」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是错误的。新设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只是中共党内的一个机构,受中共党魁直接领导,不需要任何法律依据,竟然就可以指导国家安全事务。这也是和其他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主要区别。 @yinxingongzi:一群笼子外的野兽,商量着要为关在笼子里的小动物成立个什么安全机构,这是保障谁的安全?是食物安全吗? @hnjhj:中共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直接插手国家安全事务,看来黑帮已经充分意识到维稳已经不够用了,未来的主要任务是举全国之力防止政变和起义。能逃就快逃吧。 @HUALONGLEE:克格勃全称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冷战期间,克格勃职能极大,凌驾于苏联党和政府之上,涉及国内所有领域,在国际上也成为红色恐怖的代名词。#国家安全委员会 【契卡】全称为全俄肃清反革命及怠工非常委员会,1917年底,在列宁的命令下成立。 它拥有不经审判便可执行枪决的权力。有研究表明,1918年至1922年,契卡处决的人数可能达到百万人,受害者包括反对派成员、社会各阶层的平民。 1922年契卡被改组成国家政治保卫局,1954年更名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即克格勃。 @Coley测试版:有一种预感,以后统治集团的左与右势力会分别靠向国家安全委员会和中央改革领导小组,然后,嗯......我瞎说的。 反正,至少目前这两个新组织一抛出,左右都很开心,正忙着一个中国,各自表述。 @wentommy:国安概念股逆势上涨,领衔涨停板的是“长期为公安、安全研发特种器材,提供特种服务。(保密)”的网络安全公司蓝盾股份。想起一个词儿,发国安财。 ◇关于"放开二胎" @hnjhj:以前黑帮开了个会,说让你多生几个;后来黑帮开了个会,说你只能生一个;现在黑帮又开了个会,说你能生两个;下次黑帮再开一个会,说你至少要生三个。每次你都山呼万岁,真是比狗都贱。 @KenWong_:原来真有这么多人因为单独二胎开放而觉得政府厚道的,这得多脑残啊卧槽!本来就属于你的生育权,现在打五折还给你你还笑着歌颂,活该几千年为奴。 @haitaode:有的人获得了生二胎的资格,但不愿意生。有的人,想生二胎,但没资格。建议二胎资格“上市流通”,比如,10万元一枚。当然,你愿意当礼物把资格送给朋友,也行。嗯,计生办可能征收二胎指标交易费。 @弹弓子E:若干年后....

Read More

华尔街日报 | 中国活动人士“同城饭醉”令北京不安

新一群草根活动人士现在会定期组织的一个简单的活动──聚餐,这令中国的威权政府感到不安。 每月的最后一个周末,政府批评者都会在全国20个城市不事张扬地组织同城聚餐,讨论司法系统的缺陷和受教育机会不平等等问题。组织者说,这些聚会有意保持低调,但他们的总体目标则不然,这个目标就是为中国民主化奠定基础。 现年26岁的张昆说:吃饭不违法。我们的口号是:吃饭改变中国。张昆此前是一家广告公司的员工,在网上碰到了其他活动人士之后,他开始帮助组织聚餐活动。...

Read More

维权网 | 浙江中国民主党人“饭醉”,杭州警方如临大敌

(维权网信息员张春江报道) 2013 年 9 月 21 日,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成员徐光因参加经济适用房维权活动被杭州警方行政拘留 10 天。 10 月 1 日徐光期满释放,浙江中国民主党人前往迎接,但遭国保截拦。因在拘留所绝食一星期,徐光的身体到最近才恢复。 10 月 15 日,徐光为了感谢他行拘释放时民主党同仁对他的迎接,在西湖区九莲庄祺家土菜馆设宴请客,他委托吕耿松把朋友们召集起来,大家一起“饭醉”。这本来是老百姓日常生活中一件十分平常的事,但杭州当局却非常紧张,如临大敌。 上午 11 点,陈树庆刚到吕耿松家,自行车还没有放好,就接到拱墅区国保打来电话,问陈树庆是不是要外出吃饭。陈树庆说,你知道了,就不要问了。国保说,你不要吃了,赶快回来!陈树庆说,为什么要回来,难道我跟朋友吃顿饭的自由都没有?国保说,我有压力,你快回来吧。陈树庆没有再理他。不久,翠苑派出所张所长光临吕家,这时戚惠民、苏元真都也都到了吕家。张所长问吕耿松是不是要到后面去吃饭,吕说是的。张说你在家里吃,叫几个朋友我不干涉,但外面不能去。吕问他:“张所长,你是执法的,国家有哪一条法律规定我不能到外面去吃饭的?”张说不出来,说是上面的命令,他有压力。吕幽默地说:“我已听到了你叫我不要到外面吃饭这句话了,到时我可以给你作证,你已经完成任务了”。张所长跟戚惠民等说了几句话走了,走时还一再关照:“不要出去了”。 11 点 20 分左右,邹巍、高海兵、吴远明先后打来电话,说他们被国保控制了,邹巍已经被国保叫到饭店里了。高海兵出门时被看守他的人追赶,后者竟将高海兵乘坐的公交车拦住,简直无法无天。毛庆祥和胡臣在路上也不断接到国保叫他们回去的电话,催他们回去。总之,没有出来在家里被堵截,已经出来的就不断接到国保电话。       11 点半,苏元真、毛庆祥、王富华、吕耿松、戚惠民、陈树庆、徐光、魏祯凌、吕国利、胡臣、谭凯等来到祺家土菜馆,翠苑派出所立即派三个协警紧跟。不久,西湖区、拱墅区、上城区、下沙开发区和杭州市国保在市国保副支队长蔡月丹的带领下都拥进了小小的土菜馆,加上片警、协警大约有十四、五人,超过了徐光请的客人。饭店里的老板娘和伙计也许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情景:一群人坐在那里喝酒吃饭,另一群人在旁边呆呆地看着,嘴里不停地叨着“快点,快点”。他们好奇地打量着这些人,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徐光和客人们谈笑风生,他们谈苏联、东欧共产国家的垮台,谈齐奥塞斯库、萨达姆和卡扎菲的下场。苏元真教授给国保“上民主法治课”,吕耿松则向蔡副支队长讨还被抄走的四台电脑。还有不知谁问站在那里看吃饭的一个国保:“你这样站着看我们吃饭,象个孩子,难不难为情?”那国保红着脸说:”有什么难为情的!“。      下午 1 点半,徐光和客人们虽然意犹未尽,由于国保的不断催促,也只好离开饭店,各自打道回府。

Read More

维权网 | 宜昌办案单位指“涉嫌煽颠罪”的刘家财不能会见(图)

(维权网信息员亦然报道)湖北省宜昌市民主人士刘家财,被羁押已 30 余天,由于警方指控其“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亲友在宜昌当地找过几家律师事务所,事务所都以“官司打不赢”等理由推脱,目前还没有正式委托到律师。办案单位称,案子将会在本月 11 号之前有结果,此前的侦查期间任何人包括律师在内都不得会见。 据刘家财的妻子王玉兰说,办案单位称侦察期间任何人不能会见。自己只能每周三到看守所为刘家财送钱送衣服,可从来没有见过刘家财本人的签收字迹。被抓前刘家财的心脏不好,被关了一个多月,也不知他在里边怎么样了。 8 月 2 日,刘家财被多名国保带走后,被以“涉嫌扰乱公共秩序罪”行政拘留十天,羁押在宜昌市拘留所。很多有网友闻讯前去拘留所探望,但都被以不是直系亲属为由拒绝。 8 月 13 日,刘家财的妹妹又接到哥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刑事拘留通知书,刘家财被羁押在湖北宜昌市第一看守所。 据猜测,由于刘家财平时喜欢上网写写文章,发表些言论,被刑拘的原因可能是近期他在腾讯微博、新浪微博、 QQ 群里转发李向阳的复仇血洗公告以及参与“同城饭醉”活动有关。早在 8 月 2 上午当地国保还曾到其住所谈话,告诫不该在网上转发李向阳复仇血洗的公告,并警告问题严重上级要求处理他。 刘家财的家人表示,刘家财在网上发表自己的见解,并不能构成犯罪,怎么可能被冠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希望当局能尊重法律,无罪释放刘家财。 办案单位告之家属,侦查期间任何人不得会见,显然不妥。维权网在法律咨询关于律师的会见权中指出:会见交流权既是犯罪嫌疑人的一种基本权利,也是律师展开辩护工作的基础性权利。该权利不仅在法治国家得到普遍承认,而且已经被国际刑事司法原则所确认。

Read More

美国之音 | 中国公民运动活动人士许志永被正式逮捕

华盛顿 — 中国知名公民运动活动人士许志永被正式逮捕,对他的指控是扰乱公共秩序。同时,中国正在打压可能挑战中共统治的民间建立公民社会的努力。 许志永的律师张庆方说,他的合伙人获知,许志永星期四(8月22日)被北京检察院正式批捕。逮捕通知书将很快送达许志永的家人。 许志永是个温和,但敢于直言的活动人士。他倡导平等接受教育权利,要求官员公开个人财产。他还是一个松散的“新公民组织”的创始人,号召人们每个月举行聚餐“同城饭醉”,讨论中国的宪法等问题。许志永7月16日被北京公安局正式刑事拘捕。 fullrss.net

Read More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