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

帝都小哩花 | 香港中文大学印象

我和每一位刚刚结束高考,来到这座陌生城市的内地生一样,内心充满着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期待。幸运的是,当年的香港中文大学给了我最大的温柔和包容。

阅读更多

别桃|作为一名港中大内地生,我想说

好久没写过推送,没想到这次的主题竟然会是这个。 首先,这几天一直收到很多朋友的关心,这里仅代表我自己以及部分中大内地生,针对大家问的最多的几个问题作出回答。 Q1:你还好吗?安全吗? A:我们很安全,已经离开了中大,并没有生命威胁。 Q2:听说你们放寒假了? A:有这样的传闻说学校决定结束这一个sem,(但仍未fact check,还在等官方通告)但这对于我来说并不是放寒假,更像是被休学。 Q3:听说你们学校成了战场?...

阅读更多

Matters | 谭蕙芸:当香港中文大学的校长也吃了催泪弹

段校长步向警方防线,学生紧紧跟随,警方遥远用扬声器大喊:“段校长你别过来,你后面很多暴徒带着武器!现在不是谈判和对话的时候!”当时有人向警方防线方向射雷射光,警方指控这是“普通袭击”,因而开了催泪弹,学生于是从山坡上掷下燃烧弹回应,警方于是向山坡上开橡胶子弹及催泪弹。段校长一行人唯有后逃,场面混乱,记者也在催泪雾中找路,险酿人踩人。此时,学生一涌向前,用中式酒楼那些巨型圆型木枱面所掩护,一边向警方扔汽油弹,一边推进,圆型桌滚来滚去,黑衣人就以躲在后面移动,双方激战,警方的子弹声,每几秒一响,橡胶子弹打中伞阵“啪啪作响”,有一阵子催泪弹频密得处身浓雾,完全看不到前路。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米兔在中国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