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主权移交十五年

BBC | 港人对北京政府的不信任创新高

港人在中联办前为李旺阳默哀。 香港大学的调查显示,有超过37%的港人不信任中央政府,创下主权移交以来的最高纪录。 根据调查,受访者越年轻对北京政府的不信任度越高。50岁以上的为28%,30-40岁的为40%,18-29岁的高达51%。 民调负责人解释说,港人对北京政府的不信任程度上升至1997年5月以来的新高,可能与内地连续发生的薄熙来、陈光诚及李旺阳事件有关。 更有民主党议员指出,北京政府迫害异见人士的暴行令人发指,尤其李旺阳事件更令港人愤慨与反感。 评论人士刘锐绍认为,李旺阳事件超越基本人类的容忍程度,港人不相信中央政府能够管好下面的贪官污吏。 中联办主任彭清华在回应记者提问时说,大陆和香港有着不同的历史境遇、文化氛围、社会制度、法律制度,不应因两地交往中发生的一些个别事件去夸大矛盾。 他还说,双方要尊重彼此的差异,相互体谅,做到求同存异,不要意气用事,无限放大,甚至因噎废食。 但评论人士刘锐邵警告说,国家主席胡锦涛即将来港,北京政府本周内如何处理李旺阳事件相当关键。一旦有大批市民上街为李旺阳申冤,势必引起国际媒体关注,令胡锦涛十分尴尬。 他分析说,届时中央政府或许会用经济甜头或安排胡锦涛多做亲民秀以试图转移人们对内地人权的关注。

阅读更多

BBC | 香港观察:我的香港六四经验

每年六月四日都有数十万在香港的维多利亚公园参加烛光晚会 究竟香港人应该是怎样呢? 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每年六月四日都有数十万在香港的维多利亚公园参加烛光晚会,当然,有更多的人,即数百万香港人是没有去六四晚会的,我不可以代表说他们去还是不去的理由,我只可以说一下在过去10多年我就六四在香港的观察。 每年六月四日晚上,在铜锣湾一定会看到这样的情况:不少西装骨骨的提著公事包、或是穿著高跟鞋,刚下班便赶来维园,因为晚会是8时开始,以港人的下班时间是不够时间回家换衣服了。 晚会开始前,总会看到维多利亚公园旁两间卖牛腩面的店子门口挤满了人,面不是特别好吃,而且有挺多味精,但是有感情,有人叫这个做“六四面”,因为如果不是六四晚会,不会来这个地区,不会来吃这碗面,人多没关系,可以等待。 心照不宣 因为在大家等待吃面的时间,总会遇上一些朋友,可能是一个很久没有见的大学同学,或是旧同事。然后大家心照不宣,问候彼此,回想起上一次见面,就是去年的六四晚会,没有约定,衣服的颜色一般不是黑色便是白色,否则也是素色的。 我会见到不少人扶老携幼的、好不容易进入会场,天黑了便点爉烛,造成烛光闪闪,虽然是“火光熊熊”,但不会见到有人烧伤,没有出意外,走的时候,你会见到有人在清理不小心掉下来的溶爉,垃圾不会乱丢。 然后,我会看到坐在球场地上或草地上的人,在没找到位子前,还要等待一会才可以挤进人群,你没有听到怨言,这点和平常事事要快、慢一点便会投诉的节奏很不一样。 大家都会唱起歌来,唱《自由花》是一种礼节、一种抒发: “忘不了的年月也不会蚕蚀,心中深处始终也记忆那年那夕”,一年只唱一次,不介意坐在你身边的人你认识不认识,也不管自己的歌喉,就是这样放大喉咙的唱,有老有嫩。 看在外国传来王丹的片段,当年他可是瘦瘦书生,现在传来他的片段,有点像“叔叔”,大家还是留心听他说的话,其实内容也没啥了,心中就是那份熟悉感,还有对港府不让他入境的疑问。 年复一年 近年,偶而会有一些当年的学生领袖或是经历民运的人士成功到香港,在场的人对这些人的名字都搞不清楚,但只要是曾经经历过当年民运,像今年成功入境香港的方政,当年在六四时被坦克辗断双腿,晚会上他经过那里,都有给他的掌声。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时间不早,然后明天还要上班,就在刚要离开的时候,见到朋友的女儿,每年总会见到她一次,就是在六四晚会,那时候还是手抱婴儿,现在是个小学生了。再花一个小时,离开平时只用十分钟便可以离开的维园。 想起那些天安门母亲,失去自己的子女二十三年了,日子会过成怎样? 每年大概有数万人,今年可能有近十万人,或者更多的人在和我分享著相似的记忆。 没六四便没有一国两制 就这份对六四的态度或记忆,令“六四”成为了政坛的“照妖镜”,而今年这面镜子来得特别厉害,因为当选了行政长官的梁振英,在1989年曾经登报批评中央:强烈批评“中共当权者血腥屠杀中国人民”的声明,这份声明在网上广传,而大家都相信这个梁振英就是新特首。 于是香港记者们这几天的工作,就是每天追著梁振英谈对六四的看法,而他每天就是不回答,只是一个笑脸,又或是说了一句“没有补充”。这些追问梁振英的记者,有不少在1989年六四事件时在襁褓的小孩,现在要反过来追问当时悲痛的梁振英。 每个特首对六四的态度,我们都在看,当年司徒华说曾荫权在89年曾经出席支持民运的集会,但曾荫权表示那只是路过。 董建华则在97年叫支联会“不要搞六四纪念活动”。司徒华拒绝,因为 “如香港没有支联会或纪念六四活动,便等于没有一国两制。” 今年的六四集会,支联会说有18万人,香港主权移交十五年来,这是最高的人数 ,司徒华巳作古,董建华早不当特首,一国两制还在?每年的烛光就是诘问。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阅读更多

BBC | 网友热议:港人拉出“米字旗”?

香港主权移交给中国已经有15年了,在香港街头出现“联合杰克”—米字旗,BBC记者沃迪恩•英格兰感到很惊讶。为探究竟,他采访了香港作家陈云根,艺术家荣念曾和政治家吴霭仪。沃迪恩发表的这篇文章《 按键 港人拉出“米字旗”? 》引起了网友们的讨论,以下是一些读者们的评论。你对文中所提及的解释和网友们的反馈有看法吗?欢迎各位留言。 问题产生于共产党治下的中国,生活方式、价值观、公共秩序及公民素质等等整体都跟香港的环境相差太远。而大部分内地访港游客及内地新移民,在香港表现出的低劣生活习惯及素质,我行我素地在公共场合便溺饮食及大声喧哗等等的行为,经由媒体传播放大报导以后,成为了压垮港人对兲朝印象的最后一根稻草。这就跟在台湾也有一些人相当怀念日据时代的秩序跟繁华是一样的。问题不在于这些怀念殖民时期统治的人他们的政治立场,而在于这些人想要维持原有的生活素质及水平,但新来的统治者却强迫拉低了港人的生活习惯,这就像五胡乱华、蒙古南侵,或是清初强制薙发留辫所遭遇到的反弹是一样的。 陈平 改革的阻力,不管改好改坏,都会有各方的阻力,社会趋于混乱,很多人不希望混乱,一切稳字当头. law, mars 香港人被迫做英国殖民地奴隶.国内人被迫做中国共产党奴隶.97年后, 眼看香港实施一国两制, 港人争取民主, 有机会当家作主, 国内人却仍要接受中共一党专制, 继续奴隶生涯, 百般滋味在心头, 唯有骂港人奴才泄忿,也好过过主子瘾.就连来港购物都要扮个大款,自我安慰一下, 心理补偿一下. 可怜可笑! 原细海, 香港 虽说拿个米字旗抗议大陆有点傻,可是香港人还是值得同情,被人殖民了那么多年,对英国都产生认同了。好容易回去,还回到中共政府手里··苦逼啊苦逼,不管怎么说,支持香港反抗。 mirror, china 中国要加快对香港的人口清洗,加大输入移民的力度,使香港变成一个一点都不特别的三线城市,到时取消边境废除港元禁绝粤语,振我天朝声威!! (兴奋) 爱国的中国人, 天朝 狗不嫌家贫,子不嫌母丑。香港近一个世纪的殖民统治 看来早忘了 圣贤书了。 RONE, 中国陕西 香港人做几天英国人的狗腿子就忘了自己姓什么名什么了 殖民地就是殖民地,不要自作多情了。 lee, wuhan 上面好像没几个香港人: 实际上共产党与英国人, 根本上是90% 与80% 坏旦之分, 说易港人怀念英国人–> 开玩笑!你英国人想人怀念你, 便不要把我们的英国国籍尹成不可进入英国及没居留权的假国籍! Helen, Hong Kong 有些香港人很不厚道,譬如说上面这位署名“邓欣龙”的读者(如果他真是香港人的话)。他说的中国鬼子也许还是他的亲人呢,我不相信他的祖上是曾经的英国主子。也许,他感觉现在的香港没有殖民地时期那么民主自由,但现在至少还有小圈子的特首选举。也许,2017年能够真正实现双选举呢。以前的港督都是英国任命的,你们当时怎么就没有想自己选举港督呢?难道就像别人说有的香港人当奴才都习惯了?现在的香港高度依赖大陆。没有他嘴里的中国鬼子,也许他早就失业了,还能在这儿骂人?做人要厚道,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 一个普通的中国人 要民主就說要民主就好,不屑中共就說不屑就可以了。拿什麽米字旗。難道英國殖民就有民主了嗎?殖民那麼多年,給你民主了嗎?大陸人民和香港人台灣人一樣渴望擁有民主,但是你拿出米字旗如果只是對中央政府表達不滿,很好。但是如果是想恢復殖民統治,很傻很天真。 lkx, dalu 香港你需要活出你的色彩,把你的优缺点都展现给大陆看,好让大陆从中学习到你的优点,从你的缺点中看到自己的不足。大陆为香港了一个舞台,香港为大陆表演了一场舞剧。我们需要彼此,我们需要不同,包容不同。联夫妻都有不同,都需要包容,何况两地。 杨, 中国 湖北 英国佬想挑动香港独立?管好你们自己吧,省得到时候把你们打回石器时代,现在不是你们英国当霸主了,说白了,你们连屁都不是,继续做你们天朝上国的美梦吧。 王先生, 广州 还请新加坡网友发表一下, 是否新/马关系等同港/中关系. 新加坡人今日享受的社会福利是来自马国人民的帮忙, 补贴?也难怪, 根据下方网友的描述, 原来国内同胞来港买安全奶粉, 无毒药品, 足料金饰, 什至冒死闯关来港生子…..等, 都是为了帮补一下香港经济, 他们是多么的伟大啊? 是中共那一个单位迫他们来的? 是统战部?香港再不是英殖民地, 但中共及一些国内人还是用殖民地心态看待香港, 还要反咬港人保留殖民地心态.可以清楚看到”老子来购物就是为了打求你” 这种态度, 与当年英国佬向海外殖民地购货时那种霸道无分别.新加坡是否需要招揽中国专才打救,最好自己想清楚.

阅读更多

BBC | 香港观察:“香港BBC”的宿命

在主权移交已经十四年,还是不会听到港台中人说自己是 “香港的CCTV(中央电视台)” 该说香港电台是媒体?还是说它是政府部门?这就是港台(香港电台的简称)的宿命。 因为香港政府决定委派专门执行政策的政务官当公营广播机构香港电台的最高领导人,让这个媒体/部门吸引了社会的眼球。 在港台工作的人,都喜欢以“香港BBC(英国广播公司)”自居,要追溯港台的历史,是员工曾经可以申请到伦敦BBC工作,或作短暂交流访问,现在的管理层,不少是和BBC有点渊源。可是,在主权移交已经十四年,还是不会听到港台中人说自己是 “香港的CCTV(中央电视台)”。 这反映了问题的关键:港台一直被当作进行公营广播的载体,而不是中央政府的喉舌,但港台的资金来源自政府,编制也是政府部门,所以港台还是要为政府政策作各种宣传和配合。 任命在测试港人底线 虽然“身世”如此,香港电台还是被社会大部份人当作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一个重要的指针,所以,当港府决定要派一个对公营广播完全没有认识的政务官出任香港电台的最高领导人﹣广播处长,那便不只是在挑战港台员工的底线,其实也是在测试香港人对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底线。 港台和BBC在英国的覆盖率并不相同,在电台方面,港台和另一个商营电台的收听率相若,不同的,是港台有老人节目和英文电台频道等,这些都不是赚钱的节目,只有港台才做。在电视方面,和BBC拥有多个主要频道不同,香港电台电视只是一个部门,不是一电视台,连最基本的频道都没有,节目都是在商营电视台播出。 曾经有人形容,港台作品就像素菜,它不一定美味,但它一定健康,而且是生活必需的。所以,港台影响力并不是当主流媒体,而是这机构不受商业压力左右,更能没牵挂的去做商营媒体所不能做的事,如揭露一些地产商的行事手段,这都是需要关注广告收入的商营媒体较难进行的。 近日香港一个商营电视台出现了港人不能接受的“有偿新闻事件”,更突显了公营广播机构对香港的重要性。 公营广播命途多舜 当任命宣布,香港中文大学便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被访问的663名市民中,接近一半对港府委派政务官出任广播处长有疑问,也认为会影响港台的编采自主权 。 这些疑问和担心都很正常,也在港府预计之内,但问题就是今天的政府是否在意市民这些关注。从现在的情况看来,经过近20年来多次的检讨,一个本走向独立于政府的公营广播机构继续成为政府部门,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 香港政府领导层就是不要港台做“香港BBC”,而是要努力去做“香港CCTV”。 同是政府部门,在过去近十年,港台都没有资源进行公务员的招聘,员工每年都要续约,从人力资源角度而言,你是否愿意当一份没有升迁的工作?在机构的角度,便注定会青黄不接,员工如流水般进出。 香港人珍视价值的消失 而且,这个任命是要告诉你,不论你对公共广播有多了解、有多卖力,你最后还是干不了广播处长,因为这份工作是由政府指派一个不用了解公营广播的官员出任。 当然,不少人会质问现在个别纪律部门都是由政务官出任首长,那香港电台为何要有例外?这些部门一样表态反对由政务官出任首长,否则当年港英政府就不会把公务员分为政务和专业职系,但由于他们是纪律部队,不能走得更前,而港台的本质和本业就是媒体,当然可以往前一点。 更重要的,是港台的公营广播概念,其实就是港人向往的价值,有若民主和自由,就像港人对普选的诉求,因此,每年的“七一游行”,都会见到游行队伍中拿着“撑(支持)港台”的旗帜,而且不只是一年,是每年都有,那是要求港台做好真正公营广播的一种诉求,是对这种价值的珍视。 因此,如果港府认为市民只当港台是一个政府部门,只需要由政务官掌大旗,进行一贯推行支持政府施政的工作,现在或许不会看到有怎样的问题,但是香港珍视的一种价值会消失,最终沦为中国一个千脸一样的城市。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