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叙事

Matters | 米米亚娜:我的反贼群因为George Floyd案引发的美国暴乱而撕裂了

我很难想象,在充斥着黑人和慕斯林歧视、反港独和香港运动、反美、反资本主义、粉国家主义、以及所谓“田园女权”话语的内地社交媒体舆论环境里,一个坚信“屁股决定脑袋”的小粉红如何才能辗转腾挪找到可以安放自己那套叙事的安全空间?因为总会在某个案例里,几套逻辑互相矛盾,如果不给自己的三观来次大修正,认知的障碍就可能越来越多——把这个花样navigate的过程称为“杂技”真是传神。歧视黑人就得说美国体制和警察没错,反美就得说黑人反抗公权力是正当的。如果再加上个香港运动的layer,就必须更讲究:黑人反抗公权力是正当的,那么香港人的反抗是正当的吗?如果香港的体制和警察暴力没错,美国的体制和警察暴力也没错吗?我相信以此完成一套无懈可击的论述一定难不倒中国人,万一自己的逻辑无法自洽,他们还可以把别人的经验变成“幻觉”,而墙的必要性被循环自证了:它保护了很多被它制造出来的有精神分裂风险的人。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米兔在中国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