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旺角警民冲突

行之|韩青:香港,会不会在两声枪响之后倒地不起

这应该是香港自1967年暴动以来最严重的一次骚乱了,也是近年来香港警察第一次真枪实弹的应对示威者。现场板砖乱飞,有的飞向警察,有的飞向示威者,还不断有火堆出现,不断有人受伤倒地,大批防爆警察手举盾牌向前推进,有示威者拿着软铁条往警察身上猛掴,警察则拿着胡椒喷雾往示威者脸上猛喷。

事情过后,有人质疑警察开枪,有人谴责群众暴力,但我关心的是,香港,这个曾经的四小龙和东方明珠,会不会在两声枪响之后倒地不起?

双方的心渐行渐远,双方的脸越贴越近,那串鱼蛋,也就成为一个导火索。枪声响起,是迟早的事。没人丧生,已是万幸。但下次还有没有这样的幸运,香港会不会陷入恶性循环当中,还要看官方和民间有没有自我反思,而不只是相互谴责。高压下的香港如何寻到一条出路,终究要靠港人自己去探索,这需要耐心,但不管怎样,暴力和专政都应排除在外。

阅读更多

永遠站在反抗者一方——港大學生會就二月八日旺角之役聲明

時值新正頭,小販路邊擺賣,銷售魚蛋雞髀,市民樂也融融,本無大礙。然而,食環署連日巡查,趕盡小販自力更新,殺絕黎民度歲雅興。警方又配備盾牌、伸縮棍、胡椒噴霧、紅黃旗幡等到場,刻意挑起民憤。連番衝突過後,警員 PC5619 不顧流彈誤中途人之險,於群眾中鳴槍兩發,終引燃熊熊抗爭烈火,蔓延旺角街頭。若諸君設身處地,耳聽槍響劃破長空,眼見槍管直指頭顱,豈不膽裂心顫?數百市民見狀,克服怵惕恐懼,群起反抗還擊,實為大義之舉。如果 PC5619 因恐懼而開槍,敢問市民慘遭黑警棍揮腳踢,又當如何?且未論被捕之士,久困漆黑囚車,飽受亂拳無數,抵達警局又遭一番折磨。倘若泯滅良知,反謂其自找苦吃,豈非有欠惻隱同理之心?你我人身肉造,被癢會笑,被打會痛,而人民被壓迫,理所當然會反抗。冰封三尺,絕非一日之寒:磚頭火舌僅其物象表徵,專制政權壓迫實為原兇。過往港府尚有些須節制,會因和平示威而讓步。近數年來,港共政權愈加無恥,面對逾百萬人爭取真普選的民意,依然不聞不理。港人忍無可忍,遂於雨傘革命奮起抗爭,設障開傘,持盾擋棍。今日旺角之役與雨傘革命一脈相承,分別在催淚白煙與懾人槍聲之下,不再畏懼,勇往直前,掀起新式抗爭之序幕。一如臺灣候任總統蔡英文所說:「天色漸漸光,這裡有一群人,為了守護我們的夢,變成更加勇敢的人。」是役不少戰友均自發參與,甘冒性命之虞和刑責風險,赤身對抗警察血腥暴行,好些身受重傷,生死未卜。亦有三位港大同窗被捕、受傷,當中包括候任學苑總編輯,在採訪期間被無理拘捕。對此本會承諾向有關同學提供一切可行協助,絕不冷血割蓆,絕不令行動者孤立無援。我們永遠站在反抗者一方。香港大學學生會二零一六年二月十日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长平:旺角枪声不是“最后一枪”

香港社会的秩序,一直是中国内地人的教材。亲官方媒体强调市民的”素质”,亲自由媒体则强调警方的亲善。同时,香港人也以此自豪,对内地访客不排队、乱扔垃圾等习惯深恶痛绝,甚至斥之为”蝗虫”。

变坏似乎只在一夜之间。今晨(2月9日2时许)旺角抗议事件中响起警察的枪声(对空鸣枪),尽管当时抗议者与警察的冲突已经相当激烈,但是据多名亲历者讲述,人们感到震惊,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阅读更多

端传媒 | 撑小贩如何演变成通宵骚乱?

作者:赵燕婷 本因声援鱼蛋小贩而起,经过整夜的血与火,却演变为香港近年最严重的警民冲突。警方称事件有预谋。围观市民中一名中年女士哭起来:“香港人为什么要打香港人?”...

阅读更多
  • 1
  • 2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2020 年终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