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獨立媒體

香港獨立媒體 | 大馬選舉:大選已完,抗爭未止

圖:參與5月8日大集會的華人青年Johnson Tan(右一)及友人們,手持意思為「馬來人是我們的朋友」紙牌,找馬來人合影,以表達族群之間的團結。(攝:劉嘉美) 國陣險勝大勝,保住中央執政權,表面上看似過了大選一關,但情況仍未算穩定,特別是大選過程中出現各種各樣的不公和舞幣,導致民聯支持者,以及關注選舉制度改革的市民,難以接受這次選舉結果。 5月6日凌晨,當傳來國陣步向執政的消息後,網絡上大家紛紛換上黑色大頭照,隔天市民自發穿上黑衣,以抗議黑暗的選舉制度,以及諷剌那些在黑暗(停電)中出現的神秘選票,左右了選舉結果。網上街上黑成一片,大家無法接受結果,並開始追問下一步該怎樣走? 人民公正黨實權領袖安華,表示拒絕接受這次選舉結果,並在大選三日後,於雪州組織了第一場名為「人民之聲,聖潔之聲」大集會,以抗議這次選舉的種種舞弊事件。縱管在集會開始前,警方指是次活動未經批准,屬非法集會,另外,網上也流傳各種傳言,包括勸籲華人不要出席集會、不要穿黑衣等,但最後,還是無阻超過12萬人出席。由於參與集會人數太多,造成八打領再也一帶嚴重塞車,後來大量參加車乾脆棄車在路上,踄步至會場,馬路上停放車輛長達數公里,有參加者形容這是全世界最大的露天停車場。 身處檳城威省的許鈧凱,和居住在威省一帶的朋友組團出席這次大集會,他們合共租了三輛大巴從檳城出發,一百多人,花四個多小時車程來到集會現場,許指出,大家都活躍響應這次集會,參加者包括馬來人、華人和印度人,即使周三當日是工作日,仍然無阻大家參與集會的熱情。 (圖中為許鈧凱,攝:胡禄丰) 許鈧凱同時身為馬章武莫區州議員李凱倫的競選經理,提及民聯支持者對於選舉結果極為失望,「本來已買好香檳和蛋糕慶祝,但最後我們都沒有任何心情,黯然地各自回家。雖然民聯在檳城大勝,但知道最終無法入主布城還是很憤怒,在投票當日,我們已發現有很多問題,例如選票沒有蓋印、出現大量廢票、點票站停電等,所以最後得知國陣險勝,我們都無法接受,中間實在出現太多問題。」 在集會現場所見,馬來西亞各族,包括華人、馬來人、印度人都有出席這次集會,參與者以行動來打破早前首相納吉提出「華人海嘯」的說法。在選舉結果確定後,納吉將國陣險勝歸因於「華人海嘯」,指華人社群出現反對政府的現象,甚至有國陣領袖及其喉舌報章批評不懂華人要什麼、華人不感恩國陣等,而馬華總會長蔡細歷指這次選舉的結果反映出馬來人與華人的分裂,形成「馬來人在朝、華人在野」的現象。 這類玩弄族群政治的言論引起很大爭議,國陣領袖割裂地看待不同族群的利益,將反風歸咎於華人,簡單化地理解社會矛盾都是族群間的問題。安華在集會演講時就試圖打破這種觀點,並強調:「這不是華人政治海嘯,而是馬來西亞人海嘯。要求公平的選舉,是全民的訴求。」 現場所見,參與集會的年青人很多,其中有數名華矞青年自發在集會現場,手持「馬來人是我們的朋友」紙牌,找馬來人合影,以表達族群之間的團結。其中一名發起人Johnson Tan指出,他們不滿國陣領袖在選舉結果出來後,以種族言論離間族群之間的關系,於是發起這個攝影活動,表達對友族的善意。 接下來,更多抗議選舉不公的抗爭正在陸續出現,以反對黨為首的大集會正在全國各地進行,還有民間組織如乾淨選舉聯盟(Bersih)收集舞弊證據和進行民間調查,推動選舉制度改革成為了馬來西亞大選後最關鍵的全民抗爭目標。

阅读更多

香港獨立媒體 | 【文化論政】呂佩怡:獨立策展人是「主奴一體」的悲歌?

獨立策展人、獨立研究者、獨立製片、獨立文化工作者等等這些冠以「獨立」為名的職稱,其中「獨立」一詞意味著什麼?擁有自主意識、自由精神的浪漫想像,或是不合時宜的頑抗?不同於主流的非典型工作模式,或是以自我剝削為基礎的創意勞動?本文將以當代藝術領域裡的獨立策展人做為討論「獨立」意義的討論對象。 獨立策展人一詞在歐美脈絡裡來自60年代末,哈洛‧史澤曼(Harald Szeemann)原擔任瑞士伯恩美術館Kunsthalle Bern)的館長,1969年他策劃留名青史的「活在腦子裡:當態度變成形式」與機構嚴重衝突,他選擇離開機美術館成為「一人機制」的「展覽製作者」 (exhibition maker) 。他此一離開機構的舉動成為獨立策展人之始,自此,獨立於機構之外,具有自主之態度、想法、工作模式的策展人被稱之為獨立策展人。 「主/奴」一體 「獨立」在史澤曼的策展脈絡下意味著具備獨特的觀點、勇於冒險、自己做主,並自我革命,同時也帶有不合時宜的叛逆性,為堅持某種理想不輕易妥協。一如史澤曼在一份訪談中說道:「如果下一個展覽不是一場冒險,它對我便不重要,我會拒絕去做」。然而,當「獨立」代表著高度自主性的同時,是否會過度浪漫化獨立策展人這個創意勞動?「獨立」,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是置身機構之外,或游走於機構之間,因此,「獨立」意味著沒有穩定的機構做為後盾,「獨立」必須以DIY(do it yourself)做為方法:找機會、找資源、找連結、找合作、找展場、找機構、找錢、找人等等,所有大小事一切自己來。這種自我負責的「獨立」極度依賴人脈、關係與資本。因此,獨立策展人做為「一人機制」的內在矛盾在於:一方面他追求獨立自主,做為自己的主人,但另一方面他卻不由自主地被鑲嵌於資本主義體系之中。既是掌控自己意願的工作者,同時也是聽從系統的勞動者。既是做為自己主人的勇者,也是無法遁逃的奴僕。這樣「主/奴」一體的悲歌,在新自由主義時代更是四處傳唱。 「自我實現」與「自我剝削」合一 在創意勞動場域之中,獨立策展人之「獨立」以「自我實現」與「自我剝削」做為一體兩面。獨立策展人勇於提出自己的視野、觀點,並以展覽說服他人,這是一個自得其樂的自我實現過程。然而,獨立策展人是一個自我雇用(Self-employed)的行業,在大量知識積累的基礎上進行複雜的腦力勞動。首先,他必須進行自我投資,例如進入藝術學校,飛往國際大城市看展覽、大量閱讀等,長時間培養相關能力,如藝術史、品味、空間敏感度、論述能力等。其次,進入此行業的初期,又必須用自我剝削做為第一筆競爭的資本。他時時刻刻皆在工作、不支薪、甚至自掏腰包來製作展覽,並以「為藝術貢獻」為名剝削其它同儕合作者,或吸引剛出道的年輕藝術家自願投入,吸納這些成為未來策展的文化資本。在此行業的進階是一個逐水草而居,依案子而暫時落戶的攀爬過程,獨立策展人作為外包廠商,持不定期合約流動於美術館、私人基金會、商業畫廊,或承接政府文化計劃標案等,或流動於國際雙年展之間,在一個又一個的案子之中累積聲譽、人脈與關係,將自己視為自體企業(enterprise of self)來經營、包裝、行銷、佔據市場,並單獨承擔所有風險。 勞動=閒暇 獨立策展人的工作是非典型勞動,極度不確定,也非常有彈性。以工作時數而言,獨立策展人既是自己時間的主人,但同時這些屬於自己的時間都被用來處理展覽相關事務。國際知名的明星級策展人漢斯-烏爾里希‧奧布里斯特 (Hans-Ulrich Obrist) 認為現代的策展人是「在全球場域進行狩獵者」,需要「全球思考,地方行動」(think global, act local)。因此,九十年代他幾乎時刻皆在全球各大城市之間奔走,逗留於各大知名雙年展/三年展、藝術博覽會等場所,流動於機艙、候機室、火車或巴士上辦公。週間他為製作展覽而忙碌、開會、接見來賓等,週末則在藝術家工作室、座談、研討會與展覽開幕之間趕場渡過。這樣的生活模式與節奏將工作勞動與閒暇、自我剝削與自我進修合一,藝術在工作裡、生活裡、生命裡,以愛藝術為名成為永不休息、樂在工作的全職奴工。 或許吊詭(paradox)是對獨立策展人之「獨立」最貼切的、本質的、諷刺的定義。因為,吊詭也做為去主/奴的方法。 作者是研究者、藝評人。研究興趣為Off-Site Art(美術館外的藝術實踐)、策展研究、美術館議題等。2012年秋季曾擔任香港中文大學文化管理碩士客座助理教授。 原文標題為「獨立策展人之「獨立」意味著什麼」,文章刪節版載於《信報》-時事評論-「文化論政」-2013年5月6日 本欄現在起逢週一見報,由「香港文化監察」邀請不同意見人士討論香港文化發展,集思廣益,出謀獻策。

阅读更多

香港獨立媒體 | 碼頭工人頒獎禮上台發言 直斥政府無能

盧鎮業獲藝發局頒發電影新秀獎,主禮嘉賓梁振英。一個非常,非常建制的頒獎禮。小野上台後,把得獎發言時間交給碼頭工人阿四。 小野:「我第一次對住咁多人講野,尤其呢到禁多官,仲有幾個民建聯議員,咁重要嘅場合,應該比更重要嘅人講野。碼頭工人阿四而家就係後台,工作人員你地唔好阻住佢出黎啦。」 阿四:「大家好,我係一個罷工工人,罷工左四十幾日,勞工署做過 d 咩,香港政府係咪咁無能,直到而家,都要工人自己同判頭傾,我先知道團結就是力量,台下有咁多知識人士,工人都可以同你地咁近。全香港唔單止貨櫃碼頭工人被剝削,其實大家都係,希望工人可以團結起來。」 小野:「阿四講得好岩,莫論碼頭工友,或藝文工作者,係呢個壟斷性資本嘅秩序底下,我地嘅命運係一體。碼頭工人四十日嘅罷工,比左我地一個好好嘅展示,希望我地繼續互相支持。」 藝術本是反建制,這種領獎方式,才是以寫實社會為題材的獨立電影導演。 後記:當初小野獲提名時,心情忐忑,不知是否應該接受提名,但聽聞有不少友好藝術家也獲提名想有行動,所以打算搏一鋪。

阅读更多

香港獨立媒體 | 2013年5月8日:太子掂檔捐助油尖旺食物銀行

2013年5月8日:太子掂檔捐助油尖旺食物銀行 2013年5月8日晚上,位於太子的掂檔捐助一大批廚具及食物給油尖旺食物銀行(龍緯汶文化藝術國際交流協會營運)。多謝掂檔的慷慨及義工們的幫助,讓更多人藉著油尖旺食物銀行得到飽暖。 歡迎登入<龍緯汶文化藝術國際交流協會視像頻道>,重溫<2013年5月8日:太子掂檔捐助油尖旺食物銀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hFJgZL3QAI 影像串流:  See video

阅读更多

香港獨立媒體 | 毀滅文化的文化導賞團

最近參加了由發展局起動九龍東辦事處資助,文化葫蘆舉辦的「香港製造 ─ 觀塘工業文化導賞團」。一連四星期的週六,每日五團,每團二十人,行程約二小時。筆者當日早上參加完由九龍樂善堂舉辦的龍城導賞團,雖然有點走馬看花,但確實令參加者加深了解九龍城的文化和歷史。筆者當天以無聊人的身份參與本應只有一班初中學生那團。相信觀塘區和周邊地區的學校應該都被邀請參與。筆者原本對觀塘導賞團都有點期望,然而被後段的行程完全破壞了參加者對「文化」導賞團的認知,。簡而言之,可憐的文化葫蘆,被發展局資助,搞這個團來宣傳它的垃圾政策。 行程由觀塘地鐵站開始,先到觀塘工業大廈﹑駱駝漆大廈等地方介紹觀塘的歷史和現況,後再慢慢走到海濱長廊,最後走到起動九龍東的辦公室聽發展局官員鳩up。原本整個「文化導賞團」的行程設計﹑內容是不錯的,確實令參加者加深對觀塘的了解,但直至去起動九龍東時,就出事了。 本來好好的一個「文代導賞團」,去起動九龍東辦公室幹噸嘛?不出所料,就是宣揚政府打算將觀塘發展為商業區的政策。大伙兒先坐在一起看悶到仆街的宣傳片段(大家都悶到睡覺),然後再到處走走繼續被宣揚觀塘區變成商業區的好處,和政府的決定有多創新和體貼。然而,這根本是一個笑話!以文化政策之名,資助所謂的「文化導賞團」,以宣傳垃圾政策為實,圖以軟性手段誤導市民,合理化不知所謂的發展計劃。 起動九龍東垃圾在那兒呢?政府素來聲稱支持文化產業發展,不知除左講又做過甚麼?垃圾在 1. 咁撚多空置用地唔用,走去破壞人地既舊社區(註1) 2. 完全無視已在觀塘工廈聚集一段時間的藝術家們,由得佢地無地方用(註2) 發展局仍可以如斯無恥地資助「文化導賞遊」,就是去欣賞一個毀滅文化的計劃的辦公室。可憐的文化葫蘆,就被請來介紹和導賞所謂的「文化」,卻不知自己也在幫助毀滅本應保存的文化。因為,今天向外宣傳這個摧毀文化的起動九龍東計劃,令更多人受誤導,就是在幫助明天的人可以更容易毀滅文化,然後建立另一個商業城,推高區內租金,豪宅依海旁而建,老店繼續收皮,最後窮人只能含撚 - 不期望政府會有甚麼回應,反正就算有回應也是陳茂blog自己在網上打飛機,香港人卻要每年花幾百萬請這堆垃圾官員,哀哉!只希望,本土文化並不會受太大的打擊L,能夠繼續發揚開去! 註1: 空置的政府土地 註2: 活你老闆,買起文化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