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精选

博谈网|赵威首次电话受访马云的《南华早报》

(博谈网记者苏智敏报道)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助理赵威在7月7日被取保候审之后,只透过微博发讯息,而她的丈夫游明磊,及游明磊为她聘请的辩护律师任全牛一直无法与她见面,连电话都无法联系上。先前为赵威奔走看守所,甚至给美国总统奥巴马写公开信的赵母郑瑞霞,也消失无踪,游明磊和任全牛律师都无法与赵母联系。然而,《南华早报》竟成功与赵威联络上,这家设在香港的媒体,在去年12月11日被跟北京高层关系密切的马云收购。承认内容为本人所发《南华早报》12日的报导显示,7月10日赵威在电话中向该报表示,微博上有关她对过去所为感到后悔的声明,确实是她本人亲自发出的。查看赵威的微博“考拉就是考拉”,在被捕前,发出许多跟维权有关的讯息,其中有不少转发的内容已被删除。去年7月在中共对维权律师及相关人士进行大抓捕中,赵威被警方带走后,将近一年的时间都音讯全无。今年7月取保候审后,赵威的微博内容有了180度大转变,她在微博感谢警察、指责李和平律师和境外势力勾结,拿钱炒作敏感案件,又称她是单纯受骗被利用,对此她“真心悔悟”,日后只想平静生活。并在微博上否认狱中遭性侵的传闻,痛批任全牛律师侮辱她清白。上述的微博内容,不断引来民众质疑:这真是赵威本人所发的吗?或另有他人?还是赵威被逼迫发的呢?对此,赵威在电话中对《南华早报》承认这些声明出自她的手笔:“我终于明白我之前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对此我感到愧疚,我现在是一个重生的人了。”赵威表示,她想跟媒体说这些,是因为她“明白做了错事”,而她“真诚地希望忏悔”。她又说,她现在已返回河南老家,与父母住在一起。有关日后的打算,赵威说她需要先休息一阵子,再决定下一步,目前难以决定是否继续她先前的维权工作。《南华早报》指出,该报未能证实赵威目前的所在地,及她是否在监视下进行这次电话采访。同时赵威拒绝《南华早报》要求单对单的访问。《南华早报》在报导中还引述赵威丈夫游明磊的话,他仍怀疑妻子是被逼迫发表这些声明的。游明磊11日对《南华早报》表示,他还不能与妻子取得联络,怀疑赵威是被逼之下发表这些内容:“我不认为她真正获得自由,我在这一两天就去河南(从北京)找个明白。我不认为这些帖文是她上载到微博的。”不过在《南华早报》的报导中,并没有提及是否有请赵威解释,在她微博中的矛盾点:即郑州公安说,是根据赵威的举报才抓任全牛律师,但赵威却说是看到郑州公安微博,才知道任全牛律师造谣诋毁她。有特权的“红色港媒”和香港铜锣湾书店五人失踪事件相似的是,当外界都无法联系上他们时,一些亲中媒体总能得到采访资格。例如李波还被关押在中国时,首次露面即是香港的凤凰卫视对他进行电视专访,港媒《星岛日报》和上海澎湃新闻也对他进行采访。李波返回香港后,接受的唯一一家电视媒体采访,也是凤凰卫视。《南华早报》对赵威的采访,只有英文版。

Read More

博谈网|作为《南华早报》业主,马云不可能赢

去年年底,当郭鹤年终于决定卖出拥有24年的《南华早报》时,朋友们问他是何感受。这名在马来西亚出生的大宗商品和地产大亨擦拭了一下额头,长叹一声“Phew!”郭鹤年的商业帝国跨越东南亚的糖、棕榈种植园、香格里拉连锁酒店和北京最高的办公楼。《南华早报》这家香港主要英文报纸对他的商业帝国来说一直象个异类。在互联网出现之前,《南华早报》事实上垄断了当时香港英文纸媒利润丰厚的广告市场。然而,这可能也难以抵消由于该报不听话的编辑和记者每天都可能惹恼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并因此可能连带损害到郭鹤年其余的商业利益。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