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子女

美国之音 | 华尔街上中国太子党(4):高官子女自建金融帝国

华盛顿 — 美国政府根据联邦法律《反海外腐败法》(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 对摩根大通雇佣中国高官子女展开调查。但是观察人士指出,这一行动其实已经是马后炮,因为最近几年,中共太子党对于华尔街投资银行来说,价值已经大大缩水。在失去了华尔街的青睐之后,中共高官的一些子女开始独辟蹊径,回中国,尤其是香港,打造自己的金融帝国。 和张曦曦和唐晓宁一样,很多“太子党”都已经离开了华尔街银行,转而涉足私募基金。例如,前国家总理温家宝的儿子温云松在2005年创立了新天域资本公司 (New Horizon Capital)。根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这家公司管理着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投资方包括了德意志银行 (Deutsche Bank)、摩根大通 (JPMorgan Chase & Co.)、以及瑞银 (UBS) 等。而前政治局常委李瑞环的儿子李振福也创立了德福资本 (GL Capital Group) 并担任首席执行官。 预期最早今年上市的阿里巴巴是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去年包括博裕资本 (Boyu Capital)、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China Investment Corp.)、 中信资本 (CITIC Capital)、国家开发银行 (China Development Bank) 在内的投资者收购了阿里巴巴集团5.6%的股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正是博裕资本的合伙人之一,1986年出生的江志成毕业于哈佛大学经济系。博裕资本在2010年注册,预计将在2013年晚些时候推出第二期基金,筹资目标是15亿美元。 包括江志成在内,很多“太子党”都毕业于美国或欧洲名校,例如,温云松是美国西北大学凯洛管理学院 (Kellogg School of Management) 的工商管理硕士、李振福曾在美国芝加哥大学读工商管理,但是章家敦 (Gordon Chang) 认为他们也从家庭关系中受惠。他说:“这些‘太子党’开始成立自己的公司,并利用他们的关系,包括他们的父母以及父母的朋友等关系,在体制中获益。中国政治体制的本质就是要靠关系,你认识什么人,而不是主要靠你的能力。” 除了自创私募基金外,很多“太子党”也任职于国企参与的金融机构。纽约城市大学 (The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 政治学 (Political Science and Global Affairs) 教授夏明 (Ming Xia) 说:“中国管理资本的体系是一个高度中央集权化的体系。高干的子女抓紧了非常好的一个机会,他们被西方国家雇用后,积累了在投行的经验后,正好中国出现了大量的过剩资本。这表现在中国的外汇储备达到三万亿,中国的外汇储备以及中国在美国买的国债等都需要大量的人来管理,所以成立了中金公司等来管理这些资产。” 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 (China International Capital Corporation Limited.) ,简称中金公司 (CICC),成立于1995年7月,是中国第一家合资投行,注册资本是2.25亿美元。中金公司的首个大型项目是中国电信(香港)(现中国移动)42亿美元的海外首次公开发行。2004年,前总理朱鎔基的长子朱云来出任中金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此外,前人大委员长吴邦国的女婿冯绍东以及现任政治局常委刘云山的儿子刘乐飞也分别担任中广核产业投资基金总裁和中信产业基金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对于如何管理中国的外汇储备等资产,夏明教授认为:“显然他们也只能相信自己的子女,所以这样的话大量高干子女就利用这个机会在推动和利用中国经济的金融化和货币化,一方面来维持政权的运作,另一方面也在捞取自己的私利。” 中国有越来越多的国企投行和基金,这对华尔街投行在中国的盈利有一定影响。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公司支付给华尔街的首次公开募股 (Initial Public Offering) 费用已经从2012年的6.52亿美金降低到2013年同期的7, 700万美金。波士顿咨询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 的资深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邓俊豪 (Tjun Tang) 也认为中国“太子党”对于华尔街已经没有那么大的价值了。 另一方面,中国政治的变动也会对股市价格产生影响。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薄熙来事件发生后,中国光大集团股票的成交量下跌了10%,薄熙来的哥哥薄熙永曾任该集团的副主席。这次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The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对摩根大通雇用两名中国政界高层子女的调查也令摩根大通的股价下跌。 在美国政府对摩根大通进行贪腐调查的同时,中国近期也对一些外资企业是否违反《反垄断法》加强调查。章家敦说:“我认为这主要是为了帮助国企。因为外企已经在中国的市场有很大的竞争力,北京不希望看到国企的市场份额减少。北京要把机会留给国企,因为国企为政府带来收入,并且也是中共的支柱。” 夏明教授也认同,这从某种程度上是中国为保护国企的行为,因为经济改革到了一定程度,有可能危及中国政治体制。中国很多行业都还是被国企垄断,诸如石油、电信、银行等。 据悉,摩根大通也已聘请纽约宝维斯律师事务所(Paul, Weiss, Rifkind, Wharton & Garrison LLP)对其香港分行的招聘情况进行内部调查。 fullrss.net

Read More

德国之声 | 摩根大通雇用中国高官子女遭美国当局调查

据《纽约时报》报道称,就摩根大通是否雇佣中国高官子女以赢得在华业务一事,美国当局已展开调查。 (德国之声中文网)投资银行聘用中国政界人士的子女由来已久。与政府高官关系密切,对于世界各地的银行来说都是优势,特别是在做生意基本靠关系、走后门的中国。 例如,在中国发行股票的批准过程就是一个受到中国内外批评的领域:极不透明、道路坎坷、用人惟亲。就在摩根大通(JPMorgan)雇中国高官子女而遭到调查的前几天,其绰号为"伦敦鲸"的前交易员伊克希尔(Bruno Iksil)去年因进行衍生品交易造成该投资银行交易损失60亿美元的丑闻再次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美国联邦检察官上周三(8月14日)宣布对其两名前雇员阿塔约(Javier Martin-Artajo)和葛朗特(Julien Grout)提起刑事诉讼,指控其共谋故意篡改银行的交易损失记录。 托官二代的福? 《纽约时报》网络版周六(8月17日)引用一份美国政府机密文件作为其文章的来源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反贿赂部门正在就摩根大通因雇中国高官子女一事对其展开民事调查。 报道称,摩根大通雇用了中国银监会前副主席、现任国营光大集团主席唐双宁之子唐小宁(音译)。在唐小宁加入摩根大通后,该投资银行获得一些来自光大集团的重要业务,其中包括为该集团的一家子公司提供发行股票咨询服务。 摩根大通香港支行也聘请了前铁道部高官张曙光的女儿张曦曦(音译),并曾为国有控股建筑公司中国中铁的上市计划提供咨询帮助。美国证交会的发言人尚未对此置评。《纽约时报》称,上述两名高官子女均已离开摩根大通。 摩根大通应美国证交会的要求,已在本月的10-Q季报文件中提及此事。"我们已经在上周提交的10-Q文件中公开披露此事,目前正在全力配合监管部门的调查,"摩根大通在香港的一位发言人周日表示。 猎象行动已成历史? 2000年至2005年,当华尔街在从事所谓的"猎象"行动时,聘用与政界有密切关系的银行家成为一种普遍现象,"猎象"这个词曾用来描述"猎取"那些批准大型国有企业数十亿美元的股票交易的授权人。 在此领域比较知名的是任克英,她是前总书记赵紫阳的媳妇,曾在多家银行工作。大多数大型投资银行在过去十年里都曾雇佣过与政界有密切关系的中国银行家,不论是高级专业人才如任克英还是职场新人。 许多中国高级投资银行家如今认为签署这种合同的黄金时代已成为过去。但是银行和私企之类的公司仍然和高层决策人保持关系。 就雇用有关系人脉的中国银行家一事,人民大学讲座教授、曾从事银行家工作的温天纳指出:"那是过去20年发生的事了。" 摩根大通事件中的关键是,其雇用行为是否与某些特别惠顾有关,或是否有证据表明其确实曾有行贿行为。 温天纳补充说,世界各地都存在这种雇用行为,只不过在中国,和重要人物关系密切特别有用。据《华尔街日报》2011年报道,蒙古总理之子巴特包勒德(Battushig Batbold)曾于摩根史丹利银行任职。 摩根大通在其提交的文件中称,已收到"证交会执法部的请求,该部门要求其提有关香港公司某些前雇员的聘用信息和与某些客户业务关系的相关信息和文件,以及其它信息"。《纽约时报》强调,政府的文件并未明确将摩根大通的雇佣行为与其赢得业务的能力直接联系起来。文章还称,这些文件也并不说明银行所聘员工不合格,摩根大通虽然正在受到调查,但尚未被指控有任何不当行为。 来源:路透社 编译:安静 责编:张筠青

Read More

纽约时报 | 摩根大通雇佣中国高官子女遭调查

一份美国政府机密文件显示,联邦机构已经开启了一项贿赂调查,以查清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是否曾通过雇佣中国高官子女,来帮助该行在蓬勃发展的中国市场获得利润丰厚的业务。 《纽约时报》已经检视过这份文件,文件中的一个例子在公共记录中也可查到:摩根大通雇佣了中国银行业的一位前监管者,现任中国光大集团董事长的儿子。记录显示,光大集团董事长之子入职摩根大通后,该银行从光大集团拿到了多个令人垂涎的项目,其中包括为光大集团一个子公司发行股票提供顾问服务。光大集团是一个国有控股的金融集团。 摩根大通的香港分支机构则雇佣了一位中国铁路官员的女儿。该份政府文件和公共记录显示,这位官员后来被指控用政府合同换取现金贿赂。 对于总部位于纽约的摩根大通来说,这位前官员之女的入职时机颇为巧妙:为中国政府建设铁路的国有控股建筑公司中国中铁(The China Railway Group)当时正计划成为一家上市公司,这在跟中国政府有关的企业中十分常见,该公司选择了摩根大通负责咨询服务。在摩根大通的帮助下,中国中铁在2007年上市时筹集到逾50亿美元。 此前,媒体还没有报道过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反贿赂部门的民事调查的重点。近来摩根大通有多件事情被监管机构盯上,其中包括去年一宗高达数十亿美元的交易亏损。该公司本月在季度申报文件里隐晦地提到了这起新调查。文件说,证交会要求摩根大通提交“其香港办公室若干前雇员的雇佣信息,以及有关公司与某些客户之间业务关系的信息。” 这份政府机密文件的一份副本显示,今年五月,证交会反贿赂部门要求摩根大通提交关于唐小宁(音译)的一系列记录文件。他是唐双宁之子。唐双宁自2007年以来担任中国光大集团董事长,此前,他是中国银监会副主席。 证交会反贿赂部门还要求摩根大通提交铁道部官员之女张曦曦(音译)的雇佣资料。除了其他信息,证交会尝试获得“足以指认出所有参与决定雇佣她的人”的文件。 但是,这份政府文件和公共记录既不能把摩根大通的雇佣行为跟它获得业务的能力直接联系起来,也不能说明这些员工是不合格的。此外,这些记录也不表明相关员工帮助摩根大通获得了业务。该银行尚未被指控有任何不当行为。 然而,这份机密文件中提到的证交会调查暗示,摩根大通中国办公室较为广泛地采用了这样的雇佣策略。当局怀疑,雇佣来自人脉深厚的中国家庭的,最终会给银行带来业务的年轻雇员,在摩根大通已经成为惯例。除了铁道部官员的女儿外,证交会还要求摩根大通提供在过去六年多时间里,“所有为中国铁道部工作过或者替铁道部做过代理工作的员工”的资料。 摩根大通的一位发言人说,“上周提交10-Q季报文件的时候,我们公开披露了此事,目前正在全力配合监管机构进行调查。” 已与其他部委合并的中国铁道部和光大集团均未回应置评请求。证交会的一位女发言人也拒绝置评。 周末时我们也没能联系到张曦曦和唐小宁,两人均已离开摩根大通。 西方公司一直在积极尝试从中国近年来快速增长的经济财富中分一杯羹。一些公司在中国的商业行为受到诟病,比如葛兰素史克公司(GlaxoSmithKline),中国官员说该公司员工已经承认,他们通过贿赂医生的方式增加药品销量。 跨国公司雇佣中国政界高层人士的子女也是一种惯例。摩根大通的不寻常之处在于,它雇佣了国有控股公司官员的子女。 更加少见的,则是美国当局对这些行为进行调查。以前只有极少数的华尔街员工面临过贿赂指控,其中包括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在中国的一位前高管,他在2012年就刑事指控认罪,承认“试图让自己和一位中国政府官员中饱私囊。” 近年来,美国证交会和司法部加大了执法力度,1977年的一项联邦法律《反海外腐败法》(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禁止美国公司为了在做生意时获取“不正当优势”,向外国官员提供“任何拥有一定价值的物品”。 证交会成立了自己的反腐部门,自2010年以来,它已经提起了约40起针对公司的指控,这些公司包括泰科(Tyco)和拉尔夫·劳伦(Ralph Lauren)等。同一时期,美国司法部也提起了60多起指控。 法律专家指出,雇用人脉丰富的员工本身并不违法。只有当公司在这么做时怀有“不良”意图,或期待用职位换取政府业务,才会触犯法律。 “虽然雇佣某人的子女本身不会违法,但是,如果受雇佣者不胜任这个岗位,或者说,一家公司之前从来没有获得过某种业务,可是在雇佣了某人之后,雇佣行为突然给公司带来了业务,这时候警示灯就亮起来了。”南伊利诺伊大学法学院(Sou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助理教授迈克尔· 凯勒(Michael Koehler)说。他是反腐败法案方面的专家。 在这起调查到来之际,摩根大通已经遭到了美国至少八个联邦机构,一个州级监管机构,以及两个其他国家政府部门的调查。其中多项调查,包括加利福尼亚州的一起民事和刑事调查,都跟该行金融危机时期的抵押贷款业务有关。 该银行涉案数量之多,导致一些立法者开始质疑,在60多个国家开展业务的摩根大通是否大到了难以管理的程度。 该行之庞大规模的潜在危险,也体现在去年的“伦敦鲸”(London Whale)交易爆仓事件中:摩根大通交易员在“衍生品”这种新奇金融工具上押注失败,导致了数十亿美元的损失,也引发了国会听证会和一些广泛的调查。 上周三,曼哈顿的联邦检察官和联邦调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宣布,该行在伦敦的两名前交易员由于掩盖60亿美元的交易损失遭到刑事指控。 证交会也自行开展调查,试图让摩根大通承认在造成这些损失上存在过失,而之前极少有银行承认类似过失。知情人士表示,和解最早可能在今秋达成,其中将涉及高额罚款。 证交会的这次贿赂调查,可能会给摩根大通带来更加严峻的挑战。尽管银行很容易偶尔出现交易失误 ——去年摩根大通虽然遭受了“伦敦鲸”交易损失,它的季度盈利却刷新了最高记录 —— 遭到一起腐败案调查,却可能会给它的声誉打下更持久的烙印,而且也可能会导致司法部展开刑事调查。 中国的统治精英家族认为,去华尔街的银行工作非常有价值。虽然这些工作支付的薪水是象征性的,但找到这样的工作不仅会给有抱负的金融界从业者的简历镀上金边,而且能增加其在中国商界的可信度。 证交会正在调查唐小宁的工资、“就业档案”,以及他在2012年12月离开摩根大通后跟该银行之间的“通信”情况。该机构还要求摩根大通提交文件,以“指认所有跟雇佣唐小宁的决定有关的人”。唐小宁应该是在2010年加入了银行。 从证交会文件来看,他们似乎在寻找唐小宁的雇佣跟摩根大通从光大集团及其银行业子公司那里获得业务之间的联系。在其保密的调查中,证交会要求该银行“指认并提供摩根大通和光大集团之间的所有合同或协议。” 信息披露文件和新闻报道资料显示,在雇佣唐小宁之前,摩根大通即使与光大集团有业务来往,也非常稀少。但在雇佣他之后,中国光大集团成为了摩根大通在亚洲的一个重要客户。2011年,该集团的一个子公司决定上市,摩根大通成为了其12家财务咨询机构中的一家。但全球经济动荡和中国银行体系的问题导致那笔交易被推迟。 不过,调研服务公司标普资本智商(S P Capital IQ)的资料显示,2012年,摩根大通成为了中国光大国际(光大集团侧重于替代能源业务的子公司)聘用的唯一一家咨询公司,来销售价值1.62亿美元的股份。信息披露文件显示,摩根大通拥有这家子公司的部分股权。 数据公司Dealogic称,同年,摩根大通又帮助光大集团参与了“中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私募股权交易”。数字广告公司分众传媒(Focus Media)在该交易后成为了一家私人公司,光大集团成为其所有者之一。 证交会也在对摩根大通雇佣张曦曦一事就类似情况展开调查。张曦曦的父亲是中国铁道部原副总工程师张曙光。她的LinkedIn和Facebook页面显示,在入职摩根大通之前,她曾在斯坦福大学就读。 证交会要求摩根大通除了提供张曦曦的“就业档案”以及在该银行的收入信息之外,还要提供“摩根大通和中国铁道部之间的所有合同或协议”。 信息披露文件和新闻报道显示,铁道部和摩根大通之间从未有过直接业务关系。但这些记录表明,中国中铁(China Railway Group)在2007年聘请摩根大通助其上市。而张曦曦就是那段时间被该行雇佣的。中国中铁是一家工程公司,其最大的客户应属中国政府。 大约四年后,在张曦曦供职摩根大通期间,该银行获得了更多业务。这一次,据媒体报道,是京沪高铁运营商指定摩根大通负责它的公开募股工作。但该交易最终告吹,此前发生了2011年的火车相撞事故,造成40人死亡,数百人受伤,其时距离政府宣布该线路开通才短短一个月,它凸显了中国铁路系统的腐败问题所带来的危害。 据报道,时任铁道部部长的刘志军在超过25年的时间里收受贿赂,帮助他人谋取政府铁路合同,现已被判处死缓。中国官方新闻机构报道,张曦曦的父亲,原铁道部副总工程师,也因涉嫌贪污被拘留。目前还不清楚该案件是否仍在审理中。 美国证交会在要求摩根大通提供资料时,曾询问该银行是否曾就“这起逮捕事件展开调查”。 翻译:土土 纽约时报中文网

Read More

【敏感词库】“高官子女回国”、“二十四周年” 等热点相关

网络热传的“王岐山要求高官子女毕业限期回国”被指为虚假新闻: 高官+留学子女 高官子女+回国 六四二十四周年纪念相关: 二十四周年 维园晚会 司徒华 其他(背景新闻:中国官媒报道李建国露面意在辟谣): 李建国+调查 备注:所有中文词语在测试时都为简体。繁体搜索结果偶尔会有不同。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