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

All

Latest

杨恒均:关于高晓松VS加拿大旅游局的最后看法

高晓松在爱奇艺平台播出的《晓松奇谈》遭加拿大旅游局审查的事件继续发酵。这件事一出来,我就违反常规的发了长篇微博,并在任何事实没有出来前,连写两篇博文,而现在大家回头看一下,我几乎把后来的事实全部说了出来!...

新浪娱乐 | 高晓松曝近期歌曲审查空前严格

原标题:高晓松称歌曲审查更严格 不能有“死”字 高晓松于10月28日18点30分发布微博,透露最近歌曲审查空前严格,并曝亲眼所见,提醒同行选歌需慎重。 高晓松于10月28日18点30分发布的这条微博全文如下:“最近歌曲审查空前严格起来,大电视台播出的歌曲不能带有“死”“下”等各种不吉利字眼。刚眼看着一歌手翻唱《死了都要爱》被毙,提醒下同行。”...

高晓松出狱发微博 网友回复

来源:人人网 高晓松昨天终于出狱他发微博称:“11月8日,立冬,期满,归。184天,最长的半年。大家都好吗?外面蹉跎吗?” 回复: 晓松老师,这半年—— 拉登被毙了; 卡扎菲也死了; 乔帮主去世了没有爱疯5; 凤姐移民了; 芙蓉85斤了; 峰芝还是离了, 冠希老师在准备新作品; 广电限娱, 潘币发行了; 城管依旧威武, 国足还是老样; 老人还是不敢扶, 动车的事也没回复; 您想买的达芬奇是假货, 您喝过的拉菲是在轮船灌的, 我们都还好,就是没船票…...

你说上网有多耽误事吧

自从我不写微博之后,眼前清静了许多,对那些无用的信息的回避让我有很多时间做别的事情。这段时间,我在分析因为不写微博不看微博究竟失去了什么,事实证明,非但没有失去,反而有了更多时间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那些失去的东西本来就没什么价值。我一直认为上网是瞎耽误工夫。 今天有人跟我说,高晓松酒驾被抓,还有一个新闻是故宫展品失窃。如果我经常去微博,这类消息肯定是以第一时间知道,可又想了一下,我就是第一时间知道了又怎么了?现在人们都患上了“信息优越症”,就是这件事我第一个知道,并发布出去,你第二个知道,第一个人就会鄙视你:“好久以前我就看过了。”我的博客后面经常有这样的人留言,以显示自己知道的快。掌握信息更多、更快有啥意思,小强老师很在乎这个,至少可以通过时间差和量差在某一瞬间满足自己的优越感——不管这些信息对人是否有用。 这也无可厚非。毕竟在人人皆可媒体的年代,体验记者发布信息的感觉是很爽的,做记者的反而由于长期把发布信息当成工作已经没啥感觉了。反正这种感觉总有腻的一天。但也很难说,有人就一直喜欢八卦,20岁的时候你八卦还算正常,四十好几了还这样就有点没出息了。比如陈晓卿这个煤渣,大半夜给我打电话,嘘寒问暖一通,就是为了套出点信息,转脸就写在微博上,真够敬业的。你说也没几个人在新浪上关注你,哪来的这么大动力呢?纯属八婆心态。要是他把这心思的一半用在纪录片频道上,CCTV-9不至于那么难看。也不知道CCTV-9的领导有没有看我博客的,管管这个陈八婆。您瞧我的眼药上的,多是地方。 说说故宫文物失窃,故宫也不是没丢过东西,前后有过五次失窃案,有两次得逞,三次还没下手呢就被抓住了。看来故宫的安全保卫方面做得还不错。不像外国的博物馆,隔三差五就丢东西。有一本书叫 《是名画总会被偷的》 ,我看完这本书才知道外国的博物馆安全保护方面其实挺稀松的,蒙克的《呐喊》就是小偷大摇大摆搬梯子进去偷走的。 在我刚知道故宫文物失窃这件事,这案子就破了,真没意思。本来,我还想如果这个案子一时半会破不了,几经周折才告破,将来说不定能拍一部中国的《盗走达芬奇》或《天罗地网》。结果一点都没悬念,跟国产片一样。这个小偷还是个上网爱好者,都火烧眉毛了,他还有心思上网,估计像陈晓卿那样写写微博什么的。看来他的网瘾比盗瘾还大。结果一上网就被发现了,你说上网有多耽误事吧。这哥们心里素质真好,也太不把我公安人员当回事了。这事看来也不能拍成电影了,顶多让陈晓卿拍一个记录短片,放在CCTV-9播一下。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