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京生

自由亚洲 | 魏京生:习近平的麻烦

上个星期刚说了有好戏看,没想到好戏这么快就上场了。上个星期刚说了在党媒上骂共产党才算好汉,这个星期好汉就纷纷出场。这个速度倒是挺合我的脾气,有事就说有话就放,别磨磨唧唧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好汉是谁,不知道。隐士一名,刺客列传。直接写公开信叫习近平下台,而且还是刊载在正宗的党媒上。当然,人家早就算好了现代技术条件,上网后很快就删除,你的棍子打不到俺的屁股上。可是微信等等早已经传遍了世界。闹得习总书记习泽东很没有面子。...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魏京生:中国共产党的故事(4)

这篇就是结尾了。朋友们说,共产党还没完蛋呢,怎么结尾呢?因为茶喝到这会儿,也该喝出点儿味儿来了。共产党的发展规律,已经到谢幕的时候了。毛泽东的两次共产主义试验都失败了。人民的生活陷于极端的贫困之中,不满和反抗的情绪愈演愈烈。从六十年代的小股反抗势力,到七十年代的普遍不满,和四五运动的巨大反抗运动。主流民意是要换上清官,实行资本主义的改良。从七十年代末的民主墙运动开始,要求实行民主制度,全面进入现代社会的意识形态,开始在社会上广泛传播。八十年代逐渐代替了经济改革政治专制的邓小平主义。邓小平的半吊子改革,不符合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规律。所以从一开始就遭到了两方面的夹击。刚从监狱里出来的一批老共产党,痛恨毛泽东的专制独裁。他们的理想是党内民主,人权保障。但仍然忘不了他们年轻时的理想,社会主义。所以反对经济改革。可是党内外的一批知识分子,却看到了没有政治体制的改革,政治必然走向专制和腐败,最终走向崩溃。他们不断的宣传和鼓动,形成了八十年代此伏彼起的民主运动。伴随着不太成功的经济改革。邓小平为首的一批老人帮,对改革派采取了坚定的反击。先是用严厉打击,挫折了法制改革的努力。因为邓小平清醒地看到了,法制改革必将与一党专制背道而驰。继而邓小平作为一贯的两面派,向党内反改革的老人帮妥协,抛弃了自己改革政策的左右手胡耀邦。纵容了党内资产阶级的腐败倾向,引起了全国人民强烈的愤怒,导致了1989 年的巨大的抗议运动。没有民主监督和制约的资本主义,其腐败和罪恶必将泛滥成灾。就像没有天敌的兔子在澳大利亚泛滥成灾一样。要制止食草目和啮齿目小动物的灾害性的繁殖,光靠猎人的枪支是不够的,必须引进他们的天敌,就像美国引进狼群那样。腐败和罪恶的天敌就是民主和法制。但是中国共产党正在从理想主义的党转变成为资产阶级党的过程之中。掌握政权的新生的资产阶级,和紧握权柄不愿意松手的老人帮们,并不打算引进腐败的天敌。他们共同的愿望就是保持一党的专制权力,以便继续剥削压迫老百姓。他们唯一的出路就是武装镇压。因为他们找不到任何忽悠老百姓的理由了,甚至很难说服党内的大部分同志。只能采取不讲理的暴力措施。于是就爆发了震惊中外的六四大屠杀。不明真相的军队取代了警察,开进城市用机枪和坦克屠杀街头抗议的人民。如果说街头抗议的人民仍然对共产党的改革报有希望。那么邓小平和李鹏的屠杀,就是对这些希望的扑灭。就是告诉官僚阶级和老百姓:剥削和腐败高于所谓的改革;一党专政是腐败和剥削的保护伞。共产党已经正式转型为官僚资产阶级的党,而不是马屁文人们所说的从革命党转型为执政党。接手的党魁江泽民理解出现了偏差。他以为老少共产党人是要恢复社会主义,结果受到了已经退休的邓小平和官僚资产阶级的批评和不满。引起了邓小平所谓的92 南巡,实际的严重警告。一贯看风使舵的江泽民迅速回到了官僚资本主义的道路上来,并且受到了西方资产阶级的全力协助。得到了优惠的贸易条件,取代了全球多个小型专制政权,成为世界的加工厂。从此挽救了濒临绝境的,靠外贸支撑的畸形的经济发展。这个畸形的发展,和其他专制的发展中国家一样,没有达到真正高速的发展。反倒带来了官僚资产阶级的超高速发展,贫富差距的高速发展;和社会矛盾的高速发展。这充分证明了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背离,必然会引起社会革命的理论,也就是法国大革命带来的教训。畸形发展三十年之后,和其他专制发展中国家一样,进入了垂死的阶段。只要风吹草动,就会催枯拉朽,一泻千里,一塌糊涂。所以镇压社会反抗的维稳经费,甚至超出了军费,形成了世界一大奇观。就在这紧要的关头,横空出世了一位自以为是的救世主毛小东,他的名字叫习近平。他要挽救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危机;他就要仿照当年的革命党,扮演反腐败的角色收买民心。而他的目的则是要全面镇压反对派,恢复一党专政的权威。他的行为不像理想主义的神灵毛泽东,倒像是四清运动的刘少奇。没有了毛泽东的神圣地位,也没有了理想主义的教徒们的顺从,更没有社会精英阶层的一致支持。最主要的是老百姓已经放弃了共产党的大忽悠,没人相信理想国天堂的神话了。共产党用官僚资本主义打碎了理想天堂的神话;又用腐败打碎了共同富裕的神话。现在还有什么神话可以忽悠全社会,让人们跟着他们当牛做马呢?江泽民开始的小康生活美景,曾经忽悠了几千万小资产阶级。一场股市灾难,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把他们打回了原形。剩下的就只有习泽东的中国梦,继续官僚资产阶级一党专政的梦。时间不会太长,一枕黄粱的美梦。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魏京生:毕福剑事件

有句老话叫做好了伤疤忘了疼,其实这是人类社会的正常现象:总也忘不了那些痛苦的事务,非得得病不可,没法儿活了。可是忘了伤疤就有可能再次受伤,甚至比前一次更惨。这就是人类躲不过的本性,自相矛盾。最近的好了伤疤忘了疼事件,就是所谓的毕福剑事件了。毕福剑56岁,刚好经历了文革。前三十年中国被共产党毁成了什么样,他见过。当时的老百姓怎么骂共产党和毛泽东,他也见过。不敢说他那时候就附和着骂过共产党,至少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耳熟能详倒不奇怪。当下里习皇帝要给毛皇帝平反,样板戏又重出江湖,难免勾起了人们的回忆。有人忆起了那优美的曲调和精彩的故事;有人就不免勾起了痛苦的回忆;当然也有人穿插着苦中作乐的场景。估计老毕就是这后一种人,娱乐自己也娱乐大家,是传统文化找乐子的精华。老毕是个表面正能量,内心苦闷的类型,人格分裂,在中国知识分子中很有代表性。94年在他家吃饭时,在座的有刘晓波、王力雄,闵琦和蒯大富等人,都是知名人士。光看这个名单就知道不那么正能量了。好在老毕不出名,还只是个摄影师。不出名就容易选边站,没什么负担嘛。什么时候混进了正能量的队伍,以至于步步高升,最终站在了中央电视台名主播的位子上,我就不知道了。在监狱里看见老毕在电视上的形象时,已经不是满嘴牢骚的负能量了,至少也是赵本山那种嘻嘻哈哈曲线马屁的路数。老毕和赵本山这种路数,是中共政治高压的必然产物,逼得知识分子们不得不人格分裂,阴阳两面。否则不但出不了道,还恐怕有牢狱之灾。能曲而不伸才能够出道上位,这是专制社会的规律,大家应该予以谅解。按说老毕的曲而不伸的功夫还是不错的,这么多年混下来也没露馅儿,稳步上升,逐渐蹿红。恶心到了连老婆孩子都走了,也无怨无悔。这个忍耐的功夫不是一般的强,直到今天才出了事儿,这里边有不可违逆的规律。这个规律就是你骗得了别人,可是骗不了自己。于是在朋友聚会的饭桌上,在欢乐放松的气氛下,露馅儿了,把自己记忆中的乐呵事儿给放出来了,娱乐大家也娱乐自己一把。不成想被小人放到了网络上,成为新造神运动的靶子。说起来那可真不是老毕的发明,是民间才华的无名氏创造。其格式乃民间戏曲中小丑插科打诨,活跃气氛逗乐子的套路。说唱结合,正反相对,逗得观众哈哈大笑就达到了目的。没什么了不起的阴谋,就是古代的专制制度下,也没人会拿这个说事儿,都是一笑了之,不以为意。可这回算是撞到了枪口上,共青团系统组织的上千万五毛队伍,可算是找到了突破口。又是官方媒体,又是网络五毛,好歹也轰轰烈烈了一场。可是不禁让人疑惑了:骂当权者影帝没有兴起大批判,骂现在的当局习皇帝也没怎么着。怎么一个死去多年已经盖棺论定的暴君,反倒老虎屁股摸不得了呢,这里边肯定有鬼。共青团的报纸要求老毕向全国人民道歉,又一次代表了全国人民。可惜前三十年的受苦受难的八亿人民,现在大部分还活着,至少相当于人口的一半。你青年团能代表的了?要道歉也是向毛独裁道歉,关全国人民什么事儿。这是典型的拉大旗作虎皮,煽情搞事儿的路数。有人猜测这是习皇帝为独裁做准备,先在舆论上把恶心独裁者的歪风邪气压下去,再把二月河那种借古讽今的专制鼓吹者捧上来,独裁有理、专制必须的舆论就造成了,毛泽东二世也就顺理成章了。老毕和害他的那个小人不过是人家的垫脚石,运气不好怪不得别人。想当年毛老独裁造神运动,不仅仅是正面吹捧,还必须辅助以打击反面造舆论的右派们。只有压制了反面的舆论,才可能有正面的舆论帮助造神运动,目前的说法叫正能量。在民智已开的中国,这的确不容易,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老百姓不那么容易忽悠了,必须小心翼翼的往前走,才不至于翻船。这次共青团系统的马屁算是拍到了马蹄子上,事与愿违的效果可能会慢慢地显示出来。这个马屁的核心是帮习近平拉拢所谓的毛左派。据说毛左派占据着舆论三分之一的市场,可是毛左派的群众是什么人呢?是社会下层受苦受难的人为主。这些人在毛泽东时代也大多是受苦受难的底层民众。像二月河那样歌颂几百年前的暴君,老百姓还容易被忽悠。拿人们深受其害的现代暴君说事儿,那正好是提醒大家暴君上台会是什么结果。借着炒作样板戏来清理舆论市场,好像是已经过头了。拿毛泽东来说事儿,就肯定是过头了。好了伤疤忘了疼,也是有时效的,现在还没到忘记的时候。从老毕的角度看,这正好是脱身的好时机。这些年钱也赚够了,名也赚够了,正需要能屈能伸的那个伸字。一个完满的下台后可以不必委屈自己,过上神仙的日子了。必须得感谢那个所谓的小人,他帮了你一把。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