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灿然

禁忌的游戏|布罗茨基:论独裁

为了掩饰其纯粹的人口统计学起源,一个政党通常会发展自己的意识形态和神话。一般来说,新现实总是根据旧现实的形象创造的,模仿现存的结构。这种技巧既遮掩缺乏想象力,又为整个事业增添某种真实的气氛。顺便一提,这就是他们之中有很多人欣赏现实主义艺术的原因。整体而言,想象力的缺席比在场更真实。政党纲领的单调沉闷及其领导人那种乏味而无甚可观的外表吸引了群众,他们把它视为他们自己的反映。在人口过剩的时代,恶(以及善)变得与其对象一样地平庸。要成为独裁者,最好是变得沉闷。

Read More

豆瓣 | 鲁毅、黄灿然访谈 :枯燥使灵魂长智慧

(1)自画像,或我的灵魂   鲁毅:可以给我们描述你的最为平常的一天是怎么度过的吗?对于你几乎一成不变的生活(几乎已经成为一种传奇了),在文学圈内总是有着一种过于浪漫化的想象,尽管这不是你的原意。   黄灿然:简单地说就是三点式:办公室、途中、家里。...

Read More

【诗】尝试赞美这残缺的世界(黄灿然译)

尝试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 想想六月漫长的白天, 还有野草莓、一滴滴红葡萄酒。 有条理地爬满流亡者 废弃的家园的荨麻。 你必须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你眺望时髦的游艇和轮船; 其中一艘前面有漫长的旅程, 别的则有带盐味的遗忘等着它们。 你见过难民走投无路, 你听过刽子手快乐地歌唱。 你应当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想想我们相聚的时光, 在一个白房间里,窗帘飘动。 回忆那场音乐会,音乐闪烁。 你在秋天的公园里拾橡果, 树叶在大地的伤口上旋转。 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和一只画眉掉下的灰色羽毛, 和那游离、消失又重返的 柔光。 (黄灿然 译) Try to praise the mutilated world Adam Zagajewski Remember June’s long days, and wild strawberries, drops of wine, the dew. The nettles that methodically overgrow the abandoned homesteads of exiles. You must praise the mutilated world. You watched the stylish yachts and ships; one of them had a long trip ahead of it, while salty oblivion awaited others. You’ve seen the refugees heading nowhere, You’ve heard the executioners sing joyfully. You should praise the mutilated world.

Read More

施德善:对现世的洞见和折光——读孟浪的诗

有了孟浪新诗集《南京路上,两匹奔马》(光明日报出版社2006年10月版)以来,五年多时间里,我常常拿起它来读——这在我个人阅读生活中是极其少有的。总的印象和感觉:孟浪的担当精神与救赎情怀,让人叹服;他的诗对现实世界的洞见和折光,令人警醒。 这册集子共分四辑,诗写时间跨度约二十年。“辑一”为八十年代所作,“辑二”“辑三”为九十年代所作,“辑四”作于新世纪前五六年,即2000-2005...

Read More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