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恶势力

All

Latest

墙外楼 | 回乡见闻:小区拆墙 农村拆房

我担心将近六旬的父亲被这群人殴打,我说:‌‌“我要报警了,边上一个官员嘲笑道:‌‌”你报警好了,你报警了也是我们镇的派出所出警。‌‌“语气十分地不屑。我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底气,这样公然威胁公民的生命安全,破坏公民的私有财产,却是如此的心安理得。动车高速北上,我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在逃离还是回归。晨曦下,我眺望着窗外,故乡的一山一水是这样的熟悉又陌生。猴年春节,当我还沉浸在节日的欢庆,合家团聚的温馨,并享受着家乡的春日骄阳时。一件始料不及的事件打破了我的正常生活。这件事情若不是我亲身经历,我也根本无法想象,我的家乡的地方政府工作人员竟是如此的嚣张跋扈,农村的管理竟如此的混乱不堪,而我的父老乡亲们长期以来要忍受的是如此多的屈辱和不公。去年一年一家人在外,老屋没人看顾,院内都还好,然围墙外已是一片狼藉。院外左侧有户人家的房子因被政府征地而拆除,留下大量建筑垃圾,把我家院外左侧的一条排水沟被堵住。被拆迁那户人家又把自家屋子下的红土挖卖给砖厂,形成几个大水坑。左邻右舍因没有环保意识,兼贪图方便,把生活垃圾随意倒在坑中,如今恶臭无比,却没有负责。我家院子南边是一条土路,因为一年车子碾压已经坑坑洼洼,路边上我家的另一条排水沟也得翻修。土路的南边是我家的一块地,种了不少龙眼树,年年高产。当年怕水土流失父亲买了不少空心砖壘在边上。因这块地也被政府列入征收范围,父亲这两天和母亲一起把空心砖壘在龙眼树下,方便今后的使用。因为我就要先回城上班,母亲也要回城帮忙带孙子,所以这两天我也帮点忙。临近中午,母亲已经准备好午饭,我和父亲也准备回家休息。当时大概是上午十一点一刻左右,两辆私家车停靠在我家院子马路上,随后下来八九个陌生人。这群人既没有表明身份,张口便质问父亲在做什么,谁让你们做了。父亲答:‌‌”翻修水沟和马路‌‌“。其中有人大声喝道:‌‌”这是政府的地,谁让你动了,动都不能动。‌‌“接着有三个人就去踢壘起来的空心砖。父亲质问:‌‌”我把砖头放在自己家地上不可以吗?‌‌“就听他们不断地凶着父亲,父亲则一直在争论。父亲质问道:‌‌”你们这些人就这样为人民服务?‌‌“其中一个官员开口道:‌‌”你还想不想在这边生存‌‌“。语不惊人死不休,这种话我算是第一次当场听见。长这么大以来,从来没遇到这种状况。我心里又是气愤又是焦急,也不知怎么应对。我担心将近六旬的父亲被这群人殴打,我说:‌‌”我要报警了,边上一个官员嘲笑道:‌‌“你报警好了,你报警了也是我们镇的派出所出警。‌‌”语气十分地不屑。我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底气,这样公然威胁公民的生命安全,破坏公民的私有财产,却是如此的心安理得。我不管有没有用,报警了再说。接着拿着手机录像,其中有一个人警告我说:‌‌“谁让你录像了,扬言要砸了我的手机。‌‌”我说:‌‌“这是公民的权利‌‌”。为了录清楚在场的每一个人,我录像时有走动,其中一人见我拍他,冲上来就要抢我手机,好在当时被父亲喝住,他没有动手,要不后果不堪设想!整个过程十来分钟,这群人便坐上轿车,扬长而去。识字不多的母亲气的大呼道:‌‌“黑社会都没有这么坏。‌‌”乡邻安慰母亲,随后谈及近年来这些乡镇干部在各村留下的事迹。又过了大概十来分钟警车终于来了,下来一老一少警察询问情况。我生气说道:‌‌“那般人都走远了。‌‌”老警察一看我家的情况就说:‌‌“这种事他们也管不了,你们要是不满意可以去镇里反映情况。‌‌”连笔录都没做一下,就开车离开。父亲也无法忍受这屈辱,回屋后就决定要去上访。我不知道怎么安抚二老,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亏欠他们实在太多了……丰盛的午饭,难以下咽。这几天母亲还有感冒,咳嗽声特别刺耳。下午,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写了整个事件的大致经过,我想我把所见所想记录下来,以一个公民的身份发到网上去,或许运气好的话能够有人关注吧。晚饭时,我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告诉父亲,父亲立即说:‌‌“还是放他的名字比较好‌‌”。我有些较劲,我说:‌‌“怕他们什么呢,我现在户口也不在家里,他们干涉不到我的。‌‌”父亲答道:‌‌‘’你不知道的事情了太多了,我活这么大岁数了什么事情都见过,这些当官的,为了打击报复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我仍愤愤不平。父亲就讲到老家有一位原本在市区做律师,因得罪了地方领导,最后连律师也做不了。这个人又十分争气,后到北京读研,一边读书一边为家乡的百姓打官司,再次得罪官员,最后被家乡的警察从北京扣押回家乡,随后治罪入狱。其父母到处上访,至今仍没有释放。有一次一法院法官直接对其父母坦白:‌‌”你儿子就是冤枉的,我们就是赔钱也要让他呆在监狱。‌”……一件件真人真事听了得我又是气愤又是无奈。父亲在感叹地方政府中黑恶势力之强大,什么事情做得出来。我则被这位现在叫不出名字的人,却会一直记在心中的无名硬汉深深地感动。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亲耳听闻的这些,我完全无法想象故乡的乡镇政府已经蜕化到这种地步。公职人员比黑社会还嚣张跋扈,他们通过计划生育,新建房屋,非法倒卖土地,克扣财政补助等方式处处勒索压榨农民的钱财,侵害老百姓的生存权利,更不用谈做人的尊严了。一个乡长就可以一手遮天,恐吓村民,甚至逼迫人家迁走祖坟,一年就可以捞取上百万钱财,而村民们只能眼睁睁地被凌辱,却奈何不了他。我非常感谢父母费了很多周折培养我读大学,现在有机会在城市里生活生存。而我的那些识字不多的乡民们,他们在这样一个弱肉强食世界里,要忍受多少的屈辱和不公不义?他们又该向谁去讲理呢?十几年来,村周边的土地都渐渐被政府征收再卖给开发商,造纸厂、水泥厂等各种污染企业逼近家门口,那些未经环保处理的污水和废气肆无忌惮排放,那些生活垃圾和工业垃圾堆积如山……十几年后,那些搜刮的盆满钵满的官员们,他们住在市区某个高档小区中,出入于高级场所,随意挥霍着那些不义之财;而我的那些深受其害又无力逃离的乡民们,则在在污臭的环境里,忍受各种疾病的折磨,最终痛苦的离开这个人世……眼睛无故就朦胧了,朦胧的还有故乡的未来。也许,回得去的是故乡,回不去的是乡愁。2016年2月16日写在回城路上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孔庆东:药家鑫案二审背后黑恶势力很猖狂

孔庆东:药家鑫案二审背后黑恶势力很猖狂 2011-05-20 08:11 来源:第一视频新闻网   第一视频新闻网独家评论员孔庆东就“药家鑫案二审受害人家属未被允许参与诉讼遭疑”这一话题在第一视频新闻网《孔和尚有话说》节目中进行独家点评。   主持人:欢迎回来,咱们继续来看新闻,接下来这个新闻,可以说是今天所有中国老百姓最关注的话题,药家鑫案二审受害人家属未被允许参与诉讼遭疑,一起来看一下内容。药家鑫案二审将在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二审中,被害人家属不能参与诉讼,开庭时只被允许旁听。对此,受害人亲属、一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代理人张显提出质疑,认为省高院违反程序。   主持人:回到现场,我们想听听孔老师怎么看,药家鑫案今天8点钟开审了。   孔庆东:今天说了很多新闻,各有各的重要性,更像石菲所说的,全中国人民,包括全世界有良心的人都在关注药家鑫案二审,这个普普通通的刑事案件,变得扑朔迷离。现在此次此刻,这个案子已经开审了,就在开始之前,这个案子出现了很多可以的现象,比如说受害人的家属居然不被允许参与诉讼,只允许旁听,原告代理人律师张显律师已经提出了质疑,这个事情到底合法,是不是违反程序,这个可以在法律上争论。出现了这个事情,说明药家鑫背后的黑恶势力在猖狂的活动,他们目的是破坏中国的法制,这些平日里口口声声说弘扬法制的人,却把依法审理,诬蔑为民意狂欢,平日里口口声声维护法制,维护正义的北大汉奸法学家,,却把这个事情诬蔑为用狂欢来杀人,这样的人不应该拉出去枪毙吗?我们大家不要掉以轻心,以为一审判了死刑,二审还会维持原判,二审很可能出现一个我们意想不到的波动,树欲静而风不止,国内外敌人联合起来,打算从药家鑫案打开一个缺口,彻底瓦解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制,一方面,他们千方百计地想让药家鑫不判死刑,另一方面,又在国外展开大规模宣传攻势,说中国可以随便杀人,先怂恿你不用死刑,最后又把脏水泼到你头上,最后搞得中国礼崩乐坏,法制崩溃,人民以后无所适从,人们以后不知道怎么办,你被杀了,也可能白杀,你杀别人,也可能是白杀,当中国一片混乱的时候,帝国主义派部队打进来,这是他们的如意算盘。所以今天上午的药家鑫案二审,我希望大家继续关注,维护法制,伸张正义,当地人民应该去支持受害人家属。   主持人:而且现在还有一方有特别激烈的争论,法院的做法有没有违反程序?   孔庆东:我们不要被这个药家鑫案二审吸引眼球,这个家属到底是旁听还是参与诉讼,这个可以争论,我们现在更加关注的是二审的结果,二审的结果,就是中国正义与非正义的较量。很可能黑恶势力的想法,想把这个搅混,要增加许许多多的因素干扰宣判,让药家鑫逍遥法外,最后弄到最高法院去,这个案子拖一年两年都是可能的。药家鑫案二审,维持原判很有可能。   主持人:咱们看看网友对药家鑫案二审的评论,173600楼出来了,看一下。   网友:大家不要忘记,今天是药家鑫二审的日子。   孔庆东:不愧得到这本书,果然是非常敏感。   主持人:继续看网友的评论,看看他们对药家鑫案二审的看法。   网友:是激情就不该死吗?还是那句话,药不死,法死。   孔庆东:全国人民都愤怒了,我觉得汉奸卖国贼,就是想用这个事情,激起全国人民的愤怒,逼迫人民起义。   网友:狗屁的4条理由,你还真好意思上述,看了你4条理由,全世界人民都笑了。   孔庆东:药家鑫他们家的上诉。   网友:这节目做得简直让人怒发冲冠。尤其是药家鑫案二审这件事。   孔庆东:没办法,不是我们要做这个节目,是中国现状让人们怒发冲冠,不管药家鑫案二审结果怎么样,他们家的人格已经没有了,人不管犯了什么滔天大罪,应该自动服法,还能为自己保留自己的人格。   网友:群众在关注国家的法律。   孔庆东:群众也在关注国家正义的底线,这样的杀人犯都不能得到应该的惩处,我们国家还怎么继续往前走。   主持人:继续往下看,看看其堂网友对药家鑫案二审的看法。   网友:药家鑫还活着,是对善良老百姓的侮辱,是对法制的蔑视,是对社会正义的强奸。   孔庆东:这样案子,无论在什么国家,什么社会,这个案子不用这么复杂的搅合,之所以被搅合成这样,就说明有人要把我们国家搅乱,搅黄。   网友:没有原告哪来的被告,法院系统已经是腐败透了。希望药家鑫案二审能维持原判。   孔庆东:所以陕西省的司法机构,肯定是有它的难言之隐,不然不会在小小的细节上,制造这样的障碍,我们关键的还是要看,宣判过程中,从程序到结果,是否能够彰显正义。   主持人:我们更关注的是药家鑫案二审的结果会怎样。   孔庆东: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不管结果如何,我们大家还是要坚持到底,继续挽救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家鑫案二审,大家都很期待结果。   主持人:好的,继续来看网友吧。   网友:看来药家鑫是死不了,以后就这样杀人,开车先压,再给八刀。药家鑫案二审,一定要判死刑。   孔庆东:八刀不死,再压,不死,再给八刀,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二次交通事故,这种事情太普遍了。   主持人:尤其是药家鑫案出来以后,陆陆续续这样的事件不断地曝光,说药家鑫案引发出来一个影响。   孔庆东:很多人都看到有机可乘,这样凶残的杀人,都有机会翻案,人人都在看。希望药家鑫案二审能维持原判。   以上内容为孔庆东对“药家鑫案二审受害人家属未被允许参与诉讼遭疑”这一话题进行的V1独家点评,更多精彩点评尽在第一视频新闻网网络电视台。 MSN空间完美搬家到新浪博客!

重庆“官员风水门”官员揭示什么叫“黑恶势力”

重庆区委书记斥开发商挡风水录音被公开 专业人士称未经处理 2010年10月15日  中国青年报   本报重庆10月14日电(记者田文生)今天,“官员 风水 门”再掀波澜,那份传说中的录音在网络上被部分公开,很多网站可下载号称“完整版”的录音。 10月13日,“官员风水门”的主角——重庆市江津区委书记王银峰在专题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欢迎把录音发到网络上,“我怎么会讲这样的话?如果他们说确实有,他们可不可以把录音放到网络上,让大家听一听,我相信身正不怕影子斜。” 本报10月14日的报道率先转述了知情人士对那份录音的特征介绍。今天网络上公开的录音符合本报报道的描述。最开始的部分,带着录音笔的人显然在走动,随后向人询问,录音开始3分30秒左右,周围安静下来,他与一名被他频频称呼为“王书记”的人对话,录音听上去很连贯。 录音中有“鸡和蛋”的内容,该内容曾被江津区委书记王银峰在昨天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及,意思是仅仅打破一个鸡蛋,却因为蛋可能孵出母鸡,鸡再生蛋、蛋生鸡,最终要赔一个亿;录音主要集中在如何补偿的问题上,其中的“还房”、“给地”等内容,也曾在新闻发布会上被官方作为“补偿方案”提出;录音中“两亿”、“三亿”等字眼,也曾在新闻发布会上被屡次提及。 网上公开的录音中,涉及最受关注的“风水”的内容,该片断出现在整个录音的第9分钟前后。这名操普通话的人——也就是被对方称呼为“王书记”的人说:“你知道不知道这个风水,什么叫风水?”对方用重庆方言答复:“我晓得呀。”这名操普通话的人接着说,这个地方就因为你这栋楼起来了,这里是衙门(敲桌子的声音),不能在这里办了。你懂不懂?我不知道是哪个领导,如果我当时在这里当书记,你(的项目)绝对批不了。 一名具备一定专业知识的人士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分析说,公布的录音波形没有异常,环境声音从一而终,也没有不连贯的环境声波形区域,“我个人认为该录音的音频没有处理过的痕迹”。他根据音频制式分析说,该录音可能来自三星牌录音笔。他不愿意公开自己的身份。 有自称听过完整录音的人士向中国青年报记者透露,录音中还有一个片断:操重庆方言的人提及,100多户闹事是大事,对这种“社会上的不良反应”该怎么办?被对方称呼为“王书记”的人操普通话回应说:“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要打黑除恶?什么叫恶?” 该录音中的谈话是否发生在本次风波中的开发商和区委书记之间,记者无法确认;这名在录音中被对方称呼为“王书记”的人是否就是处于“风水门”漩涡中心的江津区委书记王银峰,记者也无法辨别。 昨天,首先发表《风水惹的祸?重庆官员与开发商博弈实录》一文的财新网编辑部发表声明。 声明说:“对于江津区政府积极回应本网报道的相关举动,我们表示欢迎,并希望借此契机形成舆论监督与依法行政良好互动的双赢局面。但对于江津区政府提出的本网报道‘严重失实’的说法,我们不能接受,我们请律师对江津区官员和开发商的对话录音进行了鉴定,认为本网上述报道的核心事实是成立的。如有必要,我们可以公布完整录音,并接受权威鉴定。” 网络上同时出现自称财新网记者邓海的人写的“采访手记”,手记称,财新记者在采访中通过多份录音材料了解到,开发商和官员面谈时,确实提到了风水问题。此前,记者就此事进行了采访,但没有官员愿意正面作答;提出采访区委书记,同样被拒绝。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0_10/15/2789976_0.shtml   附: 重庆江津叫停地产项目 区委书记斥开发商不懂风水 2010年10月12日   是因为挡了区委办公楼的 风水 ,还是因为政绩工程需要?围绕重庆市江津区水映康城项目的停工风波,开发商与政府官员的讨价还价,是当下中国官商关系的一个生动切面 【财新网】(记者 邓海) 就在地产商们笑迎“ 金九银十 ”时,同样身为地产商的王志勇和李好学却愁眉不展。他们共同开发的楼盘水映康城E座,因被重庆市江津区相关部门叫停两个多月,已铁定错过今年的销售旺季。 “怎么死都可以,就是不能这样死!”李好学说,因为江津的区委书记说他们的楼盘挡了自己的风水,江津区建委、规划局和区主要领导就轮番想法让他们停建。 面朝长江的水映康城座南朝北,位于江津区的滨江大道旁。楼对岸的山峦,犹如少女仰卧于山水之间,被当地百姓称为美女晒羞。楼盘的原址在很早以前曾建过寺庙,有江、有山、有佛,因此被当地人看做上风上水的绝佳地块。 然而,事有不巧。在水映康城背后,就是区委办公楼。在建的水映康城楼高108米,存续多年的区委办公楼则高不足百米。如此遮挡,让区委书记王银峰有些恼怒,“你懂不懂风水?在这个地方你的建筑起来了,就挡了政府的办公楼。这里是衙门!”他说,“你们的房子建了,我还能在这坐?你们建个房搞得区委要被迫搬迁!” 而规划局的说法是,停工的原因是,因为江津商圈开发的规划调整,涉及到水映康城。而建委执法大队和安监站要求停工的原因则是,施工安全措施等不符合要求需整改。 作为地产商的王志勇,还想着靠项目赚的钱,撬动其他几个项目。他拿出所有手续质问,“该有的都有,合法合规的东西,凭啥子就抵不过书记的一句话?” “必须停下来!” 王志勇2001年成立重庆市坤泰房地产有限公司(下称坤泰公司),水映康城是他开发的第三个地产项目,用地面积12351平方米。2004年2月,该公司通过土地转让协议,获得江津区几江东部新城C9-1-2地块。 然而,因为拆迁还建用地项目影响,两年之后2006年4月,坤泰公司才获得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同年5月,取得江津规发(2006)城规字第023号建设用地规划许可后,李好学旗下的重庆市帝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加入,水映康城项目正式启动,当年底拆迁启动。 2007年7月,项目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同年9月开始工程施工建设。根据规划,整个水映康城三栋楼,地上33层,楼盘编号为C、D、E栋,总的建筑面积为98997平方米。其中,E栋面积最大,为29306平方米,同时配有地下停车库两层。 还是因为还建项目影响,项目仅在2008年末建设了C、D两栋。“想尽快回笼资金,因此计划在今年9月E栋封顶开卖。”王志勇说。 同样在这个时候,江津区的商业街开发正热火朝天。2010年,江津区委书记王银峰在多个场合宣布,商圈建设要在三个月内见成效。其中重点打造的江津人民广场商业中心项目,刚好北至滨江路。李好学说,“他们还曾担心水映康城项目受到影响,但是规划局的人说不会。” 然而,7月26日上午,江津区规划局局长李道辉给王志勇打电话,要求项目停工,原因是因为商圈规划调整,涉及水映康城。7月27日下午5时左右,江津区建委执法大队和安监站派人来到水映康城施工现场,要求停工。他们要求停工的原因则是,施工安全措施等不符合要求需整改。 “这分明是借口,连正式手续都没有。”王志勇说,此后他们还是坚持施工。李好学给区委书记王银峰的手机多次发去短信,称此项目停建,可能企业要倒闭,“希望书记高抬贵手,给予照顾”。但王银峰回复称,“必须停下来!” 8月3日,江津区副区长张晓江召集规划局、国土局、建委和开发商开会商讨此事。此时谈的已不是停不停工的问题。江津区建委到会的负责人明确提出,“按照目前片区新的商圈规划方案,必须拆除水映康城E栋建好的几层。”政府官员称还将拨地补偿,而开发商则希望直接赔钱。 但水映康城项目还在施工。他们陆续给王银峰打电话,发短信,“希望能当面向书记禀报,因为那样能把事情说得清楚些”。 “你懂不懂风水?” 现年48岁的王银峰,拥有理学博士头衔,曾在中国科学院河南地理研究所做副研究员,还曾到日本名古屋大学、歧阜经济大学讲过学,被称为学者型官员。 8月5日,王志勇和李好学终于和区委书记王银峰见上了面,他们的面谈经由相关视听资料被记录下来。 李好学说,“目前三栋楼已经建成了两栋楼,现在第三栋楼建了三层,修了500多个车位,楼房车位要配套呀!能不能不停啊?” 王银峰坚决有力地说:“让你停就停,还建什么建?我们重新给你拿地搞建设。” 李好学说,“新批的地多偏啊!我们现在是在滨江路。” “你的地还不是政府给的!”王银峰顿了顿说,“你建了后我还能在这里坐吗!就是因为你建了这个房子,我才在这里坐不成!你建个房子搞得政府要搬迁!你们的房子必须拆!” 他进一步质问道,“你懂不懂风水?在这个地方你的建筑起来了,就挡了政府的办公楼。这里是衙门!你要建在这里的门口?” 王银峰还说,“我不知道是哪个领导批的,如果(当时)我在这里,你就批不了!” 都修了三层楼,现在要拆,李好学说很可惜,“我们没钱,这个项目我们付出了好多。” 此时王银峰的语调也下调了。“你不能继续修了。你修这么高,就是影响风水,我就不能出门了。你先停下来。如果不行就保留着三层,做商业门面。” 后来的谈话提到了赔偿问题。“整个损失有3个多亿。您改了规划,处理购房者的赔偿都要1个亿。”开发商说。 “你胡扯?我更改了什么规划?”王银峰抬高声音说,“要想跟政府玩的人,我们陪到底。” 李好学说,“购房者买的就是沙盘里的规划,现在有栋房不建了,是规划修改了呀。要是购房者不同意,引起了什么社会不良反应,您说该怎么办呀?” “你要是挑拨,当然能引起。”王银峰回应说,“我损伤你个鸡蛋,你要我赔偿几个亿,你把蛋生鸡,鸡生蛋,再孵鸡的预期都考虑到了……” 商谈还是没有结果,临走时,王银峰提醒,可以继续讨论赔偿,但是要先停工。 “就你们不听话!” 同样是在8月5日,两位地产商跟江津区政府进行了第二次协商。此次协商的人员少了国土局人士,增加了区委办公室主任。协商的内容,是如何计算拆除成本,和如何赔付问题。 江津区副区长张晓江提出了几个方案,一是赔钱,二是通过拨地解决。他还强调,E栋已经建好的车库可以通过规划保留,“如果两者都不行,就只有靠司法解决问题。” 参加当天会议的开发商代表是李好学希望赔偿,他说,“你们说的新批地的地址,我们看过,现在还有配气站和几个厂在运转,何时动工还很难说,我们拖不起。”而且,新批地还涉及新建三栋安置房。 在赔偿细节上,张晓江对开发商提出的“3个亿的损失”提出了疑问。李好学解释说,有些数据是“预测”的,比如说,C、D栋的已购房者会不会出来闹事?“现在楼盘改变规划,如果业主要闹事,要退房,要赔偿,还得赔。”如果E栋不修了,给施工单位的违约金同样需要支付,算起来要赔1200万元。 “你们的难处我们理解,但你们能不能先把工停了?”有官员此时插话,称就为水映康城项目被区委主要领导找去谈过几次,听说没停工,“领导还打来过几个电话亲自过问此事”。 李好学说,“我们就把事情说透”。首先支持政府修建商圈;其次商圈是不是市政工程,该不该拆已有合法项目,值得研究;第三是,如果要拆,那就货币安置。如果解决不了问题,就走司法程序。 李好学还摆出停工涉及的几百个施工人员的“吃饭”问题来证明问题的严重性,“如果你们因为领导的意思,就为保你们的饭碗而不顾我们的饭碗,这就成了你死我活的斗争了。”并提出,硬要停工,“就把手续拿来再说!” 江津区规划局局长李道辉回应称,“程序肯定要走”,至于赔偿数额,还需要再确认,“必须边停边谈”。针对司法途径解决问题,他表示,肯定都不想走,“曾经有个老板,就坚持司法程序误了事。有判决就有不服判决,结果是不停上诉和申诉。经历几届政府都没有搞定。” 此时建委官员有些不耐烦,“我们叫你停工,你就停嘛。我们叫停过十几个项目,他们都乖乖地停了,就你们不听话。” 李好学很多次提到其左右为难的处境,“我们面临的情况,最终结果要么是陷得深,要么是栽得惨(重庆话,即跌得惨)。如果按你们新批地让我们再开发的方案,就是陷得深,我们已经没钱了,还要投钱;如果按照你们的给出的按城市拆迁来进行补偿的方案,肯定会栽得惨,我们的投入保守估计也比这个方案高几十倍。” 谁没问题? 在接到记者的电话采访时,一位江津区政府老干部说,当时并不想拆。“我们当时住的楼还很好,但是年青人说要拆,他们都是败家子!在拆迁的时候,他们就说江津要进行旧城改造,提升城市的形象。根本原因其实是想捞政绩,难道我还不明白?”该老干部说。 他说,现在新的楼盘还没建完,突然又喊拆,这不是瞎折腾吗?“他们说人民迫切需要高档次的商圈,到底是谁迫切需要商圈?”他透露,据他了解,现已调任重庆市国土局担任副局长的前任区长就商圈问题,跟王银峰也有过不同意见,前者觉得江津的购买力撑不起大商圈。 争议的结果还是按照最大的方案来做。据财新记者在江津区规划局看到的江津人民广场商业中心项目方案,整个项目的规划用地301953平方米,总建筑面积809445平方米,其中住宅建筑面积383627平方米,商业建筑面积209718平方米,商务住宅面积71400平方米。 此方案的落款时间为2010年8月24日,而有关此方案的招商此前就已进行,但是相关招商工作并不圆满。江津区曾邀请多个知名地产商考察,但是考察结果都无下文,没人愿接。 有家曾考察过此项目的国内知名开发商的副总告诉记者,20万平方米的商业面积,这在区县城市来说算很大了。“重庆最大的解放碑商圈商业营业面积才45万平方米左右,解放碑商圈承载着整个重庆,乃至周边省份的消费。而江津的人均GDP只有解放碑商圈所在的渝中区的三分之一左右。”他说。 此外投入和拆迁也是问题,他们计算的投入在20亿元左右。同时,还要拆迁区委等部门的办公楼,甚至是官员的住宅,“拆迁也没底”。尽管在2009年曾有重庆本土地产商入主此项目,但最后也因为多种原因退出。 财新记者联系江津区规划部门采访修建商圈和修改规划的问题无果。然而,一位江津区的副处级官员则主动表示希望就此事“谈谈自己的意见”。 他觉得,就程序而言,停工事件肯定有瑕疵,的确应该先听证,赔偿方案谈妥后才是停工的问题,“程序始终要走,提前通知开发商停工,就是为了避免他们继续修后遇到更大损失,因为规划始终会通过的。” “他们就没有问题?我看问题大了!”他说,首先该项目擅自调高了容积率,怎么调高不得而知。同时,“谈到项目停工时,他们口口声声说,购房者会有意见,都没有封顶,怎会有购房者?他们违规预售了。” 对此,李好学解释说,最开始此项目批复的容积率是5,但是因为拆迁难度很大,特别是江津区委滨江家属院的拆迁,因此根据重庆的相关规定,对拆迁难度大的项目,可进行不超过1的容积率奖励,所以向江津区规划局申请了1的容积率奖励。后来,因为E栋按此前的规划修建,将跟同在一排的C、D两栋高度不同,为了外观统一,江津区规划局又新批了0.5的容积率,所有这些,都是依法申请,同时有相关的法律性批复文件,都是合规合法的。 他同时也承认存在违规预售的情况,“就是因为违规预售,我们被江津区国土局处了7万元的罚款。对此我也心服口服。不能说我们有违规行为,就能说明你们可实施违法行为”。■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0_10/12/2754641_0.shtml MSN空间完美搬家到新浪博客!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