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

All

Latest

德国之声 | 德国外长:今后还会这样做

德国外长马斯与香港示威运动代表人物黄之锋见面后引发的德中口水战,又有新进展:德国驻华大使周三被中国外交部召见。中国驻德大使吴恳则说,有确凿的证据显示,境外势力介入了香港的示威运动。马斯本人在周四回应说,未来会继续与人权活动人士会面。 马斯在周四(9月1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柏林对中国“一国两制”政策的立场没有改变,支持香港在该政策下所享受的权利,支持示威者上街行使言论自由。他说,“当默克尔总理访问北京时,她会和人权律师、活动人士会面,当我访问北京时,我也会这么做”。“而在柏林,我同样会这样做,这一点未来也不会改变”。

北大飞:刘霞重获自由,特朗普何功之有?

(本文原载于端传媒广场版面。) 特朗普的贸易战行动不仅毫无人权方面的理由,哪怕仅考虑其客观后果,也很难说会促成中国人权整体性改善,更大可能是会造成中国人权状况的恶化。 2018年7月10日,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于早上搭乘飞机离开北京前往德国柏林,期间抵达中途站芬兰赫尔辛基机场的一刻。...

译读 | 中德“特殊关系”:和平合作的典范

近年来,从南海的海上冲突到有关货币操控的经济争论,中美关系对立趋势日益明显。欧洲——尤其是欧洲实际的领头羊德国——被夹在了中间。 在过去几十年间,德国和中国的经济纽带变得更为密切,因而常常与美国意见不一致。美国一直暗示德国在讨好中国,在中国入侵南海的问题上立场太过软弱。根据2013年的数据,欧盟对中国的出口有45%都来自于德国,而欧盟从中国的进口中,德国占到了28%。中国也大方提及两国的往来。比如习近平主席上个月就指出,汉堡港每三个集装箱中就有一个来自中国。德国在中国的注册公司有5200多家,中国在德的注册公司超过900家。美国不管是国土还是人口规模都比德国大得多,中美在对方国家的注册公司数量自然大得多,但中德贸易关系较于美中更加平衡。截至2016年2月,德国甚至取得了2.03亿欧元的小规模顺差。然而美国自从上世纪80年代中旬以来,在和中国的贸易中就一直处在巨大的逆差状态,并且逆差还在不断扩大。

德国之声|“这将是一次艰难的旅程”

默克尔即将开始她的第9次访华之旅,就商贸、外交、安全政策等中德关系的命脉板块与中国最高层展开磋商。德国智库MERICS预测,“这将是一次非常艰难的旅程”,并呼吁柏林摆明立场,联合他国对中国采取强硬政策。这个周六(6月11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将带着她的半个内阁以及约20位德国经济界代表启程前往中国,参加第四轮中徳政府磋商。这已经是这位女总理的第9次中国之旅了。近日,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Michael Clauss)在接受中国媒体澎湃新闻采访时称,赞成中国驻德大使史明德曾给出的中德关系“发展到历史最好水平”的说法。而中国主流媒体在对两国关系发展前景进行报道时,使用的多是“发展新机遇”、“关系新台阶”这样的字眼。与此同时,也有截然不同的声音。德国智库“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下文中简称“墨卡托”)在周四的新闻发布会上做出了自己的预测,称“在未来的数月、数年里,中徳关系必然经历激烈的冲突”,呼吁柏林政府对中国摆明立场,采取强硬姿态。“矛盾激增、激化”该结构总裁兼董事会主席韩博天(Sebastian Heilmann)称,在中徳关系中出现了很多“新的、紧急的争端”,而且越来越难通过惯例的外交手段对其进行粉饰。“我们发现,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和策略都发生了一些根本性的变化--例如,南中国海上有蓄谋的挑衅行为。”他表示,那种认为伴随着经济发展,中国会变得更加多元、自由,承认遵守多边规则的愿望“遭遇了打击,甚至是要破灭了”,并从几方面列举了中国政府“令人完全无法接受的做法”--“对外国非政府组织(NGO)的打压、在政府间交流中公然实施报复性措施”。他认为德国必须对此采取措施,“进行防卫”。德国联邦议院人权委员会主席布朗德(Michael Brand)今年5月被中方拒发签证。他在就此事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称,中方对此向其施压,“把审查和敲诈这样的手段输出到德国的做法让我震惊不已”。在新闻会上,韩博天称,中方对双边活动的这种干预与施加影响是前所未有的,“显然已经越过了红线”。他表示,西方高校与智库准备达成一份行为准则(code of conduct):如果中方出现了有选择签发签证、将对华持批判观点的代表团成员排除在外的情况,这些西方机构、组织作为对策,将取消整个访问行程安排。“在国际框架下对中国施压”自习近平2012年底上台以来,中国当局进一步收紧对社会各层面的管控。中国人大在今年4月底通过了充满争议的《境外NGO管理法》,将于2017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批评人士认为,该法将进一步加强对外国NGO的管制、限制其在华运作,阻碍非政府组织层面的国际交流,从而影响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针对非政府组织和维权人士的生存空间进一步遭到挤压,“墨卡托”的政治、社会、媒体课题研究团队负责人古思亭(Kristin Shi-Kupfer)做了这样的比喻:“中国搭了一个曾看起来坚固的架子,如今却越来越像是个囚笼。”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这位政治学者说,基本上中方在这些问题上的立场,不会因为德国发出谴责而改变。在未来柏林应该更多与其他欧洲国家以及华盛顿联合行动,发出国际呼吁,这样赢面更大。“墨卡托”负责人韩博天也强调,德国与欧洲的对华政策理念应为:“永不单独面对中国”。欧洲商界的悲观情绪近日欧盟商会的一份报告显示,在华欧企对于中国经商环境缺乏信心。中国欧盟商会主席武特克(Jörg Wuttke)称,“中国的商业环境日益敌对化,框架条件有利于当地企业的现象依旧没有变化”。“墨卡托”也同意这种看法,称在市场准入方面,外企在中国越来越受歧视--“特别是在那些中国不再急需外国技术、外国投资的领域”。“在中国大幅投资德国、欧洲的当下,这种不对等愈加扩大。”库卡机器人是德国核心技术的象征诚然,与在华欧企悲观情绪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投资者在欧洲、特别是在德国旺盛的购买欲。从垃圾处理(EEW)到加油站(Tank und Rast),再到新近的法兰克福-哈恩机场以及对机器人制造企业库卡(Kuka)的投资要约,中国买家涉猎广、胃口好。三个问题然而,中方的“好胃口”也引起了一些争议。一份有关中国在欧投资的调查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70%的对欧投资来自于国企。这被很多欧洲人看作是带有政治杠杆作用的国家行为。在美的有意增持库卡股权的事例中,德国政府内部也出现了反对声,担忧其核心科技受威胁。面对中方的投资浪潮,“墨卡托”表示,德国与欧洲应该从三个角度进行考量:其一是公共安全角度:这些中方投资符合德国公共安全利益吗?其二从企业角度,这些中方投资真的像第一眼看上去那么诱人吗?其三是中方投资者从长期来看是否会真的遵守游戏规则?对于默克尔此行的结果,这家德国智库不看好。“墨卡托”的技术创新、环保与经济课题专家孔弼永(Björn Conrad)表示,预计在很多领域,双方都会失望。中方希望推进“创新伙伴关系”,德方因为担心失去对科技信息的掌控而对此非常谨慎、克制;德国方面则希望与中国签署有关禁止网络经济间谍活动的互联网安全协议,“这恐怕也会落空”。

明镜周刊:默克尔亲自声援艾未未

据德国《明镜周刊》的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亲自对被中国当局逮捕的艺术家艾未未表示声援。根据该杂志周六发布的消息,默克尔上周末曾经向中国领导层表达了对艾未未命运的担忧,并呼吁北京释放艾未未。据悉,德国联邦议院人权委员会也在写给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一封书信中,表达了对这位艺术家被捕的不满,呼吁中国保障言论自由。基民盟议员、人权委员会成员布兰特(Michael Brand)表示,假如中国共产党要加强国民在经济和科学方面的个人创造力,那么也必须放开对个人艺术创作自由的限制。对政府持批评态度的艺术家艾未未两周前在北京机场被警方人员带走,目前已经被正式逮捕。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