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美国大选

All

Latest

【对比新闻】特朗普与蔡英文对话的前前后后

美国之音|当选总统川普为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话发推辩护(2016年12月3日) 川普和蔡英文星期五通了电话,并谈到了美台之间存在的密切的“政治”和“安全”关系。 川普首先在推特上说:“台湾总统今天打电话给我,祝贺我赢得总统。谢谢!” 他随后又发推说:“多有意思,美国向台湾出售几十亿美元的军事设备,但我却不应该接受一次恭贺电话。” 这是美台1979年断交以来第一位美国现任总统或当选总统与台湾总统通话。 川普过渡团队的声明说:“当选总统川普与台湾的蔡英文总统通了话,她表示了祝贺。在讨论中,他们提到了台湾与美国之间存在的密切的经济、政治和安全联系。当选总统川普也祝贺蔡总统在今年早些时候成为台湾的总统。”

《逆转》:罗姆尼与奥林匹克

今年夏天,全球最受瞩目的盛会当属伦敦奥运。四年前,当奥林匹克第一次来到中国时,我曾在举重场馆担任媒体运行志愿者。那届比赛,中国举重队 的表现异常神勇,男女十位参赛运动员共获得了8面金牌、1面银牌。 最令人难忘的一刻,当属第一个正式比赛日的上午——广东姑娘陈燮霞在女子48公斤级中夺魁,赢得了中国代表团在北京奥运会中的第一枚金牌。做足功课早有准备的国内外媒体一清早便把媒体看台席挤得水泄不通,而小小的举重馆,随着比赛渐入佳境,淹没在了观众震耳欲聋的鼓掌与呐喊声中,竟也显得如此热络。那画面,放大、定格、烙印在脑海中,成了我难以忘怀的奥林匹克时刻——即使前一晚刚熬夜看完奥运开幕式,而清晨五点多就出发去场馆做准备工作,但第一次亲身在现场感受奥运会,还是让人忘却疲惫,不禁呼吸加速、血脉喷张。 今年是奥运年,也是美国总统大选年。而奥林匹克与美国大选,似乎从来没有像今年一样走得如此之近——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米特·罗姆尼曾经临危受命,在前届奥组委领导层爆出惊天贿选丑闻后,出任2002年盐湖城冬季奥运会组委会主席及CEO。这一份工作,在罗姆尼的“跨界人生”中承上启下却又显得如此独特——此前,他脚踏商界, 创办并经营着投资公司贝恩资本 ;此后,他涉足政界,竞选成为马萨诸塞州州长。而这一份工作,也是罗姆尼履历中最为有口皆碑的成就——即使奥巴马竞选团队和媒体对罗姆尼在担任贝恩高层和麻省州长期间的工作表现百般攻击,罗姆尼在盐湖城奥组委的成就却始终让人很难“挑刺”。他将一届濒临崩溃、差点被迫“迁址”的奥运会,在巨大的舆论和财政压力以及911恐怖袭击事件后复杂的外部局势下,成功实现惊天大逆转,成为收支平衡、当时获评为“有史以来最好”的一届。 对于中国读者而言,十年前的盐湖城或许已经显得非常遥远——大家仅有的记忆,可能停留在杨扬(“大杨扬”)为中国冬季奥运会实现的金牌“零的突破”。而罗姆尼在2004年与蒂姆西·罗宾森(Timothy Robinson)合著的《逆转:危机、领导力与奥运会》,或许能带我们回到沙漠与森林围绕的犹他大盐湖畔,审视这一段罗姆尼最引以为傲的“光辉岁月”。 “舍我其谁,更待何时” 1998年底,美国媒体揭露盐湖城奥申委在1995年国际奥委会投票确定申办城市前,变相向许多具备投票资格的委员提供贿赂。在现代奥运会百年历史上,公众第一次得知,奥运主办权其实是一件充满铜臭味的金钱交易——在盐湖城之前,向委员提供变相贿赂似乎早已成为申奥成功的先决条件,而随着奥委会委员胃口越来越大,贿赂金额水涨船高,形式也变得越来越多元与隐蔽:赠送高档礼物、报销子女学费、安排亲属就业、提供免费医疗,甚至邀请外国委员来美国观看“超级碗”橄榄球赛…… 媒体调查逐渐深入,“更快、更高、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在一份份解密贿赂文件的映衬下也变得越发褪色。国际奥委会和盐湖城奥组委的威信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与质疑,对贿赂负有直接责任的盐湖城奥申委主席汤姆·韦尔奇(Tom Welch)和戴维·约翰松(Dave Johnson)等高层先后被迫下台,而负责筹备三年后冬奥会的盐湖城奥组委一时陷入了缺兵短将的尴尬局面。 一眼慧中罗姆尼的伯乐,是犹他州的一个地产商坎姆·加德纳(Kem Gardner),他也是贿选丑闻中心人物韦尔奇的好友。加德纳早在丑闻东窗事发前的1998年秋天就同罗姆尼联系,希望他能够考虑在盐湖城奥组委中担任要职;在韦尔奇等高层先后辞职后,这种请求瞬间变得愈发迫切。但在罗姆尼眼中,他从一开始就对盐湖城奥组委的工作缺乏兴趣——虽然罗姆尼的家乡就是盐湖城所在的犹他州,他的本科在离盐湖城不远的杨百翰大学就读,而此地更是他信仰的摩门教的起源地和大本营——但罗姆尼觉得他对大型体育赛事的管理一窍不通,对盐湖城举办冬奥会也并不感到激动,“甚至不记得和其他人讨论过盐湖城冬奥会这件事”。而此时,罗姆尼含辛茹苦经营的贝恩资本正在发展扩张的关键时期,不用怎么考虑,罗姆尼都觉得自己不会有闲情逸致,放弃蒸蒸日上的投资公司,跑去趟这滩浑水。 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开幕式展示了在911恐怖袭击事件后被救援人员挖出的世贸中心北塔上的美国国旗。作为911事件后举行的第一次奥运会,盐湖城冬奥会的安保形势异常严峻。来自washingtonpost.com。 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总有个伟大的女人。而天天吹耳边风促成罗姆尼最终改变决定的,也正是他的妻子安·罗姆尼。加德纳在同罗姆尼的几次交谈中发现,罗姆尼对盐湖城奥组委的成见很难让他直接改变决定,于是便另辟蹊径,开始向罗姆尼的太太磨嘴皮子。没想到安·罗姆尼对于奥运会十分热情,答应加德纳会好好“游说”她的老公。 安·罗姆尼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最终获得成功的关键在于对罗姆尼的“知根知底”。罗姆尼家族有一条颇为励志豪迈的家训——“舍我其谁,更待何时”(If not me, who? If not now, when?)从罗姆尼小时候开始,他的母亲便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鼓励儿子凡事都要勇于尝试。知子莫如母,知夫莫如妻,安·罗姆尼也如法炮制,天天在罗姆尼耳根边唠叨盐湖城的困境以及丈夫过人的经营胆识。安·罗姆尼历数丈夫多次力挽狂澜,将深陷泥沼的企业起死回生的经历,“如果有任何人能完美地胜任这份工作,那个人就是你。” 在老婆大人的劝说下,带着“舍我其谁,更待何时”的家训,罗姆尼带着许多问号,踏上了奥林匹克之路。 像经营企业一样经营奥运会 隔行如隔山,而罗姆尼上任伊始就被很多人质疑——这个没有任何体育比赛组织管理经验的门外汉,能否执掌奥运会这一全球规模最大、最为重要的赛事。 罗姆尼自己对此也颇没有数。他对奥运会复杂的组织结构体系不甚了解,对当时混乱的赞助情况与财政关系更是一头雾水——国际奥委会、美国奥委会和盐湖城奥组委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全球合作伙伴与其他等级的各个赞助商提供的资金这几个组织间又该如何分配?如同我担任志愿者时面对各种枯燥而复杂的“奥运背景小知识”一样,罗姆尼一上任便要补很多课。 但作为体育管理的门外汉,罗姆尼自然也有他自己的优势——在商场摸爬滚打数十年的经历,让他偏爱运用企业管理的规则来运作各类组织。在就任奥组委主席后,罗姆尼忙不迭亮出了他的“商界法则”,对奥组委的办事规则进行了大幅度的改革—— 人事: 经历贿选丑闻后的盐湖城奥组委大量领导职位空缺,久经商场的罗姆尼深知人力资源与人际关系网的重要性,不遗余力寻找到各个职能团队值得信赖的负责人。 预算: 由于许多赞助商在盐湖城贿选丑闻揭露后减少或延迟了资金赞助,盐湖城奥运会面临无米之炊的窘境。如果冬奥会因为财政问题宣告“破产”,将是盐湖城乃至整个美国的“奇耻大辱”。罗姆尼及领导团队一边对所有经费逐项进行审计,能删则删,能省则省;另一边积极向联邦政府和潜在赞助商“哭穷”。罗姆尼还利用他的人际关系,号召“高富帅”慈善家们慷慨解囊“共赴国难”,最终把先前巨额亏空的收支账目填平了。 组织: 奥组委是个典型的矩阵型组织——纵向上有各个职能部门:建设、销售、物流、财务、宣传;横向上又有各个体育场馆和职能场所:冰上中心、越野滑雪场、新闻中心。罗姆尼非常强调横向沟通的重要性,即使在奥组委前期筹备工作中大多数团队以纵向职能分工为主,他坚持增加不同工种间的交流机会以增强横向联系。在奥运后期,工作重心由纵向往横向联系倾斜,由于之前的沟通机会,内部人际关系网已经建立和牢固,团队转型因而进行得十分顺畅。 文化: 先前在咨询公司的工作经验,让罗姆尼十分强调团队文化的构建。他带头号召推广团队精神,淡化上下等级关系,强调团队每个成员都需要积极创新、反馈和互助。这种团队文化构建还落实到了许多细节之中,比如罗姆尼鼓励所有的团队会议中都应该“充满笑声”等。 曾面临严重财政危机的盐湖城奥组委差点走向“破产”的窘境,在罗姆尼的经营下财政困境最终得到缓解,冬奥会得以顺利举行。来自newsutah.org。 罗姆尼的这本著作主要以回忆他在盐湖城奥组委的工作经历为主,但在论述他的这些管理经验时,仿佛让我觉得实在读一本有关企业管理经验的商业案例报告。触类旁通,不要害怕把自己熟悉与擅长的技能带到新的领域去一展身手。在这一点上,罗姆尼成功了。他用经营企业的经验运用到奥运会的管理筹备之中,同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尤伯罗斯把“赔本赚吆喝”的奥运会变成“摇钱树”一样,完成了“扭亏为盈”的目标。 开诚布公:“今非昔比”的双重标准? 罗姆尼在书中说,他十分引以为傲的一项措施,便是在吸取了盐湖城贿选丑闻的教训后,决定开诚布公地增强奥组委工作的透明度,以与媒体和公众“重修旧好”,同之前爱做“小动作”的领导班子彻底划清界限,树立清廉、透明、高效的团队形象。 在罗姆尼的规划下,奥组委内部的所有文件、账目、会议纪要等非保密内容全部向公众开放,奥组委甚至在办公地点设立了接待场所并安排专人服务,方便媒体前来查询相关信息。在资料刚刚公布的一段时间内,奥组委办公室一派繁忙的景象——各方记者纷纷向奥组委提出请求,查询各种涉及贿选丑闻细节的各项文件。当媒体发现全新的盐湖城奥组委用前所未有的透明度“款待”新闻界后,给罗姆尼领导的团队竖起了大拇指——而这一切正中罗姆尼的下怀。 当初乐于公开文件,对媒体“坦诚相见”的罗姆尼,在如今的总统大选中,似乎却玩起了双重标准。在美国竞选总统或其他政治职务时,公布自己的报税单,通过财产公示“以证清白”是 一项惯例 。这项惯例的开创者,正是罗姆尼的父亲乔治·罗姆尼。1968年,在乔治·罗姆尼担任密歇根州州长期间,他试图寻求获得总统大选候选人的资格提名,便公布了他自1955年开始共12年向美国国家税务局提交的联邦个人所得税报税单(1040表格)。 而“严守家训”、深爱“开诚布公”的罗姆尼,在这个节骨眼上却令人匪夷所思地抛弃了“优良传统”——自共和党初选开始,就有各方声音要求罗姆尼公布自己的收入情况,却一直没有得到任何回音。在共和党1月举行的初选辩论中,罗姆尼曾承诺会在4月结税事宜都办妥后公布报税信息,但在4月又表明申请推迟了上交报税表的截止日期,公布收入情况目前依旧是不了了之。 罗姆尼引以为傲的“贝恩岁月”,如今却成为了奥巴马阵营的攻击目标。来自wsj.net。 同样备受争议的,还有罗姆尼对他在贝恩资本的工作情况似乎有意遮遮掩掩。罗姆尼曾称自己在1999年2月接手盐湖城奥组会后便“离开”了贝恩资本,但最近《波士顿环球报》等媒体爆料,罗姆尼在此后的至少两年时间内,一直掌握着贝恩资本的股份,并可能参与了贝恩资本此后的决策行为。奥巴马竞选团队认为罗姆尼在这一点上故意隐瞒欺骗了选民,因为之前贝恩资本曾被指责在1999年后鼓励投资企业将工作岗位从美国外包给成本更低的海外,而罗姆尼一直以当时已“离开”贝恩资本为由与之划清界限。如今的调查发现,罗姆尼当时同贝恩资本或许“身已动,心未远”。对此,罗姆尼只好出面澄清说,他的确在1999年2月后没有在贝恩资本担任任何职务,不过“和贝恩资本保持联系并没有一点错”。 罗姆尼在商界的成功经历是他问鼎美国总统宝座最为重要的砝码,但这段商界经历所伴随的各种疑问和把柄,也越来越令罗姆尼深陷其中应接不暇。如果继续现在“挤牙膏”般的策略,在长期必将受制于完全被动挨打的局面,失去选民的信任感;但如果选择以公开透明的方式面向大众,谁又能保证会否被“万能”的媒体和竞争对手挖出更多的“猛料”呢?书中以高透明度为傲的罗姆尼,在十年后的今天,却面临着又一道似是而非的难题。 客观而言,罗姆尼在书中所展现出“逆转”盐湖城冬奥会的才干令人赞赏,他的商业智慧和魄力也足以让人称羡。但相比商界而言,吸引着各方眼球与口水的政坛显得更为“无序”与“纷杂”,罗姆尼的商业头脑是否依旧“靠谱”,似乎还很难说。罗姆尼在书中自信地认为,他在盐湖城奥组委的“逆转”经历,对他以共和党人身份参选民主党大本营马萨诸塞州的州长提供了许多指导和帮助;而在全国大选民调再次稍稍落后的今天,罗姆尼能否再次上演“翻盘”好戏?我们拭目以待。

那些年,我们一起纠结过的副总统人选

在知名问答网站Quora上,有一个 和副总统有关的问题 :副总统和幕僚长,谁的影响力更大呢?目前为止的五个答案中,较多人认为幕僚长的权利更大。 获得赞同票最多的答案认为,过去一个世纪中,幕僚长位列最有权力的三到四个人中,负责总统布置的具体事务的运作和执行,同时,副总统更多时候是出于选举时的政治考虑,例如选民分布、政策互补等因素。因此,幕僚长权利更大。 这个问题倘若放到200多年前,让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副总统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来回答,答案不妨采用他的 这段话 : 我的祖国给予了我这样一个职位:它是一个人能想到的、能构想出的最无足轻重的职位了。 看上去和现在的答案如出一辙。不过,这其实是亚当斯的戏谑之言,须知,包括亚当斯在内,历史上共有14位副总统升任总统。打个不恰当的比喻,这些副总统即使处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也不妨碍他们做出重大决策、制定重要任务,想想林登·约翰逊之于登月计划,阿尔·戈尔之于政府环境政策,迪克·切尼之于美国外交政策。 时至今日,已经很少有人——至少很少有华府的政客——认为副总统是个无足轻重的角色了。而将副总统和幕僚长等职位做比较,也只是政治爱好者对于权力分配的谈资和兴趣所致,诚然,一个强势的总统可以赋予幕僚长更大的权力,在媒体塑造的众多“铁腕幕僚长”的故事情节中,读者的这种认知也会得到强化。但是无论是出于宪法对于政府行政权力的规定,还是国家外交和国土安全等综合事务的考虑,副总统的位置,都是一个公众瞩目的焦点。 那些年,我们一起纠结过的副总统人选 在大选年,除了这些原因,在考虑战胜竞选对手的时候,选民也更在意你挑选谁做你的竞选伴侣,而懒得去管谁做你的大管家。 今年,这个难题摆在了罗姆尼面前。 三个月前,4月16日,罗姆尼 启动 了“寻找副总统”的任务。不过据透露,人选的出炉还需要等到8月份的共和党大会的召开。虽然罗姆尼团队没有透露哪些人入围了waiting-list,但是已经有媒体对副总统人选进行了分析。“正谈”作者王栋在最近发表的文章中, 详细介绍 了有希望成为副总统候选人的女性政客,同时,也提到了媒体认为最有可能成为罗姆尼竞选搭档的人选包括:明尼苏达前州长提姆·普兰提、俄亥俄州参议员罗布·波特曼、威斯康辛州众议员保罗·莱恩、路易斯安那印度裔州长鲍比·金达尔和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克·卢比奥。 这五位有各自的特点,根据每个人在政治界的优劣,可以做如下分析。 部分文字资料来自centerforpolitics.org 共和党政治分析人士福特·奥康纳(Ford O’Connell)将罗姆尼阵营的这次选择 看做 左右胜局的重要因素。副总统候选人的作用,无非是平衡利益和扩展选票来源,对于总统候选人来说,弥补自己的不足是首要考虑。当年年纪轻轻的肯尼迪需要林登·约翰逊来搞定南方选民和议会政治;里根需要布什辅佐自己制定外交政策;而被斥责为农场主的小布什也深知鹰派代表迪克·切尼对于自己竞选的重要性。 但是也有观点认为,罗姆尼用不着这么焦虑,一个副总统人选,对于选情影响真的有限,不要过于惊慌。美国德克萨斯州三一大学教授大卫·克罗凯特(David Crockett) 认为 ,罗姆尼的选择确实重要,但是没有重要到影响全局的份上。在众多投票因素中,副总统只是选民投票的因素之一,很难说对于选票数量有多大改变。如果副总统人选真的如预想的那么重要的话,1968年的“Humphrey-Muskie”组合就不会在Nixon-Agnew组合面前输得如此之惨;如果选定一个合适副总统人选,就能确定一个选区的选票的话,John Edwards就应该帮助John Kerry拿到北卡罗来纳州的选票。他对罗姆尼的忠告就是:以稳为重,不要试图吸引什么新的眼球,不要让副总统候选人抢了自己的风头(就像08年的Sara Palin),做一个稳妥的决定(safe pick)即可。 其实,有时候真的为罗姆尼感到郁闷,本来就已经够自己操心的了,还要面对这些层出不穷的政治科学学者,这些人各执一词,好像都有道理。不过仔细想想,面对过往的竞选历史,专家们难免有时候诸葛亮的嫌疑——总结过去和预测未来是两码事。 但是不管怎样,选择谁和自己步入全国范围的总统大选,是罗姆尼在7月份要考虑的头等大事。这件事的最终结果一定会成为点燃大选的第一炮,占据政治新闻甚至全国新闻的头版投标,在我看来,这个时候的候选人,似乎都会成为边沁的忠实信徒:他们秉承功利主义的原则,将名单里所有的候选对象贴上这样那样的标签,权衡每个人的优劣所在,这一串名单中鲜活的政客会变身为一张张选票,最后凭借可以获得选票的多少决定自己是否成为候选人的竞选伴侣,一直走到11月的总统大选。 美国第一任副总统John Adams的故事曾被搬上银幕 碰上这样的决策时刻,纠结必然是难免的。须知,因为选错副总统候选人,为自己的总统竞选带来波折的,历史上也并非没有先例。 最近的例子当属约翰·麦凯恩,“正谈”作者王栋 认为 ,在佩林当选副总统候选人后,对于她的各种好奇八卦满天飞,民众似乎对这位养眼的“辣妈”颇有好感,共和党支持率小幅攀升。但随着选战不断进行,越来越多的民众发现佩林不仅对联邦和国际事务的认识和经验有限、缺乏政治头脑,个人的政治理念也有些偏颇,“佩林热”逐渐消退,最终在选举中同样败下阵来。事后,有共和党内部人士对佩林的糟糕表现后悔不已,觉得麦凯恩一时糊涂,选了个空有外表的“花瓶”当自己的竞选搭档,反受拖累。 那么,据此认为只要不是“奇招”、“怪招”就一定保险,也并不一定正确,2000年的阿尔·戈尔就是一例。 在讲这场千年大选故事之前,读者不妨找来一部名为Recount(选票风波)的电影,这部电影的简介可以移步 这里 ,之所以说这部电影对于理解这场大选大有裨益,是因为电影中的人物,虽然有一定的表演因素,但是确实反映了当时的氛围:整个戈尔的竞选团队,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软!戈尔本身并不是凶猛彪悍类型的政客,身边的要员——尤其是前国务卿沃伦·克里斯托弗(Warren Christopher)——也是瞻前顾后,缺乏决断力。而在面对竞选中的各项抉择、尤其是和共和党在佛州重新计票一事的斗争上,更是“软”字当头。 “软”的性格,蔓延到选拔副总统这件事上,更是糟糕。这位克里斯托弗在整个竞选中所负责的要务只有两个:挑选副总统人选,以及和共和党在佛州硬碰硬。两个任务都以失败告终。事实上,在副总统人选名单上,不乏老政客约翰·克里(John Kerry)、鲍勃·格拉汉姆(Bob Grahanm)和年轻政客约翰·爱德华兹(John Edwards)这类好手的,但是却挑选了略显消肿的利伯曼(Joe Lieberman)。说他小众,是因为他是史上第一个犹太裔的副总统竞选人,而且,利伯曼的立场一直相对中间派,这个问题事后被证明对选举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在2002年的一篇 报道 中,利伯曼透露,在两年前的竞选中,他和戈尔因为立场的不同而 导致了严重的分歧。在宣布提名利伯曼后,戈尔阵营的支持率并没有上升,更惨的是,在对阵迪克·切尼的副总统辩论中,利伯曼面对这个老谋深算的鹰派人物,更是以惨败收场。选人的时候没有看准,以克里斯托弗为负责人的副总统选拔团队真是堪称“纠结至死”啊。 失败者有之,成功者亦有之。四年前奥巴马挑选拜登作为竞选副手,无论是事前还是事后看来,都是上上之选。奥巴马在08年一方面高举“Change”大旗,一方面凭借着自己的履历和口才在竞争者众多的民主党内初选中杀出重围。但是,他在大选中面临的对手是约翰·麦凯恩,一个在参议院堪称老油条的政客。这个时候怎么办?奥巴马选择的方案是“互补”,你不是资历高吗?你不是参议院身居要职吗?我找一个能把你pk掉的人,让他做我的竞选伙伴。最佳选择就是拜登了。同为参加08年民主党内总统提名人竞选的拜登,从1973年就担任美国联邦参议员,更重要的是,拜登先后担任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和参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对于奥巴马来说,这样的经验和地位更是可遇不可求。选民一看,一个活力无限的面孔,辅之以老谋深算的政客,当然单比一个老政客要靠谱了! 这些不是事后诸葛般一厢情愿的推断。New Yorker曾 报道 ,奥巴马在锁定党内题目后曾私下接触拜登,提出有意邀请其担任副总统人选,但是拜登婉拒了,原因是外界猜测可能是他难以放弃三十年来在参议院留下的政绩和人脉,不过拜登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份邀请,在08年6月22日的Meet the Press节目上,拜登确认了自己讲接受奥巴马的 邀请,与其携手冲击白宫。纽约时报在报道这一消息时 做出分析 ,认为奥巴马渴望拜登来弥补自身在外交和国家安全事务领域的不足,同时,沉稳的拜登也不会再次让奥巴马的“change”口号过度发酵,并能用自身优 在当周七大话题中,前四位都和佩林有关 势吸引蓝领选民。事实证明,一切都如分析所料,一份皮尤调查中心的 报道 显示,在9月8日到9月14日这个时间段内,“奥巴马-拜登”、“麦凯恩-佩林”四位竞选人中,奥巴马得到的曝光率最高,达到了61%,而拜登最低,仅有5%,可以说,拜登很好地完成了辅助作用,避免了喧宾夺主现象的发生。反观麦凯恩阵营,让人喷饭的是,佩林完全抢了麦凯恩的风头,在一周新闻曝光关键主题上,也满眼都是佩林!正所谓抬得越高摔得越狠,人们很快从这个女副总统候选人身上发现了各种毛病,负面声音更是接踵而至。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