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S档案

【CDS档案】2020年8月网语集锦:“没有了毒种子大地更繁荣”

中国数字时代近年来持续进行着对“网语”的收集,这些“网语”包括了当月网民对热点新闻事件的评论、编写的时政讽刺类段子、共同创造的时下流行语录、甚至某篇长文中精辟的一句/段话等,是网民的集体智慧的集合,而中国数字时代尤其关注那些正在被中国言论审查制度抹杀的——“抵抗的声音”。诚如詹姆斯·斯科特所言:“犹如无数的珊瑚虫形成了杂乱无章的珊瑚礁,无数个体的不服从与逃避行为也形成了自身的政治或经济堡礁……当国家的航船搁浅在礁石上时,人们通常仅仅关注船只失事本身;他们没有注意到,正是大量微不足道的行为才是造成失事的原因”。

Read More

CDS档案 | 2020年7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从中国共产党手中确保我们的自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使命“

七月,水灾、疫情、失业、香港国安法的实行、对自由言论的打击、对民怨的压制、对新闻媒体的管制、经济的下行,以及中美新冷战的到来,让七月的中国处于内外交困之中。然而,无论国内还是国际,人们渐渐达成一个共识:每一个人的自由都是不可分割的,从中共手中确保我们的自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使命。7月贵州安顺公交车特大事故,52岁的司机故意把公交车开进湖里,造成21人的死亡。这辆公交车就像一个巨大的隐喻:我们每一个在车上的人的命运都是相连的,如约翰·多恩的诗《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可以自全。 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 整体的一部分。 如果海水冲掉一块, 欧洲就减小, 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 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掉一块 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 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 因此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就为你而鸣。

Read More

CDS档案 | 2020年6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与权力争夺记忆

六月,是一个与权力争夺记忆的季节:从三十一年前的天安门民主运动,到一年前的香港反送中运动,再到年初爆发的新冠病毒疫情,权力无孔不入迫不及待地提供一个叙述模板,控制着集体记忆,给国人输入一个“正确集体记忆”。正如奥威尔在《1984》中所说: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 因此,如何摆脱官方的“正确集体记忆”呢?唯一的办法就是保存个人的卑微的记忆,与权力争夺记忆。纪念六四、为天安门母亲呐喊、悼念梁凌杰、记录疫情期间的不正确记忆、写下那些普通人的故事、在微博上留下一句真话,都可以说是中国民众在挑战官方的“正确集体记忆”,挑战权力对记忆的控制。 只要这个体制没有改变,六月的记忆就不会淡去。

Read More

CDS档案 | 2020年5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在荒诞中奋起反抗

五月出现了不少荒诞的事。如何与荒诞对抗?如何与极权之下的大规模的“完美之罪”对抗?法国作家加缪在《反抗者》中指出,此时,人的唯一出路便是“在荒诞中奋起反抗”,只有这样,才可以在荒诞与绝望中活下去。这正是中国民众正在努力的。从香港街头成千上万的游行民众,到中国网络流传的倡议书公开信,再到网络上每天层出不穷的政治笑话和讽刺,每一篇被删除的文章、被封的公号,再到每一句真话每一个笑声,都可视为是与极权主义的荒诞的一次格斗。 对于马保国的民间比武,学者赵士林认为:“格斗狂人”的重要意义远远不仅是打扒了几个江湖骗子,格斗狂人是在和虚伪格斗,和欺诈格斗,和流传久远、贻害无穷的骗子文化格斗。这对净化传统文化、净化社会风气无疑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同样地,每一次与极权主义的荒诞的格斗,都会有着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Read More

CDS档案 | 2020年4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再次被纵容放大的时代的丑陋

在这篇文章结尾,公周说:“一切丑陋,都不是那个时代的特有产物,但在那个时代被纵容放大到了极致”。在四月,这种丑陋再次被纵容放大到了极致, 充满了阴谋论、大字报与批判,从异议人士、人权律师到普通网民,从方方日记批判、美国投毒论到中泰大战、北岛白睿文再到真假记者之争,从国内混战到出征国际,从官方舆论导向到有组织的小粉红,无论是异议人士、公共知识分子、作家还是普通人,每一个人的言论自由都受到严重的挑战,从这个意义上,我们似乎从未走出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中国。 至暗时刻,每一个人的自由需要每一个人的行动来捍卫,守护李文亮、艾芬们的哨声,守护方方及其支持者的自由,因为这些也是我们的自由。 黑格尔说,密涅瓦的猫头鹰只有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才开始飞翔。至暗时刻,也是改变时刻,这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的理性与行动。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