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月度人物

【CDT月度人物】拉姆:“比起互联网的遗忘,我们更怕公共部门的遗忘。”

拉姆离去后,留给公众的愤怒和无力感却在蔓延:这并不是一场毫无预兆的飞来横祸,而是历时数年、逐步升级的暴力酿成的惨剧。从家人到社区,周围人本有充分的时间介入,当地警察数次接警,也有充分的机会扼制罪行的发生,然而他们却以“家庭纠纷”、“清官难断家务事”为说辞消极作为,撤去受害者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让《反家庭暴力法》的各项条款沦为空谈,最终导致无可挽回的悲剧。

女权作家侯虹斌评论说,拉姆是一名完美受害者,她如此完美,却仍然逃不开受害的命运:“实际上,从一开始,拉姆并不需要额外的帮助,只要这是一个法治社会,依法办事,就一切都不会发生,她就能经营好自己的生活。她是一个很乐观,很用心生活的人。唐某,只要在开始故意伤人时,该坐牢的就坐牢,该判刑的就判刑,该人身禁制令的人身禁制令,他早就在监狱里过国庆和中秋了。

但是,没有。”

阅读更多

【CDT月度人物】蔡霞 :“改是没有用了,这个体制从根本上讲就必须要抛弃它”

“我们父母的工作环境、工作条件让我们享受了他们获得的待遇,我们的住房、我们吃的饭都比普通老百姓好的多得多。”“所以后来我看到我的同学写的文革中家庭的遭遇,就可以看到原来中国是有政治贱民的。你是政治贵族,他是政治贱民,你们不在一个起点上。你们在一个教室里坐着,但并不意味着你们是平等的,你们的社会差距是极大的。但是你反过头来再看,中共获得政权后让官员的孩子过得比别人好,但没有让所有老百姓都过得好。”“我们这些人其实从小是享受了特权,是有原罪的。”

“父母出来,参加这个当时讲的革命,讲的是人民当家做主,你现在觉得这个目标实现了吗?没有实现啊。你觉得你有没有责任要推进这个国家往前走?”

“所以李文亮那个签名,学校问我为什么要签名,我就把这段话写上去了,我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