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中国哭墙"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Line 4: Line 4:
 
[[李文亮]]医生,这位在[[武汉肺炎|武汉新冠疫情]]期间因为说出真话成为悲剧英雄的普通眼科医生并没有被民众遗忘,为公共安全与健康充当“吹哨人”成为他闪亮的墓志铭。在他留下的微博的评论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写下日记”。正如有网文指出:也许有诸多双眼睛并没有被李文亮的遭遇所唤醒,但却有“诸多双耳朵仍铭记着他吹出的悠长哨响”。在这个“倾诉个人酸楚的树洞”里,有着各式各样或支持或反思或悼念或同情或鼓励或感怀的文字,网民们在这里留下与审查与遗忘与戾气与麻木与恶意对抗的点滴痕迹,又宛如在和李文亮医生一起分享和倾诉自己的命运。<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03/%e3%80%90cds%e6%a1%a3%e6%a1%88%e3%80%91%e6%9d%8e%e6%96%87%e4%ba%ae%e5%8c%bb%e7%94%9f%e7%9a%84%e5%be%ae%e5%8d%9a%e5%b0%b1%e6%98%af%e6%88%91%e4%bb%ac%e8%87%aa%e5%b7%b1%e7%9a%84%e5%93%ad%e5%a2%99/ 【中国哭墙】李文亮医生的微博就是我们的哭墙(3月13日)]</ref>
 
[[李文亮]]医生,这位在[[武汉肺炎|武汉新冠疫情]]期间因为说出真话成为悲剧英雄的普通眼科医生并没有被民众遗忘,为公共安全与健康充当“吹哨人”成为他闪亮的墓志铭。在他留下的微博的评论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写下日记”。正如有网文指出:也许有诸多双眼睛并没有被李文亮的遭遇所唤醒,但却有“诸多双耳朵仍铭记着他吹出的悠长哨响”。在这个“倾诉个人酸楚的树洞”里,有着各式各样或支持或反思或悼念或同情或鼓励或感怀的文字,网民们在这里留下与审查与遗忘与戾气与麻木与恶意对抗的点滴痕迹,又宛如在和李文亮医生一起分享和倾诉自己的命运。<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03/%e3%80%90cds%e6%a1%a3%e6%a1%88%e3%80%91%e6%9d%8e%e6%96%87%e4%ba%ae%e5%8c%bb%e7%94%9f%e7%9a%84%e5%be%ae%e5%8d%9a%e5%b0%b1%e6%98%af%e6%88%91%e4%bb%ac%e8%87%aa%e5%b7%b1%e7%9a%84%e5%93%ad%e5%a2%99/ 【中国哭墙】李文亮医生的微博就是我们的哭墙(3月13日)]</ref>
  
他的死亡,让他成为了“伟大的黑暗”。永远不会再有光照亮他,也不会再有力量能够毁灭他。他是永久的寂静,接近于神。
+
“他的死亡,让他成为了“伟大的黑暗”。永远不会再有光照亮他,也不会再有力量能够毁灭他。他是永久的寂静,接近于神。
  
 
可以说,李医生有三次死亡。第一次是医学意义上的,他死了,医生告诉了记者。但是官方不愿意承认,或者需要时间评估,总之又用呼吸机抢救了几小时才宣布。第二次死亡,是官方宣布的死亡,某种程度上也是政治性的。那代表了官方对他的“定性”。
 
可以说,李医生有三次死亡。第一次是医学意义上的,他死了,医生告诉了记者。但是官方不愿意承认,或者需要时间评估,总之又用呼吸机抢救了几小时才宣布。第二次死亡,是官方宣布的死亡,某种程度上也是政治性的。那代表了官方对他的“定性”。
  
但是,在这之后还有第三次,就是互联网上的哭墙。喜欢他的人,在不断追忆中强化和创造的“死亡”,这次死亡是超越性的、神性的,某种意义上也是永生。这个意义上的李医生,不再属于医院,也不再属于家庭,他不属于任何人,甚至也不属于他自己。<ref>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09/【404文库】中产生活观察|死亡、记忆和裂缝/ </ref>
+
但是,在这之后还有第三次,就是互联网上的哭墙。喜欢他的人,在不断追忆中强化和创造的“死亡”,这次死亡是超越性的、神性的,某种意义上也是永生。这个意义上的李医生,不再属于医院,也不再属于家庭,他不属于任何人,甚至也不属于他自己。
 +
 
 +
在中国历史上,这样的死亡,只有一次。 “<ref>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09/【404文库】中产生活观察|死亡、记忆和裂缝/ </ref>
  
 
<!--  
 
<!--  

Revision as of 14:18, 28 September 2020

李文亮微博

李文亮医生,这位在武汉新冠疫情期间因为说出真话成为悲剧英雄的普通眼科医生并没有被民众遗忘,为公共安全与健康充当“吹哨人”成为他闪亮的墓志铭。在他留下的微博的评论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写下日记”。正如有网文指出:也许有诸多双眼睛并没有被李文亮的遭遇所唤醒,但却有“诸多双耳朵仍铭记着他吹出的悠长哨响”。在这个“倾诉个人酸楚的树洞”里,有着各式各样或支持或反思或悼念或同情或鼓励或感怀的文字,网民们在这里留下与审查与遗忘与戾气与麻木与恶意对抗的点滴痕迹,又宛如在和李文亮医生一起分享和倾诉自己的命运。[1]

“他的死亡,让他成为了“伟大的黑暗”。永远不会再有光照亮他,也不会再有力量能够毁灭他。他是永久的寂静,接近于神。

可以说,李医生有三次死亡。第一次是医学意义上的,他死了,医生告诉了记者。但是官方不愿意承认,或者需要时间评估,总之又用呼吸机抢救了几小时才宣布。第二次死亡,是官方宣布的死亡,某种程度上也是政治性的。那代表了官方对他的“定性”。

但是,在这之后还有第三次,就是互联网上的哭墙。喜欢他的人,在不断追忆中强化和创造的“死亡”,这次死亡是超越性的、神性的,某种意义上也是永生。这个意义上的李医生,不再属于医院,也不再属于家庭,他不属于任何人,甚至也不属于他自己。

在中国历史上,这样的死亡,只有一次。 “[2]

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China Digital Times Related Articles

<feed url="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tag/中国哭墙/feed/" entries="50">

[{PERMALINK} {TITLE}]

{DATE}, by {AUTHOR} </feed>

更多中国哭墙文章


数字空间相关链接 China Digital Space Relat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