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内卷化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Revision as of 23:57, 8 March 2021 by Eric Liu (talk | contribs)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内卷化(英語:Involution)是一个社会学概念,也翻译为过密化,用以形容社会文化因为重复劳作、发展迟缓。内卷化出自拉丁语词汇“involutum”,原意是“转或卷起来”,因德国哲学家伊曼努尔·康德、美国人类学家亚历山大·戈登威泽、美国社会学家克利福德·格爾茨等人的使用而闻名。格爾茨的内卷化概念借由印度裔汉学家杜赞奇、华裔历史学家黄宗智等人的使用引入中国农村研究,在中国学界引起争议,内卷化概念现今是中国学界影响较广、提及频率较高的概念之一。(维基百科内卷化)


中文网络流传的“内卷”一词与学术语境中的“内卷化”定义有所不同。对前者的解释可见一则广泛流传的比喻如下:

江湖中有一本葵花宝典,大家都想得到它。因为得到之后,可以天下无敌,但如果有一天,葵花宝典被公开了,人人都有机会练。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这会成为一个灾难。因为一个人拥有时,练不练是一个人的事。大家都拥有,练不练就不由自己决定了。比如你有一个仇人,如果你不练,你的仇家就会练成后来杀你,所以逼得你也得练。

最终,江湖上所有的人都会练葵花宝典。练了宝典,可以天下无敌,但因为人人都练了,人人都天下无敌,所以就没有什么天下无敌了,而且欲练神功,必先自宫。所以江湖人士都变成了太监。这是一个全输的结局,没有任何人受益于自己的额外付出。

同样的,现在的培训机构就是公开的葵花宝典,你要不学,别的孩子学了成绩就会比你好。你要学了,可能就要自宫掉自己的童年,如果所有人都学了,但上大学的名额没变,所以没有人从中受益,只是所有参与的人都损失了自己童年。

这就是内卷。


关于教育内卷化的讨论:

这种从幼儿园开始的围绕着教育问题的内卷化竞争,可以被概括为一种“赶学游戏”。作为一种阶层再生产的手段,教育被当代中国人民赋予了太多的意义。“赶学游戏”虽然在形式上不同于在工作场域中的“赶工游戏”,但其内在逻辑和机理是一致的。它既让中国的学生形成了超长学习、超量学习、超前学习的局面,让学生和家长在激烈的教育竞争中不堪重负;同时也制造出了对现行教育规则的“自愿”服从,使很多人沉迷于这种游戏而无法自拔。[1]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词条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