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吕频"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Line 26: Line 26:
  
 
2020年6月,参与matters举行的“见证女权二十年”讲座,精华内容摘录成文字稿《[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50337.html 见证女权二十年]》。
 
2020年6月,参与matters举行的“见证女权二十年”讲座,精华内容摘录成文字稿《[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50337.html 见证女权二十年]》。
 +
 +
  
  

Latest revision as of 04:20, 26 March 2021

英文:Lü Pin

吕频(1972年-)是中国女权主义行动家,中国新生代女权运动推行者。她是《女声》电子报主笔人,“女權之聲”创始人,时评作者,性别研究学者。她目前生活在美国。(维基百科吕频)

吕频曾被指为青年女权行动派的“幕后黑手”。[1]

2013年妇女节之后,发表对”“女利”的锅,女权主义背不背?”的评论文章。

2013年,吕频针对天桥上的“另类”涂鸦,“性工作是工作”、“婊子光荣”、“我喜欢同性恋”、“养猫就给它养老”、“阴蒂很重要(要高潮)”、“别结婚,该离就离”、 “前戏很重要”………发表了评论。[2]

2015年2月,女权之声对春晚存在的歧视性问题,于2月20号年初二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号召万人联署反对春晚歧视弱势群体的倡议公开信,以“抵制毒春晚”为主题的公开信迅速在网络流传,信中点名批评了多个涉嫌歧视的节目,并征集万人联署,要求央视道歉并停播相关节目,之后吕频接受采访。[3]

2015年3月,女权五姐妹事件后,吕频滞留于美国并在美国学习、生活至今,并参与更多中国女权活动在海外的组织与开展,继续维护和培养中国女权主义的有生力量。

2015年10月,吕频对中国放开二胎政策,发表评论文章:”全面二孩后,女人会从强制不生变成被强制生吗?“。

2018年3月,吕频参与创办的微博(账号粉丝18万)及微信(账号粉丝7万)账号“女权之声”被永久删除深圳公安局否认参与其中[4]

2018年,吕频对教育部宣称要建立高校性骚扰防治委员会,发表评论文章:”教育部说要建高校性骚扰防治委员会,抱歉高兴不起来“。

2019年,吕频对刘强东案件发表评论文章:“女权者真被“打脸”了?

2020年6月,参与matters举行的“见证女权二十年”讲座,精华内容摘录成文字稿《见证女权二十年》。



言论

1. 渣男是父权的制度给异性恋女人的标准配给

“渣男/好男人这种二元,还是因为觉得异性恋伴侣关系尤其是婚姻关系决定了女人的人生价值。

所谓平等的两性关系的一些样板,也为(一些)女权主义者所鼓励和主张的,往往是将平等演示成一种私人领域里的互动,并且还往往建基于双方的阶级和身份特权。但是这个父权体制是不断用体制性的歧视和暴力围绕和注入到私人关系当中。从这个角度说,赞美私人性的平等,包括一些女权主义者所推崇的家内女权男,不但不具备模范效应,而且是逃避麻木这个体制的问题。

包括一些在私人关系里做得好了一点的男人得到的过度褒扬,在我看来都是制度对私人关系毒害的表现。”[5]

参见 女权主义 女权之声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词条

参考资料

回到:CDS人物档案 / 活动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