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女权主义"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7 intermediate revisions by 2 users not shown)
Line 1: Line 1:
 +
[[File:三八节2022.jpg|350px|thumb|right|[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xuzhou-chained-mother-index 丰县铁链女]及相关妇女受害事件成为2022年初的热点话题]]
 +
 
{{#get_web_data:
 
{{#get_web_data:
 
url=https://zh.wikipedia.org/w/api.php?action=query&prop=extracts&exsentences=4&explaintext&format=json&exintro&titles=女性主義
 
url=https://zh.wikipedia.org/w/api.php?action=query&prop=extracts&exsentences=4&explaintext&format=json&exintro&titles=女性主義
Line 4: Line 6:
 
|data=extract=extract}}
 
|data=extract=extract}}
 
{{#external_value:extract }}[https://zh.wikipedia.org/wiki/{{FULLPAGENAME}} (维基百科{{FULLPAGENAME}})]
 
{{#external_value:extract }}[https://zh.wikipedia.org/wiki/{{FULLPAGENAME}} (维基百科{{FULLPAGENAME}})]
 +
 +
 +
据1999至2019年的数据显示,中国女性的就业比率,尤其是高端职位上,占比一直未见增长:
 +
 +
<blockquote>从1999-2019年,女性在大学生占比问题上,从4成提升到超过5成,但是,在高端就业占比上, 长期徘徊在38%的水平上,基本上没有增长性。并且,仔细检阅细分数据的话,女性高端职业主要集中在教育领域。2019年我国教育行业教职工总人数2142万,其中女性1441万,占比高达67.2%。女性被默认为更有耐心,更合适教育下一代。如果扣除教育行业的话,女性在高端就业中的占比将下降到34.9%,大致上就是三分之一左右。举例来说,2019年中国一共有713万的科研技术人员,女性只有185万,占比只有26.0%,这大概可以反映出女性在高端领域受重用程度不足的现状。<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63343.html 数据归集处 | 妇女难顶半边天]</ref></blockquote>
 +
 +
 +
[[CDS专页:米兔在中国|中国#MeToo]]的标志性诉讼,[[CDS专页:米兔在2020年12月2日|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的当事人[[弦子]]在一次访谈中说:
 +
 +
<blockquote>我觉得为什么我要站出来、为什么能够坚持到现在,和14年我为什么要去报警,其实都是一个很简单的理由:因为我觉得我和对方是平等的。虽然他可能很有名气,他有更多的工作经验,或者他有更多的权力,但是我还是觉得,不管我当时是个学生,还是我现在已经毕业,我都觉得我跟他是平等的。他做错了一件事情,他应该道歉,我受到了伤害,我应该收获正义,应该有一个程序来保护我的身体,或者说保护我的尊严。这就是我为什么去报警以及为什么能够撑到现在的原因,可能和勇气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我也不太知道,我具体在哪一个瞬间是需要勇气的。但是我觉得有一个更基本的原因在你的心中,你会觉得你跟他是一样的,所有这些是你应该去做的,是你应有的权利。<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63297.html EQUALL | 对话弦子:投降不是一个可以的选择]</ref></blockquote>
 +
 +
 +
有关中国厌女情结的讨论:
 +
 +
<blockquote>[[谭维维]]年末发行的《小娟》气势磅礴。如泣如诉的副歌中列举出中文中根深蒂固的厌女情节:“奻 姦 妖 婊 嫖 姘 娼 妓 奴 耍 婪 佞 妄 娱 嫌 妨 嫉 妒”。延续多年的对女性的“辱骂”却从未被质疑,而近年来随着女性意识的崛起而有的“女拳”词汇却在伊始就被分裂、被质疑。“女拳”并不厌女,而用看似科学的话语来压制这些对女性地位反思的力量才是一种厌女。或许所有的愤怒都有不理性的形态,而我们要做的不是割席,而是去理解这样的愤怒,把愤怒梳理成一种清醒,再汇聚成一股团结的力量。<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61052.html 多数派|同一悲剧,上演继续—2020年性别大盘点]</ref></blockquote>
 +
 +
 +
有关中国互联网对女权污名化的讨论:
 +
 +
<blockquote>朋友因为工作原因,经常和中学生打交道。他说现在很多初中、高中的小男生,像条件反射一样,只要看到杀女的新闻或女性权益的讨论,就嬉皮笑脸地嚷嚷“女拳警告”、“重拳出击”;看到一点为各类弱势群体正名的声音,就嚷嚷“傻逼白左”、“政治正确”。
 +
朋友皱眉问他们:你们知道你们说的这几个词是什么意思吗?他们也说不清,“B站上不都这么说”。<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52383.html 月神的竖琴:这代年轻所受到的毒害更深]</ref></blockquote>
  
 
<embedvideo service="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UgROHu3pyI
 
<embedvideo service="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UgROHu3pyI
Line 14: Line 37:
 
#############################################################################################
 
#############################################################################################
 
-->
 
-->
=== 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
+
===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feed url="feed://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tag/女权主义/feed/" entries="10">
+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女权主义+site%3Achinadigitaltimes.net%2Fchinese%2F 更多【女权主义】相关文章]
== [{PERMALINK} {TITLE}] ==
+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tag/女权主义/ 【女权主义】相关文章索引]
'''{DATE}, by {AUTHOR}'''
 
</feed>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tag/{{FULLPAGENAME}}/ 更多{{FULLPAGENAME}}文章]
+
===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词条===
  
<!--
 
#############################################################################################
 
Part 3: Showing articles that linked to this page within CDT wiki
 
{{FULLPAGENAME}} defaults to the title of this page, but you may need to change it manually.
 
#############################################################################################
 
-->
 
=== 相关链接 ===
 
 
{{ #dpl: linksto = {{FULLPAGENAME}} }}
 
{{ #dpl: linksto = {{FULLPAGENAME}} }}
  
 +
*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女权主义+site%3Achinadigitaltimes.net%2Fspace%2F 中国数字空间上更多和【女权主义】相关的词条]
 +
 +
=== 参考资料 ===
 +
<references />
  
 
<!--  
 
<!--  
 
#############################################################################################
 
#############################################################################################
Part 4: Set the categories for this page
+
设置本页面的分类 Set the categories for this page
 
#############################################################################################
 
#############################################################################################
 
-->
 
-->
 +
[[Category:行动馆]][[Category:公民馆]]
 
[[Category: 网络话语]][[Category: 女权话语]]
 
[[Category: 网络话语]][[Category: 女权话语]]

Latest revision as of 22:33, 2 May 2022

丰县铁链女及相关妇女受害事件成为2022年初的热点话题


女性主义(英語:Feminism),又称女权主义,或被音译为费米主义,是指主要以女性经验为来源与动机,追求性别平权的社会理论与政治运动,包括消除性别定型观念,争取为妇女创造与男子平等的教育和职业机会等。在对社会关系进行批判之外,许多女性主义的支持者也着重于性别不平等的分析以及推动妇女的权利、利益与议题。女性主義理論的目的在於了解不平等的本質以及着重在性別政治、權力關係與性意識(sexuality)之上。女性主義政治行動則挑戰諸如生育權、墮胎權、受教育权、家庭暴力、產假、薪資平等、选举权、代表權、性骚扰、性別歧視與性暴力等等的議題。(维基百科女权主义)


据1999至2019年的数据显示,中国女性的就业比率,尤其是高端职位上,占比一直未见增长:

从1999-2019年,女性在大学生占比问题上,从4成提升到超过5成,但是,在高端就业占比上, 长期徘徊在38%的水平上,基本上没有增长性。并且,仔细检阅细分数据的话,女性高端职业主要集中在教育领域。2019年我国教育行业教职工总人数2142万,其中女性1441万,占比高达67.2%。女性被默认为更有耐心,更合适教育下一代。如果扣除教育行业的话,女性在高端就业中的占比将下降到34.9%,大致上就是三分之一左右。举例来说,2019年中国一共有713万的科研技术人员,女性只有185万,占比只有26.0%,这大概可以反映出女性在高端领域受重用程度不足的现状。[1]


中国#MeToo的标志性诉讼,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的当事人弦子在一次访谈中说:

我觉得为什么我要站出来、为什么能够坚持到现在,和14年我为什么要去报警,其实都是一个很简单的理由:因为我觉得我和对方是平等的。虽然他可能很有名气,他有更多的工作经验,或者他有更多的权力,但是我还是觉得,不管我当时是个学生,还是我现在已经毕业,我都觉得我跟他是平等的。他做错了一件事情,他应该道歉,我受到了伤害,我应该收获正义,应该有一个程序来保护我的身体,或者说保护我的尊严。这就是我为什么去报警以及为什么能够撑到现在的原因,可能和勇气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我也不太知道,我具体在哪一个瞬间是需要勇气的。但是我觉得有一个更基本的原因在你的心中,你会觉得你跟他是一样的,所有这些是你应该去做的,是你应有的权利。[2]


有关中国厌女情结的讨论:

谭维维年末发行的《小娟》气势磅礴。如泣如诉的副歌中列举出中文中根深蒂固的厌女情节:“奻 姦 妖 婊 嫖 姘 娼 妓 奴 耍 婪 佞 妄 娱 嫌 妨 嫉 妒”。延续多年的对女性的“辱骂”却从未被质疑,而近年来随着女性意识的崛起而有的“女拳”词汇却在伊始就被分裂、被质疑。“女拳”并不厌女,而用看似科学的话语来压制这些对女性地位反思的力量才是一种厌女。或许所有的愤怒都有不理性的形态,而我们要做的不是割席,而是去理解这样的愤怒,把愤怒梳理成一种清醒,再汇聚成一股团结的力量。[3]


有关中国互联网对女权污名化的讨论:

朋友因为工作原因,经常和中学生打交道。他说现在很多初中、高中的小男生,像条件反射一样,只要看到杀女的新闻或女性权益的讨论,就嬉皮笑脸地嚷嚷“女拳警告”、“重拳出击”;看到一点为各类弱势群体正名的声音,就嚷嚷“傻逼白左”、“政治正确”。 朋友皱眉问他们:你们知道你们说的这几个词是什么意思吗?他们也说不清,“B站上不都这么说”。[4]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词条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