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底层社会"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One intermediate revision by the same user not shown)
Line 1: Line 1:
 +
 +
[[File:Image_(3).png|380px|thumb|right|中国政府在新疆设置“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西方媒体认为是“集中营”| link=新疆拘禁营]]
  
  
 
中国社科院学者于建嵘表示中国的底层社会分成农民、工人,特别是下岗工人,农民工,城市普通居民,一些退转军人。底层人民的诉求,都遭到公权侵害的问题。
 
中国社科院学者于建嵘表示中国的底层社会分成农民、工人,特别是下岗工人,农民工,城市普通居民,一些退转军人。底层人民的诉求,都遭到公权侵害的问题。
   
+
  <blockquote> 
 +
 
 
于建嵘认为:“从今天中国民众的抗议,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就是越来越多的知识精英认为这种抗议难以找到解决问题的出路,这种解决的出路现在寻找起来越来越困难了。”<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167980.html 于建嵘野夫谈底层社会反抗 人民是否抗暴观点不一(图,视频)]</ref>
 
于建嵘认为:“从今天中国民众的抗议,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就是越来越多的知识精英认为这种抗议难以找到解决问题的出路,这种解决的出路现在寻找起来越来越困难了。”<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167980.html 于建嵘野夫谈底层社会反抗 人民是否抗暴观点不一(图,视频)]</ref>
 +
</blockquote>
  
纵观近20年中国的流动人口往来数据,任何一个城市的高速发展,必定会吸引来众多的流动人口打工者(所谓“低端人口”)。而这座城市的竞争力也正由于低端人口所做的默默无闻贡献才得以世界闻名。<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572707.html 先生手账 | 低端人口 何罪之有?]</ref>
+
纵观近20年中国的流动人口往来数据,任何一个城市的高速发展,必定会吸引来众多的流动人口打工者(所谓“低端人口”)。<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572707.html 先生手账 | 低端人口 何罪之有?]</ref>大概涉及的行业包括快递,滴滴,外卖,货运物流,各种工厂,工地,销售特别是房产销售,技术工类似于电焊,数控等行业,可以说这些岗位并不算高大上,99%干这行的属于混口饭吃。<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56585.html 【时代的一粒沙】品葱网友:国内社会的底层 看得我心凉]</ref>
 
 
 
 
大概涉及的行业包括快递,滴滴,外卖,货运物流,各种工厂,工地,销售特别是房产销售,技术工类似于电焊,数控等行业,可以说这些岗位并不算高大上,99%干这行的属于混口饭吃。<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56585.html 【时代的一粒沙】品葱网友:国内社会的底层 看得我心凉]</ref>
 
  
 
维基百科相关词条:
 
维基百科相关词条:
Line 23: Line 24:
 
<embedvideo service="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es-wzdkgI0&ab_channel=%E4%B8%AD%E5%9B%BD%E6%95%B0%E5%AD%97%E6%97%B6%E4%BB%A3</embedvideo>
 
<embedvideo service="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es-wzdkgI0&ab_channel=%E4%B8%AD%E5%9B%BD%E6%95%B0%E5%AD%97%E6%97%B6%E4%BB%A3</embedvideo>
  
 
 
 
== 底层沦陷 ==
 
 
 
社会学家孙立平先生几年前曾经提出过一个概念:底层沦陷。“底层沦陷”指的是:资源的匮乏、生存空间的逼仄,会从根本上扭曲一个人的是非观和价值观。是非、伦理、价值都是要以尊严为支撑的,当尊严得不到维护时,沦陷甚至堕落的过程也就悄然开始了。在此背景下,弱者对弱者的伤害可能会达到一种残忍的地步。尊严是一些底层民众唯一拥有的东西,没有了尊严,也就意味着堕落没有了代价,也没有止境。
 
底层沦陷是整个社会沦陷的一部分,不过底层的沦陷要比整个社会沦陷的速度更快,沦陷的程度更深,因为他们没有更多的资源来抵抗沦陷的过程。用孙立平先生的话说,那就是在困顿中堕落,自我验证“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才是最让人悲哀的。<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552384.html 剑客会 | 底层互虐的社会 人人坐在火药桶上]</ref>
 
  
  
Line 38: Line 31:
  
 
2019年12月[[新冠疫情|新冠病毒事件]]在武汉爆发。2020年1月23日,随着疫情的恶化,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宣布封城,这座有着千万人口的城市开始了长达76天的地狱之旅,这同时也是已成功蜕变成赞歌的中国新冠抗疫史上的至暗时刻。
 
2019年12月[[新冠疫情|新冠病毒事件]]在武汉爆发。2020年1月23日,随着疫情的恶化,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宣布封城,这座有着千万人口的城市开始了长达76天的地狱之旅,这同时也是已成功蜕变成赞歌的中国新冠抗疫史上的至暗时刻。
武汉作家方方用日记形式记录下了她在封城时期的见闻,并坚持问责失职的政府和官员。因同情普通人的遭遇,她感慨道:“时代的一粒沙,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他们是时代的一粒沙,却又共同构成了中国新冠时期的无名者群像,向我们讲述着真实的历史,即便他们从不被宏大叙事所记录。让我们记住他们,这些普通而又鲜活的人——他们就是我们,让我们记住彼此的痛苦、绝望、生离死别,还有不屈、反抗和希望。<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60841.html 【CDT档案】2020年度人物:“时代的一粒沙”——中国新冠疫情中的无名受难者]</ref>
+
 
 +
武汉作家[[方方]]用[[日记|方方日记]]形式记录下了她在封城时期的见闻,并坚持问责失职的政府和官员。因同情普通人的遭遇,她感慨道:“[[时代的一粒沙]],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他们是时代的一粒沙,却又共同构成了中国新冠时期的无名者群像,向我们讲述着真实的历史,即便他们从不被宏大叙事所记录。让我们记住他们,这些普通而又鲜活的人——他们就是我们,让我们记住彼此的痛苦、绝望、生离死别,还有不屈、反抗和希望。<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60841.html 【CDT档案】2020年度人物:“时代的一粒沙”——中国新冠疫情中的无名受难者]</ref>
  
  
 
== 底层视角 ==
 
== 底层视角 ==
 +
<blockquote>
 +
  
 
「我们已经习惯了站在精英主义的立场来自上而下地打量底层社会,习惯了替底层群体说话而不是让他们自己说话,习惯了外在的冷眼旁观而不是深度地价值介入。」
 
「我们已经习惯了站在精英主义的立场来自上而下地打量底层社会,习惯了替底层群体说话而不是让他们自己说话,习惯了外在的冷眼旁观而不是深度地价值介入。」
Line 48: Line 44:
 
无论是他们半弯着腰把脑袋钻进垃圾桶里捡瓶子的时候,还是他们垫着破布睡在街角的时候,摄像机始终都以平视的角度进行拍摄。<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61656.html 3号厅检票员工|自焚、猝死、底层猪、外卖员、流浪汉、社会达尔文主义]</ref>
 
无论是他们半弯着腰把脑袋钻进垃圾桶里捡瓶子的时候,还是他们垫着破布睡在街角的时候,摄像机始终都以平视的角度进行拍摄。<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61656.html 3号厅检票员工|自焚、猝死、底层猪、外卖员、流浪汉、社会达尔文主义]</ref>
  
 +
 +
</blockquote>
 +
 +
 +
 +
== 底层沦陷 ==
  
  
 +
社会学家孙立平先生几年前曾经提出过一个概念:底层沦陷。“底层沦陷”指的是:资源的匮乏、生存空间的逼仄,会从根本上扭曲一个人的是非观和价值观。是非、伦理、价值都是要以尊严为支撑的,当尊严得不到维护时,沦陷甚至堕落的过程也就悄然开始了。在此背景下,弱者对弱者的伤害可能会达到一种残忍的地步。尊严是一些底层民众唯一拥有的东西,没有了尊严,也就意味着堕落没有了代价,也没有止境。<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552384.html 剑客会 | 底层互虐的社会 人人坐在火药桶上]</ref>
  
  

Latest revision as of 02:00, 20 September 2021

中国政府在新疆设置“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西方媒体认为是“集中营”


中国社科院学者于建嵘表示中国的底层社会分成农民、工人,特别是下岗工人,农民工,城市普通居民,一些退转军人。底层人民的诉求,都遭到公权侵害的问题。

于建嵘认为:“从今天中国民众的抗议,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就是越来越多的知识精英认为这种抗议难以找到解决问题的出路,这种解决的出路现在寻找起来越来越困难了。”[1]

纵观近20年中国的流动人口往来数据,任何一个城市的高速发展,必定会吸引来众多的流动人口打工者(所谓“低端人口”)。[2]大概涉及的行业包括快递,滴滴,外卖,货运物流,各种工厂,工地,销售特别是房产销售,技术工类似于电焊,数控等行业,可以说这些岗位并不算高大上,99%干这行的属于混口饭吃。[3]

维基百科相关词条:

社会阶层或社会分层(英語:social stratification 或 class division),是社會學概念,指的是「依照共通的社會經濟财富狀況而將人們區分為不同群體」的分類方式,牽涉到一系列關係性的社會不平等,包括意識型態、政治、經濟和社會等面向。當人群之中出現差異,並且這樣的差異已經導致部分人擁有凌駕其他人的地位、權力、特權時,這就稱為社會階層(或社會分層)。社會藉此而將各類人們分類成有高下之別的階層或等級(等級制度)。 社會階層有四個重要的基本原則:一,社會階層不單單反映了人與人之間的個體差異,還是整個社會的特質。(维基百科底层社会)



时代的一粒沙

2020年7月17日,一女子拿斧子砍破武汉市政府牌子


2019年12月新冠病毒事件在武汉爆发。2020年1月23日,随着疫情的恶化,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宣布封城,这座有着千万人口的城市开始了长达76天的地狱之旅,这同时也是已成功蜕变成赞歌的中国新冠抗疫史上的至暗时刻。

武汉作家方方方方日记形式记录下了她在封城时期的见闻,并坚持问责失职的政府和官员。因同情普通人的遭遇,她感慨道:“时代的一粒沙,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他们是时代的一粒沙,却又共同构成了中国新冠时期的无名者群像,向我们讲述着真实的历史,即便他们从不被宏大叙事所记录。让我们记住他们,这些普通而又鲜活的人——他们就是我们,让我们记住彼此的痛苦、绝望、生离死别,还有不屈、反抗和希望。[4]


底层视角


「我们已经习惯了站在精英主义的立场来自上而下地打量底层社会,习惯了替底层群体说话而不是让他们自己说话,习惯了外在的冷眼旁观而不是深度地价值介入。」

然而,在《南京路》这部片子里,你会看到镜头紧跟着那些人的身影,站在他们的视角凝视他们。 无论是他们半弯着腰把脑袋钻进垃圾桶里捡瓶子的时候,还是他们垫着破布睡在街角的时候,摄像机始终都以平视的角度进行拍摄。[5]



底层沦陷

社会学家孙立平先生几年前曾经提出过一个概念:底层沦陷。“底层沦陷”指的是:资源的匮乏、生存空间的逼仄,会从根本上扭曲一个人的是非观和价值观。是非、伦理、价值都是要以尊严为支撑的,当尊严得不到维护时,沦陷甚至堕落的过程也就悄然开始了。在此背景下,弱者对弱者的伤害可能会达到一种残忍的地步。尊严是一些底层民众唯一拥有的东西,没有了尊严,也就意味着堕落没有了代价,也没有止境。[6]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词条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