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弦子"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Line 37: Line 37:
  
 
<blockquote>因为弦子,我们汇聚在一起,看到了彼此,看到了一个个真实的人。有的人是从2018年的米兔声浪中关注女权的,有的人是从北电侯亮平事件开始关注米兔的,而大家现在都关注了弦子。
 
<blockquote>因为弦子,我们汇聚在一起,看到了彼此,看到了一个个真实的人。有的人是从2018年的米兔声浪中关注女权的,有的人是从北电侯亮平事件开始关注米兔的,而大家现在都关注了弦子。
 
  
 
花花说:“是历史把话筒递给了我们,但是弦子是把话筒传下去的人。”<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12/%e5%9b%9e%e5%a3%b0huisheng-%e5%bc%a6%e5%ad%90%e5%92%8c%e5%a5%b9%e7%9a%84%e6%9c%8b%e5%8f%8b%e4%bb%ac%ef%bc%8c1202%e6%b5%b7%e6%b7%80%e6%b3%95%e9%99%a2%e5%a3%b0%e6%8f%b4%e7%ba%aa%e5%ae%9e/  回声HUISHENG | 弦子和她的朋友们,1202海淀法院声援纪实]</ref></blockquote>   
 
花花说:“是历史把话筒递给了我们,但是弦子是把话筒传下去的人。”<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12/%e5%9b%9e%e5%a3%b0huisheng-%e5%bc%a6%e5%ad%90%e5%92%8c%e5%a5%b9%e7%9a%84%e6%9c%8b%e5%8f%8b%e4%bb%ac%ef%bc%8c1202%e6%b5%b7%e6%b7%80%e6%b3%95%e9%99%a2%e5%a3%b0%e6%8f%b4%e7%ba%aa%e5%ae%9e/  回声HUISHENG | 弦子和她的朋友们,1202海淀法院声援纪实]</ref></blockquote>   

Revision as of 02:41, 3 December 2020

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于2020年12月2日在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这是网民制作的声援图片,左边是法院外现场;右边是日本#MeToo代表人物伊藤诗织,她控告性侵胜诉

(维基百科弦子)

2014年,弦子进入中央电视台《艺术人生》节目组实习。

2018年7月26日,弦子(新浪微博:@弦子与她的朋友们)通过徐超(新浪微博:@麦烧同学)在新浪微博上发文指控朱军在四年前曾在化妆室对其做出猥亵行为,直到有其他人进入时方中止,相关话题立即在新浪微博冲上热搜榜。

2018年8月15日,朱军委托律师事务所发表声明,称此前网络中出现大量与“朱军性骚扰实习生”的有关信息为谣言,并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起诉,追责“继续发布及怠于删撤上述不实信息的网络用户及媒体”。

2020年12月2日,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案于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当日,有一些弦子的支持者在法院门口表示声援,有前来采访的外国媒体记者被警方带走。维基百科


Q:如果万一输了,你要怎么安慰你自己?

弦子:万一输了,我觉得这个案子本身的过程也是有意义的。2018年末,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首次成为独立案由,在这以前没有那么多这类的官司。司法环境对性骚扰案件的重视程度,以及受害者可以在其中得到的程序正义其实是不充分的。

我觉得我们做这个事情,不管是要求朱军本人到庭,还是要求公开审理,都希望能对可能有同样遭遇的女生有一点帮助。我们应该为她们去做什么,去探讨什么。我们要求朱军本人到庭,可能最直接的意义并不是我们真的能在明天看到朱军,但是起码我们要告诉大家,程序正义中应该有什么,这其实也是一种意义。 [1]


因为弦子,我们汇聚在一起,看到了彼此,看到了一个个真实的人。有的人是从2018年的米兔声浪中关注女权的,有的人是从北电侯亮平事件开始关注米兔的,而大家现在都关注了弦子。 花花说:“是历史把话筒递给了我们,但是弦子是把话筒传下去的人。”[2]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1. 回声HUISHENG | 弦子和她的朋友们,1202海淀法院声援纪实
  2. 江湖有个小五 | 弦子诉朱军案明日开庭:她说想过可能败诉,但结果对自己很重要
  3. 中国人的一天|举报性骚扰的弦子:得知开庭那天,我痛哭了一场

更多【弦子】相关的文章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词条

女权主义 CDS专页:米兔在中国 朱军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