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新疆再教育营"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Line 33: Line 33:
 
这让我想起了北京,游览[[天安门广场]]需要出示身份证并接受安全检查。由天安门徒步前往西单,一站之遥的路程,途中需经过中南海新华门。新华门周围也被警察设置了路障,路过的行人都要查看身份证。中南海围墙西侧的府右街人行道已被封闭,禁止行人行走了。据说整个中南海府右街对面的民居都得搬迁,按每平米十万零五千元人民币的标准给予补偿。今天发生在新疆的事情是不会发生在北京的,这种想法天真了吧?也许同样的事情明天就会在北京发生。<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9/07/%e5%93%81%e8%91%b1-%e6%96%b0%e7%96%86%e5%86%8d%e6%95%99%e8%82%b2%e8%90%a5%e5%86%85%e9%83%a8%e8%ae%be%e6%96%bd%e6%9b%9d%e5%85%89%ef%bc%8c%e5%a4%a7%e5%ae%b6%e5%a6%82%e4%bd%95%e7%9c%8b%e5%be%85/ 品葱 | 新疆再教育营内部设施曝光,大家如何看待?]</ref></blockquote>
 
这让我想起了北京,游览[[天安门广场]]需要出示身份证并接受安全检查。由天安门徒步前往西单,一站之遥的路程,途中需经过中南海新华门。新华门周围也被警察设置了路障,路过的行人都要查看身份证。中南海围墙西侧的府右街人行道已被封闭,禁止行人行走了。据说整个中南海府右街对面的民居都得搬迁,按每平米十万零五千元人民币的标准给予补偿。今天发生在新疆的事情是不会发生在北京的,这种想法天真了吧?也许同样的事情明天就会在北京发生。<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9/07/%e5%93%81%e8%91%b1-%e6%96%b0%e7%96%86%e5%86%8d%e6%95%99%e8%82%b2%e8%90%a5%e5%86%85%e9%83%a8%e8%ae%be%e6%96%bd%e6%9b%9d%e5%85%89%ef%bc%8c%e5%a4%a7%e5%ae%b6%e5%a6%82%e4%bd%95%e7%9c%8b%e5%be%85/ 品葱 | 新疆再教育营内部设施曝光,大家如何看待?]</ref></blockquote>
  
 +
[[File:116740919_tursunay_bbc_26jan21_12.jpg|300px|thumb|right|维族女子[[齐亚乌墩]]([[Tursunay Ziawudun]])透过BBC报道揭露,中国新疆再教育营中的维吾尔妇女遭到系统性地强暴、性虐待和酷刑|link=齐亚乌墩]]
 
2月3日,BBC英文报道《‘Their goal is to destroy everyone’: Uighur camp detainees allege systematic rape“他们的目标是摧毁每一个人”:新疆被拘人员讲述系统性性侵》在国际间引起极大反响。据BBC中文网报道,英国、美国和澳大利亚政府均有正式表态,而中国政府则直接指责BBC报道“毫无事实依据”,是“假新闻”。此外,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发帖,称”fake news“,BBC记者John Sudworth亦在推特反驳赵立坚“got wrong”,“虚假的不是我们的新闻”。推特账户“Chinese For Uyghurs”指出:“其实每一次英文主要媒体聚焦报道新疆的事情的时候,墙内都会有不少人隐晦地传播和谈论它。”有网名说,我的痛苦是两层:“一是为受害者的,二是作为汉族,我们和近百年前的加害者一样穷凶极恶了?”<ref>[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62379.html【网络民议】BBC新疆性侵报道引发全球关注,中国网民晦涩地讨论新疆]</ref>
 
2月3日,BBC英文报道《‘Their goal is to destroy everyone’: Uighur camp detainees allege systematic rape“他们的目标是摧毁每一个人”:新疆被拘人员讲述系统性性侵》在国际间引起极大反响。据BBC中文网报道,英国、美国和澳大利亚政府均有正式表态,而中国政府则直接指责BBC报道“毫无事实依据”,是“假新闻”。此外,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发帖,称”fake news“,BBC记者John Sudworth亦在推特反驳赵立坚“got wrong”,“虚假的不是我们的新闻”。推特账户“Chinese For Uyghurs”指出:“其实每一次英文主要媒体聚焦报道新疆的事情的时候,墙内都会有不少人隐晦地传播和谈论它。”有网名说,我的痛苦是两层:“一是为受害者的,二是作为汉族,我们和近百年前的加害者一样穷凶极恶了?”<ref>[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62379.html【网络民议】BBC新疆性侵报道引发全球关注,中国网民晦涩地讨论新疆]</ref>
[[File:116740919_tursunay_bbc_26jan21_12.jpg|300px|thumb|right|维族女子[[齐亚乌墩]]([[Tursunay Ziawudun]])透过BBC报道揭露,中国新疆再教育营中的维吾尔妇女遭到系统性地强暴、性虐待和酷刑|link=齐亚乌墩]]
+
 
 +
==2018年媒体报道==
 +
[[File:新疆三感恩三祝愿.jpg|400px|thumb|right|“三感恩、三祝愿”为中共于2017年起在新疆各地开展的“发声亮剑”活动的一部分]]
 +
====幸存者证言====
 +
<blockquote>
 +
贝卡利被单独囚禁了一个星期,之后转送至克拉玛依市的公安机关。警方审讯的焦点是他和哈萨克斯坦一间旅行社的合作事宜。当局说,他们帮助中国穆斯林获得当地旅游签证,目的是协助这些人逃离中国。
 +
 
 +
“一个班,三个人,不停地讯问。坐的铁凳子,按他们的说法,是老虎凳子,” 贝卡利回忆说。
 +
 
 +
他把双臂伸开,展示自己的身子如何被吊起来,只有脚能勉强够到地,四天四夜不让睡觉。
 +
 
 +
他说,平日里,他的手和脚被铁镣绑起来,再和床拴在一起,身体无法直立,也无法自由活动。
 +
 
 +
“我睡觉要把我的手挂在铁门上,就这样折腾我,折磨我。”
 +
 
 +
“威胁我要把我的护照烧掉,让你活着出不去。”
 +
 
 +
“让我承认危害国家安全,这是第一;第二就是组织恐怖分子,煽动恐怖分子,包庇恐怖分子。”
 +
 
 +
在哈萨克斯坦外交人员的干涉下,贝卡利被释放,但是他没有获得自由,而是被投入了“再教育营”。
 +
 
 +
在那里,他和40个人被关在一间屋子里。日复一日,他们凌晨就要起床,唱国歌,升国旗,然后被带到一间大房间,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红歌”;他们要学习汉语和中国历史,特别是共产党如何在上世纪50年代“解放”新疆。吃饭前,他们要齐声喊:“感谢党!感谢祖国!感谢习主席!”;上课时,他们要一再重复地念:“我们反对极端主义,我们反对分离主义,我们反对恐怖主义。”
 +
 
 +
最令他难以接受的是,他们要不停地声讨伊斯兰信仰,自我批评,批评亲人。当贝卡利拒绝照办时,他被靠墙罚站五个小时。一个星期后,他被单独囚禁,24小时不给进食。在戒备森严的营地关了20天后,他想到了自杀。
 +
 
 +
贝卡利最终被释放,那是去年11月底的一天,距离他失去自由已经过去了8个多月。<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584988.html 美国之音 | 一个新疆“再教育营”幸存者的证言]</ref></blockquote>
 +
 
 +
====2018年6月,德国之声采访郑国恩====
 +
<blockquote>德国之声:关于被送到“再教育营”的人数规模有多大的弹性?
 +
 
 +
阿德里安·岑茨:我在自己的报告给出了一个弹性的空间。底线大约是20万人,这是一个保守的数字。我们不知道具体的人数,但是,如果综合基础设施的大量数据,包括多层系统的陈述,工作报告等等,这是一个相对具有弹性的较低值。此外,地方官员和警察向自由亚洲电台发表的声明,也有证人说,在一个5000至6000人的“再教育营”中,人们睡觉的空间非常狭窄。我们也掌握一些关于“再教育营” 项目招标中占地规模的信息,包括就寝区的面积。
 +
 
 +
然后有一个当地警察局的文件 ,但是目前这份文件还不能得到证实,外国维吾尔团体得到了这份文件,《新闻周刊日文版》(Newsweek Japan)发表了其内容。其中提到的数字是89.2万人,但并不涉及新疆所有地区,一切较大的城市以及乌鲁木齐都没有被包含进去。估计,整个新疆地区大约有106万人被关到“再教育营”中。
 +
 
 +
德国之声:您知道人们被关在这个机构时间的长短吗?
 +
 
 +
阿德里安·岑茨:2014/15年有相当详细的报表。我刚刚说过,人们被分为A到D四个等级。问题严重的要在那里呆20天,被划到问题较轻一级的,也许4、5天就会被放出来。
 +
 
 +
德国之声:也就是说,不是几个月或几年的拘禁?
 +
 
 +
阿德里安·岑茨:以前不是的,但现在情况完全变了。新疆现在的党委书记陈全国2017年春天上台后,不单单是被关在“再教育营”的人数陡然增多,他们在里面的时间也更长了。这方面,我们只能依靠证词和其他信息,没有官方材料。
 +
 
 +
根据我们所知的信息,有人在三个月内被放出来都是非常罕见的现象。 过去是被关两周,后来是六周。 我听说过,有人被关一年多了,杳无音讯。 先前的一些限制已经无效了。<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587308.html 德国之声 | 专访:新疆“再教育营”超出了正常范围]</ref></blockquote>
 +
 
 +
====著名摄影师在新疆被国保拘捕====
 +
 
 +
<blockquote>旅美中国名摄影师卢广在新疆被国保带走的事件受到各方关注。卢广的家人仍未接到任何法律文书。评论人士指这显示当局恐惧新疆「集中营」曝光,国际人权组织正严密跟进事件发展。<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01462.html 自由亚洲 | 疑恐「集中营」曝光 名摄影师卢广在新疆被带走]</ref></blockquote>
 +
 
 +
====再教育营采购清单: 警棍、电枪、手铐====
 +
<blockquote>法新社检阅了超过1500份政府公开文件,包括标案、预算书、工作报告,得到一个结论:新疆的再教育营比起学校,更像监狱。
 +
 
 +
法新社根据资料表示,中国在新疆设立的再教育营至少有181座。其中,和田负责管理营区的公部门做了看似跟教育无关的采购,包括2768根警棍、550支电击棒、1367副手铐,还有2792罐胡椒喷雾。
 +
 
 +
而这只是众多采购清单中的其中一份。从2017年初开始,新疆当地政府为了经营再教育营,做过的采购不下千次。各地的营区采购的包括:警察用品如制服、警盾、头盔,以及镇暴工具如泰瑟枪、电枪、狼牙棒、警棍、催泪瓦斯、胡椒喷雾。还有一个营区请求购买“虎椅”。这种椅子一般是监狱里面拷问犯人所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的官员表示“为了保证员工的人身安全”,买这种椅子是必要的。对于其他镇暴武器,他则说是为了“在某些不需要使用到传统武器的情况下,降低意外造成伤害的几率”。<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598377.html 德国之声 | 新疆再教育营采购清单: 警棍、电枪、手铐]</ref></blockquote>
 +
 
 +
[[File:再教育中心.jpg|400px|thumb|right|胡锡进2018年10月微博截图]]
 +
====[[胡锡进]]展示再教育营照片====
 +
<blockquote>近日,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前往新疆,展示官媒口径中的新疆面貌。胡锡进在其推特和新浪微博,都公布了一些他对新疆问题的见闻和看法。
 +
 
 +
不过,胡锡进在推特和微博上公布的内容有很大不同:除语言不同外(推特为英文),内容风格不同(微博为典型官宣体,而推特上则更实际,甚至对一些“外媒信息”做出了回应), 取材上有不同(推特发布有筛选),用语习惯上也有差异。
 +
 
 +
例如,胡锡进在推特和新浪微博同样提到了“于阗教育培训中心”,微博上仅有一句描述,在推特上胡锡进则使用了三段话详细描述了该“教育培训中心”是如何的设施良好,并不像“外界所描述那样”,这更像是一个“现代的培训场所”而非“集中营”。<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598070.html 【立此存照】两面人胡锡进:条件好的集中营不是集中营]</ref></blockquote>
 +
 
 +
==2019年媒体报道==
 +
====维族音乐家的生死罗生门====
 +
<blockquote>该视频时间显示为2月10日。一名男子声称自己是维吾尔音乐家黑伊特,并称“身体状况良好”。
 +
维吾尔音乐家阿不都日衣木·艾衣提(Abdurehim Heyit)(前译黑伊特)在中国新疆拘留营的生死受到外界关注。土耳其外交部根据早前对其已死的报道,要求中国关闭拘留营。但中国发布一段视频证明其还“活着”。
 +
 
 +
周日(2月10日)夜晚,中国官方媒体在“推特”上公布一段视频证明此前外界报道在中国新疆拘留营被指“已死”的维吾尔音乐家艾衣提还在世。
 +
 
 +
同日,中国驻土耳其大使馆发表声明称,“经查证,阿不都日衣木·艾衣提,男,57岁,维吾尔族,新疆歌舞团原演员。其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被依法逮捕,目前身体健康,并非土方所说的已经死亡”。<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05656.html BBC | 新疆“再教育营”:维族音乐家的生死罗生门]</ref></blockquote>
 +
 
 +
====再教育营中实施酷刑====
 +
<blockquote>
 +
两名不久前从中国获释的哈萨克族人,近期向世人讲述了他们被羁押在新疆政治再教育营的一段亲身经历。新疆部分教育营监狱,深处地下20米,羁押者被关在囚室中的6个铁笼内,如同鸟兽。有人被强行注射、接种不知名的疫苗等,也有人失去生育能力。目前多名获释者离开中国后,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一间医院接受治理。
 +
 
 +
新疆政治再教育营羁押了众多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少数民族穆斯林,但中国政府始终否认外界的这一说法,并解释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教少数民族汉语,培养他们工作技能。在哈萨克民间组织协助,以及国际社会的干预下,部分人有幸获释,并在哈萨克斯坦外交部的协助下,抵达哈国的阿拉木图。<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18570.html 自由亚洲 | 新疆再教育营入地20米深 囚室内设6个铁笼 人如鸟兽]</ref></blockquote>
 +
 
 +
==2020年媒体报道==
 +
====蓄须、蒙面和上网导致被拘留====
 +
<blockquote>
 +
例如,第598行记录了一名姓海丽且姆的38岁妇女的案例,她被送入再教育营的“精准参训原因”是:严打前蒙面。
 +
 
 +
这只是这些武断并溯及以往的惩罚的其中一个例子。
 +
 
 +
还有一些人仅因为申请护照就遭到拘留,这意味着出国的想法在如今的新疆也被视为激进的标志。
 +
 
 +
在第66行,一位姓麦麦提托合提的34岁男子正因为此被拘留,尽管他被分析研判为“无现实危害”。
 +
 
 +
第239行是28岁的努尔麦麦提,他因“手机点击网站链接,无意登陆境外网站”而接受再教育。
 +
 
 +
同样地,在他的情况说明中,没有描述他有其他问题。<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63128.html BBC | 新疆“再教育营”:新文件揭穆斯林如何因蓄须、蒙面和上网被拘留]</ref></blockquote>
 +
====三年新建268所关押场所====
 +
<blockquote>Buzzfeed的报道强调,这批一共268个新的关押场所,说明中国政府正在从利用现有的设施(学校、厂房等)关押穆斯林民众,转变到用新建场所关押。
 +
 
 +
报道指出,这268个新的场所中,有92处是通过实地调查访问或其他多种信息来源,确认为拘留所;其中较大的一个拘留所位于乌鲁木齐南方的达坂城,经过2019年底扩建后,这个拘留所已经能同时关押超过四万人。
 +
 
 +
其余172处是对比百度地图上被忽略的地区和外界的卫星云图得出的结论。报道没有明确指出,这172处关押场所哪些是拘留所,哪些是正式的监狱,但强调说,这些新的关押场所都建得很坚固,安保措施和正式监狱很类似。<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54090.html RFA | 美媒披露:新疆新建近两百七十处关押场所]</ref></blockquote>
 +
 
 +
[[File:百度地图空白.png|400px|thumb|right|Buzzfeed利用百度地图空白找到新建集中营位置。]]
 +
====Buzzfeed普利策奖报道====
 +
<blockquote>
 +
新疆的关押中心和监狱的位置不容易找。但百度地图上的留白部分,也为用卫星图像进行定位和分析提供了可能性。
 +
 
 +
卫星地图(如谷歌地球)由方块网格组成。中国的搜素引擎百度也有类似谷歌的地图,记者发现百度地图上,关押中心、军营、或其他政治敏感的地点,都被浅灰色方块遮盖。只要放大这些位置,百度地图就会显示浅灰色方块。这些方块与百度地图无法下载时所呈现的打水印的深灰色方块不同。记者曾探访的那些关押中心,在地图上也被“浅灰打码”。但被证实并报道之后,百度地图便会移除这些打码。
 +
 
 +
BuzzFeed新闻的记者利用不打码的谷歌地球、星球实验室、和欧洲航天局哨兵卫星数据中心的卫星地图,来确认关押中心的地点。在高像素图片缺失的地点,星球实验室便会用卫星拍摄新的图片,传送给BuzzFeed新闻。<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73217.html 【重温】中国在新疆秘密修建大型关押中心:BUZZFEED普利策奖报道中文版]</ref></blockquote>
 +
 
 +
==2021年报道==
 +
 
 +
 
 +
 
  
 
===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Line 50: Line 162: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PAGENAME}}+site%3Achinadigitaltimes.net%2Fchinese%2F 在中国数字时代阅读更多【{{PAGENAME}}】相关的文章]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PAGENAME}}+site%3Achinadigitaltimes.net%2Fchinese%2F 在中国数字时代阅读更多【{{PAGENAME}}】相关的文章]
 
 
 
=== 数字空间相关链接 ===
 
=== 数字空间相关链接 ===
  
Line 67: Line 177:
 
-->
 
-->
 
[[Category:事件馆]][[Category:时代的一粒沙]] [[Category:CDT连载]]
 
[[Category:事件馆]][[Category:时代的一粒沙]] [[Category:CDT连载]]
 +
__NOTOC__

Revision as of 04:40, 14 November 2021

新疆再教育营(维吾尔语:قايتا تەربىيەلەش لاگېرى‎),是对新疆境内设置的多个特殊机构的一个称呼,中国政府表示这些机构为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简称教培中心。在新疆民间称再教育营为“转化所”,西方媒体则经常将之指称为“集中营”,中国媒体有时也称其为“去极端化培训班”或“教育转化培训中心”。

2018年8月30日,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公布了其结论性观察报告,报告批评"在中国法律中对恐怖主义的广泛定义,对极端主义的模糊引用和对分离主义的不明确定义"。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呼吁北京:终止在没有合法指控,审判和定罪的情况下进行拘留; 立即释放目前在这种情况下被拘留的人;提供被拘留者的人数,以及拘留他们的理由; 对"有关所有的种族,民族和民族宗教有关的指控"进行"公正调查"。

2019年12月19日,欧洲议会通过决议强烈谴责中国大规模关押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族裔,呼吁中国政府立即停止这种任意拘押的做法,无条件释放包括萨哈洛夫思想自由奖得主伊力哈木在内的被拘禁者。

2019年12月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 2019年12月,针对中方宣称建立“再教育营”是为打击恐怖主义,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美国国务院发推特声称,从西藏到新疆,中共的镇压运动并非为打击恐怖主义,而是试图消除本国公民的信仰和文化。

2019年12月13日,土耳其裔德国足球员梅苏特•厄齐尔在社交媒体声援新疆维吾尔人,以东突厥斯坦国旗为背景,号召穆斯林人反抗大陆对维吾尔人的劳改营政策。而在23日,新西兰运动员桑尼比尔•威廉姆斯亦通过Twitter声援新疆。

2020年9月30日,法国演员奥马•希和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等人在《世界报》和《解放报》发表联署评论文章,呼吁法国和各国社会及政府对维吾尔等穆斯林少数民族所遭受的侵犯人权行为加以关注,并采取措施。 ——维基百科 [1]

2021年2月6日,全球各地人聚集在语音社交媒体clubhouse聊新疆“再教育”营,高峰期多达5000人

BBC记者沙磊(John Sudworth)受中国官方邀赴新疆采访,他写道——

接受邀请到访的我们,职责则是试图一窥官方传达的信息之下藏着什么,并且尽可能地将它放在审视的眼光下。

我们拍下了一些用维吾尔语写的涂鸦,之后我们翻译过来。

我心碎欲裂」,有一句这样写道。还有一句是中文:「一步步来。」[2]


一位网民记下了亲身经历,称“它带给本人的是一种绝望、痛苦、悲哀”——

漫步于乌鲁木齐的大街小巷,发现贩卖新疆瓜果的维吾尔族小贩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由内地来疆的汉族小贩。后经了解,朋友才介绍说,现在没有乌鲁木齐城市户口的维吾尔人都已被遣回原籍了,他们离开户籍地需要政府批准并提供相应的证明,政府还为这种管理模式起了个很时髦的名称:对维吾尔人的网络化管理。维吾尔族在异地生活或工作,如果户籍不在当地,需经政府批准并有汉族朋友为其提供担保。本人到一家单位找朋友,亲眼目睹了两名维吾尔族少妇找汉族朋友为他们提供担保,态度诚恳、卑微。虽然那位汉人愿意提供担保且十分友善,但眼见整个过程,那情景依然令人震惊!

……

这让我想起了北京,游览天安门广场需要出示身份证并接受安全检查。由天安门徒步前往西单,一站之遥的路程,途中需经过中南海新华门。新华门周围也被警察设置了路障,路过的行人都要查看身份证。中南海围墙西侧的府右街人行道已被封闭,禁止行人行走了。据说整个中南海府右街对面的民居都得搬迁,按每平米十万零五千元人民币的标准给予补偿。今天发生在新疆的事情是不会发生在北京的,这种想法天真了吧?也许同样的事情明天就会在北京发生。[3]

维族女子齐亚乌墩(Tursunay Ziawudun)透过BBC报道揭露,中国新疆再教育营中的维吾尔妇女遭到系统性地强暴、性虐待和酷刑

2月3日,BBC英文报道《‘Their goal is to destroy everyone’: Uighur camp detainees allege systematic rape“他们的目标是摧毁每一个人”:新疆被拘人员讲述系统性性侵》在国际间引起极大反响。据BBC中文网报道,英国、美国和澳大利亚政府均有正式表态,而中国政府则直接指责BBC报道“毫无事实依据”,是“假新闻”。此外,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发帖,称”fake news“,BBC记者John Sudworth亦在推特反驳赵立坚“got wrong”,“虚假的不是我们的新闻”。推特账户“Chinese For Uyghurs”指出:“其实每一次英文主要媒体聚焦报道新疆的事情的时候,墙内都会有不少人隐晦地传播和谈论它。”有网名说,我的痛苦是两层:“一是为受害者的,二是作为汉族,我们和近百年前的加害者一样穷凶极恶了?”[4]

2018年媒体报道

“三感恩、三祝愿”为中共于2017年起在新疆各地开展的“发声亮剑”活动的一部分

幸存者证言

贝卡利被单独囚禁了一个星期,之后转送至克拉玛依市的公安机关。警方审讯的焦点是他和哈萨克斯坦一间旅行社的合作事宜。当局说,他们帮助中国穆斯林获得当地旅游签证,目的是协助这些人逃离中国。

“一个班,三个人,不停地讯问。坐的铁凳子,按他们的说法,是老虎凳子,” 贝卡利回忆说。

他把双臂伸开,展示自己的身子如何被吊起来,只有脚能勉强够到地,四天四夜不让睡觉。

他说,平日里,他的手和脚被铁镣绑起来,再和床拴在一起,身体无法直立,也无法自由活动。

“我睡觉要把我的手挂在铁门上,就这样折腾我,折磨我。”

“威胁我要把我的护照烧掉,让你活着出不去。”

“让我承认危害国家安全,这是第一;第二就是组织恐怖分子,煽动恐怖分子,包庇恐怖分子。”

在哈萨克斯坦外交人员的干涉下,贝卡利被释放,但是他没有获得自由,而是被投入了“再教育营”。

在那里,他和40个人被关在一间屋子里。日复一日,他们凌晨就要起床,唱国歌,升国旗,然后被带到一间大房间,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红歌”;他们要学习汉语和中国历史,特别是共产党如何在上世纪50年代“解放”新疆。吃饭前,他们要齐声喊:“感谢党!感谢祖国!感谢习主席!”;上课时,他们要一再重复地念:“我们反对极端主义,我们反对分离主义,我们反对恐怖主义。”

最令他难以接受的是,他们要不停地声讨伊斯兰信仰,自我批评,批评亲人。当贝卡利拒绝照办时,他被靠墙罚站五个小时。一个星期后,他被单独囚禁,24小时不给进食。在戒备森严的营地关了20天后,他想到了自杀。

贝卡利最终被释放,那是去年11月底的一天,距离他失去自由已经过去了8个多月。[5]

2018年6月,德国之声采访郑国恩

德国之声:关于被送到“再教育营”的人数规模有多大的弹性?

阿德里安·岑茨:我在自己的报告给出了一个弹性的空间。底线大约是20万人,这是一个保守的数字。我们不知道具体的人数,但是,如果综合基础设施的大量数据,包括多层系统的陈述,工作报告等等,这是一个相对具有弹性的较低值。此外,地方官员和警察向自由亚洲电台发表的声明,也有证人说,在一个5000至6000人的“再教育营”中,人们睡觉的空间非常狭窄。我们也掌握一些关于“再教育营” 项目招标中占地规模的信息,包括就寝区的面积。

然后有一个当地警察局的文件 ,但是目前这份文件还不能得到证实,外国维吾尔团体得到了这份文件,《新闻周刊日文版》(Newsweek Japan)发表了其内容。其中提到的数字是89.2万人,但并不涉及新疆所有地区,一切较大的城市以及乌鲁木齐都没有被包含进去。估计,整个新疆地区大约有106万人被关到“再教育营”中。

德国之声:您知道人们被关在这个机构时间的长短吗?

阿德里安·岑茨:2014/15年有相当详细的报表。我刚刚说过,人们被分为A到D四个等级。问题严重的要在那里呆20天,被划到问题较轻一级的,也许4、5天就会被放出来。

德国之声:也就是说,不是几个月或几年的拘禁?

阿德里安·岑茨:以前不是的,但现在情况完全变了。新疆现在的党委书记陈全国2017年春天上台后,不单单是被关在“再教育营”的人数陡然增多,他们在里面的时间也更长了。这方面,我们只能依靠证词和其他信息,没有官方材料。

根据我们所知的信息,有人在三个月内被放出来都是非常罕见的现象。 过去是被关两周,后来是六周。 我听说过,有人被关一年多了,杳无音讯。 先前的一些限制已经无效了。[6]

著名摄影师在新疆被国保拘捕

旅美中国名摄影师卢广在新疆被国保带走的事件受到各方关注。卢广的家人仍未接到任何法律文书。评论人士指这显示当局恐惧新疆「集中营」曝光,国际人权组织正严密跟进事件发展。[7]

再教育营采购清单: 警棍、电枪、手铐

法新社检阅了超过1500份政府公开文件,包括标案、预算书、工作报告,得到一个结论:新疆的再教育营比起学校,更像监狱。

法新社根据资料表示,中国在新疆设立的再教育营至少有181座。其中,和田负责管理营区的公部门做了看似跟教育无关的采购,包括2768根警棍、550支电击棒、1367副手铐,还有2792罐胡椒喷雾。

而这只是众多采购清单中的其中一份。从2017年初开始,新疆当地政府为了经营再教育营,做过的采购不下千次。各地的营区采购的包括:警察用品如制服、警盾、头盔,以及镇暴工具如泰瑟枪、电枪、狼牙棒、警棍、催泪瓦斯、胡椒喷雾。还有一个营区请求购买“虎椅”。这种椅子一般是监狱里面拷问犯人所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的官员表示“为了保证员工的人身安全”,买这种椅子是必要的。对于其他镇暴武器,他则说是为了“在某些不需要使用到传统武器的情况下,降低意外造成伤害的几率”。[8]

胡锡进2018年10月微博截图

胡锡进展示再教育营照片

近日,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前往新疆,展示官媒口径中的新疆面貌。胡锡进在其推特和新浪微博,都公布了一些他对新疆问题的见闻和看法。

不过,胡锡进在推特和微博上公布的内容有很大不同:除语言不同外(推特为英文),内容风格不同(微博为典型官宣体,而推特上则更实际,甚至对一些“外媒信息”做出了回应), 取材上有不同(推特发布有筛选),用语习惯上也有差异。

例如,胡锡进在推特和新浪微博同样提到了“于阗教育培训中心”,微博上仅有一句描述,在推特上胡锡进则使用了三段话详细描述了该“教育培训中心”是如何的设施良好,并不像“外界所描述那样”,这更像是一个“现代的培训场所”而非“集中营”。[9]

2019年媒体报道

维族音乐家的生死罗生门

该视频时间显示为2月10日。一名男子声称自己是维吾尔音乐家黑伊特,并称“身体状况良好”。

维吾尔音乐家阿不都日衣木·艾衣提(Abdurehim Heyit)(前译黑伊特)在中国新疆拘留营的生死受到外界关注。土耳其外交部根据早前对其已死的报道,要求中国关闭拘留营。但中国发布一段视频证明其还“活着”。

周日(2月10日)夜晚,中国官方媒体在“推特”上公布一段视频证明此前外界报道在中国新疆拘留营被指“已死”的维吾尔音乐家艾衣提还在世。

同日,中国驻土耳其大使馆发表声明称,“经查证,阿不都日衣木·艾衣提,男,57岁,维吾尔族,新疆歌舞团原演员。其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被依法逮捕,目前身体健康,并非土方所说的已经死亡”。[10]

再教育营中实施酷刑

两名不久前从中国获释的哈萨克族人,近期向世人讲述了他们被羁押在新疆政治再教育营的一段亲身经历。新疆部分教育营监狱,深处地下20米,羁押者被关在囚室中的6个铁笼内,如同鸟兽。有人被强行注射、接种不知名的疫苗等,也有人失去生育能力。目前多名获释者离开中国后,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一间医院接受治理。

新疆政治再教育营羁押了众多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少数民族穆斯林,但中国政府始终否认外界的这一说法,并解释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教少数民族汉语,培养他们工作技能。在哈萨克民间组织协助,以及国际社会的干预下,部分人有幸获释,并在哈萨克斯坦外交部的协助下,抵达哈国的阿拉木图。[11]

2020年媒体报道

蓄须、蒙面和上网导致被拘留

例如,第598行记录了一名姓海丽且姆的38岁妇女的案例,她被送入再教育营的“精准参训原因”是:严打前蒙面。

这只是这些武断并溯及以往的惩罚的其中一个例子。

还有一些人仅因为申请护照就遭到拘留,这意味着出国的想法在如今的新疆也被视为激进的标志。

在第66行,一位姓麦麦提托合提的34岁男子正因为此被拘留,尽管他被分析研判为“无现实危害”。

第239行是28岁的努尔麦麦提,他因“手机点击网站链接,无意登陆境外网站”而接受再教育。

同样地,在他的情况说明中,没有描述他有其他问题。[12]

三年新建268所关押场所

Buzzfeed的报道强调,这批一共268个新的关押场所,说明中国政府正在从利用现有的设施(学校、厂房等)关押穆斯林民众,转变到用新建场所关押。

报道指出,这268个新的场所中,有92处是通过实地调查访问或其他多种信息来源,确认为拘留所;其中较大的一个拘留所位于乌鲁木齐南方的达坂城,经过2019年底扩建后,这个拘留所已经能同时关押超过四万人。

其余172处是对比百度地图上被忽略的地区和外界的卫星云图得出的结论。报道没有明确指出,这172处关押场所哪些是拘留所,哪些是正式的监狱,但强调说,这些新的关押场所都建得很坚固,安保措施和正式监狱很类似。[13]

Buzzfeed利用百度地图空白找到新建集中营位置。

Buzzfeed普利策奖报道

新疆的关押中心和监狱的位置不容易找。但百度地图上的留白部分,也为用卫星图像进行定位和分析提供了可能性。

卫星地图(如谷歌地球)由方块网格组成。中国的搜素引擎百度也有类似谷歌的地图,记者发现百度地图上,关押中心、军营、或其他政治敏感的地点,都被浅灰色方块遮盖。只要放大这些位置,百度地图就会显示浅灰色方块。这些方块与百度地图无法下载时所呈现的打水印的深灰色方块不同。记者曾探访的那些关押中心,在地图上也被“浅灰打码”。但被证实并报道之后,百度地图便会移除这些打码。

BuzzFeed新闻的记者利用不打码的谷歌地球、星球实验室、和欧洲航天局哨兵卫星数据中心的卫星地图,来确认关押中心的地点。在高像素图片缺失的地点,星球实验室便会用卫星拍摄新的图片,传送给BuzzFeed新闻。[14]

2021年报道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1. 【图说天朝】新疆三祝愿三感恩
  2. 【立此存照】发现即举报
  3. 品葱 | 新疆再教育营内部设施曝光,大家如何看待?
  4. 上报 | 我就这样进了恐怖的新疆再教育营
  5. 美国之音 | 一个新疆“再教育营”幸存者的证言
  6. 德国之声 | 新疆再教育营采购清单: 警棍、电枪、手铐
  7. 德国之声 | “中国电文”再泄新疆机密 北京的全面社会监控现形
  8. 【CDT连载】巴奴的救赎(01)

更多【新疆再教育营】相关的文章

在中国数字时代阅读更多【新疆再教育营】相关的文章

数字空间相关链接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