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方方日记"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Line 1: Line 1:
 
==英文:[[Fang Fang]]==
 
==英文:[[Fang Fang]]==
  
<blockquote>武汉现在是在灾难之中。灾难是什么?灾难不是让你戴上口罩,关你几天不让出门,或是进小区必须通行证。灾难是医院的死亡证明单以前几个月用一本,现在几天就用完一本;灾难是火葬场的运尸车,以前一车只运一具尸体,且有棺材,现在是将尸体放进运尸袋,一车摞上几个,一并拖走;灾难是你家不是一个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几天或半个月内,全部死光;灾难是你拖着病体在寒风冷雨中四处奔走,试图寻得一张可以收留你的病床,却找不到;灾难是你从清早在医院排队挂号,一直排到次日凌晨才能排到,有可能还没有排到,你就轰然倒地;灾难是你在家里等待医院的床位通知,而通知来时,你已断气;灾难是重症病人送进医院,如果他死了,进医院的时刻就是跟家人诀别的时刻,彼此都永无相见之日。你以为死者在那样的时候还有家人在殡葬馆相送?还能留下他的遗物,甚至,死者还能拥有死的尊严?没有了,死就是死了。拖走,然后立即烧掉。疫情的早期阶段,没有人手,没有床位,医护人员没有防护设施,大面积感染,火葬场人手不够,拖尸车不够,焚尸炉不够,而尸体上带着病毒,必须尽快烧掉。你们知道这些吗?不是人们不尽职,而是灾难来了,人们已经尽了全力,甚至超负荷,但却无法做到喷子们所说的那些。岁月在灾难中没有静好,只有病人的死不甘心,只有亲属的胆肝寸断,只有生者的向死而生。</blockquote><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02/%E6%96%B9%E6%96%B9%EF%BC%9A%E5%B2%81%E6%9C%88%E5%9C%A8%E7%81%BE%E9%9A%BE%E4%B8%AD%E6%B2%A1%E6%9C%89%E9%9D%99%E5%A5%BD%EF%BC%8C%E5%8F%AA%E6%9C%89%E7%94%9F%E8%80%85%E7%9A%84%E5%90%91%E6%AD%BB%E8%80%8C// 方方:岁月在灾难中没有静好,只有生者的向死而生]</ref>
+
<blockquote>武汉现在是在灾难之中。灾难是什么?灾难不是让你戴上口罩,关你几天不让出门,或是进小区必须通行证。灾难是医院的死亡证明单以前几个月用一本,现在几天就用完一本;灾难是火葬场的运尸车,以前一车只运一具尸体,且有棺材,现在是将尸体放进运尸袋,一车摞上几个,一并拖走;灾难是你家不是一个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几天或半个月内,全部死光;灾难是你拖着病体在寒风冷雨中四处奔走,试图寻得一张可以收留你的病床,却找不到;灾难是你从清早在医院排队挂号,一直排到次日凌晨才能排到,有可能还没有排到,你就轰然倒地;灾难是你在家里等待医院的床位通知,而通知来时,你已断气;灾难是重症病人送进医院,如果他死了,进医院的时刻就是跟家人诀别的时刻,彼此都永无相见之日。你以为死者在那样的时候还有家人在殡葬馆相送?还能留下他的遗物,甚至,死者还能拥有死的尊严?没有了,死就是死了。拖走,然后立即烧掉。疫情的早期阶段,没有人手,没有床位,医护人员没有防护设施,大面积感染,火葬场人手不够,拖尸车不够,焚尸炉不够,而尸体上带着病毒,必须尽快烧掉。你们知道这些吗?不是人们不尽职,而是灾难来了,人们已经尽了全力,甚至超负荷,但却无法做到喷子们所说的那些。岁月在灾难中没有静好,只有病人的死不甘心,只有亲属的胆肝寸断,只有生者的向死而生。<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02/%E6%96%B9%E6%96%B9%EF%BC%9A%E5%B2%81%E6%9C%88%E5%9C%A8%E7%81%BE%E9%9A%BE%E4%B8%AD%E6%B2%A1%E6%9C%89%E9%9D%99%E5%A5%BD%EF%BC%8C%E5%8F%AA%E6%9C%89%E7%94%9F%E8%80%85%E7%9A%84%E5%90%91%E6%AD%BB%E8%80%8C// 方方:岁月在灾难中没有静好,只有生者的向死而生]</ref></blockquote>
  
 
{{#get_web_data:
 
{{#get_web_data:

Revision as of 16:34, 17 December 2020

英文:Fang Fang

武汉现在是在灾难之中。灾难是什么?灾难不是让你戴上口罩,关你几天不让出门,或是进小区必须通行证。灾难是医院的死亡证明单以前几个月用一本,现在几天就用完一本;灾难是火葬场的运尸车,以前一车只运一具尸体,且有棺材,现在是将尸体放进运尸袋,一车摞上几个,一并拖走;灾难是你家不是一个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几天或半个月内,全部死光;灾难是你拖着病体在寒风冷雨中四处奔走,试图寻得一张可以收留你的病床,却找不到;灾难是你从清早在医院排队挂号,一直排到次日凌晨才能排到,有可能还没有排到,你就轰然倒地;灾难是你在家里等待医院的床位通知,而通知来时,你已断气;灾难是重症病人送进医院,如果他死了,进医院的时刻就是跟家人诀别的时刻,彼此都永无相见之日。你以为死者在那样的时候还有家人在殡葬馆相送?还能留下他的遗物,甚至,死者还能拥有死的尊严?没有了,死就是死了。拖走,然后立即烧掉。疫情的早期阶段,没有人手,没有床位,医护人员没有防护设施,大面积感染,火葬场人手不够,拖尸车不够,焚尸炉不够,而尸体上带着病毒,必须尽快烧掉。你们知道这些吗?不是人们不尽职,而是灾难来了,人们已经尽了全力,甚至超负荷,但却无法做到喷子们所说的那些。岁月在灾难中没有静好,只有病人的死不甘心,只有亲属的胆肝寸断,只有生者的向死而生。[1]


方方日記是中國作家方方于2020年1月至3月间,在新浪微博撰写的新冠肺炎在武汉的記錄,以日記形式記載。作品主要涉及中国大陆疫情的相关内容,因其主要内容是个人听闻,引发了巨大争议。4月,美国哈珀科林斯出版集團将該日記编辑成书,以《Wuhan Diary》(武汉日记)之名,用英語在美国發行和预售。随后该书亦以德文、日文等语言在其他国家发行。(维基百科方方日记)

方方武汉日记汇总

  • 2020年2月20日 《方方:待在家里别出来,否则我们就白拼命了》
  • 2020年2月22日 《方方:蔓延难以控制,看来这真的是个难题》
  • 2020年2月23日 《方方:自己做的选择,就要勇于承担选择的结果》
  • 2020年2月24日 《方方:检验你的只有一条:就是你对弱势人群的态度》
  • 2020年2月26日 《方方:“不惜一切代价”,本质上不是科学决策》
  • 2020年3月4日 《方方:眼下就这样活着:团购,追剧,睡觉》
  • 2020年3月6日 《方方:这种僵持还有多久,下周能结束吗 》
  • 2020年3月7日 《方方:谁能想到次生灾害会落到汉语上?》
  • 2020年3月9日 《方方:引咎辞职,从中心医院的书记和院长开始》
  • 2020年3月11日 《方方:一旦走到这一步,你还删得过来吗?》
  • 2020年3月12日 《方方:有人试图要挟警方对我进行打击吗?》
  • 2020年3月19日 《方方:我虽退休,但打场官司的精力还是有的》
  • 2020年3月24日 《方方日记完结篇: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


更多方方日记文章


数字空间相关链接 China Digital Space Relat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