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方滨兴"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Line 1: Line 1:
 +
<feed url="feed://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tag/方滨兴/feed/" entries="5">
 +
== [{PERMALINK} {TITLE}] ==
 +
'''{DATE}, by {AUTHOR}'''
 +
{DESCRIPTION}
 +
</feed>
 +
 +
 
[[Category:新浪微博搜索]][[Category: 政治]][[Category:网络管制]][[Category: GFW]]
 
[[Category:新浪微博搜索]][[Category: 政治]][[Category:网络管制]][[Category: GFW]]

Revision as of 04:12, 20 October 2011

奇客资讯|部分 ISP 启用端口白名单[edit]

25 October 2017, by 星辰大海 你可能已经注意到网络访问的困难:根据网民的报告,部分地区 ISP 已经启用了端口白名单。如果你的代理服务器使用的端口不在白名单内,那么服务器 IP 没有被屏蔽也会无法访问。目前已知北京电信已经部署,其它地区 ISP 可能会跟进。墙采用这种极端手段似乎印证了防火长城之父的“无能”之说,无能是指审查的范围过于广泛。

【立此存照】敏感词检测届的方滨兴 为党国打造审查利器[edit]

12 July 2017, by Sandra Severdia 【编者注】北京理工大学副教授、大数据搜索挖掘实验室主任张华平长期致力于中文分词、大数据处理的研究。近日,张在微博宣称,该实验室开发了一套名为“九眼智能过滤”的敏感词检测系统,可“智能识别各类变形变拆字,语义排歧”等。该微博很快引来大量愤怒的网民围观,许多人更是将之与方滨兴相提并论,认为他也是甘作党国打手、助纣为虐的所谓学者。张随后删除了相关微博。 与方滨兴类似,张华平很显然也并不理解饱受审查之苦的中国网民的愤怒。他是如此回复的: @ICTCLAS张华平博士:似乎捅到了马蜂窝,一堆没认证以骂人为本职的匿名英雄漫游而来,无理谩骂犹如七伤拳,先伤自身肝肺,污自己的眼和嘴,再污染环境,于我则不过徒增笑料,为净化空气,我删除了相关微博,见识了各类大义凛然的朝阳群众,感动于各位大侠为国为民而不惜牺牲自己的教养。让人失望的是键盘侠汉语水平之匮乏,我们其实可以识别并声称几十万种骂人的话回击,也可以分析道背后一堆水军的背景和诉求,无暇为之也不屑为之。 截至发稿时,智能过滤在线演示页面尚在,但敏感词库已被更换,基本无法使用。 附: @Ag_Bullet:别人家的NLP是用来辅助人机交互,用来提高服务可用性的;贵国的NLP怕还是要用来给主子们做打狗棒,给自己做吸金石的。所谓博士教授,学者主任,没准也不过如此而已。图一是下午做测试时候的结果,两类关键词,以先碰到假阴性样本为准,真正侵害身心健康的反而容易绕过。有趣,有趣,佩服,佩服。 ​​​​


附:敏感词库更换前,李银河论审查制度一文测试结果截图(网民为躲避审查,将原文转化成日语和“火星文”传播,同样被删)


© Sandra Severdia for 中国数字时代, get_post_time('Y').

美国之音|专访方滨兴:防火墙、网络开放及信息传播自由[edit]

18 November 2016, by 星辰大海 美国之音记者在乌镇互联网大会现场独家采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方滨兴,请他谈论网络安全和网络开放自由方面的问题。这位中国网络防火墙研发方面的专家表示,他早已离开防火墙研发领域。访谈中,方滨兴教授把中国防火墙不分良莠地屏蔽大量境外信息(尤其敏感信息)归咎于技术原因,并且对自己被称为中国防火长城之父和网上的相关负面评价感到无奈。 记者:我们很关心网络安全,再有您发明创造的这个防火墙,对于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开放,特别是强调创新、吸收外来经验和先进的技术和思想,它到底起的是什么作用呢? 方滨兴:任何时候,安全和发展是个矛盾因素。怎么解决问题?需要一个好的技术。技术要是好了,就不用搞得那么复杂了。你比方说韩国。韩国也有防火墙,你如果在韩国想访问朝鲜的某个网站,就访问不了。当然他会公开,他会说你访问的是不良网站,他还留个电话号码,你要是不服气,你就投诉我。他这个比较公开,这个是比较好。 但是所有问题在哪儿呢?我们的技术如果很差的话,就给用户带来了特别不好的体验。这就好比说,现在的美国有精确制导,平民伤亡极少。所以很多事情还是跟技术有关。当然了,还有一些事情可以有一些更好的处理方法。这个是政府的事情。因为我现在已经十年没做(有关防火墙)这个事情了。政府的政策也需要不断地调整。刚开始呢,因为大家突然来,政府有一套做法。等大家逐渐逐渐适应了,可能有另外一套做法,政府也在变化,所以属于公共政策方面的在于政府。 我现在不在圈子里,不了解这个情况。但有一点我想说的是技术层次,如果你有很好的技术,大家都体验得很好。因为我在干的那个年代,没有人(听不清),因为那个时候比较精准,没有这个问题。现在对抗的技术太复杂了,导致想防御的精准的能力就一下下降了。防御精准能力下降了,可能大众体验就比较差了。所以他应该解决精准的事情,如果很精准的时候,谁说话呀? 记者:一个是网络的安全,一个是网络的开放和自由。 方滨兴:这个主要是精准的技术,技术很精准,就不会有这个问题。现在是缺少这个技术。比方说谷歌德国,你打出希特勒,它给你的结果,最后一句就说,根据相关方面的回应,有些结果我给你过滤掉了,你要想了解这个情况,你就点某个键, 就显示说,根据德国监管部门报告,它移掉的是非法信息。但是你注意到,他整个搜索有大量的结果,就那么几条没有了。那就说明它很精准。哪个不行,我就把哪个拿掉,其他的,不是因为有希特勒的我就拿掉,是某些我们也不知道什么结果,因为拿掉就看不到这个结果了。总之他认为你不该看的就三条两条。所以说,你后面有好的技术支撑,政策就好执行。我觉得就缺少好的技术支撑。 记者:就是说您的初衷也并不是把国外先进的思想要挡在外面? 方滨兴:当然不是了。我十几年前干这个的时候,大家没有这个强烈的对抗,一说这个不好,就行了。但后来人家提供了大量的别的工具,把很多东西故意混在一些网站里边,这些网站也不好检测,那么有时候技术人员就处理不了了。处理不了,他采取的就是泛泛方式,这个泛泛的就导致网民抱怨。所以我觉得,需要大家共享的技术,因为,所有的国家都有他的有害信息,所有国家都有,但是很多国家都有它的好办法,这些办法大家都分享一下,分享就会把防范范围缩得很窄。 记者:中国的许多网民都称呼您是中国的防火墙之父,您对此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 方滨兴:人家要说,我也没有办法,我就听,我从来不去回应这些话。有人要说你也拦不住,对吧?但是刚才我也说了,因为我比较长的时间不在这儿(防火墙研发领域)了,所以呢,我要真的在这儿,我会仔细琢磨这个技术的。当然我已经在十几年前就开始干别的方面的事情了。所以呢,对于这个技术,我很无奈,对很多事情很无奈,你左右不了这个局势,你又参与不了这个技术。 因为它不在我这个领域中。我十几年不在了,我到了北邮就不在这个领域中了。就是跟北邮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记者:您是主动选择离开这个行业的吗? 方滨兴:一个人的生涯应该发生变化,到了学校也是很好的事么。在一个地方,不需要搞那么长时间,现在我又变了,从北邮又到了产业了,对我来说,八年一变,八年一变,认得变化,这也是一种生活方式。 记者:对现在的工作,感觉如何? 方滨兴:现在产业是很好,很多时候,我们从产业来看,成果很好么。当然这个距离(研发防火墙)就更远了,原来搞学术还能研究,现在就自主可控啊, 我们提的本质安全呐、聚合安全呐,从这些角度搞更多的研究了。


© 星辰大海 for 中国数字时代, get_post_time('Y').

端传媒 | 开源赵家人名单 GitHub激怒中国网安协会首出拳[edit]

28 June 2016, by 膜包不膜蛤 全球最大的开源代码平台 GitHub,在中国大陆开启审查,首当其冲的是一个整理中国“太子党”关系网的开源项目“Zhao”。 6月8日,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 (Cyber Security Association of China) 用英文致信 GitHub,称其平台上的项目“Zhao”诽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要求立刻删除。三天后,GitHub在专门公布各国政府发出的移除要求的版面上,公布了这封简短而带有“强烈关切”的信件。这是2014年10月以来,GitHub 公布的第6项“删除特定项目要求”,此前5项都来自俄罗斯。从公开报道来看,这也是今年3月才成立的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第一次“出手”。 目前,“Zhao”项目在中国大陆地区已经无法访问,但在海外的用户仍能顺利打开。 GitHub 给出的原因是这个项目“被中国政府列入黑名单”。 GitHub 称,虽然他们无法认同政府审查,但为了让更多人可以正常使用网站服务,他们会在确认有关要求来自政府之后,在指定区域内满足政府的要求,同时会公开来自政府的要求文件。 这个名为“Zhao”的项目建立于2月29日,作者Programthink (译:编程随想) 维基百科、《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百度百科等媒体公开信息,整理出中国大陆权贵阶层包括130多个家族、700多人的资料和关系网络,从毛泽东到习近平的家族均榜上有名。作者说,他把自己多年的收集整理的资料公开到 GitHub 上,是想号召更多人“一起曝光权贵家族”。在“Zhao”项目的讨论区, id 为CMB-news 的帐号发布了一篇2000多字的文章称习涉及一桩命案,正是这篇文章引发了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表达“强烈关切”并要求GitHub 立即删除“Zhao”项目。 “Zhao”是汉字“赵”的拼音,呼应大陆网民用“赵家人”指代今天中国的“红色贵族”、权贵阶层。 “赵家人”的说法出自文学家鲁迅的小说《阿Q 正传》:卑贱潦倒的阿Q 自称与一方豪绅赵太爷为本家,赵太爷当即怒掴阿Q:“你那(哪)里配姓赵?” 2015年底,内地上市地产集团万科与宝能系爆发股权争夺战,一篇题为《万科宝能之争:门口的野蛮人,背后的赵家人》的文章在网络上热传。文章暗指财阀异动,背后有更高层的政治势力斗争,“有看不懂的财阀们的命运沉浮,那么背后一定又是一帮赵家人在北戴河谈心”。 “赵家人”随即成为流行词,更衍生出将中国称为“赵国”,之后,“赵家人”在新浪微博上被列为禁搜词。 有意思的是,GitHub 给尝试访问“Zhao”的中国大陆用户返回了错误代码“451”──而不是常见的“404:该页无法显示”,意思是“因法律原因无法访问”,这也与文学作品有关。 “451”源自小说《华氏 451度》,小说中描绘的政府致力于焚尽世上所有书籍,而纸的燃点是华氏 451 度。 “451”作为错误代码从2015年12月起正式生效,专门用于标注官方审查的事件,与“404”不同,“451”描述了网页被封禁的具体原因,并且,服务器会完整保留被封锁的内容。 今年3月25日,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在北京举行了成立大会,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网信办)副主任王秀军、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巡视员李波为之揭牌,官方将该协会称为“中国首个网络安全领域的全国性社会团体”。国家网信办是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民政部是“社团登记管理机关”,协会要接受这两个部门的“业务指导和监督管理”。与高规格的成立大会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此后近3个月时间里,该协会一直未有任何公开高调行动,直到 GitHub 发布这封要求移除“Zhao”的英文信。 以“社会团体”为名,但要求外国网站移除“诽谤国家主席”的项目,并被 GitHub 视为“来自政府”的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与政府究竟是何关系? 翻看组织的成员名单,该协会囊括中国主要的互联网企业和权威科研机构,例如腾讯、阿里巴巴、百度、华为、哈尔滨工程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部分具有官方背景的行业协会,如现有600多名互联网行业会员的中国互联网协会、管理着中国域名注册的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等,亦是协会的理事单位。协会理事长由中国“防火墙之父”方滨兴担任,11名副理事长中,还包括曾经长期在中组部任职的宁夏自治区党委书记李建华。在官方新闻稿中,协会宗旨是:“发挥桥梁纽带作用,组织和动员社会各方面力量参与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建设,为会员服务,为行业服务,为国家战略服务,促进中国网络空间的安全和发展。” 由此,这个“官商学”交织、成员以互联网企业和网络安全技术学研机构为主、官方及半官方组织穿插其中的协会,影响力可以辐射到中国大部分互联网行业的公司和从业人员。 在这次“Zhao”项目事件前,中国与 GitHub 的关系亦不算好。 2013年,GitHub 在中国疑似遭到封锁,其后李开复等 IT 界名人强烈抗议,网站服务最终恢复正常。 2015年,中国网络攻击工具对主要提供监控防火墙服务的“Greatfire”实施DDoS(分散式阻断服务)攻击,劫持跨边境访问百度、新浪等站点的流量,恶意涌入greatfire.org。和 Greatfire 同时遭受攻击的,还有纽约时报中文网。由于两个项目都将代码放在 GitHub 上,GitHub 网站一度瘫痪。


© 膜包不膜蛤 for 中国数字时代, get_post_time('Y').

Echo|方滨兴:防火长城是技术人员的 “无能 ”[edit]

16 June 2016, by 亚克蜥 今天下午在超算中心的二楼有方滨兴院士关于网络空间安全的演讲,同样的报告在哈工大曾今出现过一次舆论爆炸。

维基百科上的方滨兴词条对他有如下描述,中国工程院院士,曾任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是中国网络审查体系防火长城(GFW)关键部分的首要设计师,因此被网民戏称为“中国防火墙之父”。

2013年6月27日,方滨兴在北京邮电大学本科毕业生典礼上讲话,宣布自己因身体健康原因不再连任北邮校长职务。报道指出方滨兴所患为晚期结肠癌。

今天,方滨兴的报告从网络空间安全的定义讲起,然后讨论例如移动网络安全和数据安全等方面的命题,演示了一些不痛不痒的信息安全实例,很明显因为上次的意外,这次谨慎了许多。 当开始演示上次出现现场挂VPN事故的实例时,现场有少量的笑声,这次方校长用本地文件代替了现场演示来避免问题的发生。

很有趣的一点是,方校长用的大概二十分钟的篇幅去讲了 Google 和 Youtube 的审查机制,大致就是讲 Google会因为政府和舆论压力去删除搜索结果,而 Youtube 也有举报删除视频的模块。大概讲了这么多,是想告诉我们自我审查的重要性以及政府和舆论应该对内容提供商起到监管作用。

今天有现场提问的环节,有人起身询问了关于防火长城的问题,我把回答录了音,然后下面是方校长的大致回答,经过了我的编辑和脑补。但是方校长在这个回答时比较谨慎小心,所以说话没有什么逻辑性。

“我已经离开这个行当十几年了,这些话我不敢公开说,如果我还在干我就亲自说了,我认为现在技术人员的问题是“无能”:什么叫无能呢,这好比说我知道这个楼里有炸弹,我本来可以精确的制导,制导到某一个坏人,但是我们现在仍然要炸掉这栋楼,坏人死了,其他人我不管,这就是技术人员的不作为。 … 你看谷歌,你看Youtube和刚才我演示的一些网页,都会有审查的制度,他们每天都过滤掉了大量的搜索结果。所以我觉得这件事(GFW)应该有一个好的技术去解决。我想放行你们学生,其实很简单,现在都可以,但是没有就说明是我们的技术不作为。 … 你说现在这件事(GFW)是众所周知,这不是众所周知,对下面的人是周所周知,但是对于上面的人,我们还是要保密。 方校长基本上是互联网上骂名最多的人之一,在武汉大学方滨兴遭到了鸡蛋和皮鞋的袭击,但后来低调处理。 以及收获了无数的“滚”

我发了一条推文,问问大家的看法,大家的态度基本上都是,怎么他还没有死,他连慈悲底线都没能享受到,反而是提前收到了葬礼合用的连串蜡烛。

从他的发言中,似乎可以看到他对于GFW波及范围太大的一种惋惜和无奈,但是作为始作俑者,他也的确应该为自己的所做所为负责。对于政治,战争和互联网的视界,没有技术无罪的说法。 但是很遗憾,方校长成为了众矢之的,成为了大家愤怒之余的靶子。方到底应不应该承受这所有的骂名,这有待商榷。我们恨的,到底是中国互联网之上的穹顶,还是某一个人。 的确,这面墙太高,太宽了,我们每一个人都是面对体制高墙的脆弱鸡蛋,看上去毫无胜算。但是我们能够相信的,是我们的灵魂彼此融合得到的温暖。 愿我们拥有自由蔚蓝的蓝天。


© 亚克蜥 for 中国数字时代, get_post_tim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