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李世默"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Line 1: Line 1:
 +
李世默
 +
 
{{#get_web_data:
 
{{#get_web_data:
 
url=https://zh.wikipedia.org/w/api.php?action=query&prop=extracts&exsentences=4&explaintext&format=json&exintro&titles={{FULLPAGENAME}}
 
url=https://zh.wikipedia.org/w/api.php?action=query&prop=extracts&exsentences=4&explaintext&format=json&exintro&titles={{FULLPAGENAME}}
Line 4: Line 6:
 
|data=extract=extract}}
 
|data=extract=extract}}
 
{{#external_value:extract }}[https://zh.wikipedia.org/wiki/{{FULLPAGENAME}} (维基百科{{FULLPAGENAME}})]
 
{{#external_value:extract }}[https://zh.wikipedia.org/wiki/{{FULLPAGENAME}} (维基百科{{FULLPAGENAME}})]
 +
 +
 +
==言论==
 +
 +
<blockquote>'''如果要论政府管理经验,小布什在任德州州长前和奥巴马第一次问鼎美国总统时,他们资历还比不上中国一个小县长。温斯顿·丘吉尔曾说:“民主是个坏制度,但其他制度更坏”。可惜,他没有见识过组织部。''' ——李世默Ted Talk演讲 《两种制度的传说》
 +
<ref>[https://www.ted.com/talks/eric_x_li_a_tale_of_two_political_systems?language=zh-cn Ted | A Tale of Two Political Systems]</ref></blockquote>
 +
 +
<blockquote>'''曾有人问我:“中共不经选举执政,其合法性从何而来?”我的回答是:“舍我其谁的执政能力。”'''
 +
——李世默Ted Talk演讲《两种制度的传说》<ref>[https://www.ted.com/talks/eric_x_li_a_tale_of_two_political_systems?language=zh-cn Ted | A Tale of Two Political Systems]</ref></blockquote>
 +
 +
<blockquote>'''跟阿布格莱布监狱相比,新疆的职业技能培训中心是“和平之地,几乎就和学校一样。但如果你非要问我我愿不愿意进去,我当然不愿意……中国的这种做法究竟会不会成功,只有历史才有资格评价”。''' ——李世默对英媒《金融时报》记者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说
 +
<ref>[https://www.ft.com/content/60052b56-41eb-11ea-a047-eae9bd51ceba Financial Times | Eric Li: ‘How do you block a country of 1.4bn people?’]</ref></blockquote>
 +
 +
<blockquote>'''当西方主要藉助新疆问题和香港问题攻击中国时,绝大多数中国民众,尤其是年轻人,都赞同北京。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的年轻网民经常在网上呼吁抵制西方品牌和名人。''' ——李世默在美媒《外交政策》上撰文
 +
<ref>[https://foreignpolicy.com/author/eric-x-li/ Foreign Policy | The CCP’s Greatest Strength Is “Self-Reinvention”]</ref></blockquote>
 +
 +
 +
==批评==
 +
 +
李世默最初在墙内走红可追溯到2013年的TED演讲“两种制度的传说”(另一题目为“中国崛起与‘元叙事’终结”)。演讲中表达的主要观点是:共产主义和民主都不是历史的终结,中国走出了自己的发展道路;中共政权的合法性根植于经济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参考消息、新华网等官媒均转载了李世默的演讲稿<ref>[http://news.sina.com.cn/c/2013-07-09/202527621691.shtml | 新华网|李世默演讲:中国崛起与西方“元叙事”的终结]</ref>。但截至2021年10月,这段演讲在Bilibili上已不可见。
 +
 +
支持者认为李的演讲“令西方人认识了一个全新的中国”<ref>[https://www.douban.com/note/731340103/ | 豆瓣|TED年度最佳演讲:震撼西方认知的全新中国]</ref>,批评者称李世默用诡辩的方式为专治辩护。
 +
 +
<blockquote>'''做大蛋糕论的理论基础是:以前是我吃一块蛋糕而你没有吃,于是你要造反;现在蛋糕大了,我吃九块,你吃一块,只要我不让你知道另外九块被谁吃了,你就自然会管我叫“大大”。[...] 然而,总有一天,想知道另外九块蛋糕去向的人会越来越多,于是就有了越来越多的寻衅滋事罪,越来越猖獗的河蟹与维稳,越来越害怕风靡世界的民主实践,越来越需要李世默周小平花千芳等人来变着花样告诉中国人民美帝整天就想破坏中国人自己烤蛋糕。''' ——颜不染 《五评李世默》
 +
<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367439.html?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20chinadigitaltimes%2FzKps%20%28%E4%B8%AD%E5%9B%BD%E6%95%B0%E5%AD%97%E6%97%B6%E4%BB%A3%20%C2%BB%20%E7%BC%96%E8%BE%91%E6%8E%A8%E8%8D%90%29 颜不染 《五评李世默》]</ref></blockquote>
 +
 +
<blockquote>'''用经济发展成就来驳斥他自己发明的“民主政治决定经济繁荣”,进而指出民主之外还有“中国模式”,这就是李世默的全部逻辑链条。谬误是明显的,不仅由于西人根本就没说过“民主政治决定经济繁荣”,而且中国的经济发展成就也根本不是“一党制”的功劳。不然就回答不了如下问题:1980年代之前的中国人连温饱都成问题,那时是“一党制”;而后经济发展迅猛直至跃居世界老二,也是“一党制”。都是“一党制”,缘何前后差异巨大?可见是“一党制”之外的东西在起关键作用,那就是邓小平极力推动的“改革开放”,打开毛泽东时代相对封闭的国门,加入全球市场参与世界分工。是实行相对自由的市场经济救了党,而不是相反。由此可见,李世默将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功劳记在“一党制”的头上,不是头脑混乱,就是故意为之。''' ——章文 《“诡辩高手”李世默》
 +
<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392192.html 章文《“诡辩高手”李世默》]</ref></blockquote>
 +
 +
<blockquote>'''我先不试图反驳他,只提出一个怪异的设想:把李世默这个讲演的国家换一换,把时间提前一点。假设他要辩护的是1940年纳粹德国的一党专政。替希特勒来反击英美的民主体制。你只要稍微变换一些数字就得出李世默同样的结论:德国纳粹党的一党专政,造成了德国的经济从大萧条进入高速发展。德国人民非常的幸福,希特勒的支持率爆棚。那么你就推演出李世默同样的结论:“这如果不是纳粹党执政的合法性,请告诉我什么是合法性?”''' ——李剑芒《当婊子可以,立牌坊不成》
 +
<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374890.html 李剑芒《当婊子可以,立牌坊不成》]</ref></blockquote>
 +
 +
 +
==四月网==
 +
 +
2008年,李世默以个人名义出资1000万,支持清华大学毕业生饶谨创办Anti-cnn.com网站,目的是“收集整理西方主流媒体作恶的证据,发出中国人民自己的声音”。Anti-cnn是“四月网”的前身。2013年,媒体报道了“四月网”的内部争斗和股权纠纷:
 +
 +
<blockquote>2013年9月,随着资金链断裂,四月网员工在网上公开指控CEO饶谨侵吞公款,认为其控制下的四月网已经背离了初衷;唐杰给南方周末记者的邮件呼应了这一说法:他认为四月网正在被饶谨“私产化”;饶谨则把反对他的员工们称为“坏分子”、“恶奴欺主”。
 +
 +
[...] 员工们开始去查财务资料,查出一堆问题:1.公司有两个吃空饷的名额,每人每月六千元,其中一个是饶谨的表妹;2.公司租下了两层楼房,其中一层转租了出去,数十万的租金却没有进入公司的账户;3.2012年7月30日,公司有一笔219.8万的账务支出,没有支出原因,但同一时间,饶谨在北京买了一套房子……
 +
 +
8月21日,在同事们的要求下,胡亦南给李世默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挑明了四月网的财务困境,并历数了饶谨的经济问题,希望投资人可以进行追究。<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326517.html 南方周末|四月的“叛徒”一家民族主义网站的成立与分裂]</ref></blockquote>
 +
 +
 +
==观察者网==
 +
 +
有报道称李世默是“观察者网”的创办人。观察者网因其国家主义立场闻名,主要面向年轻人,旗下还有“观视频”和“风闻社区”等平台。截至2021年10月,观察者网在Bilibili上有超过700万粉丝。李世默本人在观察者网上开设专栏<ref>[https://www.guancha.cn/LiShiMo 观察者网|李世默]</ref>。
 +
 +
有学者评价观察者网是2008年以来“新爱国主义浪潮”的一部分:
 +
 +
<blockquote>春秋战略发展研究院延伸出的观察者网开始在网络舆论中崭露头角,在为中国发展高铁辩护、反对“华盛顿共识”、揭穿西方制度神话、肯定中国发展优势、主张中国模式等一系列舆论工作中,不断扩大影响并吸引大量精英作者参与,很快取代四月网成为新爱国主义传媒的旗帜。
 +
 +
[...] 一批过去属于“沉默大多数”的理工科青年意见表达者在观察者网等新媒体的帮助下进入主流舆论场,以一套重视实际操作的科工发展论述模式更新了过去左右对立的政论话语模式。这一群体被称为“工业党”。他们作为中国新中产中的“自为”群体,扩大了新爱国主义的基本盘和理论实力。<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71702.html 文化纵横|巨大争议背后: “小粉红”与中国青年思潮的十年剧变]</ref></blockquote>
 +
 +
2021年7月末,观察者网成为最早报道所谓的“瑞士生物学家”在新冠溯源的问题上支持中国的媒体之一。<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69506.html 【404文库】观察者网|瑞士生物学专家WILSON EDWARDS报道的最早中文版本]</ref></blockquote>
 +
后来瑞士官方辟谣,称没有名叫“[[威尔逊·爱德华兹]]”的瑞士公民。观察者网已删除报道原文。
 +
  
 
=== 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
 
=== 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
Line 12: Line 71:
 
{{ #dpl: linksto = {{FULLPAGENAME}} }}
 
{{ #dpl: linksto = {{FULLPAGENAME}} }}
  
 
[[Category: 网络政治]]
 
  
 
[[Category: 五毛大观]]
 
[[Category: 五毛大观]]

Revision as of 10:55, 21 October 2021

李世默


李世默(英語:Eric Xun Li,1968年5月4日-),风险投资家及政治学学者。中国大陆时政媒体观察者网的创始人之一。(维基百科李世默)


言论

如果要论政府管理经验,小布什在任德州州长前和奥巴马第一次问鼎美国总统时,他们资历还比不上中国一个小县长。温斯顿·丘吉尔曾说:“民主是个坏制度,但其他制度更坏”。可惜,他没有见识过组织部。 ——李世默Ted Talk演讲 《两种制度的传说》 [1]

曾有人问我:“中共不经选举执政,其合法性从何而来?”我的回答是:“舍我其谁的执政能力。” ——李世默Ted Talk演讲《两种制度的传说》[2]

跟阿布格莱布监狱相比,新疆的职业技能培训中心是“和平之地,几乎就和学校一样。但如果你非要问我我愿不愿意进去,我当然不愿意……中国的这种做法究竟会不会成功,只有历史才有资格评价”。 ——李世默对英媒《金融时报》记者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说 [3]

当西方主要藉助新疆问题和香港问题攻击中国时,绝大多数中国民众,尤其是年轻人,都赞同北京。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的年轻网民经常在网上呼吁抵制西方品牌和名人。 ——李世默在美媒《外交政策》上撰文 [4]


批评

李世默最初在墙内走红可追溯到2013年的TED演讲“两种制度的传说”(另一题目为“中国崛起与‘元叙事’终结”)。演讲中表达的主要观点是:共产主义和民主都不是历史的终结,中国走出了自己的发展道路;中共政权的合法性根植于经济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参考消息、新华网等官媒均转载了李世默的演讲稿[5]。但截至2021年10月,这段演讲在Bilibili上已不可见。

支持者认为李的演讲“令西方人认识了一个全新的中国”[6],批评者称李世默用诡辩的方式为专治辩护。

做大蛋糕论的理论基础是:以前是我吃一块蛋糕而你没有吃,于是你要造反;现在蛋糕大了,我吃九块,你吃一块,只要我不让你知道另外九块被谁吃了,你就自然会管我叫“大大”。[...] 然而,总有一天,想知道另外九块蛋糕去向的人会越来越多,于是就有了越来越多的寻衅滋事罪,越来越猖獗的河蟹与维稳,越来越害怕风靡世界的民主实践,越来越需要李世默周小平花千芳等人来变着花样告诉中国人民美帝整天就想破坏中国人自己烤蛋糕。 ——颜不染 《五评李世默》 [7]

用经济发展成就来驳斥他自己发明的“民主政治决定经济繁荣”,进而指出民主之外还有“中国模式”,这就是李世默的全部逻辑链条。谬误是明显的,不仅由于西人根本就没说过“民主政治决定经济繁荣”,而且中国的经济发展成就也根本不是“一党制”的功劳。不然就回答不了如下问题:1980年代之前的中国人连温饱都成问题,那时是“一党制”;而后经济发展迅猛直至跃居世界老二,也是“一党制”。都是“一党制”,缘何前后差异巨大?可见是“一党制”之外的东西在起关键作用,那就是邓小平极力推动的“改革开放”,打开毛泽东时代相对封闭的国门,加入全球市场参与世界分工。是实行相对自由的市场经济救了党,而不是相反。由此可见,李世默将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功劳记在“一党制”的头上,不是头脑混乱,就是故意为之。 ——章文 《“诡辩高手”李世默》 [8]

我先不试图反驳他,只提出一个怪异的设想:把李世默这个讲演的国家换一换,把时间提前一点。假设他要辩护的是1940年纳粹德国的一党专政。替希特勒来反击英美的民主体制。你只要稍微变换一些数字就得出李世默同样的结论:德国纳粹党的一党专政,造成了德国的经济从大萧条进入高速发展。德国人民非常的幸福,希特勒的支持率爆棚。那么你就推演出李世默同样的结论:“这如果不是纳粹党执政的合法性,请告诉我什么是合法性?” ——李剑芒《当婊子可以,立牌坊不成》 [9]


四月网

2008年,李世默以个人名义出资1000万,支持清华大学毕业生饶谨创办Anti-cnn.com网站,目的是“收集整理西方主流媒体作恶的证据,发出中国人民自己的声音”。Anti-cnn是“四月网”的前身。2013年,媒体报道了“四月网”的内部争斗和股权纠纷:

2013年9月,随着资金链断裂,四月网员工在网上公开指控CEO饶谨侵吞公款,认为其控制下的四月网已经背离了初衷;唐杰给南方周末记者的邮件呼应了这一说法:他认为四月网正在被饶谨“私产化”;饶谨则把反对他的员工们称为“坏分子”、“恶奴欺主”。

[...] 员工们开始去查财务资料,查出一堆问题:1.公司有两个吃空饷的名额,每人每月六千元,其中一个是饶谨的表妹;2.公司租下了两层楼房,其中一层转租了出去,数十万的租金却没有进入公司的账户;3.2012年7月30日,公司有一笔219.8万的账务支出,没有支出原因,但同一时间,饶谨在北京买了一套房子……

8月21日,在同事们的要求下,胡亦南给李世默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挑明了四月网的财务困境,并历数了饶谨的经济问题,希望投资人可以进行追究。[10]


观察者网

有报道称李世默是“观察者网”的创办人。观察者网因其国家主义立场闻名,主要面向年轻人,旗下还有“观视频”和“风闻社区”等平台。截至2021年10月,观察者网在Bilibili上有超过700万粉丝。李世默本人在观察者网上开设专栏[11]

有学者评价观察者网是2008年以来“新爱国主义浪潮”的一部分:

春秋战略发展研究院延伸出的观察者网开始在网络舆论中崭露头角,在为中国发展高铁辩护、反对“华盛顿共识”、揭穿西方制度神话、肯定中国发展优势、主张中国模式等一系列舆论工作中,不断扩大影响并吸引大量精英作者参与,很快取代四月网成为新爱国主义传媒的旗帜。 [...] 一批过去属于“沉默大多数”的理工科青年意见表达者在观察者网等新媒体的帮助下进入主流舆论场,以一套重视实际操作的科工发展论述模式更新了过去左右对立的政论话语模式。这一群体被称为“工业党”。他们作为中国新中产中的“自为”群体,扩大了新爱国主义的基本盘和理论实力。[12]

2021年7月末,观察者网成为最早报道所谓的“瑞士生物学家”在新冠溯源的问题上支持中国的媒体之一。[13]

后来瑞士官方辟谣,称没有名叫“威尔逊·爱德华兹”的瑞士公民。观察者网已删除报道原文。


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数字空间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