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李文亮"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Line 1: Line 1:
 +
__NOTOC__
 
== Lǐ Wénliàng | [[Li Wenliang]] ==
 
== Lǐ Wénliàng | [[Li Wenliang]] ==
  
[[File:Liwenliang3.jpg|300px|thumb|right|''([https://www.flickr.com/photos/[email protected]/49873799632 "李文亮+护士+生理期"] by [https://www.flickr.com/photos/[email protected] lesley.scut] is marked with [https://creativecommons.org/publicdomain/mark/1.0/?ref=ccsearch&atype=rich CC PDM 1.0])'']]
+
[[File:Liwenliang3.jpg|250px|thumb|right|''([https://www.flickr.com/photos/[email protected]/49873799632 "李文亮+护士+生理期"] by [https://www.flickr.com/photos/[email protected] lesley.scut] is marked with [https://creativecommons.org/publicdomain/mark/1.0/?ref=ccsearch&atype=rich CC PDM 1.0])'']]
[[File:Liwenliang.jpeg|thumb|300px|right|''([https://sinocism.com/p/reports-of-the-death-dr-li-wenliang Sinocism])'']]
+
[[File:Liwenliang.jpeg|thumb|250px|right|''([https://sinocism.com/p/reports-of-the-death-dr-li-wenliang Sinocism])'']]
 
{{#get_web_data:
 
{{#get_web_data:
 
url=https://zh.wikipedia.org/w/api.php?action=query&prop=extracts&exsentences=4&explaintext&format=json&exintro&titles={{FULLPAGENAME}}
 
url=https://zh.wikipedia.org/w/api.php?action=query&prop=extracts&exsentences=4&explaintext&format=json&exintro&titles={{FULLPAGENAME}}
Line 11: Line 12:
 
<blockquote>12 月 30 日和 31 日,这是关键的两天。30 日卫健委发通知给医疗机构,严格禁止个人发布有关这次肺炎疫情的救治信息。仅过了一天,就有八人被当作“散布谣言” 者,被公安“依法查处”。可想而知,严禁发布疫情消息,这个禁令并非只是在医疗机构中实施;而是由公安部门参与,对所有微信群进行了信息审查,迅速调查并提取证据,立即落实到了对当事人采取措施。
 
<blockquote>12 月 30 日和 31 日,这是关键的两天。30 日卫健委发通知给医疗机构,严格禁止个人发布有关这次肺炎疫情的救治信息。仅过了一天,就有八人被当作“散布谣言” 者,被公安“依法查处”。可想而知,严禁发布疫情消息,这个禁令并非只是在医疗机构中实施;而是由公安部门参与,对所有微信群进行了信息审查,迅速调查并提取证据,立即落实到了对当事人采取措施。
 
从上表中还可以看出,因发布疫情消息被警方训诫的绝不止八人。官方公布的武汉警方“传唤八名违法人员”都是在 1 月 1 日下午 17 点 38 分之前,上表根据相关报道列出的四名医生,有三名遭到警方训诫,包括李文亮。但这三位医生被警方训诫和教育的时间都是在 1 月 1 日之后。
 
从上表中还可以看出,因发布疫情消息被警方训诫的绝不止八人。官方公布的武汉警方“传唤八名违法人员”都是在 1 月 1 日下午 17 点 38 分之前,上表根据相关报道列出的四名医生,有三名遭到警方训诫,包括李文亮。但这三位医生被警方训诫和教育的时间都是在 1 月 1 日之后。
 +
 
综上所述,第一,卫健委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发布有关疫情的信息。第二,警方采取行动,确保卫健委的“严禁”得以落实(官方媒体广泛地报道了“八名散布谣言者被依法查处的消息”。)。第三,社会情绪稳定才是官方的优先考虑(来源于《环球时报》胡锡进 1 月 21 日的微博,他转述了“武汉市有关人士”对公安查处八名造谣者的解释。这位人士,应该就是武汉市警方对媒体的联络人)。
 
综上所述,第一,卫健委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发布有关疫情的信息。第二,警方采取行动,确保卫健委的“严禁”得以落实(官方媒体广泛地报道了“八名散布谣言者被依法查处的消息”。)。第三,社会情绪稳定才是官方的优先考虑(来源于《环球时报》胡锡进 1 月 21 日的微博,他转述了“武汉市有关人士”对公安查处八名造谣者的解释。这位人士,应该就是武汉市警方对媒体的联络人)。
 
然而,问题在于,此前,在 12 月 31 日,新冠病毒已经被确认。而政府部门此后一直到1 月 19 日,对内依然是(对医院)实施封口令,对外强调可防可控。有人说,查处“造谣者”,是因为他们都是“非专业人员”,所以无权发布疫情信息;但事实是,即使是专业人员在医生群里发出预警和提示防护,也同样遭到查处。而且,这种处置的严厉竟然达到如此程度——李文亮在接受采访时说:那天夜里(12 月 31 日)凌晨一点半,武汉卫健委连夜开会,我主要是被我们医院领导叫过去询问情况。天亮上班后,我又被医院监察科给约谈了。由此可见,正因为新冠病毒的严重性被确认,武汉市卫健委才采取措施,严防疫情信息外泄。不然,何至于深更半夜传讯普通医生!这不仅侵扰属下员工的正常生活,它本身就在制造压力。<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12/matters-%e8%89%be%e6%99%93%e6%98%8e%ef%bc%9a%e7%96%ab%e6%83%85%e8%a2%ad%e6%9d%a5-%e6%88%91%e4%bb%ac%e8%bf%98%e8%92%99%e5%9c%a8%e9%bc%93%e9%87%8c-%e5%ba%9a%e5%ad%90%e5%b9%b4/ MATTERS | 艾晓明:疫情袭来 我们还蒙在鼓里 ——庚子年武汉大疫追忆之一]''']</ref></blockquote>
 
然而,问题在于,此前,在 12 月 31 日,新冠病毒已经被确认。而政府部门此后一直到1 月 19 日,对内依然是(对医院)实施封口令,对外强调可防可控。有人说,查处“造谣者”,是因为他们都是“非专业人员”,所以无权发布疫情信息;但事实是,即使是专业人员在医生群里发出预警和提示防护,也同样遭到查处。而且,这种处置的严厉竟然达到如此程度——李文亮在接受采访时说:那天夜里(12 月 31 日)凌晨一点半,武汉卫健委连夜开会,我主要是被我们医院领导叫过去询问情况。天亮上班后,我又被医院监察科给约谈了。由此可见,正因为新冠病毒的严重性被确认,武汉市卫健委才采取措施,严防疫情信息外泄。不然,何至于深更半夜传讯普通医生!这不仅侵扰属下员工的正常生活,它本身就在制造压力。<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12/matters-%e8%89%be%e6%99%93%e6%98%8e%ef%bc%9a%e7%96%ab%e6%83%85%e8%a2%ad%e6%9d%a5-%e6%88%91%e4%bb%ac%e8%bf%98%e8%92%99%e5%9c%a8%e9%bc%93%e9%87%8c-%e5%ba%9a%e5%ad%90%e5%b9%b4/ MATTERS | 艾晓明:疫情袭来 我们还蒙在鼓里 ——庚子年武汉大疫追忆之一]''']</ref></blockquote>
Line 27: Line 29:
  
  
===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12/matters-%e8%89%be%e6%99%93%e6%98%8e%ef%bc%9a%e7%96%ab%e6%83%85%e8%a2%ad%e6%9d%a5-%e6%88%91%e4%bb%ac%e8%bf%98%e8%92%99%e5%9c%a8%e9%bc%93%e9%87%8c-%e5%ba%9a%e5%ad%90%e5%b9%b4/ MATTERS | 艾晓明:疫情袭来 我们还蒙在鼓里 ——庚子年武汉大疫追忆之一]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12/matters-%e8%89%be%e6%99%93%e6%98%8e%ef%bc%9a%e7%96%ab%e6%83%85%e8%a2%ad%e6%9d%a5-%e6%88%91%e4%bb%ac%e8%bf%98%e8%92%99%e5%9c%a8%e9%bc%93%e9%87%8c-%e5%ba%9a%e5%ad%90%e5%b9%b4/ MATTERS | 艾晓明:疫情袭来 我们还蒙在鼓里 ——庚子年武汉大疫追忆之一]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12/%e7%ba%bd%e7%ba%a6%e6%97%b6%e6%8a%a5%e4%b8%ad%e6%96%87%e7%bd%91-%e5%8e%8b%e5%88%b6%e8%b4%9f%e9%9d%a2%e6%96%b0%e9%97%bb%ef%bc%9a%e6%9c%ba%e5%af%86%e6%96%87%e4%bb%b6%e6%8f%ad%e9%9c%b2%e4%b8%ad/ 纽约时报中文网 | 压制负面新闻:机密文件揭露中国如何操纵疫情舆论]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12/%e7%ba%bd%e7%ba%a6%e6%97%b6%e6%8a%a5%e4%b8%ad%e6%96%87%e7%bd%91-%e5%8e%8b%e5%88%b6%e8%b4%9f%e9%9d%a2%e6%96%b0%e9%97%bb%ef%bc%9a%e6%9c%ba%e5%af%86%e6%96%87%e4%bb%b6%e6%8f%ad%e9%9c%b2%e4%b8%ad/ 纽约时报中文网 | 压制负面新闻:机密文件揭露中国如何操纵疫情舆论]
Line 35: Line 37: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tag/李文亮/ 【李文亮】相关文章索引]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tag/李文亮/ 【李文亮】相关文章索引]
  
===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词条===
+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词条====
  
 
{{ #dpl: linksto = {{FULLPAGENAME}} }}
 
{{ #dpl: linksto = {{FULLPAGENAME}} }}
Line 41: Line 43:
 
*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李文亮+site%3Achinadigitaltimes.net%2Fspace%2F 中国数字空间上更多和【李文亮】相关的词条]
 
*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李文亮+site%3Achinadigitaltimes.net%2Fspace%2F 中国数字空间上更多和【李文亮】相关的词条]
  
=== 参考资料 ===
+
====参考资料====
 
<references />
 
<references />
  
Line 51: Line 53:
 
[[Category:敏感词库]]
 
[[Category:敏感词库]]
 
[[Category:人物馆]]
 
[[Category:人物馆]]
 
+
[[Category:网络人物]][[Category:新冠病毒事件]]
[[Category: 网络人物]][[Category: 新冠病毒事件]]
 

Revision as of 20:47, 16 February 2021

Lǐ Wénliàng | Li Wenliang

李文亮(1985年10月12日-2020年2月7日),满族,辽宁北镇人,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中国共产党党员。李文亮医生于2019年12月30日在自己微信与同行交流,认为出现SARS提醒同行注意保护。 因而成为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中率先向外界披露疫情的医疗人员之一,而被称为“疫情吹哨人”,2020年1月3日辖区派出所因其“在互联网上发布不实言论”提出警示和训诫。经中纪委调查后建议撤销训诫。(维基百科李文亮)

12 月 30 日和 31 日,这是关键的两天。30 日卫健委发通知给医疗机构,严格禁止个人发布有关这次肺炎疫情的救治信息。仅过了一天,就有八人被当作“散布谣言” 者,被公安“依法查处”。可想而知,严禁发布疫情消息,这个禁令并非只是在医疗机构中实施;而是由公安部门参与,对所有微信群进行了信息审查,迅速调查并提取证据,立即落实到了对当事人采取措施。

从上表中还可以看出,因发布疫情消息被警方训诫的绝不止八人。官方公布的武汉警方“传唤八名违法人员”都是在 1 月 1 日下午 17 点 38 分之前,上表根据相关报道列出的四名医生,有三名遭到警方训诫,包括李文亮。但这三位医生被警方训诫和教育的时间都是在 1 月 1 日之后。

综上所述,第一,卫健委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发布有关疫情的信息。第二,警方采取行动,确保卫健委的“严禁”得以落实(官方媒体广泛地报道了“八名散布谣言者被依法查处的消息”。)。第三,社会情绪稳定才是官方的优先考虑(来源于《环球时报》胡锡进 1 月 21 日的微博,他转述了“武汉市有关人士”对公安查处八名造谣者的解释。这位人士,应该就是武汉市警方对媒体的联络人)。

然而,问题在于,此前,在 12 月 31 日,新冠病毒已经被确认。而政府部门此后一直到1 月 19 日,对内依然是(对医院)实施封口令,对外强调可防可控。有人说,查处“造谣者”,是因为他们都是“非专业人员”,所以无权发布疫情信息;但事实是,即使是专业人员在医生群里发出预警和提示防护,也同样遭到查处。而且,这种处置的严厉竟然达到如此程度——李文亮在接受采访时说:那天夜里(12 月 31 日)凌晨一点半,武汉卫健委连夜开会,我主要是被我们医院领导叫过去询问情况。天亮上班后,我又被医院监察科给约谈了。由此可见,正因为新冠病毒的严重性被确认,武汉市卫健委才采取措施,严防疫情信息外泄。不然,何至于深更半夜传讯普通医生!这不仅侵扰属下员工的正常生活,它本身就在制造压力。[1]

2021年2月6-7日,李文亮医生去世周年,网络出现不多的纪念文章。 显然,相关言论遭到压制——

今天,我必须得写点什么了,哪怕此时已经是凌晨3点多——因为,今天,2021年2月6日,是李文亮医生去世整整一周年的日子。

尽管官家宣布他去世的时间是2020年2月7 日凌晨2点58分,但在我的认知里,在我们于他的抢救现场所见所闻,于多个渠道的采访中,我坚持认为,李医生在2020 年2月6日晚上,就已经不幸离开了人世。

我始终忘不了那一天,2020年2月6 日晚上9点多钟,我在社交媒体上看到有人讲,李医生已经去世了。

我一边赶紧叫上同事下楼,开车往武汉市中心医院赶——此前的一天,我们已经从北京到武汉来做疫情的采访报道了; 一边立即向一位非常可靠的朋友求证此事。

朋友确认李医生去世属实,朋友还说,李医生的瞳孔已经扩散了……[2]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1. MATTERS | 艾晓明:疫情袭来 我们还蒙在鼓里 ——庚子年武汉大疫追忆之一
  2. 纽约时报中文网 | 压制负面新闻:机密文件揭露中国如何操纵疫情舆论
  3. 【中国哭墙】为不该忘却的记忆,祭奠(12月15-20日)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词条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