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工具
视图

“正确集体记忆”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China Digital Space

跳转至: 导航, 搜索
 
(未显示2个用户的13个中间版本)
第8行: 第8行:
 
[[权力]]的影响在[[记忆]]生产、贮存、传播里无处不在、无孔不入。记忆勾连起过去与当下,关系到我们的情感与身份认同。[[福柯]]曾说,他不是研究权力,而是研究权力如何塑造[[主体性]]。放在记忆研究领域来说,就是权力是如何影响记忆,并且通过记忆去塑造我们的主体性。从这个意义上讲,所谓“正确的集体记忆”,可能就是国家权力通过记忆对每一个个体的规训。
 
[[权力]]的影响在[[记忆]]生产、贮存、传播里无处不在、无孔不入。记忆勾连起过去与当下,关系到我们的情感与身份认同。[[福柯]]曾说,他不是研究权力,而是研究权力如何塑造[[主体性]]。放在记忆研究领域来说,就是权力是如何影响记忆,并且通过记忆去塑造我们的主体性。从这个意义上讲,所谓“正确的集体记忆”,可能就是国家权力通过记忆对每一个个体的规训。
  
真正的斗争是存在的。它的关键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统称为“民众记忆”的东西。确确实实,那些人,我想说那些没有权力书写,没有权力著书立论,没有权力编写历史的人们。他们同样掌握记录历史,回忆历史,经历和利用历史的方式…记忆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重要的斗争元素。因此,要控制人们的记忆,就要掌握他们的能量,也要掌握他们以前的斗争经验和知识。”(帕特里斯·马尼利耶/道尔·扎班扬《福柯看电影》)
+
<blockquote>真正的斗争是存在的。它的关键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统称为“民众记忆”的东西。确确实实,那些人,我想说那些没有权力书写,没有权力著书立论,没有权力编写历史的人们。他们同样掌握记录[[历史]],回忆历史,经历和利用历史的方式…记忆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重要的斗争元素。因此,要控制人们的记忆,就要掌握他们的能量,也要掌握他们以前的斗争经验和知识。”(帕特里斯·马尼利耶/道尔·扎班扬《福柯看电影》)<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06/%E9%BB%98%E5%AD%98%E6%A0%BC%E7%89%A9-%E8%BF%99%E4%B8%AA%E4%B8%96%E7%95%8C%E4%B8%8A%E6%98%AF%E5%90%A6%E5%AD%98%E5%9C%A8%E6%AD%A3%E7%A1%AE%E7%9A%84%E9%9B%86%E4%BD%93%E8%AE%B0%E5%BF%86/ 默存格物:这个世界上是否存在“正确的集体记忆”?]</ref></blockquote>
 
+
<blockquote>我们固然不该在疫情之后如同祥林嫂,每天都在念叨着:“我单知道下雪的时候野兽在山坳里没食吃,会到村里来;我不知道春天也会有。”但我们也不该一而再、再而三地像阿Q那样儿,在挨打、羞辱和死至临头时,还依然相信自己是汉子,自己才是胜利者。 我们的个人记忆被规划、取代和抹杀了。我们总是人家让记住什么的就记什么,让遗忘什么的就忘什么;让沉默时沉默,让歌唱时歌唱。(阎连科:经此疫劫,让我们成为有记性的人)<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36471.html 阎连科:经此疫劫,让我们成为有记性的人]</ref> </blockquote>
<ref>[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06/%E9%BB%98%E5%AD%98%E6%A0%BC%E7%89%A9-%E8%BF%99%E4%B8%AA%E4%B8%96%E7%95%8C%E4%B8%8A%E6%98%AF%E5%90%A6%E5%AD%98%E5%9C%A8%E6%AD%A3%E7%A1%AE%E7%9A%84%E9%9B%86%E4%BD%93%E8%AE%B0%E5%BF%86/ 默存格物:这个世界上是否存在“正确的集体记忆”?]</ref>
 
 
 
 
<!--  
 
<!--  
 
#############################################################################################
 
#############################################################################################
第18行: 第16行:
 
#############################################################################################
 
#############################################################################################
 
-->
 
-->
 
 
<!--  
 
<!--  
 
#############################################################################################
 
#############################################################################################
第25行: 第22行:
 
#############################################################################################
 
#############################################################################################
 
-->
 
-->
 +
=== 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
 +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46683.html 华春莹:抗疫叙事应留下正确集体记忆 网友:干脆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47411.html 【CDT导览】正确集体记忆:权力建构的记忆模板]
 +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422146.html 唐映红:“中国模式”为什么会“成功”?(上)]
 +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PAGENAME}}+site%3Achinadigitaltimes.net%2Fchinese%2F 谷歌搜索:更多 CDT【{{PAGENAME}}】相关文章]
 +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tag/{{PAGENAME}}/ CDT 网站:【{{PAGENAME}}】相关文章索引]
  
=== 数字空间相关链接 China Digital Space Related Links===
+
=== 数字空间相关链接 ===
 +
<div style="column-count:2;-moz-column-count:2;-webkit-column-count:2">
 
{{ #dpl: linksto = {{FULLPAGENAME}} }}
 
{{ #dpl: linksto = {{FULLPAGENAME}} }}
*[[华春莹]]
+
*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PAGENAME}}+site%3Achinadigitaltimes.net%2Fspace%2F  更多和【{{PAGENAME}}】相关词条]
 
+
*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space/Special:Random  漫游数字空间]
 +
</div>
  
<!--
+
=== 参考资料 ===
#############################################################################################
+
<references/>
Set the categories for this page
 
#############################################################################################
 
-->
 
 
[[Category:草泥马语]][[Category:真理馆]]
 
[[Category:草泥马语]][[Category:真理馆]]

2023年3月30日 (四) 04:30的最新版本

Correct Collective Memory

真理被人抹去,而抹去这一行为本身被人遗忘,谎言变成了真理。 ——乔治·奥威尔1984

正确集体记忆

2020年6月8日,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发微博报道,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关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白皮书,华春莹评论:“中方发表白皮书绝不是为了辩护,而是为了记录。因为抗疫叙事不能被谎言误导玷污,而应留下正确的人类集体记忆。”此条微博评论中出现大量网友的嘲讽和质疑。”正确集体记忆“成为流行语。

权力的影响在记忆生产、贮存、传播里无处不在、无孔不入。记忆勾连起过去与当下,关系到我们的情感与身份认同。福柯曾说,他不是研究权力,而是研究权力如何塑造主体性。放在记忆研究领域来说,就是权力是如何影响记忆,并且通过记忆去塑造我们的主体性。从这个意义上讲,所谓“正确的集体记忆”,可能就是国家权力通过记忆对每一个个体的规训。

真正的斗争是存在的。它的关键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统称为“民众记忆”的东西。确确实实,那些人,我想说那些没有权力书写,没有权力著书立论,没有权力编写历史的人们。他们同样掌握记录历史,回忆历史,经历和利用历史的方式…记忆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重要的斗争元素。因此,要控制人们的记忆,就要掌握他们的能量,也要掌握他们以前的斗争经验和知识。”(帕特里斯·马尼利耶/道尔·扎班扬《福柯看电影》)[1]

我们固然不该在疫情之后如同祥林嫂,每天都在念叨着:“我单知道下雪的时候野兽在山坳里没食吃,会到村里来;我不知道春天也会有。”但我们也不该一而再、再而三地像阿Q那样儿,在挨打、羞辱和死至临头时,还依然相信自己是汉子,自己才是胜利者。 我们的个人记忆被规划、取代和抹杀了。我们总是人家让记住什么的就记什么,让遗忘什么的就忘什么;让沉默时沉默,让歌唱时歌唱。(阎连科:经此疫劫,让我们成为有记性的人)[2]

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数字空间相关链接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