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白睿文"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Line 1: Line 1:
 
[[File:白睿文.jpg|thumb|right|白睿文教授。图片来自网络|link=CATEGORY:人物馆]]
 
[[File:白睿文.jpg|thumb|right|白睿文教授。图片来自网络|link=CATEGORY:人物馆]]
  
白睿文,(英语:Michael Berry,1974年-),美国的中国当代文学翻译家和文化研究者。生于芝加哥,哥伦比亚大学现代中国文学与电影博士。现任教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主要研究领域为当代华语文学、电影、流行文化和翻译学。
+
{{#get_web_data:
 +
url=https://zh.wikipedia.org/w/api.php?action=query&prop=extracts&exsentences=4&explaintext&format=json&exintro&titles=白睿文
 +
|format=JSON
 +
|data=extract=extract}}
 +
{{#external_value:extract }}[https://zh.wikipedia.org/wiki/白睿文 (维基百科{{FULLPAGENAME}})]
  
  
Line 13: Line 17:
 
2020年7月2日,在接受法广专访时,白睿文教授说:”有各种各样的攻击信和恐吓信,有些带着种族歧视,把我称为“白皮猪”什么的;也有很多把我当成美国情报局CIA的人员;还有人说不是我自己翻译的,因为翻译的速度如此快,所以不可能是一个人做的,他们认为是一个团队,我是这个团队的头目,我们都听美国情报局的指示,就是要制造一个伤害中国的武器等等……实际上,我从来没有替美国情报局工作,我一直都是在做电影文学的学术研究,也做文学翻译。二十余年以来,我的身份一直是一个单纯的学者兼大学教授。“  <ref>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48976.html/【404重点】深度调查部|专访方方 « 武汉日记 »英译者白睿文]  </ref>
 
2020年7月2日,在接受法广专访时,白睿文教授说:”有各种各样的攻击信和恐吓信,有些带着种族歧视,把我称为“白皮猪”什么的;也有很多把我当成美国情报局CIA的人员;还有人说不是我自己翻译的,因为翻译的速度如此快,所以不可能是一个人做的,他们认为是一个团队,我是这个团队的头目,我们都听美国情报局的指示,就是要制造一个伤害中国的武器等等……实际上,我从来没有替美国情报局工作,我一直都是在做电影文学的学术研究,也做文学翻译。二十余年以来,我的身份一直是一个单纯的学者兼大学教授。“  <ref>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48976.html/【404重点】深度调查部|专访方方 « 武汉日记 »英译者白睿文]  </ref>
  
{{#get_web_data:
+
 
url=https://zh.wikipedia.org/w/api.php?action=query&prop=extracts&exsentences=4&explaintext&format=json&exintro&titles=白睿文
 
|format=JSON
 
|data=extract=extract}}
 
{{#external_value:extract }}[https://zh.wikipedia.org/wiki/白睿文 (维基百科{{FULLPAGENAME}})]
 
  
  

Latest revision as of 02:42, 25 February 2021

白睿文教授。图片来自网络


白睿文(英語:Michael Berry,1974年-),美國的中國當代文學翻譯家和文化研究者。生於芝加哥,哥伦比亚大学现代中国文学与电影博士。現任教於洛杉磯加利福尼亞大學。(维基百科白睿文)


主要著作:《光影言语:当代华语片导演访谈录》、《乡关何处:贾樟柯的故乡三部曲》、《煮海时光:侯孝贤的光影记录》、《痛史:现代华语文学与电影的历史创伤》。

翻译作品:王安忆《长恨歌》、余华《活着》、叶兆言《一九三七年的爱情》、张大春《野孩子》《我妹妹》、舞鹤《余生》、方方《武汉日记》。

2020年,白睿文几乎同步翻译了中国作家方方在武汉封城期间写的《方方日记》。4月8日,《方方日记》的英文版在Amazon上预售,方方遭到批判,被认为是给国际反华势力“递刀子”。作为《方方日记》的英文翻译,白睿文教授也遭到来自中国网民的网络暴力。他的微博被”网络义和团“占领,直接“寸草不生”。[1]

2020年7月2日,在接受法广专访时,白睿文教授说:”有各种各样的攻击信和恐吓信,有些带着种族歧视,把我称为“白皮猪”什么的;也有很多把我当成美国情报局CIA的人员;还有人说不是我自己翻译的,因为翻译的速度如此快,所以不可能是一个人做的,他们认为是一个团队,我是这个团队的头目,我们都听美国情报局的指示,就是要制造一个伤害中国的武器等等……实际上,我从来没有替美国情报局工作,我一直都是在做电影文学的学术研究,也做文学翻译。二十余年以来,我的身份一直是一个单纯的学者兼大学教授。“ [2]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1. 新知时间 | 北岛关闭评论、白睿文微博沦陷:语言暴力作恶者的“打砸抢”
  2. « 武汉日记 »英译者白睿文
  3. 【404聊天室】谁在帮方方“递刀子”?——听白睿文教授讲《方方日记》翻译背后的故事

更多【白睿文】相关的文章

数字空间相关链接 China Digital Space Related Links